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25)

      二十五
      “档案室的那件案子还是没有头绪?”身为N市公安局的最高领导人,诸葛正我一直都是十分低调的,这除了因为他是从刑警一路升上来,习惯务实多过做姿态的关系外;更因为他十分相信自己的眼光,甚少对下属的工作指手画脚。对自己亲手提拔起来的戚少商,他是投以百分之百的信任。只是这样的案子拖久了,市局的面子上总是挂不住的,他也担了不少的压力,才会在这样的时刻把戚少商叫过来“谈话”。
      戚少商知道诸葛正我迟早会叫他来“谈”这件案子,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巧,偏就在出了顾惜朝那件事情只后,就不知道那边的化验结果会是怎样,如果没有意外,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呵呵,您怎么也跟那些人一样瞎操心呢?”在没有发现更有用的线索之前,戚少商也只好跟诸葛正我打哈哈。
      “你小子少给我在这儿装没事,我怎么听说就连你们一队的人,都牵涉在这件案子里。”诸葛正我怎么说也是“□□湖”,哪能被戚少商这样三两下就糊弄过去,就见他将脸色一沉,平时不常拿出来的威严往外一甩,教平时有些老油条的戚少商也是不由得抖擞了精神,端正了所有该有的态度“认真”对待:
      “报告局长,我手下队员并无人牵涉案件,案件调查虽然有困难,但是我队一定会克服所有困难,尽快找到案件的突破口。”
      “得了吧……少拿‘官方发言’搪塞我,我知道那个顾惜朝是你亲自‘过问’招进一队的,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一味的包庇着,该是调查还得仔细调查,该是怎么办还是得怎么办才行。”诸葛正我还是端着局长的架子,谆谆教导。
      他知道戚少商这人的“土匪”皮相下是十分讲义气的,但凡手下人有些什么做的不好,他总是能背就背;不能背就赖着,反正就是不让手下人得半点不好。但再讲义气,也不能在这种有关原则、立场的事情上面,如此“保护”自己的手下。即便是真的要维护到底,也不应该做的这么“浅显”才是。
      “师傅,你怎么也跟那些没有知识、没有常识的外人一般见识,那个教我明白对坚信的事情就不该有半点让步的人,不正是您老人家吗?”戚少商也是见招拆招,把诸葛正我的“教诲”听到耳里,却从不放在心里。就像两人的师徒关系,在别人那里早就是向“上”攀爬的最好依靠,在他这里,却总是用在耍“赖”上面。
      “你小子翅膀长硬了,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什么叫‘没有知识、没有常识’,我还不是担心你只顾着盲目维护手下,将眼前的有利线索视而不见。你队里别的那几个还好说,好歹是相处了那么久的,又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可那个顾惜朝怎么说也才来了不过半年,又是那样的身份背景,于情于理总是要好好处理的。再说了,不管是谁闹出这样的事情,总是要调查一下的,我哪里说错了?”诸葛正我闻言不由得眉毛倒竖了一下,遂沉声教训不肖徒弟。
      就知道在这种时候叫“师傅”,耍“土匪”性子也不看看时候,这小子还真是欠敲打。
      “顾惜朝的为人我信得过,必要时拿我这个队长做担保就是。”戚少商也是难得的油盐不进,人来疯似的固执教人看了就头疼。
      “算了算了,你还是详细跟我讲讲这几件案子吧……”诸葛正我自然明白戚少商扭起来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既然明知拗不过他,也只好心里念叨着“土匪”,放弃好好“敲打”戚少商的念头。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不是第一回,更不会是最后一回,他又何必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跳脚。
      也只能埋怨自己收了个土匪做徒弟……
      戚少商明白诸葛正我的让步,适时地收起方才的“固执”,开始仔仔细细地跟诸葛正我分析案情:
      “事件的开端——魏坤,从尸检来看应该不是什么普通罪犯,不过我们一直查不到有关他的更多资料,所以也只好搁置了……”戚少商话说一半停顿了一下,似乎跟眼前的诸葛正我一样,从自己刚才的那句话中,嗅出了别的什么“新发现”,一挥连日来的郁结,戚少商的思路也难得有了几分清明,沉吟了一下,他又再开口:
      “档案室的命案里,凶手也是非常训练有素,手脚干净利落不留半点痕迹,这么经验老到的罪犯,我们的资料库里却没有相似的作案手法,这实在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他们对我们的一举一动;乃至每个队员的一切都是十分清楚……如果只是犯罪组织,似乎太专业了一点。”
      他怎么早没想到这点?!戚少商在心里对自己的“后知后觉”狠狠骂了一句。
      如果按照这条线一路推理下去,似乎一切都有了个合理的解释——
      魏坤死后剩下的那些东西,都成了那件看来很简单的“劫持案”的档案送到档案室,如果说当时魏坤身上带着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出现在那个档案里,那么魏坤生前最后接触的人,自然也就成了那个不惜杀人,也要盗取档案的“凶手”第一个要找的人,而那个人——
      恰恰正是顾惜朝。
      “这么看来,这几件案子不是单一案件。”诸葛正我总是泰然的脸上,也十分难得的有了几分凝重。如果戚少商的分析没有夸大的成分,那么他们正在面对的,应该是一个对他们的一切十分了解,又十分隐秘、训练有素的犯罪者。而且他还在找某样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又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最麻烦的是,这人的影响力恐怕还不止这么一点。
      如果让诸葛正我联系这一切的线索,做一个联想的话,他只能想到这个“犯罪者”根本就不可能只是一个人而已,这恐怕会是一个十分有势力和权力的“组织”,是一只戚少商——乃至他都没有遇到过的大老虎。
      诸葛正我不是怕打老虎,只是担心戚少商那队人能不能找到这只大老虎,或者说在他们找到老虎之前,会不会先被老虎给吞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