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10)

      十
      寂静的审讯室里,只闻衣物摩擦和呼吸吐纳的声音,安静的叫人无所适从,才是短短几分钟却仿佛沉默了有一个多小时那么久。
      “这样吧——我刚来,还没有仔细看你们的口供,你们就再跟我说一边吧。”顾惜朝盯着铁栏杆另一头的两人,只一手支着下颚,细长手指轻轻点击桌面,在空旷的审讯室里面响起一阵节奏微慢,却意外的教人紧张的轻响。轻蹙起眉峰,顾惜朝淡淡地开口,一脸的为难,好似真的就是一个毫无经验可言的菜鸟。
      “要说多少遍你们才能有个定论?”傅广荣耳闻顾惜朝这般可笑的发言,不禁又是一股烦躁,出口当然也就更加不逊。
      “你是不想再说一遍,还是怕忘记了怎么再说一边——才不会出错漏?”顾惜朝静静敛起玩世不恭的样子,一双犀利的眼睛,仿佛比口中吐出的尖刻语气,还能教人不寒而栗。
      “你,你少胡说了……要说多少边,我都还是那句话,是那个秦慕自己喝醉酒撒酒疯,我见他不识相才出手教训他的。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做的,陈哥只是为了帮我,才说是他做的。”顾惜朝这突然的转变,让原本一直认为他没有什么威胁力的傅广荣,立马冷静了下来,收起咄咄逼人的表情,静静地低着头,公式化的回答道,还真就跟前面无数份笔录一模一样。
      “你呢?你怎么说?”顾惜朝眸光一转,射向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就连丁点的存在干都没有的那个人。
      “我……我们做保安的只是负责将喝醉的客人安静带出店里,那个秦慕喝过了头,神志不太清醒,所以我才不小心伤到他。这事里没有阿荣的事,伤人的是我。”陈鼎在顾惜朝安静的注视下,不禁的移了移目光,才又抬眼回答道。
      “也就是说,你们还是坚持是自己一个人做的,绝对没有对方的参与或合谋?”顾惜朝努了努嘴唇,轻声的开口,像是在努力理清这番各执一词的回答。恰在这时,安静的审讯室内响起一阵铃声。
      “顾惜朝,不是说过提审的时候,不能私自带电话进来的?”勾青峰一直坐在一边莫不吭声,似是十分无聊的样子,听到这意外的铃响,他才稍稍端起“老鸟”的架势,斜睨了身边的顾惜朝一眼,口气不咸不淡。反正顾惜朝这人没规矩也不是一件两件,他也懒得义正言辞,知道就算自己说得再有理,对方不想理会的话,也一定会依然固我,所以他也懒得操这份心。
      “抱歉,我忘了。是医院打来的……”顾惜朝盯着手机屏幕半晌,才轻声开口,声量并不大,像是耳语。但在这空荡的审讯室里,听来还算是清晰可闻的。
      “那就快听啊。”勾青峰闻言急忙回道,好似真的很心急的样子。
      “哦,好!喂,我是顾警官。”顾惜朝将脸向内里转了一下,才又转回头,将手机放在桌上,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按下免提键。
      “……顾警官,我这边是N市人民医院,伤者秦慕昨晚在我院ICU监护期间迸发肾衰竭,经过长时间的抢救还未脱离危险期,现在向你们下达病危通知,希望你们能派个人来。”手机安静的平躺在桌面之上,可惜顾惜朝他们面前的桌子有遮挡,不然栏杆后面努力引颈想一窥究竟的人,就会清楚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市局刑侦一大队的内部电话号码。
      “这……”除却一脸高深莫测的顾惜朝和佯装讶然的勾青峰,也只有霍乱步脸上的惊愕比较真实、明显。这哪是医院的哪个医生的电话——看着显示的号码;听着这声音明显就是戚少商假扮的,倒还说的跟真的一样。
      “这样啊,好的,我马上联系队里,派人过去……小霍,你马上去一趟医院。”顾惜朝眉间的为难一凝,霎时换作凝重和焦急。急匆匆地按掉电话,拍了拍霍乱步还滞楞的肩膀,将人指使了出去。
      
      “……老大,你这样会被检控警告的。”阮明正和围在一边的众人,都用不赞同的眼光投向戚少商挂上电话的举动。方才还真是出人意料,原本顾惜朝的计划里根本也就没有这一出,要是有的话,阮明正他们才不会同意这个计划。但是谁也没想到,不用事前沟通,戚少商就能在紧要关头配合顾惜朝,而且还在对方恶意玩笑似的捉弄下戚少商还能煞有其事的编出方才的一大段谎言。
      这是要赞一句此二人的默契非凡,还是要吐槽一句这个默契来的莫名其妙?
      “兵行险招。”戚少商不以为然的笑道,专注的视线依旧还是摆在显示器上,并未理会众人的质疑,更是不欲多做解释。
      
      “……你们也听见了,这下事情简单多了。”顾惜朝收起手机,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脸上的凝重依旧,却看着不再那么为难,似乎心中已有定案。
      “反正秦慕估计是熬不到出院的时候了,没有了受害人的证供,我们这边就好解决了,不管你们两个准备让谁出来扛,我们都欣然接受。怎么样?要不要做这个交易?”顾惜朝嘴角扬起一抹狩猎的兴奋,似乎志在必得。这样的表情在身边的勾青峰看的仔细,在显示器后面的众人也看得很仔细,隐隐的众人心中都不由得暗叹:啊,终于要结束了。
      “……”二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似乎对顾惜朝的提议很动摇。在这之前,这个案件只是一件无法定案的伤人案;可现在,这可是一件伤人致死案件。结局可大可小的,两人都不确定对方在这严重的事态面前,会如何选择。
      “你们大可一直坚持下去,到最后总是一个定为过失杀人、另一个则是妨碍司法公正罪,你们都还年轻,一定要抱着一起死吗?等我们来决定好的话,那就没有退路了……”顾惜朝看似尽职尽责的为两人仔细分析厉害,故意延长的话尾,是特意留下更大的动摇空间。就见二人依然沉默不语,但是一同低下头各自来回犹疑的眼神,已经清楚的暴露在顾惜朝的眼前。
      “不如这样,我来提个议,你们看可不可行。既然傅广荣还未成年,就算认下这件过失伤人致死案,最多也就判进管教所三年,总比陈鼎去劳改五年要好的多,对吧?既然都是过命的交情,没理由看陈鼎坐牢也不管的对吧,阿荣。管教所算什么呢?吃喝不愁的。再说三年时间也是很快,到时候你还年轻,你还怕你那陈哥翻脸不认账不成?”顾惜朝伸直脊背,缓缓倚向身后的椅背,双手闲适的交握胸前,眉角微微挑起,似是坐等好戏上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