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七国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窈窕淑女

      
      “我要上禹餘天……去请师父出山,收了你这祸害……”
      浩然彻底抓狂了,朱姬楚楚可怜地追了半个宫殿,才把他抓住。
      “司墨请听小女子一言……”
      “你你你……你还小女子。”
      “难不成还要我跟那麻杆儿豆芽菜过一辈子呢,你抢了我男人,现还不许我找男人了,啊?”朱姬与浩然拉拉扯扯,浩然最头疼的就是这女人旧事重提,当即便被击中死穴,只想远远地躲开,两人你追我赶地转过花园,忽见一人立于拱门外,正是吕不韦!
      浩然登时色变。
      
      朱姬兀自拉着浩然的衣袖,死不松手,见吕不韦一张脸煞白,瞪着她与浩然二人,只报以嫣然一笑。
      刹那间草长莺飞,深秋时节,园中尽是姹紫嫣红的春意。
      浩然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竭力挥开朱姬的手,道:“下臣参见相国,太后娘娘,浩然这就告退。”
      浩然一朝得宠,纵是吕不韦也忌他三分。
      吕不韦满腔怒气无处发作,只得拂袖道:“罢了,少顷你需来殿上走一趟,我现去请储君,有事商议。”说毕又看了朱姬一眼,便匆匆走了。
      
      浩然这才与朱姬站定,眼望庭院内百花齐放,哭笑不得道:“见个外臣耍什么妖术,你越来越没出息了……”
      朱姬笑得花枝乱颤,随手一拂,院内方恢复残叶满地的秋色,挽了袖子,道:“求你个事儿,顾命大臣。”
      
      浩然道:“又被你拖下水了,什么事,说罢。”
      “子辛能化人不?”
      浩然略一沉吟,点头道:“快了,就这几天,你又要做甚?”
      朱姬道:“你帮我去大梁,顺路寻个人,正好朝廷中议不定出使人选……”
      浩然道:“实话告诉你,妲己,你要来玩,安安分分当王后就是,莫再瞎整权谋算计那些事儿,改动历史,是要遭天谴的。”
      朱姬杏目圆瞪,斥道:“老娘这不是让你找喜媚下落么?!你俩闯了祸还想赖账不成?别动不动就……”说着抬手作势要打,浩然忙不迭地捂了头,道:“好好,去就是,喜媚在魏国?”
      朱姬道:“不知道。”
      “……”
      朱姬显是谋划已久,胸有成竹道:“你先找邹衍,那家伙乃是阴阳家祖师爷爷,据说料定天机,上回首阳山放出来的妖孽是个什么劳什子,让他推算一番便知。”
      浩然道:“寻到后呢?”
      朱姬道:“带回来,我亲自盘问他。”
      浩然道:“传说邹衍上窥天机,下通世事,寻印,石,鼎三神器,倒是该向其请教。但阴阳家好歹也有圣人名号,岂会说请就来?”
      朱姬柳眉一挑,嘲道:“谁让你请了,麻袋儿一套,抓了来就是。”
      浩然哭笑不得道:“万一真有点本领,这时他就该推算到麻袋套头的事了。”
      朱姬想了想,道:“也对,那你告儿他,不来就杀他徒弟……”
      浩然道:“算了算了,我再想办法,先见你奸夫去了。”正转身离去,朱姬又盈盈笑道:“听说大梁那龙阳君千娇百媚,温柔旖旎,出使时当心着点,别让子辛的魂儿被勾了去啊。”
      
      自长平之战后,天下军力鼎盛无出秦之右,然而秦国连更三朝,继位者依次身死,朝中局势震荡,异人之丧未曾昭告天下,停灵偏殿,朝中已接到六国合纵情报。
      秦地处西北,六国于东,北以赵燕、齐魏、韩、楚依次向南排列,战国地图正如一把展开的折扇,秦国是手握的扇柄处,而其余六国铺开后如一张扇面。
      秦国与任意一国联盟,便是东西连贯,横扫五国之势,称为“连横”。而六国若欲结盟,则南北贯通,合力抗秦,成一竖线,称为“合纵”。
      如今异人身死,大魏信陵君窥到时机,新仇旧恨,意欲再次清算,便以周天子之名召集各国来使密议。
      吕不韦却先一步得到了消息,然而信陵君明摆着就是为了对付秦国,派再多的使者去,纵是苏秦张仪再世,只怕也躲不过一刀。自己大权尚未握稳,内忧未除,绝不能有外患。嬴政又只有十三岁,朱姬莫名其妙像变了个人般,一夜间把他踹了下床,还摔得满头包,太后转而宠幸浩然,到底该如何做?
      
      此刻他终于想到了一箭双雕的好办法。
      
      “那日于寝宫外候着的,都是顾命大臣,浩然不过是个小小司墨,不敢谮越。”浩然抱拳答道,并婉拒了顾命大臣与升官之令。
      浩然说完,不带半点拘束地审视殿中群臣,忽然发现了白起站在武官的最末尾,睡眼惺忪,显是午觉刚醒便被宣来。
      白起浑没前辈的威严气度,还打了个呵欠,满脸不耐烦的表情。
      
      除了寥寥数臣之外,浩然俱没一个叫得出名字。他也不在乎,便道:“有事商议?”便举步上前,站到嬴政的龙椅一侧,取过墨砚,象征性地杵了几下。
      嬴政年纪未满十六,按规矩三年后方可继位,只得以太子之身监国,脸上却颇有忧色。
      浩然倒也佩服他不久前才死了亲父,几天便能收拾心情上朝,俨然一副国君之样,然而少年丧父,观其神色如常,心内却定悲痛难言,终究于心不忍,遂主动开口问道:“储君有何难事不决?”
      
      吕不韦早已备妥说辞,只等这契机,当即连使眼色,一名武官出列,显是其亲信。
      浩然一看这奸商又要玩手段就烦得很。
      武官禀道:“信陵君……”
      浩然道:“没问你。”
      那武官登时变了脸色,不上不下地站在殿前,尴尬无比。
      嬴政微有不悦道:“司墨,这位是蒙武将军。”
      浩然明白了,蒙武是蒙恬,蒙毅两员绝世名将的老爸,却被吕不韦收归麾下,看来奸商的手伸得颇长。
      满朝文武暗自咋舌,嬴政却不在意浩然的无礼——或者说不敢在意,只拣信陵君合纵一事简略说了,又朝浩然投来求助目光。
      嬴政道:“轩辕太傅抱病,司墨有何良策?”
      浩然想了想,答道:“储君如何看?”
      
      嬴政道:“国内不稳,颇有凶险,我无计,今日召众卿前来便要议定说法。”如此又把皮球踢给了满殿文武。
      百官无人敢应。
      白起懒洋洋道:“拨二十万人给我,领大军前去,杀了就是。”
      浩然扑一声笑了起来,道:“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你家孙圣说的话也没记住?”
      白起反嘲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三寸不烂之舌若开不出莲花,待魏无忌举国来攻时,且看他是全国还是破国罢了。”
      浩然登时哑口无言,未料白起的口舌能耐实不下子辛,要辩赢他非得把子辛拖出来才能分个胜负。
      这威严无比的朝廷竟是成了这狂妄无比的二人调侃之地,嬴政心有怒气却不好发作,只蹙眉道:“方才钟司墨来前,众卿家便在商讨是兵出函谷关,陈于上党,先作应对为上;还是遣使游说为上。”
      说了这半天,架子也摆足了,浩然心知在后世史实记载上,此战必须要打,于是也不介意背个出使不力的黑锅,权当让这小皇帝舒心几日,便道:“子辛来日便可痊愈,三天后我去出使就是。”
      
      浩然自动请缨,当即正中吕不韦下怀,奸商接口道:“如此甚好,钟司墨身为仙家中人,想必不惧那信陵君……”
      “慢。”嬴政却抢道:“司墨与太傅绝不能去。”
      浩然蹙眉道:“为何?”
      嬴政道:“你可知魏无忌喜何人,憎何人?魏国局势如何?政谋如何?周天子威信如何?六国密议合纵之人又有何人?贸贸然前去,无非丢了性命,于事无助……”
      浩然嘲道:“你不信我?让王翦将军同时陈兵上党,作好准备就是。”
      嬴政压低了声音,十分愤怒:“我是恐怕你二人丢了性命!”
      浩然这才明白过来,心中颇有点感动,嬴政却十分不自在,避开浩然目光,望向吕不韦,道:“此次六国合纵定为密议,有魏无忌主事,遣使前去离间本是妄想,打听消息倒是可行,只望探得兵力,传递回国,谋定而后动……使节却是必死之局,相国麾下可有死士堪负重任?”
      浩然忽觉经历了异人身死后,嬴政长大了不少,懂得压抑自己的恐慌与无助,能镇定处理问题了,会心一笑道:“不妨,让我前去就是,我有一计,定能全身而退。”
      
      殿内众臣俱以惊疑的目光看着浩然,显然都是头一次见到这无品司墨的彪悍言语,嬴政正要再斥,浩然却以二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调侃道:“刚那番话说得有模有样,四平八稳,李斯写好了让你背出来的?”
      嬴政霎时脸色变得如茄子一般,把手头竹简狠狠一摔,怒道:“既是如此,白先生领兵护卫,钟浩然出使!无须再议!”
      
      浩然只笑得打跌,恭送嬴政退朝,满朝文武愕然,只以为嬴政动怒,于是出使一事拍板定案,正合了吕不韦,朱姬以及浩然自己心意。
      三天后浩然胡乱翻了些六国记载,与白起,痊愈后的子辛一道离了咸阳,前往魏国。出使前浩然尚无说得过去的官衔,总不能以司墨自报家门,吕不韦十分爽快,大官帽一扣,遂也给了浩然一个太子太傅头衔。
      嬴政多了个便宜师父,在城墙上目送浩然离去,恨得咬牙切齿,回宫后寻出气包姬丹前来,对其发了一通火,把这可怜质子骂得狗血淋头,暂且不提。
      
      且再说深秋出发,使节队走走停停,带着报丧修好的文书,浩然明显就是在怠工偷懒,沿路游山玩水,直至初冬时,车队方抵达大梁。
      车上有吕不韦采购来打点魏国官员的黄金,特产等物,黄金留着,参茸鹿舌等物却被浩然假公济私地吃了个清光。
      这年冷得早,十一月间,一场大雪,黄河竟是封冻数十里,堤岸受冰撑裂,水路不通,秦国使节队又颇花了点功夫才辗转抵达大梁。
      
      东起大梁,西抵邯郸已是农闲时分,中原大地俱歇了一年农作,满城白雪皑皑,民居前挂着腊肉,齐待过年之景。
      秦国于魏设有使馆,然而在此风声鹤唳之时,使馆前自然冷冷清清,众人头天抵达,在使馆中歇下,浩然翻开秦使交到自己手上的一份名单,上面正记载着六国密使之名,忽然发现两个极其熟悉的名字。
      韩:水镜
      楚:黄歇
      
      “春申君……信陵君联手,还搭上一个墨家?”浩然低声道,未曾想到事情竟如此棘手。他收了竹简,前去寻子辛商议。
      
      轩辕子辛正与白起坐于案畔,于一个沙盘中演习兵法。见浩然到了,头也不抬,只示意其就坐。
      浩然道:“哥俩停一会,问个事儿,信陵君能耐如何?”
      白起手中竹签在沙盘上写写画画,不以为意道:“当初若非嬴稷换将,魏无忌,黄歇俱非我对手。”
      子辛接口道:“既不及你,就更不是我对手,蝼蚁一只,不足为惧。”
      白起怒道:“你如今五千兵马过不得阴山,还呈强?”
      子辛得意洋洋道:“我过不去,你也过不来……”
      
      浩然心下哀叹,跟这二人讨什么外交谋略,简直就是多余的。
      子辛抬起头,看了浩然一眼,顺手为他整了衣领,道:“你早知史上魏无忌合纵能成,大军攻破函谷关,此时出使不过玩玩,这么认真做甚?”
      浩然想辩又没处辩,索性道:“照你这么说,我就什么也别做了,混吃等死就是。”
      子辛笑了起来,道:“据说信陵君颇受魏王猜忌?如何不从此处着手?又闻魏王有一娈宠,天姿国色,名唤龙阳,你不妨见其一面,结闺密之好……”
      浩然道:“罢罢罢,又来不正经了。”浩然想了一会,道:“我先办正事,试试求见邹衍,看他如何说。”
      浩然步出正厅,正要唤使馆中人打听邹衍住处时,忽见一仆来报。
      
      “魏龙阳君求见太傅。”
      “……”
      
      浩然左右看了看,取过门后一把笤帚,交到那老仆手里,道:“打出去就是,没空理它。”
      “哎哟……奴家曾闻钟太傅乃是仙家中人,仙人待客便是打出去?难得奴家含辛茹苦,寻上门来……”——千娇百媚的声音。
      
      领着六名亲侍的龙阳君不待通报,姗姗驾到。
      
      如是,浩然终于见到这名不虚传的千古第一受。
      茫茫神州大陆,两大神受对决的华丽大戏,终于在龙阳君的一声“哎哟”中正式开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俺明白next大的意思了
    是广成子那段没表达好
    回头改了一下14章,应该不太会误导人的理解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