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作者:缺月寒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死亡

      下定决心离开后,我就和房东太太说了退租的事情,她还关心的问了我很多事情,的确是个热情的人,希望在空座町也能遇到这么好的人,我是不是有点贪心了?
      
      我又去和校长说了要转学的事,他叹了口气也没多说多问些什么,之后又说会帮我联系空座中学的校长,大恩大德,我只能说无以为报了……
      
      站在龙崎堇的办公室门口,我犹豫着到底应不应该进去,本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和龙崎堇道个别,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到最后,我还是推门进去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吧……
      
      “诶?小落枫啊,有什么事?”龙崎堇似乎在忙着什么,听到声音从一大堆资料中抬起头来,见是我有些惊讶地问道。
      
      “我……”我深吸了一口气,“我是来道别的?”
      
      “道别?”龙崎堇惊得站了起来,“你要去哪里?”
      
      “我想去空座……”
      
      “那里有你的亲人吗?”
      
      我轻而缓慢地摇了摇头,龙崎堇更加不解了,“那你为什么要去那里,在东京不是呆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要走了呢?这……”
      
      “就是突然想到别的地方逛逛了……”
      
      “真的?”她明显不相信我的解释,但见我低头不语,她叹了口气,“真的一定要走,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卡在了那里。
      
      龙崎堇摇了摇头,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这个一直以来很有活力的人其实也已经很苍老了,“唉,算了,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动身?”
      
      “我已经办好转学手续了,我给纤衣打过电话了,等她今天下午回来,把我的工资清了,明天一早我就会走……”我的声音越来越低,为什么在龙崎堇的面前总有一种负疚感,是因为没能如她所愿与网球部的人好好相处吧?
      
      她坐回了椅子上,用手抚上额头,“这么快?”
      
      “我……其实很久以前就想离开了,对我这样的人来说,继续留在东京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尤其是当我知道在青学还有一个表妹后……”
      
      “你是因为这个才想转学的吗?”龙崎堇抬头问道,“就算有一个表妹也没什么的啊……”
      
      “龙崎老师,我也想走了,抱歉没能如您所愿的和网球部的人打成一片,他们也许善良,但却从没真正的把我当朋友……”
      
      “怎么会呢?”龙崎堇想要反驳我。
      
      “因为他们并不信任我,我说我给大石的药方并不是那一张,但是,他们并没有相信,反而反过头来劝我不要自责,字里行间透露的就是不信任。当然,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我也很早就想去空座看看了!”我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手冢君的手臂,不管你们相不相信,这一份才是原来的药方,不管他还愿不愿意用这个药,我都放在您这儿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我鞠了一躬,转身往外走。
      
      “空座吗?”身后传来了龙崎堇的声音,“等安顿好了,给我来个电话,以后有空,我会去看你的!”
      
      “嗨!”
      
      ……
      
      双部之战后,不二周助一直很担心手冢国光的手臂,那天见到冰帝的榊监督从龙崎教练的办公室出来,他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所以便找了个空挡想来仔细问问龙崎教练。
      
      走到龙崎教练的办公室门口,正准备敲门,却听到了远山落枫和龙崎教练道别的声音,他就这样站在门外听着两人的对话。没有理会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怪异的目光,一直站到对话即将结束才转身离开。
      
      空座吗?就她一个人太危险了,还是通知一下她的家人吧——不二周助是这么想的。可惜,家庭关系尤其是兄弟关系比较和睦的他并不能理解远山落枫的处境……
      
      嗯……大石君的同桌不就是那个星野雅穗,好像是远山同学的表妹吧?就去找她吧,虽然她俩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但是远山同学应该不会吃亏吧——显然他又想到了上次星野雅穗挑衅的事情。不过,让远山同学头痛一下也好,就当抱了她欺负裕太的仇……
      
      尽管有些腹黑,但本质单纯善良的不二同学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一个“好心”的举措,却造成了那样的后果……
      
      ……
      
      “怎么了,小落枫,怎么突然要走?”我一踏进乡味浓,纤衣就扑了过来。
      我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不知怎的就是不想让她担心,“没什么啦,你想出去旅游,我就不想出去逛逛?”
      
      “就算想出去玩玩儿,也不带你这么匆忙的啊?!”她撇撇嘴,“你不是都是国三了吗?不怕中考过不了啊?”
      
      “呵、呵!”我夸张地笑了两声,“你小瞧我啊,日本的中考题简单成那样儿!”
      
      她想了想,道:“那倒也是,想当年我在中国的那中考,那才叫中考啊!”
      
      “中国的中考很难吗?”我看她那一脸抽搐的表情。
      
      “那是——”她猛点头,“在中国,中考能刷下一大批人,中考也就仅次于高考了,当然,是和中国的高考比。中国的中考完全可以媲美日本的高考……”
      
      “哈、哈哈!”有这么夸张吗……
      
      “你不信啊?不信算了!”她看我的表情,微怒道,“喏,这是你的工资!”
      
      我接过她手中的信封,“怎么这么多?!”
      
      她大力地拍拍我的肩膀,“还不兴我这个当姐姐的给妹妹点儿旅行费啊!”
      
      “纤衣,我……”
      
      “好啦好啦,不要说了,我不在的时候,也是多亏了你,就当是加班费吧!”她摆摆手,“也不早了,你说你怎么这么急,明天一早就走?!现在,赶快回去好好收拾收拾吧!”
      
      “纤衣,谢谢……”
      
      她突然抱住我,略带哭腔地说道:“到了空座也不能忘了我,我会去找你的,你要敢忘了我,大刑伺候!”
      
      “是,是!小的哪敢忘了您呐!”我笑着说道,这是声音里却带着丝哽咽,我突然有些怀疑:我坚持离开真的对吗?
      
      ……
      
      因为订的是第一班的火车票,所以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从公寓里出来了,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个我生活了几个月的地方,呐,真的要说再见了呢!
      
      头有点痛,那天着凉似乎还没好。我从不吃药,这是从前世便留下的坏习惯,倒不是讨厌吃药,只是上一世的生活,这一刻这样,下一刻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常常早上吃了药,中午却顾不上吃,久而久之也便习惯了生病不吃药。看来以这具身体来说,似乎有些勉强……
      
      由于头痛,一上火车我便睡了过去,朦朦胧胧听到“空座町到了,下车乘客请走好”便拎起包走了出去,刚出车站没多远,我便颈后一痛,两眼一黑晕了过去。果然,病得太不是时候了……
      
      一股刺骨的冰寒把我从昏迷中唤醒,衣服很不舒服的贴在身上,全身湿冷的感觉让我明白了,恐怕我是被人用水泼醒的。而从脚不着地,手腕被绳子勒痛的感觉中我知道我正被人吊在某个地方。我环顾四周,真是熟悉的场景啊,又是一个废旧的仓库。怎么?打死了上一个远山落枫,这次轮到我了?
      
      抬起头,不意外地看到三个人,一个是我见过的星野雅穗,正躲躲闪闪地藏在另外两人身后。而那两个人,我虽没见过,记忆里却清晰的刻画着这两人的模样——远山青枫和星野雅韵!她们三个身后还跟着几个穿黑色西装、带黑色墨镜的人,像极了电视剧中的黑道人物!
      
      “又是你们……”声音沙哑的很,看来病情又加重了……
      
      “没错,是我们!”远山青枫回答了我的话,脸上的表情与在其他人面前时的那副乖乖女的模样极为不符,“上一次是你命大,明明见你断了气,竟然最后还活了过来!这次你没那么幸运了,我一定等你死透了再离开!”
      
      “你不怕被人发现,咳咳,不怕遭报应吗?”明明是和平世界的人,怎么说起杀人来这般平常?
      
      “被人发现?被人发现又怎样,只要有钱,没什么摆不平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至于遭报应?哼!”一声冷哼说明了她对报应这等虚幻的说法的不屑。
      
      又是死吗?也好,也算是种解脱,总好过在这个世界上漫无目的的活着……
      
      “要我死?咳咳,可以,可是我有一件,咳咳,事想问你!”我艰难地开口。
      
      “你想问那个药方?”她挑眉,“我亲爱的姐姐,我以前似乎太小瞧你了,你竟然还会帮人治病?可惜,你不知道大石的同桌就是雅穗!所以……”
      
      “所以……你,咳咳,让她换了药方!你与我的恩怨,与手冢国光又没有关系,为什么害他?!”
      
      “哼!因为他的存在对立海大卫冕有威胁!”
      
      “咳咳,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就想葬送掉他的手臂?”自小便受宠爱,甚至是溺爱的人,怎么会这么狠毒?
      
      “他的手臂,与我何干?”她的声音里全是不屑。
      
      “你……”
      
      “够了,”她打断了我的话,“你已经多活了太长时间了,我等不及想看你死的样子了,雅穗过来!”
      
      “青、青枫……”星野雅穗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
      
      远山青枫递给星野雅穗一条皮鞭,“她不是打过你吗?现在你可以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星野雅穗接过皮鞭,轻飘飘地抽了两下,回头对远山青枫说道:“青枫,我们还是把她放了吧!万一真出了事……”
      
      “没出息!”远山青枫夺过星野雅穗手中的皮鞭,“你不打我打!”
      
      说完,她狠狠地抽了起来,我痛得咬紧了牙根,她使的力和星野雅穗简直有天壤之别!
      
      之后,我便在狠狠的抽打之中一次次晕过去,又一次次被水泼醒。远山青枫打累了,便换上了星野雅韵,星野雅韵远没有她姐姐心软,下的狠手一点儿也不比远山青枫逊色。
      
      最后两人打累了,又交代身后的人,“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先把她那张脸给我毁了,再给我往死里打!”恶毒的声音,只怕能吓得小孩子做恶梦。
      
      脸上的刺痛让我明白,这张让很多人羡慕或嫉妒过的脸只怕真的是毁了!被毁容的那一刻,我听到了远山青枫和星野雅韵解气的笑声。真是浅薄,表象声色不过是皮下白骨,即便毁容了又能如何……
      
      在那些打手的狠狠的抽打中,我的意识慢慢抽离,真是可笑,又是死在一片血腥中……
      
      罢了,罢了,这本就是赚来的几个月,现在才死也算值了……
      
      终于……能够离开这个我并不留恋的世界了……
      
      意识彻底抽离前,我只听到了一句“我们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The End-
    开玩笑的 不过网王卷确实End了
    本来想先写番外的 后来想了想 还是等正文完了再写吧
    我迫不及待地想开始死神卷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