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以为我死后黑化了

作者:蕈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二碗饭

      胡莱躺在肩舆上,闻言脸色都绿了:“阿耶,打他二百杀威棍!”

      胡莱每一次都上堂就是为了看这些人摇尾乞怜的模样,谢濯云却反着来,叫他怎能不气,恨不能让胡高将其杖杀于堂上,才能解了他的心头之气。

      胡高看着谢濯云,却没有了刚才看到爱子受伤的恼怒,稍稍回过味来了。

      堂下这人,虽则皤衣有污,但是那一身的气派却绝非山野之人能有,难道,真是哪一家士族的小公子?

      胡高连惊堂木都忘记拍了,犹疑道:“你是何人?”

      谢濯云抱臂在胸,下颌线条坚毅明朗,他下巴轻扬:“小宗。”

      小宗从胸口摸索一番,拿出一块令牌,他身量小气势却不小,直接举着令牌正正对上坐在正堂上的胡高,也和谢濯云一般做了个同款的下巴轻扬的动作。

      “还不跪下!”童声幼嫩却语气厉厉。

      胡高看到那令牌,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颤抖:“不知是谢氏哪位郎君?”

      胡莱见自己父亲对谢濯云的态度转变,差点就要从肩舆上跳起来,奈何一动那脚上的伤口就疼得钻心,只好撑着手臂,龇牙咧嘴对胡高说,“阿耶!”

      胡高却没有理会他,没有等谢濯云回应就满脸堆笑打着圆场,说道:“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还不快给谢郎君看座。”

      武侯将椅子奉上,谢濯云却不落座,一脚踹开了椅子,那椅子立时翻到在地,朝胡莱飞去,压在他的伤上,瞬间面目狰狞。

      “我不坐这个。”

      他大踏步直接走到衙堂之上,将面上带笑胡高一脚踹到堂下,手上拿出签筒里的一只令签,指着堂下的胡高,饶有兴致。

      “你儿子当街强抢民女你不处置,小爷拔刀相助倒要被你立时砍头,这就是祁县的王法?好大的胆子!今日,我就要处置了你!”

      胡高虽然刚才被他一脚踹乱了分寸,此时已经稍稍回过神来,笑容尽敛,“你虽是谢氏儿郎,可我乃朝廷命官。莫说我是依法处置,就算我真有错,也须上级州府弹劾,上达天听处置。我敬你是看在谢老郡公的面子上,你不要得寸进尺,越俎代庖!我奉太子殿下与圣人之令掌管此处,你动不得我。”

      谢濯云不慌不忙,那只穿着罗帛纹锦履的脚踩在了刚才胡高坐的县令椅上,小宗很有眼色地递上谢家的家印和另一只写着御赐谢氏的令牌,他接了过来,虚虚朝天一拱手,少年意气风发。

      “我大父忠于三朝天子,先帝御赐令牌,可上斥天子,下斩佞臣,我阿耶如今乃监察御史,掌以刑法典章纠正百官之罪恶①,你说我动不动得你。”

      外面的百姓闻言,群情激涌,大声喝道:“动得!郎君为我等主持公道!”

      只见人群之中冲出一人,正是方才在街上被胡莱差点捉去的那个女郎,看样子她已经在人群中听了许久。

      女郎衣服早已拢好,头发依旧凌乱,眼目通红含泪,往堂前重重一跪,凄声道:“求谢小郡公爷为儿②主持公道,儿叫吴荷,乃祁县人,本还有一双生姐姐。胡高之子胡莱见儿阿姐貌美,将阿姐抢到府中。阿姐以头抢地也不肯受辱,胡莱见儿阿姐头脸已破,容貌已毁,竟将阿姐丢入自家养的饿豺群中,儿阿姐被豺獠啃咬,待到家中不出三刻便已断气!今还要将儿也抢去!此乃儿阿姐血书,小郡公爷明断!”

      小宗下去将吴荷手中的血书拿上去给谢濯云,他只看了一眼,怒火中烧,“天底下竟有这等仗势欺人之事!来人,将此獠杖杖百处置!”

      那堂中的武侯虽然平常对胡氏父子也颇有微词,可到底在淫威之下多年,一时间不敢往前。

      谢濯云却是一声冷笑,“好啊,既然你们不肯听我号令,天下均取之于民,这公案也该判之于民才对,堂外可有人愿代来行刑的!”

      他这话像是水入热油,一时间外面那些被胡氏父子压抑许久的民众均要冲入堂内。

      “我等愿意!我等愿意!”

      武侯们一开始还拦着,被姜无芳在暗处用石子打了一下,民众马上趁机涌入。

      武侯们假装拦了几下,也索性不管了。

      民众冲入,夺了杀威棒就往胡莱面前冲。

      胡莱一只腿受了伤,完全跑不脱,只好像一条任人宰割的死鱼,被一通乱棍打得七荤八素。

      “啊!”胡莱被一棍打到胯间,顿时胯-下全是鲜血,两眼翻白就昏了过去。

      胡高看到儿子的伤情,顿时大惊,冲过去喊着自己儿子的名字,可是胡莱这个绣花枕头早就痛昏过去,根本回应不了。

      谢濯云看着胡莱的胯间,对小宗说道:“这蠢物也该有如此下场。”

      他将惊堂木重重一拍,令签一丢,盖棺定论:“今日就先处置了你这狗彘一般的儿子,你的事情待我秉明大人③,自有你该有的下场。退堂。”

      那些民众见已经没有热闹可看了,怕胡高秋后算账,赶紧四散离开衙门。

      谢濯云也大摇大摆走了出去,只余胡高还在堂上抱着自己儿子哭天抢地,痛不欲生。

      吴荷也跟着出来了,眼看就要跪下给他磕头:“谢过恩人!。”

      姜无芳早在外面站了许久,过来就和小满一起把她掺住。

      谢濯云从自己的发冠里摸出两个金豆子,递给她,“你速速和你家人离开此处吧。”

      吴荷千恩万谢离开了。

      谢濯云待她离开了,马上和刚才气定神闲的样子判若两人,对其余三人道:“快快快,收拾东西,走了。”

      姜无芳笑着调侃:“你堂上如此威风,上斥天子,下斩佞臣,现下就走?”

      谢濯云看到鹤立鸡群的赛风驹和盖雪,就往那边去,“那是我大父,与我无关啊,等胡氏父子反应过来就糟了。强龙难压地头蛇,此处偏僻,我又没带人,恐他报复。所以,威风要耍,耍完了该跑还是跑。”

      小满和姜无芳同骑赛风驹,谢濯云则和小宗共骋盖雪,一同出了城。

      他们几人出城门不久,就有一群凶神恶煞的汉子追了上去。

      果不其然,胡高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土皇帝,一时的慌乱之下失了方寸,才让谢濯云钻了空子,此时已经反应过来,自己儿子命-根子被打断,如此大恨,焉能再忍?

      “终于安全了。”

      已经出了城,谢濯云才长舒了一口气。

      姜无芳耳朵一动,往后看了一眼,轻声道,“还没有,有人追上来了。”

      原来,胡高派出的那群人人人一匹健马,饶是赛风驹和盖雪均是好马,耐不住二人骑乘,还是在一处小树林被追了上去。

      一群杀手包围住四人,为首的一个刀疤脸狞笑道:“不要再做无谓抵抗,你们是逃不出……”

      “……我的手掌心的。”小宗从胸口掏出话本,照着他的话往下接道。

      谢濯云摇头轻叹,“每个坏人都喜欢说一大堆,没什么新意,大同小异。”

      姜无芳则看着追上来的这群凶神恶煞,不是面上有疤,就是脸上有瑕的杀手,道:“是不是杀手这一行,拒绝长得好看的来当啊?”

      小满扫了一眼众人,颇为赞同,点头应是。

      *

      崔游刚从李悫那里告了假出来,走到假山处,一个女声叫住了他。

      “相公。”

      崔游往假山洞里看去,晦暗不明的光线之下,一张艳丽的脸尤为显眼。

      正是他之前奉上的双美之一,骊姬。

      骊姬没有了平日里惯常带着的媚眼如丝,警敏地看了几眼四周,快速又小声地对崔游道:“太子上钩了。”

      崔游点头,“很好。上钩还不够。”

      “奴明白,圣人吃的药已经不够了。”

      “稍后我会让人送给你,不要轻举妄动。”

      “遵相公令。”

      骊姬声音未落,身形已经很快隐入黑暗,消失不见。

      *

      谢濯云见已经是跑不掉了,翻身下马,拿着一柄镶满宝石的剑,剑指刀疤脸:“有什么你冲我来,与她们两个无关。”

      小宗皱着一张脸,苦巴巴道:“为什么只是她们两个。”

      谢濯云道:“谢家人没有怂的,我们二人要同甘共苦!”

      小宗一时被他这个大帽子压下来,不好反驳。

      刀疤脸等人也翻身下马,谢濯云下马的时候腿脚都不稳,一个文弱书生,刀疤脸等人自然不放在心上,还平白生出一些猫戏鼠的兴致。

      “听说你方才在堂上可是威风凛凛?哼,让某来告诉你,此处乃祁县,王公贵臣算什么……”

      刀疤脸还没有说完,谢濯云就要冲上去挥剑刺他,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人揪住了衣领,他回头一看,正是小满。

      他认真道:“我知道你担心我,放开,我要和这个贼人一决胜负。”

      刀疤脸本来被打断,还有些不悦,眼下看着谢濯云被一个小娘子扯着后领不得动弹,更加好笑,接着说道:“这小娘子是对的,少费一些力气,你竟敢伤了胡郎君,必定让你求生不得……”

      他的话被一个锅铲打断,戛然而止。

      锅铲飞速朝刀疤脸的面门飞去,饶是刀疤脸已经快速闪躲,脸上还是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虚影已经近身,一双-腿往他脸上一踢,他只觉满眼直冒金星,脑子嗡嗡直响,站着摇摇晃晃了几下,扑倒在地。

      姜无芳收回腿,笑着看趴在地上的刀疤脸,温言补充他刚才的话:“……求死不能?少看一些话本子吧,反派死于话多。”

      刀疤脸的手下也反应过来,都朝姜无芳涌了过去。

      谢濯云有些着急,想要挣脱小满的钳制,“快放开我,让我去帮她。”

      小满叹气:“放心,娘子可以处理,没事的。”

      笑话,要是让谢郎君过去,娘子还要□□保护他,纯粹就是添乱。

      果然,没有谢濯云掺和,那一群人没过多久就扑满一地了。

      姜无芳象征性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声音平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谢濯云早就被她刚才的招招狠厉给镇住了,吞了一口口水,也不再挣扎了,看向小满。

      小满朝他点头,“之前我就说过了啊,再来十个郎君也打不过我们娘子。”

      谢濯云粗粗数了一下地上的人。

      这可不止十个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撒娇卖萌打滚求收藏评论营养液~
    今天有个活动,早点更新
    ①出自《新唐书》 ② 儿也就是“我”的意思,自称 ③大人在唐朝一般是父亲的意思
    姜姜: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游崽:老婆打我!
    感谢在2021-08-27 13:03:53~2021-08-28 14:32: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未来军嫂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