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七国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法圣游魂

      
      秦军败退的三日后,第二任君主安国君驾崩。大军撤回国内,安国君传位予异人子楚,老将王龁,上将军王陵见证,回国当日,朝野震动,议论纷纷,却无人敢阻。
      王龁积威日胜,昔年长平一役领军相恃廉颇于不下,平军方非议。
      吕不韦重金出手,转圜关节,文臣质疑渐消,一商一将,联手把异人拱上了王位。
      
      大军归秦,子楚领赵政咸阳宫外拾级而上,捧安国君遗昭置于龙案前,继位成王,后人称其为庄襄王。
      赵政被立为太子,除赵氏,改称其姓为“嬴”,从此得“嬴政”之称。其母赵姬称“朱姬”,封后。
      吕不韦拜相国,范雎告老还乡,提王翦等有功之将,论功行赏。
      轩辕子辛官拜太子太傅,负教导之责,浩然则执意不受封赏,只领御前司墨一职。
      如此嬴政身为储君,太子丹伴读,浩然磨墨,子辛教书,倒也是一家四口和乐融融之景。
      嬴政问到浩然时,浩然笑着答道:“我只会磨墨,磨墨罢了。”嬴政知其脾气古怪,便也不再强求。
      
      同年,燕国质子姬喜趁赵秦之乱潜逃回秦,其父薨,姬喜继位,六国称其为“燕王喜”,燕王喜昭告天下,立嫡子姬丹为储君,质于秦。
      
      两枚流星于战国的夜空中划过,昭示着新时代的开始。
      浩然躺在子辛怀里,两人依偎于金殿顶上,浩然眼望繁星闪烁夜空,淡淡道:“他们死得真是时候。”
      子辛道:“王星陨,解桎梏,北落师门得敞,铁骑千万出,不日将有征战。”
      浩然笑道:“神棍,瞎掰的么?”
      子辛漫不经心笑道:“爱妃不妨取昆仑镜来一观,便可通晓今古。若神器难得,太史公那书倒也将就……”
      浩然笑道:“会是哪里的征战?如今我们的两名徒弟都是太子了,姬丹,嬴政……来日还得想个法子……”说到此处,又叹了口气。
      子辛沉声道:“历史不容更改,浩然。”
      浩然静了。
      
      过了一会,浩然道:“我有时候,甚至怀疑我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好不容易收了个徒弟,过得几年,还得看着他去送死。换了我那便宜师父,想必纵是他自己去死,也决计看不得徒儿死的。”
      
      子辛笑了笑,不予作答。二人心有灵犀,俱是不约而同地想到自己完成任务,回到未来以后的下场,东皇钟,轩辕剑尚且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更何况历史长河中,区区两名凡人?
      
      “轩辕太傅?”
      金殿下广场中,有一武将匆匆行来,正是王翦,身后领着一名文士。
      文士仰头,与浩然对视。
      “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浩然笑道。
      文士拱手道:“见过太傅及司墨大人。”
      言下之意,竟不提自己姓名,任由浩然猜测,亦是为那一句久仰大名设了个绊。
      浩然轻飘飘纵身跃下地来,落于广场上的王翦与那文士身前。
      浩然缓步上前,温言道:“先生从北边来?”
      那文士拱手道:“正是,听闻司墨大人向王将军索要矩镜。”
      浩然抬手,止住那文士的话,道:“你是法家人,这镜你师兄做得主,你作不得主。”
      文士展颜笑答道:“我作得主,听闻大人剑法强绝,擅通仙术,特来此将宝镜交于司墨大人。”
      说毕从怀中掏出昆仑镜,恭恭敬敬递到浩然手中,此刻子辛方从殿顶勾檐处跃下,稳稳落于地面。
      
      落地的瞬间,子辛视线余光瞥见高殿上长身而立,凭栏遥望的一人。
      吕不韦正从异人寝宫中出来,显是议事方停,这新上任的秦相一见广场中四人,便停了脚步,退到柱后。
      浩然双目只盯着昆仑镜,全未察觉有异。
      
      子辛大步走来,身上威势压得王翦与那文士齐齐退了一步。
      “来人可是李斯先生?!”轩辕子辛的声音在空旷的广场上回荡。
      
      子辛伸手按在浩然手上,不让他接过昆仑镜,微一顿,便推回李斯面前,道:“素闻法家圣器矩镜可窥过去未来,想必李斯先生前来之时,早已看过,如今你且猜猜,我是接,还是不接?”
      李斯脸色顿变,浩然知道子辛定是有话想说,遂不去打断,静静看着李斯。
      
      子辛又道:“凡得此镜者,俱能规万古时光于矩内,李斯先生持圣器来秦,究竟有何目的?”
      子辛翻过手掌,护心镜般大小的上古神器,在他手上悬空转动,不断散发着瑰丽的光芒,那五色神光来回交织。在东皇钟与轩辕剑的注视下,发出连声嗡嗡共鸣。
      李斯想了想,也不再绕弯,遂负手道:“实不相瞒,接此镜者,须达成法圣商鞅所吩咐之事,方可得镜。”
      浩然蹙眉道:“何事?”
      子辛却扬眉道:“若不达成此事,又将如何?”
      李斯正色肃然道:“法圣魂魄将化为厉鬼,夜夜来缠。”
      
      浩然还以为会有何石破天惊的话,二人听到此言,俱是同时大笑。
      李斯霎时变了脸色,怒道:“何以嘲讽于斯?!”旋一拂袖,把昆仑镜收回,道:“既是有意相辱,无须再言,李斯这就告辞。”
      王翦忙道:“李兄且慢……”
      浩然示意王翦勿追,见李斯离去后,方道:“王将军,那镜是他交给你的?”
      王翦点了点头,道:“李斯先生到大秦前来日久,过诸大臣门前而不得其用,那日我发兵前去救援王孙……大王,李斯在东门外截停我,交予此镜,言明是商鞅遗物,可作大用。”
      
      浩然略一沉吟,道:“麻烦王将军向储君通报,我和子辛要出一趟远门,尽快回来。”
      
      李斯怀中揣着法家圣器,离了咸阳宫,此刻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已全然丧失。自从在师兄韩非处得了此物,开启古盒,取出昆仑镜后,商鞅的一纸轻飘飘遗书,便无异于一把利刃,架在他的脖颈上。
      他连夜离开咸阳,登上马车,朝东南方出发了。
      
      繁星漫天的夜幕下,浩然足踏轩辕剑,御剑乘风而来,跃在马车顶棚上。引起一阵轻微的震动。
      正在车内闭目养神的李斯警觉地睁开眼。
      
      浩然轻手轻脚地躺下,将轩辕剑抱在胸前,侧了个身,凝视夜幕中土丘此起彼伏,被抛在身后,道:“昆仑镜怎会在商鞅手里?”
      车内响起咯噔一声。
      轩辕剑笑道:“比起此事,你是否更该关心李先生要去何处,办何事。”
      浩然笑道:“跟着不就知道了。”
      轩辕剑笑道:“昆仑镜我不知,然而商鞅变法,却是一件孩儿都知道的事。”
      浩然笑道:“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请大王赐教。”
      
      轩辕剑道:“奸臣,你可知法圣商鞅为促行新法,得秦孝公授意,于泾水岸畔,尽屠全国三千余户,全河飘红,河岸三年寸草不生,水中腐味,十年不褪?”
      浩然答道:“不知。”
      轩辕剑又道:“你可知法圣大人设‘连坐’之刑,五户为‘伍’,一家有失,四家纠举,若不纠举,一人获罪,则五家连坐?”
      浩然吸了口气,道:“确实不知,只要是邻居,也得抄斩?”
      
      轩辕剑悠然道:“‘四邻’一词便由此而来,古之所谓诛九族,毕竟是亲族;邻里连坐,却是为全无关系之人掉了脑袋,比诛九族,抄满门要暴虐得多了。”
      李斯在马车内沉声道:“为君主之至治,有何不可?”
      轩辕剑反嘲道:“为君主至治,自无不可,法圣又如何赴死?终其一生,俱为至治兢兢业业,终免不得死于至治之中。”
      李斯哑口无言,轩辕剑懒懒解释道:“李斯先生被法圣冤魂夜夜来缠,料想早铭记于心:秦孝公身死,众秦国望族联名上书,废商鞅相位,斩其全族。”
      “法圣自知肩负人命近万,连夜仓皇逃出,过秦边境时投宿客栈,那客栈老板见其身无文书,恐被‘连坐’,遂先行安顿,而后举之。”
      “惠文王将其缚回国都泾阳,闹市车裂,五马分尸,成就其一代圣名……”
      轩辕剑话中颇有讥讽之意,浩然会心一笑道:“成也连坐,败也连坐,此事从何得之?”
      
      轩辕剑漫不经心道:“法圣大人之魂便在镜中,临死前怨气极重,如何不知?”
      李斯颤声道:“是,确是如此,还请太傅指点一条明路。”
      轩辕剑未答,浩然已欣然道:“臣明白了,法过苛,不如无为。”
      轩辕剑笑道:“正是,究其根源,这连坐之刑,又比炮烙要严苛得多。”
      浩然打趣道:“非也!一刀给个痛快,岂是前朝那昏君之为可比?!”
      轩辕剑怒道:“横也是死,竖也是死,炮烙独丧,连坐众亡,你说孰优孰劣?”
      李斯只听得茫然无比,浑不知马车顶棚上昏君奸臣斗嘴皮子斗得不亦乐乎,过了片刻,浩然方道:“李斯先生可记得我二人今夜之言?”
      李斯这才明白过来,浩然是在警告他,若有一日朝堂得官,推行法治不可过苛,忙道:“李斯受教了,谢太傅,司墨点拨。”
      
      浩然这才道:“你要前往何处,做何事?”
      李斯长叹一声,取出昆仑镜,冷不防车帘被掀开,子辛一手揽着浩然,攀进车内,二人坐定,子辛道:“说罢,先前午门外拒你请求,原因奸商在一旁偷听,恐多生枝节,此刻但说无妨。”
      李斯感激地点了点头,他的双眼通红,面容疲惫,显是多日未曾睡过一次好觉。
      他把昆仑镜平托在手中,镜内飞出无数彼此缠绕的光点,在狭小,漆黑的车厢内焕发出柔和的光芒,继而四处飞散,形成漫天星图。
      李斯道:“荧荧火光,离离乱惑,此事与荧惑星有关。”
      浩然点了点头,道:“荧惑守心,主战。”
      古人称火星为荧惑星,火星轨迹多变,复杂,每次出现于天空之时,俱会引起连年战乱。
      李斯道:“数十年前,荧惑星降世,托生于军政之家,中原大地杀戮顿生,冤魂无数,然而这荧惑星自降世后,便不再归天。”
      浩然蹙眉道:“有这种事?战神星转生后你们法家寻不着人,也寻不着尸?”
      听到杀戮二字,浩然与子辛俱是不约而同地想到同一场战役。
      
      坑杀四十万赵国精锐,成就一代绝世猛将威名的长平之战。
      是役,开创了史上歼灭战的先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