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21)

      二十一
      
      午后的阳光将车内蒸烤的有些炽热,但是呼出口的气息却是那样冰冷,使得车窗玻璃渐渐蒙上一层薄雾,顾惜朝皱着眉头伸手想要调试车内的换气按钮,无法自由使用的右手迫使他细究望去,才发现双手竟然是绑在一起,用那湿冷的绷带。
      
      “你们以为你们能抓住我吗?”正待顾惜朝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耳际再次想起那道令人无法释怀的声调,无比贴近的沙哑之声,仿佛是贴靠着他的灵魂来说一般,引得一阵战栗由疑惑的灵魂深处慢慢爬出。
      
      这一定是在做梦。
      
      顾惜朝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理智在另一边急切的呼喊,但是终究唤不醒沉溺梦魇的神智。
      
      “我是不会死的……”血腥的气味充斥着整个车厢,充斥着顾惜朝的整个梦境。顾惜朝无法自己的缓缓转过眼,去看身旁纠缠不去的梦魇。坐在身侧副驾驶座上的人,手掌依旧如同记忆中那样捂着腹部的伤口,急速起伏的胸腔正在做最大努力的多引进一些空气,鼻间不断喘息的声音异常的响亮,震耳欲聋。
      
      顾惜朝的目光渐渐往上游移,顺着挂在脸颊上的血迹逆流而上。
      
      突然,记忆中那张狰狞的死亡脸孔,竟然换作一张顾惜朝熟悉到无法置信的脸孔。
      
      “你永远无法摆脱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顾惜朝周身无法再感知周遭的一切,好似所有的神经线都瘫痪了一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那张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死死的盯住自己目不转睛,只有一张嘴在不断地张合。
      
      面对那张脸上诡异的冷笑和额际血流不止的伤口,他感觉到周身无法控制的动摇,心脏仿佛想要冲破身体的包覆一般,在胸腔剧烈鼓动着,窒息的感觉几乎将他身上所有感知器官都要爆炸开来。
      
      顾惜朝蓦地睁开眼,白净的天花板上树影隐隐约约的摇曳着,风不太大,月光也不太明亮。顾惜朝缓缓地从床 上慢慢坐起,光着双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任由沁入皮肤的冰凉,慢慢冷却全身的鼓噪。直到完全冷静下来,顾惜朝才站起身走近室内唯一的窗边,靠着窗沿俯视窗外依旧沉睡的城市,脑中思绪万千——
      
      那件莫名奇妙的劫持案,在查无所获的情况下,慢慢被一队应接不暇的大案、要案淹没,更是早早被所有人淡忘。
      
      没想到事情已经过去半年,他依旧无法释怀,也许真像英子说的这只是“创伤后遗症”而已,毕竟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近死亡。但顾惜朝总觉得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般简单,心底总是隐隐地有种不祥之感,从魏坤死后一直萦绕着他。但是任他如何调查,仍旧找不到半点新的线索,就连戚少商也时不时的劝他放手。
      
      难道这真的只是他想太多了?
      
      乍然而至的晨光,悄无声息的包裹着陷入沉思的身影,却无法传递一丝的温暖,只能束手无策的看着那单薄的肩膀轻轻颤动。
      
      也许是为了不让顾惜朝有多余的时间胡思乱想,就连他踏进一队办公室大门的机会都不给,人才行到门口,就见里面忽的窜出数条人影,若不是对一队每个成员都十分的熟悉,还会看晃眼以为是哪里的逃犯呢。
      
      顾惜朝敏捷地闪到走道的边缘,才避免跟夺门而出的几人撞个正着。锐利的眼在众人身上迅速做了一个扫视,长臂一伸精准的将霍乱步拉到身边,冷冷的开口:
      “怎么回事?”
      
      “顾哥,你才来啊——有新案子了。”霍乱步连忙稳住有些混乱的脚步,抬眼一看正是迟迟未到的顾惜朝,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回答顾惜朝的问题。
      
      “……什么案子?”新案子?什么案子会教“经验老道”的一队这样心急火燎的,对他们来说多大的阵仗没有见过?顾惜朝拉着霍乱步跟着众人的脚步往外走,思绪一点也没有停过。
      
      “保管证据的档案室失窃……”霍乱步话说到一半来不及详细解释,就已经被勾青峰拉上车。
      
      “……什么时候的事情?”顾惜朝跳上戚少商的车,才关上门车子就已经冲出市局大门。静静地横了一眼正在专注开车的戚少商脸上的凝重,顾惜朝才将视线调回前方迅速闪过的景物。
      
      “刚刚发现,现场还有一名保管室保管员的尸体。”戚少商一双眼直直的盯着面前的道路,淡淡的开口回了一句,便不再开口。
      
      刺耳的警笛像是能扯开所有的宁静一般,教人听着一股不安。
      
      N市公安局的证据保管制度是十分详细的,一般已经结案的档案都会全部交送给法院,正在调查或者短时间无法结案的证据会由各个刑警队自己暂时保管,留给市局保管的证据,一般都是一些不能、不太方便直接移送法院;或者就是那些长时间无法结案和一些无头案的证据资料。这件失窃案实在来的太蹊跷,而且现场还有保管员的尸体,如果不是这个贼太过蠢顿,就是代表着某种特别意义的宣示。
      
      这般公然挑衅N市执法部门,戚少商等人这般重视、紧张也该是理所应当。
      
      顾惜朝还来不及多做猜想,车子就已经急急刹住,刚好停在档案室所在的小楼门口。顾惜朝跟着戚少商的节奏,迅速跳下白色的车子,走进这栋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楼房。若没有戚少商的带领,还真没有人知道这样一栋不起眼的小楼里面,竟然会是市局的一个档案室。
      
      “戚队,你可来了。”两人还没有走进小楼大门,里面就迎出一个焦急的人影,此人正是档案室负责人——成曲鞍。
      
      “你先说一下具体情况,再仔细整理现场的证据、档案,列出一份详细的失窃清单给我。”戚少商难得没有平时的游刃有余,足见这件案子的严重性。
      
      “哦,好的。事情要从里面那名保管员的失踪说起了,昨天正是档案室大整理的时候……”成曲鞍原本慌乱的心情,因着戚少商的话竟奇迹般的冷静下来,慢慢的回忆整件事情的始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