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七国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异人托孤

      
      浩然手中玩着一枝笔,在鼻尖前蹭来蹭去。
      嬴政,姬丹二人匆匆走进殿内,身后跟着毕恭毕敬的李斯。
      “一别经年,李兄风采依旧。”浩然扬眉笑道,示意李斯入座,却把姬丹嬴政晾着。
      李斯如何敢坐?忙谦让道:“斯方领太子伴读一职,前来聆听太傅……司墨教诲。”
      浩然扫了姬丹与嬴政一眼,发现姬丹脖颈处有道红印,嬴政嘴角则微微抽搐。
      浩然道:“怎么?”
      姬丹道:“师父……你在挖,你在做甚?”
      浩然哭笑不得道:“师父没有在挖鼻孔,况且挖鼻孔又如何了,圣人不也得挖鼻孔,你见了师父,头一句就是这个?”
      姬丹这才笑吟吟地抖了袍襟,恭敬伏下,前额触地,干嚎道:“可想死你了,师父!”
      浩然笑道:“你俩来迟,本该各打二十板子,看在这磕头上就算了。”
      嬴政不服气道:“母后宣我去,我有什么办法。”
      
      待得两名徒儿各自入座,李斯恭敬择了角落坐下,嬴政方不情不愿问道:“太傅身子还没好?”
      浩然不答,只道:“没出息的家伙,你平日尽欺负姬丹了?”
      嬴政还未吭声,姬丹忙答道:“没有……殿下对我……极好。”
      浩然点了点头,嬴政则十分不忿,道:“叫我来做甚?”
      浩然反问道:“你娘如何与你说的?”
      嬴政哑然,片刻后李斯战战兢兢道:“王后着我陪储君念书,司墨大人提拔之恩,斯铭感五内。”
      浩然道:“还说了什么?”事实上正是他上午向假朱姬真妲己推荐了李斯,顺应历史发展,而知道李斯将来必能成为辅佐秦始皇成就大业的名臣。
      然而观李斯脸色,估摸着也刚被嬴政训完,没甚好日子过。
      
      嬴政唯唯诺诺道:“说……秦国朝廷上下……唯司墨,太傅可信,要听你们俩的话,不管说什么。”
      浩然会心一笑,道:“叫你做何事你都做?”
      嬴政敷衍道:“是,凡是你二人吩咐的,都必须做……日后成王也做……无论如何……”
      
      浩然忍不住揶揄道:“叫你……嗯,罢了。”
      东皇钟毕竟不似倾世元囊,换了另一位小爷,估计这时就该问道:“叫你吃S你也吃是不?现在去茅房捧一陀来吃给老子看看。”
      
      浩然及时打住话头,没耍出贫嘴来,李斯却听得脸色剧变,知道此司墨来日定会位极人臣,不得不奉承讨好,又想到朝廷上下对朱姬的评价是“性淫”,当即瞥向浩然的目光十分复杂。
      
      浩然也不在意,吩咐道:“提笔。”
      嬴政与姬丹各持笔摊开竹简,浩然道:“你师父抱恙在床,今日我替他行教诲之责。以下所说,俱是十分重要之言,你必须牢牢铭记。”
      浩然道:“赵政,你对如今秦国如何看?”
      嬴政听到这称呼,不由自主地心头一凛,知道浩然是在提醒他最初的身份,只是一名无权无势的质子独子,该如何回答?
      纵是嬴政为人颐指气使,不可一世,此刻仍忍不住暗自揣摩浩然的意图。他知道浩然是可以相信的,虽二人寥寥无几的对话中,几乎每次都十分轻视自己,浩然那漫不经心的语调,把嬴政气得好几回险些吐血,然而面前这司墨,或许比刚勇无俦的子辛要强得多。
      
      他有一种以柔克刚的强,任你惊涛骇浪,我自云淡风轻的境界。
      嬴政每次见了浩然,俱有满腹所学无处使的感觉,他只得老老实实答道:“以秦之强,可得天下。”
      
      “谁言可得天下?吕相?”
      “我自己想的。”
      “得天下不难,要如何治天下?”
      “未想过,想不到那么远。”
      
      浩然缓缓道:“得江山易,治江山难。国家机器逾大,治理之难逾胜,先学统一乡,而后学统一县,再学治邦,安国,平天下。得天下后,需分各级官员,层层统辖,国统郡,郡统县,依次循序推进;方能如心使唤臂,如臂使指。”
      
      嬴政与姬丹各落笔记下。
      姬丹脸色不太自然,但浩然朝他望来那刻的微笑,化解了他的不自在。
      “姬丹,依你看来,当一郡之守与一国之君有何区别?”
      姬丹想了想,答道:“气节,祖制。”
      浩然点头笑道:“此事来日再教你,你二人今天只需把自己都当成君临天下的帝王,各占神州龙位就是。”
      
      李斯插口道:“如今各国民风参差不齐,韩朴赵悍,楚蛮齐惰,如何能以心使臂,以臂使指?仅各国文字之异,便已……”
      浩然道:“使书同文,度同制,车同轨,行同伦。尺,量,文,礼法,钱币,都需一统。”
      “中央集权,兵权必须在你的手里,你是正统王室;而治国之琐,你决计无法亲力亲为,必须分给丞相,太尉等臣,君主问责丞相,丞相问责群臣。这是目前最好的方式。”
      浩然又道:“经济是要务,尊农抑商之道不可取,所以吕不韦目前担任相国,也有好处,你初入咸阳时城内如何?如今又如何?”
      嬴政低头不语,在竹简上记下浩然之言,过了片刻,嬴政忽道:“这是何家之言,商家?”
      浩然所言半是授徒,亦半是试探,果然嬴政仔细咀嚼其意后便忍不住道:“儒以文乱法……行商之人为蠹,纵有……”
      “我大秦因商鞅变法而有此鼎盛之局,商多国乱,盐铁乃是国家命脉所系,此言不通。”
      
      浩然微笑道:“法家之理,也并非都是对的。这是道家之意。”
      然而李斯趁这片刻安静出言道:“司墨出身道家?斯曾闻老子言道‘治大国如烹小鲜,须得小国寡民,无欲无求’,与太傅之言似乎相去甚远。”
      浩然淡淡道:“李斯兄可知,道家精髓为何?”
      
      李斯微一沉吟便抬眼道:“若说精髓……唯有四字,顺应天意而已。”
      浩然知道李斯出身法家,此刻见这大不到自己几岁的名臣目中颇有犀利神色,遂哂道:“没错,就是顺应天意,然而李兄可知何谓天?”
      未待李斯回答,浩然便笑道;“今日到此为止,放学,吃饭。”
      
      嬴政听了一通治国方略,仍是云里雾里,却不再敢对浩然有丝毫小觑之心,捧着竹简恭敬退了。
      直至许多年之后,嬴政方从另一个人处,得到李斯最后一问的答案。
      
      那一年,太子丹早已身首异处,埋尸荒野;朱姬失踪;韩非被囚;秦皇焚书坑儒,逐尽六国之客,李斯上《谏逐客书》,嬴政求仙不得,泰山封禅之夜,遇上古金仙广成子,广成子一语道尽其中玄虚。
      “何谓天意?你两名师尊乃是东皇钟,轩辕剑——此二者跳脱三界之外,不在六道之中,于后世而来,前知古,后通今,浩然所言,俱是你一生运命所系,此乃天命,你自以为君临天下,无所不能为,然而终在其所言之中。”
      
      正是这一事,令嬴政彻底产生了挫败感,知道天地间终有更强的存在,而这历史的轨迹无法以凡人之力扭转,遂取消逐客之令。
      
      且回头再说那日,浩然午饭后正坐于回廊下,认真端详五弦齐断的伏羲琴,期望能得到什么线索。
      “你纵不说书同文,车同轨,也该有人会说……”轩辕剑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浩然想了想,答道:“若我不说,你猜谁还会说?不定我们就是历史的一部分,回到过去,只以为改变了历史,却不料正身处历史之中。”
      轩辕剑静了,像是在认真思考什么。
      浩然道:“你最近究竟有什么心事?”
      轩辕剑安静良久,忽道:“浩然,我对时间一事心存疑惑,你且认真想,我们在此处呆个百年千年,活够了日子再回去,是否还会回到离开乱世的那一天?”
      轩辕剑又道:“若回到乱世之前,把那称为‘核’的物事毁掉,是否便能……”
      
      话未完,却见姬丹去了不到数个时辰,再次回转。
      “师父——!”姬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沿路奔过回廊,焦急道:“储君命我来寻你,有大事!”
      浩然微一蹙眉,姬丹扶着柱子,喘了片刻,道:“秦王……像是不太好,现群臣都在,吕不韦吩咐臣属不得走漏消息!”
      
      浩然沉吟片刻,知道此时异人的生命也该完结了,虽与他交情不深,然而亲眼见证历史的感受,仍令他震惊不已,浩然叹了口气,随手撒开轩辕剑,踏上剑身,便御剑朝后殿飞去。
      
      是时秋高雁离,夜凉如水,异人数日前偶染风寒,隔日咳嗽不休,本是小病,便只服了太医数帖药歇下,隔日早朝精神不振,便提前退朝。
      然而吕不韦早朝时观异人脸色有恙,午后前去探望。见太医前来复诊,便着其再熬一药,亲自服侍异人喝下。
      异人本不想服,却鬼使神差地喝了下去,紧接着便蔫了。
      
      异人脸色白得如纸,宫里宫外慌了手脚,待朱姬赶到,异人只剩一口气了。
      朱姬要转身去宣浩然,蓦然发现随身婢女被阻在殿外,开药方的太医已在忙乱中被吕不韦严词呵斥,拖出去斩了。
      此刻嬴政得到消息匆匆赶来,带着姬丹跪在寝宫外,见屏风后母亲焦虑无比,便慌忙着姬丹前去通知浩然子辛。
      
      吕不韦早已布下埋伏,成功在望,怎能让这深不可测的家伙搅了局?寝宫前护卫排得严严实实,便是为防浩然出现。
      然而浩然抵达的方式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司墨请留步——!”
      “司墨……”
      寝殿前众兵士喧哗,浩然却对叫嚣声充耳不闻,御剑乘风,瞬间跨越午门,金殿,一道金光冲进寝宫内。
      “关门!”吕不韦忙吩咐道。
      红漆木门缓缓合拢,砰地一声被浩然激起千万碎片,爆射向两边。
      排山倒海的恐惧呼声,嬴政尚未回神,衣领上已是一紧,竟是身体腾空,被浩然拖着飞入寝宫内殿!
      
      吕不韦颤声道:“钟司墨,你是外臣……”
      “出去。”浩然站在病榻前,随手抡起轩辕剑,朝吕不韦遥遥一指。
      吕不韦喝道:“好胆!大王病重,司墨有何居心?!”
      那声音传得甚远,寝殿外站着等候的群臣俱是大声喧哗起来。
      浩然肩,肘,腕成一直线,于茫然不知所措的嬴政面前长身而立,手腕偏转了一个极小的角度,横过轩辕剑,轻轻一抖。
      剑鞘缓缓滑出半寸,剑身焕出一道璀璨光芒。
      一股极强的气势猛然袭向吕不韦!
      
      吕不韦一个踉跄,登时双脚发软,跪了下去!
      一人跪,群臣跪!
      
      浩然随手一挑,轩辕剑归鞘,冷冷道:“无关人等退出殿外,待我与大王诊视,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
      
      躺在榻上的异人艰难地吐出一口浊气,吕不韦退了出去。
      朱姬泪目涟涟,颇有摧心肝,断肠胆之色,见到浩然,终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求司墨大人要还我们母子一个公道哇——!”
      朱姬这么一哭,全场悲痛气氛登时飞到九霄云外,浩然哭笑不得,只想一头找根柱子撞死。
      
      过了吧,苏妲己!浩然连使眼色,朱姬只是装作看不到,扑上前去,抓着垂死的异人脖子一通猛摇。玉指恰恰好掐住了异人喉咙,捏得异人猢猢叫。
      ……
      浩然终于明白了,这一定又是吃饱了没事干到处瞎折腾的朱姬早就计划好了的。
      吕不韦也有份,事到如今,浩然只好上贼船了。
      “你松开他……”浩然咬牙切齿斥道,朱姬又嗔又娇地翻了翻白眼,继续嚎啕。
      嬴政浑然不知发生了何时,扑到榻前也大哭起来。
      这下朱姬反而没了办法,嬴政哭声乃是发自肺腑,像是勾起朱姬感触,依稀又想起昔年殷郊殷洪悲恸姜后之事,忽地愣了神,只坐在榻上呆呆不语,泫然欲泣。
      
      异人终于醒得片刻,挥开朱姬的手,抓住嬴政手掌,断断续续道:“政儿……政……”
      浩然心头一凛,左手探到异人脉门,右手朝朱姬一拦,不让她再使魅惑之术,要听异人想说什么。
      混元先天真气入了筋脉,异人恢复了一丝清明,见到浩然,颤抖着抓紧了他的衣袖。
      “浩然……政儿……政儿从此托付予你,你是神仙,你须……”
      
      浩然背脊一阵冰凉,史书上从无庄襄王托孤一说,自己来到战国时代,已是小心翼翼,生怕干涉了历史,难道又不经意被卷进了历史漩涡中?!
      
      内殿与外间仅仅隔着一扇屏风,庄襄王的声音清晰无比传出,群臣俱是摒住呼吸,心跳得如鼓点般,然而异人只说了那句话,便把手指向朱姬。
      浩然心内咯噔一声,只听异人道:“她……她……吕不韦……”
      “……”
      完了,浩然心想,这次朱姬有麻烦了。
      
      朱姬凄声道:“大王——!”旋不慌不忙,竖起中指朝浩然腰上一戳。
      浩然瞬间岔了真气,条件反射地侧过身,躲之不及,手腕一滑,离了庄襄王的手掌。
      
      异人之手无力垂下,脑袋一歪,薨了,享年三十四岁。
      
      史上绿帽戴得次数最多的君主辞世,举国哀恸,呜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