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阿哈闯世界——安悦
  阿哈来到了布罗岛,在池塘边遇到了受伤的安悦,安悦是这个岛上最后一只渡渡鸟,她说她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同类,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是信天翁奶奶遇到了奄奄一息小小的她,将她带回家,告诉她她是渡渡鸟,一种善良的鸟儿。
  岛上的其他鸟儿都不喜欢她,因为她有翅膀但却不会飞。她常常从高高的树杈上蹦下来,学着其他鸟儿的样子扑打着翅膀,但是除了鼻青脸肿、骨折擦伤,一无所获。奶奶从来没有劝过她,也没有阻止她,只是在每次受伤后默默的帮她擦药疗伤。
  这一次安悦伤的非常严重,她听说雄鹰妈妈会将雏鹰从悬崖上推下,借着风扑打着翅膀便能翱翔,她也从悬崖上跳了下去,结果显而易见,若非悬崖下茂盛的古树、池塘边厚实的草地,这一次她会命丧于此。
  “安悦,为什么想要飞起来?”阿哈看到她疼得龇牙咧嘴的,疑惑的问道。
  “其他鸟儿都会飞,为什么我不可以······我也想像其他鸟儿一样,在蓝天上飞翔。”阿哈看到安悦的眼中有对天空的憧憬。
  “好,我帮你,不过你要先养好身体。”阿哈拍了拍安悦的肩膀。
  阿哈来到了信天翁奶奶的房间,看到奶奶将治伤的草药一点一点碾成粉末,用小包装好。
  “奶奶,安悦想要飞,我们能帮帮她吗?”
  信天翁奶奶摇了摇头,“没有办法,渡渡鸟的身子沉重,翅膀短小,她的身体限制了她不能飞行。”
  “奶奶,那为什么不阻止她,不告诉她真相呢?”
  “她小的时候我说过,她不相信。”信天翁奶奶叹了口气,“罢了,让她去试吧,否则又怎么会甘心呢!”
  “真的没有办法吗?”阿哈垂着头走了出去,刚刚她才答应要帮安悦的。
  阿哈在森林里乱逛,苦恼着怎样才能帮安悦,一片羽毛落到了她的头上,她突然想起来,“对啊,安悦的翅膀小,我可以给她做一双大翅膀呀!”
  阿哈来到老鹰、燕子、蜂鸟、麻雀的家中,借来他们褪下的羽毛,又向蚕借来轻薄的丝。阿哈将大小不一的羽毛排列成翅膀形状,用柔软坚韧的蚕丝将羽毛编制成翅膀。
  一个月后,一对漂亮又巨大的翅膀终于成功做出来了。阿哈将这对翅膀送给安悦,安悦开心极了,她轻轻地抚摸着,仿佛稍稍重一点翅膀便会损坏。
  他们选了一个晴朗的好天气,来到了山丘上。信天翁奶奶帮安悦穿好翅膀,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说什么最后也什么都没有说。安悦开始助跑、闭眼、蹬地,振翅······
  没有熟悉的下落、没有熟悉的坠地痛感,安悦睁开眼,她飞起来了,“啊~啊~我飞起来了,我成功了!”
  山丘上阿哈激动极了,“奶奶,您看,安悦她成功了!她成功了!”
  奶奶的脸上并没有喜悦,反而多了一丝担忧、紧张。
  天空上的安悦渐渐觉得体力不支,翅膀太重了,蚕丝将她的小翅膀勒出了血痕、很痛,她快坚持不住了,可她不想放弃,她等了这么多年。
  终于,她听到咔嚓一声,是熟悉的骨折的声音,突然巨大的疼痛让她陷入一瞬间的昏迷,两个大翅膀脱落,像落叶般坠入山谷。安悦也在急速下降。
  信天翁奶奶赶紧冲过去,在半空中接住安悦,可奶奶年纪大了,没有那么强壮,且安悦太重了,奶奶没办法带着她飞起来,只能尽可能减慢她们下落的速度。
  阿哈是在山谷的一棵树下找到了安悦和奶奶,找到时奶奶还被安悦压在身下。信天翁奶奶伤得很重,安悦因为有奶奶的保护只有两只翅膀骨折了。奶奶昏睡了很久,安悦只是在床边默默的照顾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阿哈想要安慰安悦,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陪着她一起照顾信天翁奶奶。
  一周过去了,信天翁奶奶醒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安悦抱着奶奶痛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说:“我再也不飞了,奶奶我再也不飞了,我错了、我再也不飞了,都怪我······”
  “安悦,别哭,奶奶年纪大了,身体没有以前好了,不怪你,你看奶奶现在不是没事嘛!别哭。”信天翁奶奶笑着摸了摸安悦的头。
  “不是的,都怨我,要不是我这么任性,就不会这样的,您也不会受伤。”
  “别胡说,安悦,你知道奶奶为什么从来没有阻止你吗?”
  安悦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奶奶,摇了摇头。
  “我其实很欣慰,你克服各种困难,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梦想。这些年你虽然没有学会飞翔,可在一次次的失败中,你学会了坚持和付出,奶奶也看到了你的成长,你的心也变得更强大。”奶奶擦去安悦脸上的眼泪。
  “可是今天奶奶要告诉你另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一定会成功的。结果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过程中你收获了什么。”
  ······
  安悦去山谷中找到了那双翅膀,将它们放进了箱子里锁了起来。阿哈看着她,问道:“不飞了吗?”
  “不飞了!”安悦笑着说。
  “不遗憾吗?你那么想要飞起来。”
  安悦摇了摇头,“以前我以为飞翔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所以我拼尽全力,尝试了所有的方法。可是在奶奶昏睡的那些天,我一直反复在问自己,飞翔真的是我最重要的事吗?”
  “不是吗?你那么想要飞翔,受了那么多伤!”阿哈疑惑的看着她。
  “我想要飞翔,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大家的嘲笑,我想要证明我也可以。奶奶受伤后,我才发现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在默默地保护着我。我慌极了,我很怕她就这样离开我,不能飞算什么,就是将我这一双翅膀都给她,只要她能健康的活着,我都是愿意的。”
  安悦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总在追寻着什么,兜兜转转,其实自己真正在乎的,最宝贝的却在不知不觉间流失,我很庆幸我明白的这样早,还有机会!”
  阿哈看着安悦,她的眼中有光,温暖而明亮······
  阿哈离开了布罗岛,将这段记忆储存到她的水晶球中,看着水晶球散发着暖暖的乳黄色光芒,想起了信天翁奶奶的话“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一定会成功的······重要的是过程中你收获了什么。”想起了安悦的笑,她眼中的光。她想安悦是没有遗憾的,是幸福的吧!踏着月色,阿哈继续了她的旅程。

作者有话要说:
1.自己原创的故事,可能不完美,希望大家多提建议。
2.作者内心脆弱,望大家口下留情。
3.严禁抄袭。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