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宠婢日常

作者:枝呦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研墨(捉虫)


      自从太子看折筠雾十分舒坦之后,折筠雾的日子算是踏实了。她白日里去花鸟房里面伺候将军,偶尔被传令带着将军去殿下面前转一圈,然后晚上准时上床睡觉。

      可能因为她这张脸让殿下很满意,也可能因为有将军,反正比起别人,她能时不时去殿下的小书房里露露脸——四个大宫女都不曾有这个待遇,折筠雾就隐隐感觉到自己的特殊。
      而且四个大宫女中,其他三个隐先不说,管着殿下衣裳的春隐理应是可以去殿下面前伺候的,但是殿下自小就习惯了用太监,只让她管着东西,穿衣送膳都是太监做。

      于是四个大宫女都不怎么能见到殿下——所以别的主子宫里可能太监宫女都有头子,但东宫里面的奴才头子只有刘太监一个。

      折筠雾九月来东宫,十月的时候才理清这些暗地里面藏的关系,然后她慢慢的琢磨出一个事情:太子殿下是个任性的人。

      他不管其他宫里是什么样子的,他只管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他喜欢刘太监,就一直用他,其他人他就不管了。

      折筠雾小小的感慨:看来自己撞了大运,目前还没得殿下厌恶,进了小书房提溜将军走的时候,偶尔殿下还会跟她说几句话,竟成了见殿下最多的宫女。

      但这份特殊容易惹来是非。十月中旬的时候,她屋子里进了一个宫女。这个宫女是秋隐的小徒弟,唤作玉容。

      这个名字是秋隐给她取的,可见还是很喜欢她。折筠雾之前见过玉容,今年也才十三岁,是个尖下巴的脸,脸上有些斑点,远远的看,像是麻子。

      玉容之前是跟着秋隐住的,折筠雾虽然跟她说过几句话,但也不熟悉。两人相见无言,折筠雾朝着她笑了笑,就又低头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她在做袜子,这袜子是春隐让她做的——众宫女中,春隐跟夏隐最好,折筠雾跟着夏隐之后,春隐虽然不像之前那般使唤她,但小事情还会让她去做。

      折筠雾能感觉的出,想帮春隐做袜子的人很多,但她偏偏交给自己,是为了显示亲昵和看重。

      所以这袜子肯定是要做好的,不能给夏隐和春隐拖后腿。她是个干活认真踏实的人,晚上天刚黑,她就点着灯,细心的绣着袜子上的龙纹,生怕绣错了一点点。

      玉容朝躺在床上道:“你还有多少?我帮你?”
      折筠雾不敢。
      她腼腆的笑着,“不用了,马上就好。”

      谁知道玉容的脸就瞬间垮了下去,砰的一声将枕头砸在床上,“谁稀罕帮你绣!不过因着一个畜生能去书房里面见见殿下,竟然狂的没边了。”

      折筠雾懵懵的看着她,心中大概知道她在乱发脾气。她只好解释,“不是狂不狂,是真的马上绣完了,我不愿意麻烦你。”
      玉容却翻了个身,将被子一盖,不搭理她。

      折筠雾就想了想,觉得自己没错。她的性子就是这般,觉得自己没错,就也会犯倔——自然,对上主子是不敢的,但是对上玉容,她心里有些小计较。
      她就也不说话了,将玉容这事情从脑子里面移开,仔细的绣袜子上面的龙爪。

      等袜子做好确认没有任何瑕疵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把袜子郑重的收进自己小箱笼里面,想了想,还把箱笼放在了床的内侧,她睡在外侧。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才又突然想起玉容。想起玉容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敢跟玉容置气。

      刚来的时候,她在杂院里面被欺负成那样也不敢吭声。她小小的唾弃自己一声,觉得自己也算是“小人得志”,不过这种感觉不坏,怪不得人人都想要往上面爬。

      迷迷糊糊睡过去,第二天去吃早膳,夏隐和春隐问她,“你跟玉容绊脸了?”
      绊脸就是吵架。

      折筠雾就点点头,“你们怎么知道的?”
      春隐:“玉容瞪你好几眼了,你个小呆瓜。”

      折筠雾想了想,认真道:“那她应该是在我背后瞪的,不然我该察觉得到。”

      夏隐觉得她算是真呆,笑着道:“她随着秋隐的性子,小心眼的很,你避着她些。”

      折筠雾发誓!这绝对又是一次站队!原来春夏和秋并不和睦!

      她赶紧点头,“不过她之前不是跟着秋隐姐姐住么?”
      夏隐拍拍她的厚重齐额头发,“如今胆子倒是大了,会打听事情了。”

      但却没说到底怎么回事。折筠雾就不再打听,她识趣的很。吃了饭春隐和夏隐有事情要去做,她就自己去花鸟房。路上还碰见了秋隐一个人走过来。

      折筠雾向她问好,秋隐淡漠的点点头,然后手里拿着一串钥匙离去,跟前几天和善的态度相差很大。
      这是结下梁子了。

      折筠雾叹气,目送她离开,折筠雾才继续往前面走,进了花鸟房,熟练的给将军喂食,然后再去给棕毛鹦鹉喂食。

      棕毛鹦鹉——没错,它都没有名字,是个没人在意的小可怜,折筠雾就直接叫它小棕。将军对小棕很是记恨,要不是小棕有只鸟笼子隔着,它不能飞进去啄,小棕定然要被啄光了毛。

      跟往日一般,她打扫好鸟笼,正要去夏隐那边看看有没有她能帮的事情,却见小盛被花鸟房的小太监领了进来,很殷勤的送到她的面前,道:“筠雾姐姐,小盛哥找你。”

      折筠雾……折筠雾并没有很适应“姐姐”这个称呼,因为小太监明显比她的年纪还要大上几岁。
      不过折筠雾表示不用叫她姐姐好几次之后,他依旧没有改口,便也随他而去了。

      小盛就显然被叫哥叫的习惯了,笑盈盈的跟小太监道:“我跟你筠雾姐姐说几句话,你先下去吧。”
      小太监弯着腰走了。

      折筠雾好奇的道:“怎么了?”
      小盛一副替她高兴的模样,“刘爷爷说,让我来告诉你,下午你不必照看将军,就去小书房里面替殿下研墨。”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替殿下研墨的差事一直都是刘太监做的,怎么突然要她去?

      小盛:“刘爷爷没说,我也没问,不过我想着,这总是好事情。”

      这确实是好事情。折筠雾问,“现在就要去吗?”

      最好是现在去。小盛道:“殿下刚从南书房回来,先去了武场,待会一回来肯定是要温习功课和看折子的,到时候要用上墨,你得先去熟悉熟悉,越熟悉越好。”

      折筠雾第一个念头是想去个夏隐说一声,小盛不让她难做,“去吧,刘爷爷说下午,也不是那么着急,我在这里等着你。”
      折筠雾赶忙跑着去告诉夏隐,夏隐这回是真震惊了,话都说的绝,“刘太监这铁公鸡开始拔毛了?竟然舍得给出这差事,还是给你。”

      夏隐越说折筠雾就越害怕,夏隐却道:“不要紧,刘太监最会揣摩殿下的意思,他让你去,定然是殿下的意思,你去就行了。你也不必害怕得罪他,他都成精了,不会跟你一个心思浅的小姑娘计较。”

      折筠雾点头,“好。”

      她飞快的跑了回去,跟着小盛去小书房。小书房里面,殿下果然还没有来,殿下不在,除了打扫的时候,他们是不能进书房的,小盛就带着折筠雾去旁边的小屋子里面。

      小屋子里放着许多茶具和其他的摆件,专门伺候殿下读书时用,各种东西都有一套,折筠雾还看见了许多灯笼。
      小盛从屏风后面端出了笔墨纸砚,“你来试试。”

      折筠雾就试了试,她紧张的握着的砚台,一只手拿起墨条,然后慢慢的在砚台里面推磨。
      小盛:“你还得加点清水。”

      折筠雾连忙加了点清水。
      小盛指导她,“磨的时候要轻,按下去的时候稍微重一点没关系,但是慢,力道要均匀。”

      刘太监来的时候,就见着了这一幕,他笑着道:“殿下知道你不会,知道个大概就行了。”
      折筠雾和小盛连忙朝着他问好。

      刘太监笑眯眯的,其实心里在骂娘。殿下如今的脾性也越发古怪了,小书房里面研墨,他本是研得好好的,谁知道他瞧了自己一眼,道:“换个人来吧。”

      换谁?
      刘太监当时惊恐的都要跪下了,但是殿下这个人,刘太监伺候久了也知道,他喜欢别人去猜测他的心思,又不想别人过多的猜测他的心思。

      所以你猜测他心思的时候,就得要把控住一个度。像这回,殿下说了之后就不再说话,许他就是不愿意再让你研墨,换谁来都行,许他心里已经有人选,不愿意说,你猜对了还好,猜错了,怕是又要被骂一句蠢材。

      而刘太监以自己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殿下的意思还是倾向于第一种。
      他就是觉得看你看的厌烦了,想换个人来。

      换谁?
      换李太监?换小盛?换春夏秋冬四个隐?

      刘太监才没有那么傻,给自己找一只狐狸。他反而更加倾向于折筠雾。

      这张脸,殿下很满意。殿下满意,他也满意,折筠雾老实,刚来,还是他领进来的,他还能教,能笼络。
      刘太监就让小盛去叫折筠雾了。

      但他心里却还是不痛快的,谁心里没点落差?
      殿下自从发现美人也能盖住半边脸后,对他们这种脸平平无奇的人越发不耐烦了。

      刘太监就笑盈盈的带着折筠雾往书房里面去,“你只管研墨,我在旁边看着你研,不会出事情的。”

      折筠雾道谢,“多谢公公。”

      于是太子殿下回来,就见着折筠雾在他的书房里面。他眉头一挑,倒是觉得刘太监办事可以,他觉得她来研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老实听话,脸也正好,闷闷的通常没有存在感,比刘太监那张越发丑的脸好多了。

      今年热,十月竟然比九月还热,从练武场上回来,太子殿下是一身汗回来的,刘太监和李太监伺候着殿下换了衣裳,换了鞋子,小盛往四角的冰盆里面又增了一些冰,拿着扇子不断地扇,然后李太监弯着腰,从门口接了小厨房送膳太监的食盒,将里面一碗冰镇绿豆汤递给了太子。

      太子一口闷下,这才凉快一些。
      这种天回来,他一般是不去武场的,不过今日不同,今日读书的时候,父皇突然来了南书房,大皇子上前拍马屁,什么父皇弯弓射箭乃是一绝——为什么大皇子能这般拍马屁?只因他是父皇第一个儿子,父皇对他看重一分,大皇子幼时,父皇就曾经亲自教导他射箭。

      而即便自己出生,因为那般的传言,父皇也不见得喜欢自己,从未教导他弯弓射箭。
      后来他成为太子,又有了太傅,父皇国事繁忙,根本无暇顾及底下的儿子。于是各皇子中,只有大皇子一个人能得到父皇的亲自教导。

      太子当时就暗自冷笑,觉得大皇子这个人其实有时候上不得台面,即便父皇是他们的父亲,也不见儿子这般捧老子的。

      可父皇就吃这一套,还突然有了兴致,要去看看他们的弓箭怎么样。
      弓箭是大皇子擅长的,太子知道之后,便一直努力练习弓箭,这一回还是赢了大皇子,但是赢的并不明显,相差无几。

      这让太子也不高兴。他要绝对的,完胜大皇子,而不是恰巧多了一点。

      于是回来就去练弓箭,大热天的遭了一回罪,他也不觉得苦,回来还要看书,温习先生布置的功课。

      太子一整天都很忙碌。
      这般苦哈哈过日子,自然是要随着性子去的,如果写下一张满意的大字,抬头就看见刘太监那张脸,便说不出的扫兴。
      从前不觉得,如今却不能忍受,即便如今折筠雾研墨研的不是那般的熟悉,他觉得可以给她日子熟悉。

      自然,熟悉一天就行了,要是熟悉两天她还不知道研墨?那就换人,他不喜欢笨人。

      好在折筠雾争气,在心灵手巧这事情上,还没有输过。她很快就掌握了技巧,刘太监暗自点了点头,就退到了门外。

      殿下读书的时候,不喜欢人多,只能是一个人在里面伺候。
      折筠雾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有任何的差错。这般从下去研墨到天黑,刘太监进来点灯,然后问,“殿下,可要用膳了?”

      膳食早就送来了,就等在外面。太子却觉得还有一篇文章没有背熟,摇头,“不用。”
      他继续背书。

      折筠雾就继续研墨。直到太子背熟了,这才传膳。
      膳食已经换了好几次——并不是去温菜,而是重新做,有些菜温热一番,就没有那般的新鲜,小厨房知道殿下用膳时可能会延后的习惯,所以总是备着菜。

      主子吃完东西,剩下的菜是可以给奴才吃的。折筠雾以前没有吃过主子吃的东西,这回吃着了。
      刘太监伺候着殿下,折筠雾跟小盛去后头吃。吃的也不是刚刚殿下吃剩的东西,而是之前殿下读书时候冷下来的菜。

      温了好几遍,到了他们这些奴才的嘴巴里。
      折筠雾吃了好几口腊肉,她馋肉。反而不喜欢盘子里面的青菜。

      小盛很理解她。宫里面有些宫女出身还算可以,但是太监却没有出身好的,如果不是家里面穷,谁愿意来宫里面切了自己的子孙根?

      小盛家里就穷,被卖进了宫里面。折筠雾如今跟他熟悉一些,道:“我们被卖的时候,一共有十二个姑娘,一个男童,我们被卖了两斗米,三斗米,只有他一个人,卖了四斗米,他就改了名字,叫四斗了,连姓都没要。”

      这是怨恨家里的。但是小盛不怨恨。
      “我是家里最小的,卖了所有人,才卖我,本来要卖出去给大户人家做小厮的,谁知道阴差阳错来了宫里。”

      都是被卖的,谁都懂这种滋味,她微微有些怅然。
      等回到小书房里的时候,殿下已经在看书了,刘太监让她进去,没出声,做口型,“轻些——”

      折筠雾点头。她进去轻轻的研墨,却殿下正好看完书,抬头,刘太监就心领神会的端了水过去,太子润了润嗓子,然后漫不经心的问折筠雾,“你刚刚进来的时候在想什么?”

      进来的时候?
      折筠雾茫然的摇头,“回殿下,奴婢好像没有想什么。”

      太子殿下:“你想了——或者说,你来之前想什么了?”
      折筠雾忐忑起来。

      太子殿下还有这般追究问底的嗜好?刘太监也有些打鼓,殿下之前也没问过他这些话啊。
      太子殿下只是兴起来潮,毕竟一双澄澈的眸子里面突然有了伤感,他做完了正事,闲着无聊,也愿意问问。

      “你之前在做什么?”

      这般问的明白,折筠雾大概送了,道:“本是在吃饭,后来小盛来了,我们就闲聊了几句,奴婢说起了被卖路上的事情。”

      于是把四斗的故事说了一遍,并总结,“四斗恨他爹娘,但是小盛不恨。”

      太子慢吞吞的喝一口茶,“那你恨你爹娘吗?”
      折筠雾老老实实的剖析内心,“刚开始恨的,但是买了我的妇人说,我被卖掉可能还有口吃的,我阿爹阿娘他们只能靠天吃饭,如今天老爷不开恩,说不定比我先饿死。”

      太子就笑了。这是个实诚丫头,还好哄。然后教导她一个道理,“四斗怨恨他的父母,想来家里还有其他的兄弟没有被卖,只卖了他一个,他是最先被卖的,自然怨恨,而小盛是家里最后一个被卖,属于得了‘便宜’,至于你……第一个被卖,还被卖的不明不白的,却也还能平和的活着,只能说是傻。”

      说完,他倒是又想起了大皇子。太子想,他之所以厌恶老大,却是讨厌他得了便宜却卖乖。
      跟他们这些被卖的又不一样。

      折筠雾根本不敢反驳,被说傻就傻吧,被卖了不能逃,怨恨着他们也没有用。
      太子却已经放松了一刻钟——没错,他有严格的读书时间,最多只能放松一刻钟,一刻钟之后,太子又得去继续做事情。

      读完书,他就开始写大字,写完一百张大字,这才要去休息。折筠雾这才能回去,她对太子殿下其实很是佩服,他这半天,从她到书房,到如今离开,殿下都没有休息过。

      刘太监伺候完殿下,来找她说话。
      “以后你就在小书房里面伺候殿下研墨,花鸟房那里就不必去了。”

      折筠雾哎了一声,刘太监对折筠雾是有点羡慕的。她是第一个吃着螃蟹的人,以这般一张脸进了殿下的视线里面,只要做的好,将来说不得有大造化。

      而且这人吧,运气实在是很重要。刘太监本来以为殿下想明白自己想要是折筠雾这般的宫女之后,便会在东宫里面换一次血,但是殿下没有,刘太监都想好找一批齐额头发的小宫女回来了,但殿下没发话,他就不能擅作主张。

      那东宫再进人,按照规矩就是明年,明年这时候,折筠雾再蠢也站住脚跟了吧?
      所以说人啦,运气实在是很重要。

      再者说,人跟人讲究一个投脾性,刘太监就发现了,折筠雾很得太子殿下的脾性,从殿下空闲的时候愿意跟她说几句话就能看的出来。

      刘太监便对折筠雾也另眼相看,主子的喜好就是他的喜好,他觉得按照这个速度去,没准以后伺候殿下穿衣洗漱的活也得到这小丫头片子的手上。

      那时候就有好戏看了,他是无所谓,自己的地位不是别人能撼动的,但是她身上招多少敌意,他已经能想的到。

      到时候,他再出手整治整治,这小丫头应该就不会跟他离心。

      李太监的盘算打得好,胸有成竹,秋隐和玉容却稳不住了,秋隐当晚来找玉容,还给折筠雾带了糕点,玉容小声的道了一句:“昨儿个我心情不好,这才脾气爆了些,你别生气。”

      春隐和夏隐得知后,笑着拍拍她的头,“筠雾啊,你这出息的可真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在12点前。
    殿下是个不太完美的男主,正处于少年期。
    少年么。总有一段自己没长大也对世界看不懂想不明白的时期,算是成长型男主,其实他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别扭,颜控却不自知。
    然后,我忘记了一个好重要的事情!
    我是不是没有告诉你们男主叫什么!
    他姓齐,叫殿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