[*******枫

作者:缺月寒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在尸魂界的悠闲日子

      在尸魂界也呆了很长时间了,仔细算算的话,似乎在尸魂界的时间已经比在网王的时间长了。唉,来到死神的世界,尤其是在尸魂界是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这儿的人绝对不能看着长相来猜测年龄,最典型的例子——日番谷冬狮郎,顶着一张正太脸,年龄比我大了百八十岁,这还是最年轻的队长,剩下的那些都得多少岁了啊……还有一百年前从队长的位子上退下来的浦原喜助、四枫院夜一和假面军团……最恐怖的是据说从静灵庭存在起山本元柳斋重国就是总队长,天啊,这真的是少年漫画吗?
      
      经历过一次次的冲击后,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说实话,在尸魂界的日子还是挺不错的。这里不同于现世,没有人会纠结你生前是干什么的,更何况我连远山的姓氏都抛弃了,远山落枫的过往也就与我无关了,束缚我的枷锁没了,自然过得更加如鱼得水。
      
      自从进入内心世界后,训练就开始渐入佳境了,我现在舍弃了大部分的外在的训练,而专注于与那些所谓我的灵魂碎片战斗。我一向是在战斗中进步的比较快的人,就是说我的战斗灵敏度比较高。从前世做杀手时起,我就是战斗型的人才,在每一次的战斗中我都能够战胜比我强的对手,我是组织中唯一一个零失误率的金牌杀手。这也就是为什么被人称我为“天生的战士”的原因。
      
      而且我发现在内心世界修炼的一个好处,内心世界的时间与外界并不同步,就是说即使我在内心世界里与灵魂碎片战斗一天,在外面可能只过了一个小时。就好像是黑崎一护在与更木剑八打的时候斩月大叔突然插(河蟹)进来让白一护和黑一护打了一场,外面才过了一刹那。
      
      我一直以为这是久保大人开的金手指,现在看来也许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设定的吧!当我从内心世界出来后,我就再把刚刚的战斗模拟一边来增强身体的灵活度。
      
      现在我的内心世界里的灵魂碎片越来越少了,而战斗的难度越来越大,我现在经常性的挑战两三次都打不赢一个,唉,真是太悲催了,我一完整的灵魂竟然打不过自己的灵魂碎片!
      
      我扛上自己的浅打走出了训练场,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一直过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平淡是平淡了点儿,但是很充实啊!
      
      “小落枫,小落枫,我们去喝酒吧!”我正兀自出神,被人从身后袭击,这个人不作他想,一定是十番队的副队长——松本乱菊!
      
      在尸魂界呆了这么长时间了,即使我再专注于训练,偶尔也会有外出的时候。然后,我就又一次遵循穿越女主的命运遇到了剧情人物——喝醉酒且忘带钱的松本乱菊!我帮她付了钱,又好人做到底的把她送回了十番队,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小白青筋毕露的和我道谢的场景。
      
      第二天,松本乱菊就到四枫院家去了,假借道谢的名义,把四枫院的好酒喝了个遍,我本就酒量不浅,便陪她一起喝了。但是我还是很注意量的,只是没想到松本乱菊这么快就醉了(偶家女儿原来是千杯不倒……)于是我又一次的把她送回十番队,小白又一次青筋毕露的和我道谢,嘛,摊上这么一个副队长,小白,乃真是辛苦了!
      
      这么一来二去,我和松本乱菊就成了酒友,她还把我拉入了女性死神协会,虽然我不是死神,但是看在我是四枫院家的小姐外带还有松本乱菊推荐,就给我一个编外顾问的称号。进入女性死神协会后,我才发现死神中真是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伊势七绪那么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然是资深腐女,虽然早知道四番队的卯之花队长是腹黑一枚,真正接触了才发现蓝卯果然是有根据的,都是笑面虎,想到卯之花队长笑眯眯的样子,我不禁抖了抖,
      
      “啊!乱菊桑,现在你不是应该在十番队处理公务吗?”我看到松本乱菊就知道她又偷溜了!
      
      “嘛!嘛!公务不是有队长嘛!”
      
      果然……小白我真的好同情你哟!(乃明明是在幸灾乐祸!)
      
      “女人,不要挡路!”
      
      “小叶子,你也在啊!”
      
      我转头,看到了一堵墙——肉做的,更木队长实在太高了,我抬头,看到一个球——粉红色的,八千流实在太小了……这样的组合实在是……
      
      我前世是杀手,最擅长的便是隐藏气息,而身在统率二番队这么久的四枫院家,掩饰自己的灵压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所以,现在在尸魂界估计除了朽木白哉以外没有人知道其实我的灵压还是蛮强的,我绝对的相信朽木队长没有兴趣告诉别人我的灵压的问题!所以,一向强者至上的更木剑八当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是八千流啊!你们要到哪里去啊?”我笑着问道。
      
      “呃……老头头找小剑!”八千流蹦到我的身上,回答道。
      
      “嗯?!去一番队的话,应该是往那走啊!”我指了指与他们走的相反的方向,这两个人果然又迷路了!
      
      “唔,是吗?”八千流很可爱地歪了歪头,又跳回更木剑八身上,“都是小剑啦!现在越走越远了!”
      
      “喂,是你带的路吧?!”更木剑八反驳道。
      
      “就是小剑的错,”八千流无赖地说道,“快走了,小剑,再不去老头头会发火的哦!”
      
      我看着吵吵闹闹远去的两个人,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在尸魂界都呆了100年了,怎么还会迷路?
      
      “哟!恋次、小桃、伊鹤、修兵!”身旁的松本乱菊边挥手边向着对面喊道。
      
      对面几个人走了过来,向我们打招呼。
      
      我也点头回应:因为经常和乱菊喝酒,自然而然的也就认识了她的其他的酒友。阿散井恋次、雏森桃和吉良伊鹤已经一起喝过几次酒了,也比较熟悉了,但是桧佐木修兵这个居家好男人却是头一次见。
      
      “我和落枫要去喝酒,你们去不去?”松本乱菊又开始约人了……
      
      “好啊!”一听这句话,对面的几个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桧佐木修兵看了看手中的文件,道:“你们先去吧,我处理好队中的事物就去,还是老地方吧!”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桧佐木修兵就急匆匆地往九番队的方向跑去。
      
      我不由得感叹道:“桧佐木君真是个负责任的好副队长呢!”可惜,他一心一意效忠钦佩的那个人并没有他想得那么好……想到这儿,我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正在我兀自感慨的时候,松本乱菊八卦地凑了过来,“他不仅是个好副队长,还会是个好老公哦,怎么样,小落枫,要不要我帮忙?”
      
      我无奈地笑了笑,“乱菊桑,你不要乱想了啦!”
      
      我们一行人就先去了经常去的酒馆,众人都喝到微醺的时候——当然不包括我——桧佐木修兵来了。
      
      众人叫嚣着要桧佐木修兵自罚三杯,他也爽快的答应了,只是当他拿起酒盅准备喝的时候,吉良却夺下了他手中的酒盅。
      
      桧佐木修兵不解地看着吉良,吉良狡猾地一笑,“谁说是用这杯子了!”
      
      吉良又把小二叫了过来,附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小二点了点头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小二拿了一个碗大的杯子进来。(那就是碗……)
      
      吉良奸笑着指了指碗,“用这个!”
      
      我不禁腹诽道:吉良,没发现啊,乃也是隐性腹黑一枚……
      
      看着桧佐木修兵一脸被雷劈的表情,众人笑得更欢了。最后,桧佐木修兵还是没能逃脱噩运,憋着气喝下了那三碗酒。
      
      酒过三巡,众人喝的都有些神志不清了。
      
      桧佐木修兵和吉良伊鹤互相搭着肩膀,吉良伊鹤先一脸沉痛地说道:“你说我容易么我,就我们那队长天天笑得我直发毛,除了笑就是闲逛到哪里去摘柿子,再就是回来吃柿子,我向他询问队里的事情,他就这个样子,”吉良伊鹤将手从桧佐木修兵肩膀上拿下来,眯起眼睛,两只手向上拉自己的眼角,向市丸银一样笑得一脸奸诈,“哦呀,吉良自己决定就好了哟!”
      
      吉良伊鹤的笑脸又马上垮了下来,“你说有这样的吗?!”
      
      桧佐木修兵大力地拍了拍吉良伊鹤的肩膀,“兄弟,你就知足吧!你说我容易么我,我天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队里大大小小的事全部都是我干,就连没有席位的人其他队的人都找我,而且还得是不是的听我们队长对我进行教育!一开始为了表示对队长的尊敬对队员的爱护我都会买一些礼物,你说现在我都当了这么久的副队长了,我要是不买他们还明里暗里的暗示我。最过分的是,认识松本乱菊后每次出来喝酒都是我付钱,我现在穷的都得吃大前田剩下的饭(见死神图鉴,哪一集忘了……),那滋味真是……”桧佐木修兵又突然换了一副陶醉的表情,“好吃啊!呐,吉良,别说兄弟不照顾你,下回我也带你去,放心,跟着我,有肉吃!”
      
      吉良伊鹤被桧佐木修兵哄得一愣一愣的,只有不停地点头。我捂着额头,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这一边,阿散井恋次和雏森桃两个人十指紧扣,深情凝视。一个含情脉脉,欲语还休;一个满脸娇羞,轻摇蛾首,真是郎情妾意,浓郁的腻死人哟!看着这个场景,我不由得抖了抖,正准备再把头偏向另一边,嗯?!那两个人是谁?!阿散井恋次和雏森桃?!这俩人什么时候搞上的?!
      
      这时,只听这两人终于克服了羞怯,轻启丹唇。
      
      “露、露琪亚!”
      
      “蓝染队长!”
      
      “露琪亚,其实我……”
      
      “蓝染队长,其实我……”
      
      我无奈地捂住了眼: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呜呜呜……”我转头看向松本乱菊,只见她伏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我正准备去安抚她,她一下子坐了起来,我被她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正想说些什么,她又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几乎喘不上起来。
      
      不行,再呆在这里,我会崩溃的,我连忙跑了出去。找到了老板,付了钱,又多给了点儿,(咱现在是有钱人了!)并告诉他屋子里的那群疯子爱疯到什么时候就疯到什么时候,不用管他们!
      
      我走出酒馆,深吸了一口气,舒坦,在里面快熏死我了!果然,还是不喝醉的好,太……丢人了!
      
      我沿着小路往前走,想散散身上的酒气,走着走着,走入了一片樱花林:好美的樱花啊,这个地方的樱花在整个尸魂界,恐怕只有朽木家的能够媲美了吧!虽然我没有见过朽木家的樱花,但是朽木白哉爱樱花是整个尸魂界都闻名的!
      
      我又往前走了走,越往前樱花开的越是灿烂,我突然发现原来夜色下的樱花这么美,比在白天观赏时多了一份魅惑!
      
      前面似乎有一个人影,我又凑上前了几步,看到白色羽织上一个大大的“六”字,我不由惊叫道:“朽木……白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提到的那个大前田那个
    我找了一下死神图鉴
    就是这个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