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17)

      十七
      
      顾惜朝因为系着安全带,所以只是来回晃了几下,并不像魏坤一样被安全气囊困住,来不及细究戚少商是怎么办到的,顾惜朝急忙伸手去解安全带。
      “真是不知死活……”魏坤没想到顾惜朝会在这时候,来这么愚蠢的一出,抬手气急败坏地拨开稍有松动的气囊,手中的枪连忙找到身旁不断晃动的背影,拨开保险的同时就要扣下扳机。
      努力奋斗在安全带锁扣上的顾惜朝,清晰听见这声几乎不可闻的金属撞击声,困在一起的双手立刻收回,讯捷的转身用双手擒住魏坤握枪的手,凭着在警校学的擒拿术,死死的扣住。不过魏坤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空闲的双手即刻参与争夺,抽撤连环之间,眼看就要枪管的准心再一次瞄在顾惜朝的眼前。顾惜朝一双手困在一起,实在不太方便,只得就着地利,双手以最快的速度撞开逼在眼前的枪口,死命抵在驾驶座的椅背上。
      与此同时,汽车后座的靠背瞬间被踢开,李陵如同闪电一般,从后备箱的位置钻了出来,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枪,抵在魏坤裸露在椅背外的脑侧
      “别动,你已经被捕了。”李陵开口警告道,手中的枪不带半点犹豫。
      “你们以为你们能抓住我吗?”魏坤滞楞半晌,才明白自己被算计的事实,只见他仅是低头嗤嗤的笑了几声,喃喃自语的开口。瞬间抬眼撞上顾惜朝的双眼,眼底尽是死亡气息,没有半点挣扎与害怕。
      砰!砰!
      顷刻间,子弹就在顾惜朝的耳边射出,击在他身后的车窗玻璃上,爆裂的玻璃四散开来,顾惜朝此刻不仅被身后的玻璃碎片打得生疼,更是被这一声枪响震得脑袋发懵。
      就在魏坤的枪被扣动的同时,李陵抵着他脑袋上的枪也同时响应,子弹精准无比的钻进魏坤的太阳穴。魏坤怒睁的双眼就连眨眼都来不及,身体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侧着脑袋倒进身前的血泊之中。
      “你没事吧?”李陵仔细检查了一下魏坤,确定他不会再造成什么威胁,才转脸看向驾驶座上安然无恙,却又毫无表情的顾惜朝,就见他回头看了眼车窗上的猩红和魏坤有些狰狞的表情,好像呆了一般。
      “……没事。”顾惜朝此刻根本听不清楚眼前这人不断张口闭口在说些什么,但是大意还是明白对方是在询问自己,才敷衍似的轻声回了一句,随后白着一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转身缓步下车,踩着坚硬的沥青公路,靠着冷硬的车门,轻轻的、悄悄的做着深呼吸。
      这事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顾惜朝揪着眉头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根本感觉不到周遭的变化,方才魏坤在开枪之前,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那双不含半点人气的眼中,传达出来的讯息,让顾惜朝当时莫名的感到一阵由心底而生的战栗,无法遏止,也无法忽视。仿佛有某种不祥的预感随着魏坤的死,密不透风地将他笼罩起来。
      “顾惜朝……”戚少商的车子正在这时赶到,急急地刹住,在公路上留下数道刹车痕,看得出他一路行来是何等的焦急。车子才停稳,他便就立刻跳下车,直奔顾惜朝的面前,上下检视一番……
      不知是真的累了,还是别的什么,当顾惜朝听到这道沉稳又满含关心的声音时,一双原本只是觉得有些无力的腿,竟然瞬时感到一阵虚浮,倚着车门缓缓软倒向地面。还好戚少商眼明手快,双手快速向前一伸架在顾惜朝腋下,才使得他没有丢脸的坐到地上去。
      “……谢……我没事了,你可以放手了。”也许劫后余生使得他的情绪有些失控,顾惜朝竟然感到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在轻微的、不受控制的颤抖,就连原本该是平静无波的心,此刻也有些慌乱地跳动着陌生的节奏。但就算如此,顾惜朝还是意识到两人眼下的姿势有多尴尬,抬手轻微的推开戚少商的帮助,依仗着车门慢慢站直身,转瞬又重拾拒人千里的姿态,斜眼睨了戚少商一眼,才淡淡的开口。
      “原来你就是顾惜朝……”一路上李陵心里正是纳闷,是什么人能让戚少商这般焦急,原来这人便是戚少商不顾众人反对,硬招进一大队的顾惜朝。
      “是的,我就是顾惜朝。”顾惜朝神色一振,举着双手任戚少商摆弄那因为变得干燥,而紧紧贴附在手腕上的绷带,转首回视李陵的眼底尽是坦荡和宣示。
      顾惜朝就是顾惜朝,不是因为任何人而变得特殊的顾惜朝。
      “你好,我是李陵。”被顾惜朝奇怪的态度搞得有些莫名,李陵还是略带赞赏的笑看顾惜朝。爽朗的态度也像的笑声一般,叫人觉得亲切。
      “李陵,我先带顾惜朝去医院检查一下,这里交给你了,钩子他们已经在路上了。”戚少商沉默半晌,盯着侧身站立的顾惜朝好一会儿,才沉声开口,好像带顾惜朝去看医生的事情有多重要一般,凝重的脸上半点闲适都不见,丝毫都不像平时的戚少商。
      “……那就交给我吧。”戚少商都已经这么说了,李陵还能再说什么?也只好苦笑答应。话还没说完,就见戚少商拉着顾惜朝上车,就像来时一样,迅速消失在现场。
      “变得还真快……”李陵一边转身无聊地看看现场,等待钩子他们来交接,一边诺诺的咕哝着,听不出他的所指为何。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做什么检查。眼下先调查那名歹徒的来历才是重要,我觉得他没有这么简单,劫持医院也许只是一个意外。”顾惜朝坐在戚少商的车上,沉吟着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全部心思都放在这件劫持案背后不为人知的旁枝末节上。丝毫也不觉得戚少商的“多此一举”有什么重要意义。
      “你疯了吗?受伤了自己也感觉不到吗?”戚少商粗声的呵斥道,脚下的油门不知不觉地踩到最底,焦躁的心情,就如车顶嘶声力竭的警报一般。
      这人到底还能对自己后知后觉到什么地步?
      经他这么一吼,顾惜朝一边莫名其妙的瞄了一眼,自打认识以来都还算好脾气的戚少商;一边纳闷抬眼审视了一下后视镜,这一看还真不得了。他是什么时候受伤的?顾惜朝看着镜中的自己,不仅耳蜗挂着一道刺目的血痕,后颈也是血迹斑斑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