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1)

      人与人之间总有着一些有形或无形的界线,是有意识故意界定的也好,或无意识的为了自我保护而界定的也罢,无疑这一道道的界线是非常重要的,这些无法言状的自我保护,维持着每个人潜意识里的安全感,令人在与外界交往中感觉更加舒适、自在。一旦这些界限被跨越,对于过界者和被过界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一
      
      戚少商作为N市刑侦一大队队长,今年已经是第五次获得“先进个人”和“先进集体”的称号,而受到市局的表彰。时时刻刻周旋在罪犯和案件中,对一个刑警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像戚少商这样年年先进,年年受到表彰也的确不多见,就连同样工作出色、成绩斐然的刑侦二队队长铁游夏,也不得不写出一个“服”字。
      
      “今年兄弟们都辛苦了,难得今天没有案子在手上,咱们就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场。”戚少商手上拎着斟满的酒杯,豪气干云地举起,领着众人开怀畅饮。放下平时对待工作的认真严肃,戚少商的身上难得的染上几分匪气。
      
      “老大,今年咱又是先进,你说红泪姐今年会不会答应跟你登记去?”穆鸠平几杯黄汤下肚,便开始口没遮拦了起来。
      
      都说戚少商工作像个拼命三郎,凡是案子一到他手上,定是领着手下没日没夜的干,恨不得当天就能破案。却不知这番拼命似的干劲背后,还有一段说来颇浪漫的缘由。就因为息红泪不答应戚少商的求婚,戚少商才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以至于年年都是先进,拿了先进之后戚少商都会再次向息红泪求婚,但是最终仍是被拒绝,周而复始这对欢喜冤家已经来来回回折腾了五年了,仍旧没有个着落。不少好事的年年都私底下打赌看戚少商能不能抱得先进之后再抱美人归,这都快成为市局每年最重要的“娱乐”项目了。
      
      “老八,你怎么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安安静静喝你的酒就是。”阮明正看似纤细的手掌却是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狠狠拍在穆鸠平的肩上,倒是不可能一下拍死这个只长个子不长脑的穆鸠平,却也能教他吃痛,不敢再胡乱说话。
      
      “人家好歹是局长干女儿,在局里也是众星捧着的高月亮。你多说些好话哄着她,她不就有面子下台了?总比你们这么干耗着要好多了,这都几年了?你们呐……两根直棍子怎么能扭得到一起呢?”那边阮明正才将穆鸠平压下,这边劳穴光已经继续着穆鸠平打开的话头说下去,作为在坐年纪最大,资格也是最老的,更是唯一一个有家室的人。劳穴光拍着戚少商的肩膀,满脸过来人的表情,悉悉索索的唠叨着,有些拉茬的胡子下面早已晕红,看来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戚少商举到嘴边的酒杯,拌着劳穴光的话一口气吞到肚子里去,似是意犹未尽,又忙不迭地倒了一杯灌着。也不是说他不想好言好语的哄着息红泪这个局里的第一美人,只是好像每次不管他怎么做,都是不对的一般,每回被人赶出来,碰的灰多了,他也懒得再拿自己的鼻子去折腾。所以,耗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作为警察,破案才是他的第一重要的事情,要是息红泪怎么也无法理解的话,就算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恐怕也长久不了。戚少商一边灌着店里顶顶出名的烧酒,心里一边翻滚着这些年来跟息红泪之间来来去去的这些矛盾,无非也就是息红泪想要他将她摆在第一位,而他总是将工作摆在第一位而起的争执。
      
      也许,他们之间真的就差了一点默契吧……
      
      正当戚少商如是想着的时候,窄小的饭馆内骚动越来越明显,吵闹声也是越来越响,让人想要故意忽略都办不到。
      
      “这到底是怎么了?”戚少商抬眼去看骚动的中心,还没来得及开口,隔壁酒桌就传来一道询问,干净清爽的声线,竟然教同样身为男人的戚少商也觉得好听,就像满脑子的熏醉都被这道特别的声音刷过,立刻变得清爽起来。戚少商不由的将视线一转,看向隔壁——
      
      就像那道好听的声音一样,对方也同样能令人一看就会心生“好看”二字。身材修长健美,一身干净的衬衫长裤看起来普通,却非常的抢眼;利落的短发削的非常短,几乎快看不出来原有的自然卷;一双剑眉就像特意修剪过一般,也是同样的干净利落,微微地挑着,载着浓浓的好奇;饱含精光的眼睛被敛在浓密修长的睫毛之后,令人看不出威胁,但就戚少商的角度看去,那眼神就像是寻找猎物的猎鹰一般俯视所有目标;而对方的目标之中似乎也包含了自己,这样的发现竟然让戚少商有种莫名奇妙的躁动,好似突然就跃跃欲试了起来。
      
      “抱歉,抱歉,我们店里丢了点钱,所以吵了起来,打搅到客人真是不好意思。你们都给我下去干活,下班后我再好好问你们。”这家小饭店的老板高鸡血见客人质问了,原本在责问店员的臭脸,一转身忽的就变成平时好客的眉飞色舞,变脸速度之快,还真是无人能及。
      
      “丢钱可不是小事,应该立刻报警,而不是私下责问,高老板可没有执法的权利哦。”只见那人站起身,似乎管定闲事一般走到高鸡血的边上,犀利的眼状似不太在意一般扫过方才一直争吵不休的几人。
      
      “才这点小钱,哪用得着报警,客人你说笑了。我们也就是自己几个问问清楚,‘执法’这种事情我老高怎么会做?”高鸡血听着脸色不由的沉了一下,旋即又变回乐呵呵的样子,只有扭曲的嘴角,明显的表明着他的不悦。高鸡血原名高峻,并不叫什么“鸡血”,只是为人性格就连“鸡毛鸭血”都要仔细计算一番,才会被人笑称“高鸡血”,说他不会因为这几个钱,对偷钱的人“怎么样”,谁信呢?
      
      戚少商似乎也被吊起了兴趣,紧紧盯着那人自信的神情,仔细的看着,就连嘴边的烧酒,也无法再引起他的注意。
      
      “不如我来帮你问问,要是真抓着偷钱的人,我想咱们刑警队长一定很乐意‘为民除害’。”顾惜朝讪讪一笑,似乎没在意高鸡血说了些什么,抬手竖起拇指随意一比,就指向了戚少商这边,众人目光随着顾惜朝的手指一看,才发现戚少商也是紧紧的盯着这边的“事态发展”。戚少商是这里的老客人了,不用多介绍,店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是谁、是干什么的。店里的气氛瞬间就变的莫名紧张起来,无形的张力几乎教在场的人都透不过气来,更不用说开口争论些什么了。
      
      “呵呵,这怎么好意思……”高鸡血嘴上笑着,心里却把这个半路跳出来的“程咬金”给好好嫌弃一番:如此多事,真是没事找事。
      
      “没关系,我也是警校刚毕业的学生,不如就让我来练练手,总好过高老板背个‘私下审讯’的名头。”顾惜朝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戚少商一眼,墨玉一般的眼睛始终盯紧了几个店员的表情,仿佛扫描一般,不放过任何的表情起伏。
      
      “这……”高鸡血为难的表情全部落在戚少商的眼底,因为他正拿他那张瘦的只剩骨头的脸对着戚少商,并且带着询问的意思盯着他看着。
      
      “就让他试试看吧——虽然,店里可能丢得钱不多,但总是盗窃的行为,还是让警察来调查的比较好。我知道老高你不想给我们添麻烦,不过这不是凑巧嘛,你就别为难了。”戚少商安静的视线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手下,几个喝得有些高的都自顾搭在一起相互灌着酒,少有几个清醒的也是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不明白他意欲何为,戚少商仅是回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给他们,并没多做解释。
      
      虽说戚少商心里也明白,就算高鸡血报了警,这点“损失”也实在够不起刑事犯罪,真要抓到小偷也是“教育”一番就放人,不如就让高鸡血自己“处理”更加省心。不过他真是很有兴趣看看这个“警校刚毕业的学生”,接下还要怎么做。看他的表现,似乎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他这个“东风”了。戚少商淡淡地开口,顺水推舟,将事情又带回原来的步调上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