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8)

      八
      “你什么意思?”穆鸠平眼中带刹,狠狠瞪了坐在边上的顾惜朝一眼。这种警校刚出来的“学生”懂什么,吓吓那些小偷小摸的是可以,这种重要的刑事案件哪是他能随便插嘴的。
      “如果受害人一直不醒的话,那不就代表这件案子永远不能结案了?要是受害人就这样在医院死了,这件案子还要怎么来定性?总不能两个嫌疑人都检控吧?”顾惜朝微微咧着嘴角,耸了耸肩抬眼回了穆鸠平一眼,然后又瞥向默不吭声的戚少商。
      “你能有什么办法?”接下话茬的不是穆鸠平,竟是坐在一边一直没有搭腔的阮明正,只见她细致的丹凤眼微微眯着,似乎也在计算着什么。
      “一件案子两个嫌疑人,既然都不承认是合作犯案,那就总有一个是为了帮另一个打掩护,好让我们无法定案……”
      “就算他们中间有人是为对方打掩护,就连测谎仪都找不出这个人,那还有什么办法让他们自己承认?受害人要是一死,那他们不就更不可能将实话说出来了?”顾惜朝话还没有说完,穆鸠平就已经忍不住打断他看似神秘兮兮的发言。
      有必要这么故弄玄虚吗?瞎显摆什么呢。穆鸠平毫不掩饰的露出不太苟同的表情。
      “这也对……要不要我们来做个试验?”顾惜朝轻蹙眉峰,状似很赞成穆鸠平的猜测一般点点头。但是,转瞬眉眼一舒,似乎又对穆鸠平的质疑大感可笑,话锋一转,令众人根本摸不到他的思路。就见顾惜朝交叠着双腿,轻笑着回敬众人疑惑不解的眼神,闲适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讨论什么刑事案件,反倒更像是真的在讨论某个无关轻重的试验一般。
      
      “测谎仪根本鉴别不了有意撒谎的人,只要掌握方法,想要骗过这些机器,是件很简单的事情。”顾惜朝努了努嘴,任由穆鸠平将测谎仪的探针黏贴在自己的身上和手上,扯着一抹遗憾的笑,回视穆鸠平,仿佛无声地说着:亏得你还当了这么多年的刑警,连这点小小伎俩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胡话呢?测谎仪要是这么没用,还能当作鉴定谎言的依据吗?在法庭上,测谎仪的结果是可以作为判定依据的。”穆鸠平嗤之以鼻的回嘴,好似顾惜朝就真的傻到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懂,还在那儿大言不惭。安装好所有探针之后,穆鸠平就退到一边,双手叉着腰际,看着阮明正调试机器。
      “要不要我们来赌一赌?不管真话假话,我都能让测谎仪没有任何所反应。输得人打扫办公室一个月。”顾惜朝扬着眉角,似乎挑衅一般仰首看着穆鸠平一脸的不屑,淡淡的笑在嘴角慢慢晕开,染出一脸的自信和嚣张。
      “怕你不成?不过打扫本来就是你们这些新人该干的,要是你输了,就负责给我们倒一个月的茶水,怎么样?”穆鸠平天生就不受激,只要稍稍激将,便能燃起他汹涌的斗志。
      “可以。”顾惜朝点点头,答应穆鸠平的条件。二人你来我往的约定输赌,丝毫也不在乎戚少商这个大队长是不是赞成。
      “红袍,可以开始了吗?”戚少商一直未有发言,甚至两人明目张胆的约赌,他也不去管束,平静无波的眼神仅是滑过顾惜朝脸上的自信,才淡淡地开口,问的却是调试机器的阮明正。
      “好了。”阮明正点点头,轻声答道。
      “那就开始吧。”戚少商一声令下,在场所有的人立刻噤声,期待着这场实验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你是顾惜朝吗?”阮明正慢慢开口,问出第一个问题,平常到不能在平常的问题,就是要检测被测人的基准线,才能在这基础上判定被测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不是。”顾惜朝挑了挑眉,似乎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脸上尽是恶作剧成功之后的表情。尤其是在看到所有人讶异的眼光之后,那抹得意更是显而易见。
      “你是女性?”阮明正不信邪的再问,要是连名字这种问题都能撒谎,还能不被监测出来,到底是顾惜朝没有撒谎,还是机器坏掉了?
      “是的。”顾惜朝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大了,好似已经看见穆鸠平每天心不甘情不愿的打扫办公室一般。
      “……你患有家族遗传性精神病?”机器人是没有半点反应,阮明正不禁也跟众人一样,把顾惜朝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确定这回顾惜朝真的是在说谎之后,诧异的眼不由得瞪得更大了些。阮明正咬了咬牙,似乎心有不甘,不相信顾惜朝真的就是这样滴水不漏,将原本的问题换作更尖锐的一个,她就不信顾惜朝的本事就真能通了天去。
      “……是的。”顾惜朝仅是淡淡的横了一眼坐在机器面前的阮明正,不带任何情绪,轻轻启口,在众人屏息等待之下吐出答案。
      “你是否杀过人?”看着测谎仪上一直没有多大变化的图表,阮明正不禁怀疑不是机器出了问题,而是她自己出了问题了。
      “是的。”依旧是没有反应,若不是测谎仪上还有顾惜朝此时此刻的心电图,所有人都快认为这机器根本就没有插好电源。
      “不可能我明明都有仔细装好。红袍姐,你是不是哪里漏了没有检查?”一番问答下来,穆鸠平早已经呆若木鸡,除了瞪着一双铜铃般大的眼睛,根本不知该如何反应。
      “死者是谁?”阮明正纵然心中惊讶万分,脸上还是尽量作出没有表情的样子,继续问着。
      “戚少商。”顾惜朝开口吐出最后一个答案的时候,在众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声中,静静的将目光投降一路默不吭声的人,似乎在窥探对方深藏不露的思绪。
      “这机器是不是坏了,我不相信一个谎话都测不出来。”穆鸠平还在喳喳呼呼的抗议,除却输了这场赌约的不甘,更是不相信顾惜朝真能说到做到。
      “这台机器已经该淘汰了,国外新型的测谎仪,还带有体温成像。就算撒谎的人可以控制心律、脉搏,也无法仅凭自我心理调节改变体温的变化。当然要是被测者事先服用某种药物的话,就算再先进的机器,也不一定能够准确检测出来。”顾惜朝边说边揭开身上粘着的探针,平淡的语气就像在谈论天气一般,稀松平常。
      “……那不就是毫无办法让他们认罪?”孟有威闻言不禁失望地叹道。
      “那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正在众人皆感束手无策的沉默时,顾惜朝仍旧一脸的轻松,好似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一般。
      “既然他们都已经商量好了,那还有什么办法?”这次率先发问的勾青峰,他倒想看看如此棘手的关键,顾惜朝还能用什么办法化解。
      顾惜朝抬了抬剑眉,仿佛像个好奇的孩子一般,回问在坐的所有人:
      “你们说——人会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放弃兄弟义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