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宠婢日常

作者:枝呦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阴云


      折筠雾说是不去管将军,但是将军自己找来了。他竟然趁着小太监不注意,直接跑到了小书房里面。
      “殿下啊——筠雾啊——”

      凄凉的声音响起,让折筠雾觉得自己是负心汉。太子正在看书,闻言笑着道:“让它进来。”
      刘太监这才敢放了这畜生进去。

      将军不敢往太子的怀里扑,只好去折筠雾怀里,享受的被她捧在手里,再次满怀思念的道了一句:“筠雾啊——”

      折筠雾小声的哎了一句,将它捧过去放在鸟架子上,“你好好待着,别乱跑。”

      刘太监给太子端去一杯热茶,太子接过,悠闲的吹了吹茶杯上冒出来的热气,道:“将军,教你的诗句会背了吗?”

      将军鸟脑袋偏了偏,好像在努力的理解太子想要它做什么。
      太子:“松下问童子——”

      将军:“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太子满意的笑了,他就喜欢将军这股聪明的劲,有时候比人还学的快。折筠雾在旁边候着,也在心里呢喃了这首完整的诗句。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她记下来了。这首诗的名字她也记住了,叫做寻隐者不遇。大概意思是去找人,但是没找到。
      为什么没找到?折筠雾大概能猜得出,这人出门了。

      反正不在家。
      太子正好看过来,又见她在那里低着头——他如今也知道了,这丫头想事情的时候就喜欢这般微微低着头,他好笑道:“你想什么?”

      殿下喜欢忠心的人,折筠雾不敢跟他说假话。她说出自己的猜测,“殿下,奴婢猜的是对的吗?”
      太子殿下点头,“是对的。”

      折筠雾就舒了一口气。殿下心情好的时候还算和善,她说出自己的见解,“那他还要再去一趟了。”

      太子喝茶的手一顿,“什么?”

      他这一顿让人心颤,折筠雾拿不准他的心思,偷偷去看他的脸色,见他应该不是在生气,便忐忑的道:“不是没寻着人么?再去一次就行了。”

      太子好笑,“那要是下回再没遇见呢?”
      这个折筠雾知道,“那就晚上去。白日里要出门去忙事情,晚上就要回来睡觉吧?”

      太子惊讶了,“你说的……也没错。”

      折筠雾就舒了一口气,殿下不生气就好。她给殿下捧着瓜果过去——这是刘太监吩咐她的,殿下一般喝完茶水就会想吃点瓜果,瓜果一般放在书案前面的桌子上,刘太监站在门口那边,能斟茶,但是不好进去端瓜果。

      于是就教导折筠雾,“你手要稳,眼要尖。”
      折筠雾点头,认真的记得刘太监的教导。

      太子殿下果然很自然的接过瓜果吃,吃完了,神情放松,将书一放,看向窗外,“天快要冷了吧?”
      快十一月了。

      刘太监:“是,奴才已经让人准备过冬的东西了。”

      刘太监准备的东西是给太子的,冬隐就负责给大家发冬装。

      折筠雾虽然没有明确的升一等宫女,但是她目前做的活是一等宫女的。刘太监也不敢贸然提,因为太子见折筠雾穿着小宫女的衣裳并没有觉得不对劲,刘太监便不敢让折筠雾突然换身衣裳。
      春隐和夏隐也跟折筠雾说过这个问题。

      “你才刚来,年纪也小,你要是信我们,就再等等,等你再大点,估摸着就能了。”
      夏隐明确惦记着秋隐的位置。
      “你到时候要是能得殿下的赏识,便跟春隐换一换,伺候着殿下的鞋袜衣裳,穿衣配饰,春隐去做秋隐的活。”

      折筠雾去看春隐,见她笑着点点头,可见是她跟夏隐之前就商量了的。折筠雾就发现她其实已经上了一条正在划着的船。

      不过她听见这话,竟然不惊讶,而是问,“真的可以吗?”
      秋隐那么好拿下来?

      夏隐笑着道:“你相信自己。人的运气很重要,你的运气很好。”

      折筠雾心中就揣了个秘密。再次遇见秋隐的时候,她有一瞬间还有些心虚。不过又立马让说服自己:秋隐上个月还给你脸色看。
      不是她被欺负,就是秋隐被欺负。那还是秋隐被欺负吧。

      不过虽然依旧是小宫女的衣裳,冬隐却给她多做了两套,别人只有两套,只她有四套。其中一套还是藕色的,折筠雾很喜欢。东宫里面下第一场雪的那日,折筠雾穿上了那件藕色的衣裳,在宫女们住的院子里面堆了一个雪人。

      等殿下从南书房里面回来,她又换上了灰扑扑的衣裳去小书房里面伺候。她去的时候,却见里面传出砸东西的响声。

      小盛站在门外,对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先不要进去。然后嘴巴一开一合,说哑语,“刘爷爷在里面。”

      折筠雾点点头,也轻轻的立在门外,想着殿下可一定不要让她进去,她只想呆在外面在,呆一晚上都行。但刘太监却把她唤进去了。

      “殿下要写字,你伺候着。”
      他朝着折筠雾眨了眼,然后出去了。

      这是让她小心的意思。折筠雾心领神会,屏住呼吸进去,轻轻的走到殿下的身边,开始研墨。
      太子的脸色很沉,即便是在写字,也能看的出下笔很重,好像纸上有敌人一般。
      写了几笔,他就将笔一摔,折筠雾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害怕的神色。

      她退后站到一旁去,静静的等殿下发火。殿下这般生气,大概是在外面受了气,折筠雾来东宫三四个月了,也没有出门过。

      外面的人,外面的事情,她都不懂。对于她来说,东宫已经很大了,已经很复杂了,外面的世道,她根本不敢涉足。
      所以太子发脾气,她再聪慧也不会猜得到是因为什么,从而去做一些讨主子欢喜的话,她只希望殿下不要迁怒她。

      太子这回没有砸东西。他明显憋着一口气,脸都气红了,在屋子里面踱步。今日早朝之后,父皇给大皇子封了王。

      端王。
      这是兄弟中第一个王,众人都上前恭喜。端王就提出请众人吃席,还跟他道:“三弟,你一定要来,哥哥给你准备你爱喝的酒。”

      太子当时只想抬腿便走,但是他还要装一装,“好,弟弟一定去。”

      太子最厌恶在端王面前说出“弟弟”两个字。
      他是储君,他在别处都是用孤自称,但是唯独在兄弟们面前,父皇让他不要做一个储君,而是做一个兄弟。

      可父皇也不想想,他是愿意做兄弟的,其他人愿意吗?说句实在话,他是储君,父皇却不在弟兄们面前给他做脸,一味的去偏宠老大,还觉得老大孝顺,懂事,常夸他做事稳重,自己还不及老大,尚需磨炼。

      太子每回听见这些话就气——磨炼磨炼,有磨才有练,他都快十六岁了,还只让他读书,读书,九月好不容易去了冀州一趟,以储君之位犒赏冀州军,他都以为父皇终于要重用自己了,结果回来从九月,十月,十一月,乃至如今,依旧是读书。

      而大皇子却一直得父皇赞赏,今日又给他封了端王。

      太子闭上眼睛。他其实脑海里面有个念头很久了。
      他觉得,父皇是想让他跟端王斗。

      跟端王斗什么,他心里门清。一个年纪越来越大的储君其实对皇帝也是一种威胁。太子很聪明,他能想到这一步来,他只是不愿意承认。

      他不愿意承认,当初他之所以能去冀州,是因为父皇见端王身边开始聚起一堆小兄弟,而他身边一个兄弟也没有,父皇觉得大皇兄的势力可以减弱一些,于是就派了他去。

      可是自己从冀州回来之后,比端王的名头又要响亮一些,于是他开始又给端王加筹码。

      太子心中烦闷不已。他不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自己最是敬重的父皇,把他当做了蛐蛐,然后又找了一个蛐蛐过来跟他斗。

      他想,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过几天,父皇便会给他一份差事,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压上端王一头。
      那父皇又会给端王什么来压倒他呢?

      自己要还是跟如今一般,会不会父皇就厌恶了自己,真把他废掉了?
      太子想到这里,心惊肉跳,却不敢跟任何人说,甚至有些害怕。

      他害怕,就会想着去做什么事情讨好皇帝。可他又不愿意这么做!他有自己的尊严和傲气。

      于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暴躁,又想砸东西了。
      结果一转头,就见折筠雾站在那边,身子很是僵硬。

      她在怕自己。那么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比方:她这般,就像自己怕父皇一般。
      他想,也许在父皇的心里,他不是儿子,只是一个奴才。

      这个想法让他遍体生寒,让他更加的憋闷。
      他重重的走回去,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纸发呆。

      折筠雾更加忐忑了。殿下这样她其实更害怕,若是将脾气发出来,说不得过一阵子就好了,可这样子,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发脾气?

      她等啊等啊,等到殿下要去歇息了,依旧没等到他脾气。折筠雾出来的时候,就小声的跟刘太监和小盛也眨了眼。

      殿下还没有好,甚至更生气了。

      整个东宫都笼着一层阴云。大家说话都要压着嗓子,生怕自己万一说大声了被殿下听见打死,就来将军也不高昂的背诗句了,而是夹着尾巴做鸟,偶尔欺负下小棕释放它的压力。

      折筠雾这时候就体会到“受宠”的不好了,为着这份“受宠”,她必须要去小书房里面在伺候殿下读书。
      因为无论殿下高兴还是不快,都会风雨无阻的看折子,读书。只是高兴的时候,他看完书闲暇之余,便会跟她说几句话,要是生气了,就端着脸,不假辞色,整个人都爱找茬。

      好在折筠雾的活不多,只研墨,他找不到太多的茬。只刘太监负责的东西实在是太多,被殿下骂了好几句蠢材。

      东宫再次下雪的时候,折筠雾也不敢穿着藕色衣裳出门堆雪人了,春隐给了她一个烤红薯,她吃了,还去特意换了件衣裳,然后漱口,不让自己留下一点儿味道。

      响午的时候,她正要去小书房,就听见外面喜气洋洋的声音传来。
      夏隐从外面走进来,抖落了身上的雪,“殿下要去户部任职了。”

      众人都觉得这是好消息,端王只是光头王爷,根本没有什么实权。可殿下不同,如今已经去了户部做事情,在皇子里面是头一份。

      折筠雾虽然不知道殿下是什么官职——夏隐也不知道,时间还短了,还没打听出来。但是她知道,如果殿下高兴,她们就可以不用这般小心翼翼了。

      但是等她去书房的时候,却发现小书房跟外面不是一个味道。外面欢天喜地,但是书房却静悄悄的,比之前更加沉寂了。

      太子殿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连刘太监也在外面等着,没能进去。
      折筠雾也就站在外面,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她希冀刘太监给她一点提示,免得她待会惹恼了殿下,但刘太监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他也在琢磨,这事情怎么看都是喜事,殿下在外面的时候,也是兴高采烈的,还去了太后和皇后娘娘那里请安,都是好好的,直到回东宫的时候也在笑,可是一进书房,却没了动静。

      那进书房前的一张脸变得哟,实在是快,瞬间冷下去,让刘太监背后出一身汗。

      他瞬间将下人们都遣了出去,如今这院子里面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只有他,折筠雾,小盛。
      至于李太监,早就被刘太监派去院子门口守着了。

      折筠雾就缓缓的深吸一口气,再吐出去,因为她知道,待会要迎接的是一场硬仗。果然,殿下是个努力至极的人,即便这种时候,他也不忘记温习功课。

      折筠雾进去研墨,见着他的笔不断的往下面压,压,最后墨点侵染了整张纸。
      这张纸不能用了。

      折筠雾就想,既然这么想发泄,为什么只写大字不去练武呢?
      拿着铁锤挥一挥,肯定能将怒气发泄出去。可惜殿下是个闷性子,他只是闷着写字,本来应该是要写五十张大字的,结果他写的太重,一张纸废掉,下一张纸又废掉,废纸篓子里面装了一堆废纸。

      都要装不下了!折筠雾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此时要不要去换个废纸篓子来。

      但太子殿下自己不写了。应该是知道静不下心,所以他干脆扔了笔,看了她一眼,看的她差点没站稳,不过殿下很快又收回了目光,跟她道了一句跟上,就大步的朝外面走去。

      折筠雾赶紧跟上,刘太监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小盛不敢跟,只看着三人离去,总算舒了一口气。

      太子去的是后院的竹林。他曾经在竹林里面埋下了一壶酒,如今已经三四年,应当是可以拿出来喝了。折筠雾听他的话,去旁边的小湖边的木屋子里面抗了一把铁锹出来——她觉得这是殿下三四年前放的。

      因为上面全是灰,她不敢让殿下用这般有灰的东西,可是今日下雪,湖面上面结了冰,她不好去洗——更怕砸冰洗铁锹费时间惹了殿下生气,于是就选择在衣裳擦。

      反正衣裳也是灰扑扑的,抹了灰也不会有太显眼。
      折筠雾就这般把铁锹给擦干净了。

      太子接过铁锹,就开始砸地上的冰雪,先将冰雪弄开,然后才开始撬地。没多久,一壶酒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无声的低头,弯腰,将酒给捧出来。

      泥巴同样弄脏了他的手和衣裳,折筠雾犹豫的伸出手,“殿下,奴婢捧着吧?”

      太子这时候脸色已经好看些了。冷着脸摇头,“不用。”
      三个人又大步回去。

      折筠雾还是第一回来这里。她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眼湖水对面,那里还有一个屋子,是殿下的书房。
      那里只有殿下和刘公公能去。

      她抿了抿唇,转身跟着殿下回到了小书房。刘太监决定让折筠雾跟着小盛去提膳食,就冲刚刚殿下去湖边竹林竟然带着折筠雾,他就知道这小头片子是真不错,不声不响就获得了殿下的认同。

      这就很值得深思。刘太监就想着让折筠雾多熟悉熟悉殿下的其他事情,免得到时候要她做事情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

      小盛跟折筠雾道:“刘爷爷这是要重用你,你只管受着就行。”
      他看出折筠雾还是有顾虑的,“你怕什么?反正咱们的主子是殿下,伺候好殿下就行了。”

      折筠雾想想也是,无论刘太监是什么意思,这都是抬举她。
      “就是太快了,我就像做梦一样。”

      小声笑着道:“你适应适应。”

      折筠雾第一回去殿下的小厨房。小厨房是专门给太子殿下做膳食的,跟奴才们吃饭的地方完全不同,这里做膳食的总管太监姓杨。

      杨太监是个老人了,今年五十岁,以前是伺候陛下的,后来被陛下赐给了太子。厨子大多胖,但是杨太监很瘦,清瘦。
      “姑娘别见怕,这就是不长肉,吃再多也不长肉。”

      杨太监是个见人就笑的,对折筠雾很是有礼,一口一个姑娘,最后将小盛拉到一边,塞了小盛一口糕点,“刘公公是什么意思?”

      小盛吃人嘴短,说了句实话,“刘公公您还不知道吗?那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这是觉得筠雾有大造化,所以提前布置上了。”

      杨太监早就听说过折筠雾了,只是这姑娘平日里从不乱晃,只在书房和她们睡的耳房走,这东宫里面的路都是有数的,谁能走,谁不能去,都有规矩。

      杨太监平日就不用去书房那边,便就不能走那条路,所以一直没见着。如今见着了,心里是有想法的——别说太子殿下,就是他,见着折筠雾也觉得舒坦。

      小姑娘天生的讨人喜欢。得了小盛一句准话,他心里就数了,给折筠雾也塞了一块糕点,“是枣糕,这枣还跟姑娘有点渊源——这是云州的枣,云州的枣做出来的枣糕最好吃。”
      折筠雾在云州的时候从来没有吃过这种枣糕,她捏了一块吃,谢过杨太监,然后提着膳食回到小厨房的时候,正好碰见殿下要用膳。
      膳食就直接提了进去。

      太子殿下已经在喝酒了,折筠雾看过去,见他神色已经和缓了,可见是让他憋着的事情随着酒消散了些,这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温润了许多,还笑着问折筠雾,“你吃了什么?”

      身上倒是有股子糕点味道。
      折筠雾连忙道:“刚去提膳食,正好碰见杨公公试蒸枣糕,说枣儿是云州的,是云州当地人喜欢吃的,便让奴婢帮着尝了一块味道正不正。”

      太子感兴趣,“那你觉得正不正?”
      折筠雾摇头,“不知,奴婢之前在乡下,没吃过枣糕。”

      太子就啧了一声,叫刘太监,“上两盘枣糕给她吃。”
      刘太监就舒了一口气,觉得东宫的阴云,总算是散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明天开始恢复每天九点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