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番外

      番外——那一夜,他们喝醉了
      事情是发生在顾惜朝第一显露他的本事,顺利解决那件案子之后,戚少商拖着他去旗亭饭店喝酒的那一天。
      戚少商爱喝酒,自然也见过许许多多酒后失态,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在将烂醉的顾惜朝推进出租车里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想过,今天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要去哪里?”司机对这种场面早就习以为常,懒散的从后视镜里瞄了一下满身酒气的两人,浓重的酒气几乎熏得他也一阵晕,但观察两人脸上似乎都还清明,算是稍稍放心了些,才开口问道。
      “回家——”顾惜朝十分难得的正经危坐,双手僵硬的搁在膝盖上,脸上除了有些晕红,看不出酒醉的苗头,反而一副指点江山的派头。但是触动的嘴唇里吐出来的两个字,实在破坏这副认真维持的气势。
      “……你家在哪里?”司机大哥闻言竟也不跳脚,真是经验老道的很,顺着那人又再开口。
      “就在我家那里。”顾惜朝面色依然不改,但语气中还是有了些被人追问不停的不耐烦。就好似人家司机大哥明知道他家在哪里,还在不停地问他一样。
      “噗……哈哈哈……”终于在一旁看戏的戚少商实在忍俊不禁,一个没忍住,抱着肚子在窄小的座位上抖动不已。笑声一旦发出,就再也收不回来。
      “兄弟,你们到底要去哪里?”一直维持着淡定形象的司机,终于也是忍不住地转回头,盯着笑个不停的戚少商,一脸疲惫地问。看来这次带上两个醉鬼,希望在他们下车之前,他的车都还能完好如初。
      “去……”戚少商还是一直笑不停,但还是丢给可怜的司机一个地址,那是他家。兴味的眼神从未离开,周身上下都努力散发正经气息的那人身上。相较于刚才在酒桌上,顾惜朝孩子气的喃喃,上车后的这一副“严肃认真”,愈加显得这棱角分明的人身上,透出一股平时不得见的——可爱。
      这个顾惜朝还真是有趣,就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眼下的所作所为。戚少商心中打趣道——
      所幸戚少商家并不很远,不等戚少商生出闹那样的顾惜朝的心思,车子已经稳稳停到了他家门口。
      
      当戚少商打开自家大门的时候,顾惜朝也不等主人家往里让,径直的就走进那扇大门,不做片刻观赏,闪瞬就消失在一扇门后。
      “那是……厨房。”戚少商见他这样横冲直撞,心里暗叫不妙,只是嘴上迟了半秒,等再开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不甚好听的声响。默默转身锁好大门,戚少商此刻心里有了些,许久没有生过的悔不当初。
      如果知道顾惜朝酒后是这样子的,今天也许就不应该灌他酒,又或者说他就不应该让顾惜朝,这么快就去接触那案子。
      哗啦……
      正在戚少商面门思过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杂物汹涌奔出,四散开来的动静。
      “你这是在做什么。”戚少商有气无力的开口问,看着满地乱滚的物件,他绝对不承认这是自己胡乱塞东西进储藏室造成的。
      “……你家卧室那么小,干嘛还塞这么多东西进去。”顾惜朝面无表情,声音也是平静冷淡,要不是戚少商确定顾惜朝是真的喝了那么多酒,否则连他都要开始怀疑,这人是在装疯卖傻。
      “谁告诉你,这是卧室?”戚少商不禁觉得脑袋抽搐着疼,一根名为耐性的神经,狠狠紧绷。
      “这不是卧室会是哪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认定,顾惜朝就瞧准了那才不足两平方米的储藏室是戚少商家的卧室。略带嫌弃的瞥了戚少商一眼,顾惜朝继续刚才的举动——清空“卧室”。
      “顾惜朝!”戚少商抓着那继续将客厅弄得更乱的人,用力往后一扯,带离储藏室并顺脚踢上门板。
      “没想到戚队长的爱好还挺广泛。”顾惜朝也不知哪里来的蛮力,硬是甩脱戚少商的桎梏。
      “……”瞥眼顾惜朝手中的吉他,戚少商困扰的眉间,距离又短了些。
      “你怎么翻出来的。”抓过顾惜朝手中的吉他,戚少商空着手就拨弹了几下。脑海中不由得闪过,当年抱着它在校园里对着某扇窗户弹唱的画面。这几年来回搬家,倒是没有把它给搞丢了,不过放在储藏室里面,也从来没有想起过。就像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肯放下,却也没再拿起。
      “看不出来,你也有拖泥带水的时候……”盯着抱住吉他半天没动静的戚少商半晌,顾惜朝拎着背带的手,毫不费力的一带,就将对方手中的琴,再次转到自己手上,调了几下音弦。拨弄着琴弦,随着一个个音符,淡淡开口:
      “琴是用来弹的,没有弹的心思,就不要收着浪费。”看似没有任何意指的话,听在戚少商此刻的耳中,竟起了别样心思。
      没有弹的心思,就不要收着浪费……
      “也许是为了个念想。”戚少商莫名地有些抵触那个念头,怎么说都是这么多年的感情,怎能说放就放。
      “但是琴摆久了,调子也就变了……”
      顾惜朝没再开口,只是专注在琴弦与音符之间。不做开解的打算,一时间室内除了琴声,就再无其他。
      戚少商专注地盯着顾惜朝弹吉他的样子,身上不再有早前的孤绝,微扬的嘴角,看得出他此时心情十分放松。仿佛换了一个人的顾惜朝,虽然跟他意气奋发的时候不同,却一样令人转不开视线。
      他就这样盯着——渐渐地入迷。
      
      听着顾惜朝弹琴,不知不觉竟到了半夜两点,要不是隔壁邻居来抗议,戚少商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时间流逝。皱着眉拖着顾惜朝虚晃着脚步,戚少商避开满地的杂乱,踉踉跄跄的往真正的卧室走去。这人还真是危险,一个不注意就被他拖到他的步调上去,而他自己竟一点也没有察觉,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多注意才行。
      “你家可真怪,卫生间没有马桶,脸盆造那么大有什么用。卧室就一点点大,能摆床吗?”被一路拖行的人,嘴上还一直絮絮叨叨地嫌弃,笃定的口气好似戚少商家的布局就像他说的样“怪”。
      “那是我家的厨房,洗碗槽不就是那么大的吗?再说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在储藏室放床……我跟你这醉鬼废什么话啊。”戚少商不自觉地又开口接话,随即想起,这看似正常、清醒的顾惜朝,根本就是在发酒疯,只是他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而已。没有一个正常人在看到厨房之后,还能当做卫生间的。
      “可我明明记得,我家的卫生间就在那个位置……转个弯就是主卧——”原来顾惜朝根本就是醉得晕头转向,把记忆跟现实全扭在一起,最后还十分不满意地挑三拣四。
      “顾惜朝,这里是我家……”戚少商已经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敢情他根本就思维混乱,反而一副都是他戚少商的不对一样。
      “我知道是你家啊。”顾惜朝满脸怪异地回视戚少商,仿佛醉得一塌糊涂的人不是他顾惜朝,反而是眼前这个扭曲着一张脸的戚少商。
      戚少商已经没有力气跟顾惜朝争辩什么,默然地拖着他进房,丢到家里唯一的大床上,戚少商实在想不透自己为什么要照顾这个醉鬼。难道就怕他继续翻弄那个原本就乱七八糟的储藏室,还是怕他又冲进他家的“卫生间”折腾。
      “戚少商,你们家的床好硬。”正在戚少商自我检讨的时候,原本趴在床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跑进浴室,躺进浴缸,然后又是一连串的抱怨。
      嘣!
      戚少商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持续抽动,那根名为耐心的神经,早就崩断。冲进浴室,戚少商二话不说就揪起准备将就那张“硬床”睡的顾惜朝,再次丢会床上,且手脚并用的困住仍旧不老实的人,决定来个压制政策。
      “戚少商。”
      “……”
      “我不是你家的枕头。”
      “……”
      “戚少商”
      “……”
      “你缺乏母爱吗?”
      “……”
      “戚少商”
      “顾惜朝,你给我闭嘴。”戚少商继续用手脚捆住扭来扭曲的顾惜朝,心底暗暗发誓以后不管有多麻烦,都要把喝多了的顾惜朝扔回他自己的家。
      然而,被箍的难受的顾惜朝心里也在暗下决定,以后少要跟喝醉的戚少商打交道。没想到平时看起来一幅沉着冷静的戚少商,发起酒疯来竟会是这样的。
      这一夜,到底是哪个醉了呢?
      
      翌日
      
      “既然你闲得很,就去我家把你昨天制造的战绩清理清理……”
      “……你是说真的?”
      “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是吗?”
      “也好,才上班就放假,乐意之至。”顾惜朝伸手抄起桌上的钥匙,一边甩着一边往外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