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七国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昆仑镜·时光之矩

      
      新郑到了,李斯掀开车帘,一缕金色的朝阳洒了进来,照在浩然脸上。
      子辛以手臂为浩然挡住阳光,浩然却已醒了,问道:“进城?”
      
      李斯睁着一双布满红丝的眼,道:“可绕道,也可进城,进城则补充食物、饮水,看两位如何打算。”
      虽是征求浩然、子辛的意见,李斯话中之意已十分明显。
      韩国地处秦,楚,齐中心,地小人稀,若过新郑城而不入,要找到村庄购买食物,又不知得过多久。
      子辛略一沉吟,便道:“韩非在城内?”
      李斯道:“师兄前往魏国借粮。”
      浩然伸了个懒腰,道:“昆仑镜拿来我看看。”
      李斯忙道:“此物不可乱用……”还未说完,昆仑镜已被浩然轻巧抄了过去。
      子辛笑道:“不妨,世间谁都怕古器反啮,唯有他是不怕的。”
      李斯疑道:“这话何解?”
      子辛笑答道:“他是天下法宝的祖宗。”
      浩然横了子辛一眼,随口揶揄道:“臣何德何能,文也不行,武也不成,磨个墨还溅人一脸,怎比得上大王一身王霸之气?”说话间随手抚上昆仑镜面。
      
      昆仑镜中映出一处山清水秀之景,浩然微微蹙眉,道;“这是哪儿?”
      阳光铺于镜面,景象又幻,现出屋顶瓦片,山河旭日于屋顶上跳跃不休。
      浩然怒道:“什么破玩意儿,抖啥呢,快让人看点清楚的。”
      镜中光华一闪即逝,现出新郑城全貌,三人明白了,还是得进城去。
      
      是时春夏交接,城外沃野千里,俱是忙着耕种的农人,李斯在新郑城外交出腰牌,守门卫兵便放马车进城。
      浩然掀开窗帘朝外望,窥探新郑城全貌,新郑城内大小房屋外,俱挂满了缉拿的木牌。
      浩然又好奇道:“街边堆的那破烂有何用?”
      李斯顺着浩然目光看去,答道:“那是墨家的机关犁。”
      数件囚车般的木笼堆叠在一处,有士兵取火把来,将其烧了,浓烟滚滚,城内居民均指指点点。
      浩然道:“机关犁?能自动耕地,播种?”
      李斯点了点头,道:“墨家与我法家嫌隙由来已久,此次韩师兄宁愿屈尊前往魏国借粮,亦不愿向墨家屈服。”
      
      少顷三人入城,寻了一间小客栈坐下,唤得酒肉来,稍作休整,李斯又取了钱币,着客栈老板前去帮忙采购物事,方详细谈起墨家之事。
      新郑本就不甚富裕,虽为国都,这小客栈内却冷冷清清,清晨老板开张扫了坐榻,角落里唯有几名衣着朴素的年轻人对坐饮酒。
      子辛微一扫视,发现了异常,却并不多言,只示意李斯谈谈韩国之事。
      
      墨家起源于韩,亦归根于韩,其始祖墨子出生地已不可考,未被门徒记录,只知其在宋国辞官后,便带领弟子一路跋涉抵韩。
      墨子之能与春秋时期的另一名神匠公输般不相上下,机关术与匠艺成为韩国足以抗拒各国的强大力量,时更有:“天下强弩尽出于韩,韩之锐铁尽出于墨”一说。
      墨子首徒禽滑厘攻“工”之道,于墨子辞世后挑起了振兴墨门的重任;次徒辅子辙则专擅侠道,以使剑为主。
      也是墨子老来糊涂,撒手西去之时,竟未言明谁堪接任钜子之位,于是禽滑厘与辅子辙二人,为争夺墨家掌门的交椅,在新郑城外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决战。
      
      禽滑厘以无数木石机关倾巢而出,对阵辅子辙漫天飞剑,酣斗三日三夜后,终断去辅子辙一臂,将其赶出韩国,终身不得回墨门。
      
      “等等,钜子?”浩然疑道:“钜子何解?”
      李斯答道:“矩子便是墨门最高权力的象征,墨圣曾言明,谁能获得圣器矩镜,便是……”
      浩然哭笑不得,道:“这昆仑镜什么时候又变墨家的圣器了?”
      子辛懒洋洋道:“不然你道墨家、法家斗死斗活是为甚。”
      李斯一哂道:“倒也不全是因此神镜。”
      
      待得禽滑厘终于赶走了辅子辙,把门徒安顿下来的数十年后,墨家声威如日中天,并以“黑火”为源,驱动各类机关,为韩人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声威过高自然引起了当权者的不满与猜忌,当朝相国申不害为打压墨家之威,暗自扶植法家众臣,时商鞅在秦遭车裂,门徒四散逃离,其中有一徒便携昆仑镜来韩。
      法家有一面能预知未来的昆仑镜在手,无异于极利害的利器,动一步,知十步,过得数年,便在韩国开枝散叶,逐渐壮大。
      传至百余年后的今日,当年这场争斗的促成者:申不害、韩昭侯二人亦万万料不到,法家与墨家竟已成水火不容之势。韩非出身于韩王室,是最得韩王宠爱的公子之一,其聪明才智投于法家,无异于对墨门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子辛道:“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李斯颔首道:“正是师兄所著《五蠹》之句。”
      子辛见浩然似懂非懂,遂笑着解释道:“韩非为扶植法家,特作《五蠹》,劝告天下君王要稳己位,必先收拾五种人。”
      浩然明白了那两句话,失笑道:“儒家和墨家自然是首当其冲的了。”
      子辛点头道:“不错,他认为,这些人都是混吃等死的大米虫,比方说:儒生、侠客、苏秦一类的言谈者纵横家、毛遂一类的患御者,也就是依附贵族的门客,还有一种人,则是工商之民。”
      浩然与子辛相视一笑,彼此心下了然,都明白了对方所想。
      要真按韩非说的来,吕不韦仁兄也是“工商之民”,终逃不脱被砍头的份儿,这些论调在韩国或是可行,于其他六国,则是万万吃不开的。
      
      李斯饶有趣味道:“轩辕太傅实是才识渊博,李斯甘拜下风。”
      子辛谦让道:“不过是点嘴皮上的功夫,论机关之理等事,子辛是一窍不通。浩然则通晓御剑之能,于实道上,却是比子辛要知道得更多了。”
      子辛朝浩然使了个眼色,又望向角落数人。
      
      浩然拿眼瞥去,见那数名年轻人俱有不安神色,料想多半便是被法家捕杀的墨门弟子。正寻思要如何逗其开口时,却听其中一人道:“方才听仁兄高谈阔论,小可心中十分仰慕,未曾请教高姓大名?”
      子辛作了“请”的手势,那年轻男子起身阔步走来,虽身着粗布袍,赤着双足,头发以草簪挽着,言谈中却有股豪迈意味,定是墨家门徒无疑。
      “在下水鉴,第六代墨家钜子。墨家机关、飞剑两门分离已久,”
      那男子云淡风轻地说出了开场白:“方才听言,这里有人通晓御剑术,可是这位小兄弟?”
      李斯稍一沉吟,笑道:“原来是水鉴兄,李斯看走眼了,这就告辞。”正要退避时,水鉴又道:“不妨,此处乃是我墨门所设,原无风险,待我安排便是。”
      
      水鉴屈指叩击木地面,连叩三声,稍停之后又是三声。
      客栈内地面震动,李斯登时色变,桌案上杯盘叮当乱向,过了一会,众人坐稳,竟是见窗户外景色低了下去。
      沿街屋檐缓缓下沉,街角处客栈竟是不断拔高,四根屈曲木柱伸展,成“之”字型化为支撑起大屋的木足,一步跨过数丈,迈出了长街!
      水鉴笑道:“要去何处?不妨待我送各位一程。”
      浩然略一沉吟,知这年轻的墨门掌门有求于己,便也不多客气,唤来李斯道:“把镜子取来。”
      李斯倒也大方,知道有子辛浩然二人在,水鉴纵是有意夺镜亦不敢硬抢,便从怀中掏出昆仑镜,放在桌上。
      水鉴微诧道:“矩镜?”
      浩然颔首,笑道:“如何?滚铜钱赌个输赢,输了给你?”
      水鉴打趣道:“有矩镜在你手里,赌什么俱是输,莫要没的消遣兄弟。”言下之意,竟对这人人想要的圣器没多大兴趣。
      浩然笑着以手掌平抚过镜面,道:“水鉴兄认得出此处?”
      昆仑镜里映出山林景色,正是方才三人在马车上见到的一幕。
      水鉴看了一会,便知其中就里,朝客栈老板吩咐道:“叫孩儿们开去首阳山,轩辕殿。”
      子辛与浩然同时动容,道:“那处便是首阳山?!”
      
      浩然在一楼与水鉴讲论御剑之术,李斯在二楼歇了,轩辕子辛却手持昆仑镜,坐在客栈屋顶上,静静眼望远方山峦此起彼伏。
      
      机关屋巧夺天工,以墨子亲传图纸制成,名唤“□□”,四墙对外架无数利弩,强弓,更有奇异滚球,带钩铁网,显是进可攻,退可守的高级机关。
      这庞然大屋以四只木足行动,呼呼御风,不到半日时间,便把新郑城远远甩在背后,踏小径,涉长溪,到得黄河岸边,竟是迈入水中,随着滔滔黄水,顺流而下,在水面载浮载沉,漂往下游。
      日暮时分的最后一缕红光转来,子辛盘腿坐定,平端昆仑镜,面朝滔滔黄河巨浪,睁开了双眼。
      他瞥向镜面,那双瞳如古井皓月,缓缓道:“给我答案。”
      
      昆仑镜却避开了他的问题,镜内光华流转,跳跃,最终幻化交织出数个场景。
      
      天空是火样的红,无数带火流星呼啸着隆隆坠向大地,天顶睁开巨大的双眼,射来一道恢宏的血光,冲向浩然。浩然平端一把通体金色的大剑,横过剑身,堪堪抵住那道光芒。
      数息后,一切都暗了下来。
      
      浩然与一名白衣男子并肩立于原地,子辛转身离去,走进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光线收拢,再度变暗。
      
      “那是谁?”子辛只见到白衣男子的背影,不禁疑惑道。
      然而昆仑镜并未解答他的疑惑,景象再变。
      
      天地一片混沌,浩然从高空中冲下,携着旷世的白光,一拳击出!
      地面上子辛掏出一块拳头大的玉石之物,单掌前推,挡在面前!
      
      子辛深深吸了口气,道:“这是未来的事?何时的未来?”
      昆仑镜光芒倏闪,浩然裹着白光,子辛浑身金光绽放,二人相撞,紧接着映像忽地切换。
      死寂的旷野中,一阵风吹过,拂起浩然的衣角,他静静跪在平原中央,被一把金色的大剑透胸而入,一手仍保持着握拳的姿势。
      轩辕剑的剑柄支住了他的身体,浩然缓缓垂下了头。
      
      子辛疑道:“这不是失却与虚空两阵,究竟是怎么了?”
      
      镜中光线再亮起时,春风盈野,花海万里,一望无际的翠绿之色铺满世间,草丛中静静躺着一面巴掌大的白色玉钟,与一把金色的大剑。
      
      一切都暗了下去。
      “在看什么?”浩然笑道,从背后搂住了子辛的脖颈,继而疑道:“怎么了?满身是冷汗?”
      子辛静了一会,道:“没什么……方才……浩然?”
      浩然十分疑惑,看了子辛一会,笑道:“昏君,你在看什么?”
      子辛茫然摇了摇头,脑中尽是浩然被轩辕剑透胸刺处,跪于平原中的场景,他的全身不住颤抖。
      “我……我在想事。”子辛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稳,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收起昆仑镜,把浩然揽在怀里,道:“罢了,先不去想它。”
      
      子辛疲惫的闭上双眼,与浩然静静依偎在一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辅子辙为杜撰之人,历史上没有这家伙
    禽滑厘则确实是墨子大徒弟
    墨门组织首领称“巨子”(?)
    这名字好诡异,特改为“矩子”
    这文不V……且看我狂透剧情……
    昆仑镜显示出来的场面令子辛动摇了~>_<拉拉拉~~
    埋下鸟小小滴叛变滴种子~拉拉拉~~
    首阳山妲己三姐妹守着轩辕血池拉拉拉~~
    血池上浮着伏羲琴拉拉拉~
    伏羲琴下面被老子镇着白起拉拉拉~~
    白起下面还有一个拉拉拉~
    白起下面镇着……不告诉你们~拉拉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