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作者:缺月寒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所谓信任

      双部之战明天就到了啊,看完这一场比赛,我也应该没有遗憾了,东京也就不要再待下去了吧!在见到星野雅穗时,我就决定要离开,如果不是为了治疗手冢国光的手臂我早就离开了。再与这群人这样纠缠下去,迟早会出事情。
      
      呐~今晚就收拾收拾行李吧!只是一件很小的房子,收拾起来也很快,说起来也快月底了,等过几天直接去与房东太太说退租得了。在日本呆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比较清楚了日本的课程,我不得不说国中的课程……太简单了……所以转学的话也不会影响中考的吧!这一次,我会找一个偏远的学校伪造一份简历的,戳穿就戳穿吧,反正我只是个孤家寡人。
      
      而且我很自信,我伪造的东西,一般人是分辨不出来的。去哪儿呢?我有些迷茫,突然间我想起了一个地方,也许我该去那儿求证一下了……
      
      诶?这是什么?以前怎么没发现过?
      
      我看着不知从哪儿掉出来的一个精巧挂件儿,熟悉的图案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不过,在远山落枫的记忆里,这个挂件儿好像从小就有,嘛,算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收拾了不长的时间,东西就全部收拾妥当了,我看了一下账户中的钱和现金应该还够我花3、4个月的,等纤衣回来,和她清了帐,我就可以走了!
      
      我看着床上那两个包裹,我的东西还真是少得可怜呢!到这个世界也不短的时间了,可我似乎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等我离开了,很快地,也就没有人记得曾经有一个我存在过了吧?!
      
      也许,我做的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就是帮手冢国光治疗手臂吧。所以,我要以完全不会给任何人留下遗憾的双部之战来结束我的东京之旅。
      
      明天之后,就准备着和大家说再见吧!说是大家,想来也只有龙崎堇和纤衣可以道别吧?我又想到那个张扬自恋的水仙花,是不是也应该和他说一声呢?还有那个冷漠的少年……
      
      想来这两个人都是极为骄傲的呢,爱网球也爱各自的网球部,肩负着部长的责任,在双部之战中一个舍弃了手臂,一个放下了尊严……好在,这一次他们不用再这么选择了,想到这儿,我不由得笑了笑。
      
      不早了,该睡了,不然明天就起不来了!我想着,却发现被褥竟然都被我收拾到包里去了,真是呆死了!不过,收都收起来了,也不用再拿出来了,就这样睡吧!我蜷缩起身子,就这么和衣睡下了。
      
      ……
      
      早上,我被从窗子射入的阳光照醒,我半睁开眼睛试图习惯对黑夜来说过于光明的世界。
      
      头怎么晕晕沉沉的,我真是脑子进水了,昨晚降温,我竟然忘记关窗子了,看来是着凉了!不过说起来,这具身体真是太弱了,算了,毕竟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国中生,不需要太“强壮”的身子。
      
      我看了看表,天哪,竟然已经这么晚了!惨了,现在去也来不及了,怎么着也得赶在单打一号开始前到,否则,不仅是龙崎堇,连迹部景吾也不会放过我!
      
      一想到那两个人阴沉着脸,我打了个寒噤,连忙出门,希望赶得上!有没有搞错,这公寓是偏远了点儿,可是平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辆的士都没有!算了,离这里最近的公交站大概有3000多米,拼了,跑吧!
      
      开足马力全力跑到了公交站,远远地看到有公交车过了,Lucky,幸运女神终于知道要眷顾我了!
      
      我掏了掏口袋,不是吧,没带钱……
      
      我……今天未免也太背了点儿吧……
      
      我这在公交站里,左看看,右看看,想着究竟是回去取钱划算,还是直接跑到球场快捷?从这里回家再回来和直接去球场差不多距离,最终,我叹了口气,跑就跑吧,要是取了钱回来,再等不到公交车岂不是更悲催?
      
      当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赶到赛场时,迹部景吾和手冢国光的比赛已经开始了。我震惊地看着场上,怎么会,怎么可能,手冢国光,他的手臂为什么还会红肿地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可能啊……
      
      “怎么可能呢?”我有种崩溃的感觉,连我存在的最后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吗?
      
      “落枫桑,你怎么了?”
      
      “大石君,”我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给你的那张药方在你身上吗?”
      
      “诶?”大石不解的看着我,愣愣地点了点头,“在!”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一张药方,我看着药方,越看越心惊,“这、这不是我给你的那张药方!”
      
      “怎么了?”周围的正选们也都围了过来。
      
      “这不是我写的药方!这不是,不是……”
      
      “你不用自责的,经理。”不二笑眯眯地说道,“牺牲手臂是手冢自己的决定!”
      
      “是啊,是啊,学姐,”桃城也大咧咧地说道,“你不用也个样子,我们不会责怪你的,不是还有越前的吗?”桃城大力地拍了拍身旁的越前龙马。
      
      越前龙马不满道:“痛,桃城学长!”
      
      菊丸扑到了越前龙马身上,“是啊,是啊,还有小不点儿呢!”
      
      越前龙马拉了拉帽檐,“切~madamadadene~”
      
      我知道他们是好意,但是他们同样不曾相信我说的话。那张药方确实不是我给大石的那一张,从一看到手冢的手臂还有事,我就知道是药方出了问题,因为在看到动漫中的双部之战后我就仔细研究过治疗骨伤的方法,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我能治好他!暂且不论究竟是谁偷换了药方,他们的不信任让我认清了一个事实,我们的确……不是朋友……
      
      我了解他们,尽管他们不了解我。如果是朋友,这群单纯的家伙是会无条件的相信我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安慰我……
      
      我讨厌不被信任的感觉,讨厌被人怀疑的感觉……
      
      也许,我真的是时候离开了……
      
      我没有看越前龙马和芥川慈郎的比赛,悄悄地离开了球场。火急火燎地跑来消耗了我很多的体力,我现在心灰意懒,索性坐在了一旁的草坪上,把头埋在了两膝之间。
      
      “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怎么在这里?”
      
      “迹部景吾?”我意外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不满地看着我,“你不是说要来看本大爷的比赛的,你就是这样看的?还有,你现在这幅不华丽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儿?”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上一次我也是这么打扮的,你怎么就没问?”
      
      “谁问你的打扮了,本大爷说的是你的表情,还有你蜷在这里做什么?”迹部景吾皱了皱眉,“你的打扮,是你自己的私事,本大爷不会问的!”
      
      “你知道我的情况吧?”我扯了扯嘴角,“知道的吧?”
      
      “啊!”他应道。
      
      调查我吗?可以直接问我的啊,我的心底有些发寒,我真的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脸色很不好,生病了?”他问道。
      
      “呐~我要走了!”
      
      他被我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搞糊涂了,“什么?”
      
      “我说,我就要离开了,离开东京!”
      
      “为什么?”他似乎很吃惊。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去其他地方了!”我茫然地看向前方:我真的不知道前方的路是怎样的……
      
      “那……”他想了想道,“你去哪儿?”
      
      “空座吧!”我对着他笑了笑,只是这个笑在他的眼里恐怕是虚弱又没有说服力的,“我想去空座看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落枫钻牛角尖了
    一直以来都是孤孤单单的她
    看似坚强 其实内心是很脆弱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