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掌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低头哈腰的赔笑道:“女君说得是,我这就叫人请这二位出去~”

      话一说完,就有两个彪悍的女子向两人走了过来。

      张正鸣被这两个彪悍女子身上的发出来的煞气压得喘不上气来,哆哆嗦嗦半天,硬是一个屁都没有放出来,就被人架着往外送。

      那窝窝囊囊的样子图惹人笑话。

      也是,若是这张正鸣但凡是有三分骨气在,又怎么会明明自己先有错悔婚,但是却一直揪着一个男子的闺誉说事。

      倒是陈莲看着纤细柔弱,这个时候反而有勇气高声说道:“我…我们不是恶人,我们也是客人!”

      蒋明曦饶有兴趣的问道:“那公子可有买任何东西?”  

      陈莲脸上一红,立马说道:“我只是还没来得及买!”

      就在这个时候从楼上下来一个人是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走起路来摇曳生姿,风情万种,正是景轩阁的老板春眠。

      “景轩阁是买卖货物的地方,并不是让人找茬的武斗场,公子请出去吧。”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红裙的男子。

      凤曦国的人除了大婚的时候,很少有人在平常穿红裙了,可是有一个人却是例外,那就是景轩阁的老板春眠。

      春眠常年穿着红色的衣物,一举一动摇曳生之,是皇城众多女子钦慕的对象。

      只是此时的春眠,虽然还穿着红色,但是浑身上下并没有往日的万般风情,反而神色慎重的走到蒋明曦面前,头埋得低低的,极为端正的行了一个礼道:“给女君带来不便,请女君原谅,春眠不日就会整顿景轩阁。”

      蒋明曦淡淡的看了一眼春眠,片刻后说道:“起来吧,不要再有下次了。”

      蒋明曦的语气风轻云淡,又像是雷霆万钧的前奏,让春眠心里一凉。

      他连忙答道“诺!定然不会叫女君失望!”

      蒋明曦得到想要的答案后,眼神没有在春眠的身上多停留一瞬,而是转头看向柳玉忱柔声问道:“头还晕吗?”

      话音刚落,就看到柳玉忱露出了一个微笑。

      明明还是还是苍白无血色的脸颊,可是蒋明曦一看到他的笑容,仿佛看到三四月的日子,漫山的鲜花盛开,就连天空都明朗不少。

      “女君安心,玉忱无碍。”

      蒋明曦接过侍从熬好的补血的药,轻轻吹了吹,柔声道:“这是大夫刚刚才熬好的药,你失血过多须得重视,先把药喝了,我送你回府。”

      柳玉忱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如此细心,不仅为他解围,就连汤药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样无微不至的呵护,也就只有生病时,父君才会这样照顾自己。

      柳玉忱一向清冷模样,露出了些许别扭害羞的神情:“谢谢,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会照顾自己的。”

      蒋明曦看到柳玉忱对自己露出如此生动活波的神态,心中欢喜,语气更是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是是是,我们玉忱不是小孩~”

      周围的人看到这个场景人,都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特别是知道或是猜测蒋明曦身份的人。

      别说是这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主了,就是这世间上普通人又有几个女子会对男子如此宠爱呵护?

      看来这位是真的很钟爱柳公子,有不少心思活络之人已经想到了其他地方。

      众人就是在这样的微妙心情下,一路看着蒋明曦和柳玉忱一起上马车。

      景轩阁的掌柜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语气还带着轻松道:“老板,那位走了~”

      说完话后才察觉到不对,一向面对大场合都面不改色都老板,此时半靠在前面上,神色惊疑不定。

      掌柜惊呼道:“老板你这是?”

      春眠勉励撑起身体轻声道:“扶我上去。”

      “诺~!”

      一回到雅间,掌柜才惊疑的问道:“太女不是都已经松口放过咱们这次,您怎么还这副表情?更何况就算是太女因为柳公子的事情牵连,那也轮不到咱们,咱们最多是放任不管,可没有落井下石。”

      春眠冷冷看了掌柜一眼,沉声道:“你既然知道那位身份,便应该知道只要是涉及那位,便没有小事。

      更何况那位生气也不是没有道理,景轩阁明面上是给皇家做饰品买卖的,实际上却是情报组织,是为了保护凤曦国治安的暗探。

      今日之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确实涉及到几位公子清誉,我们明知道其中因果,作为维护皇城治安的组织就不应该坐视不管,隔岸观火。不管这次有没有柳公子,那位都不可能放任这件事情扩大。

      更何况以那位主对柳公子的关注,若是这件事情后面般的那那位不满意,到时候一并算起帐来,后果不是你我所能承担的。”

      掌柜连忙说道:“老板你说得对,小的马上就去处理,绝对不会让太女失望。”
      ————————————————————————————————————
      被众人羡慕的两人,在进入马车以后并没有发生什么旖旎的场景。

      明明在人前还是极为亲昵的关系,但是四下无人之时两人之间却极为守礼的隔着一段距离,沉默成为了马车的主题,尴尬的气氛在马车内蔓延。

      “抱歉~”“对不起!”

      这对陌生又亲近的男女,异口同声的向对方道歉。

      两个人都有些诧异的看向对方,最后化为相视一笑,原本有些凝滞的气氛被瞬间冲破。

      蒋明曦柔声说道:“身为女子,道歉这种事情还是让我先说吧。”

      柳玉忱低眉点头道:“女君请说。”

      “虽然是为了柳公子解围,但是蒋某不该擅自在众人的面前与公子举止亲密,影响公子清誉!”

      蒋明曦说完后极为郑重的向柳玉忱行了一个礼,只是行礼到一半,却被对方托住双手阻止了。

      “太女万万不可!”

      蒋明曦略微有些诧异的问道:“柳公子知我身份?”

      柳玉忱欠身说道:“我认识太女穿的衣服。”

      蒋明曦饶有兴趣的问道:“哦~可这是皇女穿的衣服,公子是如何猜出我是太女的?”

      “昨日四皇女大婚,举国皆知。太女又一向和众多皇女手足情深,留宿一晚也是寻常事,若是中途遇到了什么意外把衣服弄脏,换上了其他皇女的衣物也是有可能的。

      最重要的是年龄匹配的皇女里面也就只有太女和四皇女两人,四皇女昨日才大婚,想来今早就要携正夫去宫中拜见,不太可能一个人跑到景轩阁买东西。”

      蒋明曦笑道:“原来小白兔早就知道本宫的身份了。”

      柳玉忱跪下行礼道:“草民有罪,草民明知道太女身份尊贵,不应该沾染这些事情,可是为了洗去身上的名声,却任由太女为我出头,请太女责罚!”

      蒋明曦双眼闪现过一丝明悟:“起来吧,这马车上面跪来跪去的,一个不小心很容易碰上的。既然是皇室中人,受百姓供养,看到不平之事理所当然的应该管上一管。”

      不平之事吗?

      在退婚之事以后,柳玉忱感受到了全世界的质疑和恶意,

      ‘别人家的公子都没有被退婚,就你柳玉忱被退婚了,定然是做了什么不入流的事情才会惨被妻家抛弃。’

      ‘还闺秀,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了,还不如花楼里面的妓子。’

      ‘呸,这种男人送给我,我都不要……’

      他只是不想被未大婚妻大庭广众之下轻薄,他只是害怕被‘欺负’才会激烈的以死相抗,可是全世界都在指责他不够温顺谦良,所有的言语都向他铺天盖地的攻击而来。

      就连原本为他向张家讨一个说法的爹娘都在被退婚后觉得教子无方,书香世家却出了一个不守男德的儿子。

      ‘一个闺阁男子,居然大胆到追未婚妻追到了花街,居然在街上质问自己的未婚妻,实在是有辱斯文!’

      ‘对呀,对呀,那个柳玉忱看到斯文端庄,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色。’

      ‘……\'\'

      这两年来,这样子的话柳玉忱听了太多,多到他都觉得是自己的错,多到他都觉得自己是个有辱家风的罪人。

      可是如今却有一个人告诉他…为他出头是因为看到了不平之事。

      不平吗?

      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人看到了他的不平…会去想要给他一个公平…

      柳玉忱素来知道皇室纷繁复杂,他没有办法去分辨太女说的话有几分真心,但是那怕只有一分真心,但是对她而言便已是冰山下的星火,让他不至于在一片苍凉里迷失。

      他以为他早就不在意这些了,可今日不过简简单单的不平二字,轻松的就击穿了他这么久以来的自欺欺人,原来有些话他已经等了那么那么久……

      原来他一直觉得自己早就心如寒冰,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渴望被人理解和认同的。

      柳玉忱早已寂灭麻木的心开始慢慢恢复知觉,密密麻麻的钝痛伴随着酸酸涨涨的感觉。

      可就是这种算的不上舒服的感觉,却让他甘之如饴。

      这么多年来,他终于回到人间。

      蒋明曦看着小白兔的眼角又开始泛红了,不由安慰道:“你别担心,本王既然已经管了,自然会管到底,之后的事情你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流言蜚语出来。”

      柳玉忱连忙拒绝道:“太女今日偶然出手是为不平,可是玉忱却不能因为这样的小事一而再的麻烦到太女。太女放心,今日之后相信不会有太多人再说我的是非了。对于玉忱而言已经足够了。”

      蒋明曦看到眼前低眉温柔的男子,明明知道这些事对自己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明明之前还那么难过,眼角的红痕都还未消退,可是却还是怕麻烦到自己而拒绝了帮助。

      这样的小白兔…让蒋明曦的心口也跟着烫了起来:

      “不是麻烦,想完全驱散对柳公子的流言,对明曦而言是为了公理也是为了私心。”

      蒋明曦极为郑重的说道:“明曦今日见到公子,路见不平为真,一见倾心也为真。明曦诚心求娶公子为夫,日后必然珍之重之,绝不相负。”

      柳玉忱听这话以后低下了头,尽量的把自己藏在阴影中,长长的睫羽不安的扇动。

      或许是很久,或许是一瞬。

      柳玉忱清悦的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多谢太女厚爱,只是玉忱人微福薄,无福消受。”

      “为什么要拒绝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