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三天后,月桂树下有一个穿着浅色棉麻衣袍,气质儒雅的女子和一个穿着银蓝色长袍的男子站在月桂树下。

      远远望去就像是月华照射下的湖面,泛着粼粼水波的浓重黑白水墨画。

      柳玉忱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那日多谢老师为玉忱解围,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向老师道谢。”

      女子听到老师二字,眉头不经意的轻轻皱起,熟络的说道:“玉忱,你我之间无需如此见外。”

      柳玉忱一愣,不由有些失笑,话语间也多了三分熟悉:“付老师说笑了,礼不可废。”

      话虽如此,但是在老师的称呼上面还是加上了姓氏。

      这个女子正是去年的新科状元,现在的七品翰林付书明。

      付书明的母亲和柳尚书当年一起在州府当过十数年的同僚,若是认真说起来这个付书明和柳玉忱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了。

      从幼时开始两人的关系就不错,只是当初柳玉忱有婚约在身,后面又跟着柳尚书回皇城述职,两人才分开的。

      两人相距路途遥远,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没了联系

      付书明看着眼前的男子似乎时不时的注视着日头。

      此时的柳玉忱和记忆中的青葱少年比起来,少了几分飞扬,多了一些沉稳,可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眉目清明,芝兰玉树。

      似乎那些外物并没有给少年带来多少变化,也让她回忆起年少时的那些心动。

      付书明沉默片刻,终究是把自己心里的话语问了出来:

      “玉忱,这几年还好吗?”

      柳玉忱微微一愣,若是不久前有人这样问他话语,他即便面上风轻云淡,想来心里也必定是如临大敌的紧绷,时刻警惕着对方下句话语将有可能带出来的刀枪剑戟。

      可是如今被人这样问,整个人恍惚了一下,大脑还十分乖巧的顺着对方的话语思考了一下最近的生活。

      想来想去,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想到此处,柳玉忱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慵懒华贵的身影,双眼又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日头,似乎早上的课结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柳玉忱恍惚片刻后,嘴角含笑认真的说道:“能到男德学院这样的学府学习,自然是好的。”

      付书明看到柳玉忱眼角眉梢的笑意,便知道他没有强颜欢笑。

      她心里也说不出来自己听到这个答案是什么感觉,是因为对方过得好而松了一口气。

      又或是因为对方过得好,而这个好似乎和自己没有关系,颇有一些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失落感。

      付书明笑道:“我们好久未见,不如一起用午膳可好?”

      “不用了。”柳玉忱听到一起用午膳脱口而出的回答道。

      只是这样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失礼,柳玉忱停顿片刻解释道:“明日就是一月一日的休息日,玉忱想着要回去收拾一下行礼。”

      柳玉忱的身体本能的向后略微倾斜了少许,男德学院不比其他地方,在这里一起用膳往往包含了其他含义。

      原本他和付书明多年不见,一起用膳也是说得过去的,可是一想起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拒绝的话语便本能的说出了口。

      付书明了然的点点头道:“是我考虑不周了,刚刚看你一直在看太阳的方向,原来是担心回去收拾的时间不够,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柳玉忱听到对方看出自己一直在注视太阳,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头略微低埋了一些,轻声说道:“告辞了。”

      “嗯”

      付书明一直目送着柳玉忱离去的身影完全消失,才帐然若失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她说不上来些地方不对,但是心里总是惶惶不安,似乎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便是再怎么努力都抓不住。

      柳玉忱和付书明分开后,心里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一个男子极为自然熟的挽着他的手臂亲切的问道:“玉忱,你等会是不是要会凌云阁吗?”

      柳玉忱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是的。”

      “我也要回去,刚好顺路,那我们一道吧。”刘维脸上挂着有些假的亲切笑容。

      柳玉忱眼里划过一丝了然,停顿片刻后,温柔的点点头道:“好。”

      这个时候刚刚运动回来的常小甜也跑过来高兴的说道:“真是巧啊,没想到运动回来还遇到你们,我们正好一道回去。”

      刘维听到这话,脸上一僵,心里对着常小甜翻了一个白眼。

      柳玉忱似乎是去见什么人所以回去的时间晚了,你常小甜是因为吃多了所以要跑步减肥所以晚了,他刘维可是刻意等柳玉忱才这个时候都没有回凌云阁的。

      可是这话被常小甜说出来,总感觉那里怪怪的,也不知道这个小鬼说这话时故意的还是巧合、

      不过刘维看了一眼这毛都还没有张齐的小鬼,也没有太过在意,左右他的目标就是柳玉忱。

      刘维的想法很直白,虽然不知道太女下次来的时候是多久,但是看太女上次对柳玉忱的态度,早晚也是要来看柳玉忱的。

      自己和柳玉忱好歹是一个院落的,只要天天扒着柳玉忱不放,早晚能够见得到太女。

      刘维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入流,可是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也只能如此了。

      他有自知自明的,他承认自己无论学识样貌都比不过柳玉忱,但是比不过又怎么样呢?

      就算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只有一种,难道会有一个人一辈子只吃一种食物吗?

      他所求也不多,只要是太女看中自己,封自己一个小侍,侧侍之流,有个名分就很满足了。

      其实太女若是喜欢的是旁人,刘维也未必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这么做,可是柳玉忱待人温柔和善,这才让刘维的胆子大了起来。

      刘维的算盘打得很精,若是柳玉忱真的能够成为太女夫,有他这么和善的主夫在,自己被纳入东宫以后,日子定然好过。

      若是太女最后只是给了柳玉忱一个名分,另娶他人为正夫,但是自己和柳玉忱好歹也是同学一场。

      有柳玉忱在前面撑着,自己只要不开眼的去得罪一些不能得罪的人,想来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想到此处,刘维对着柳玉忱的态度越发的热络起来。

      柳玉忱对此并没有特别的表示,几人一路回去倒也算是和谐。

      柳玉忱回到屋内,还自顾自的拿出棋盘,自己和自己下起了棋来,看上去兴致倒是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房屋的们敲响,柳玉忱拿着棋子的手一紧,柔声道:

      “进来~”

      话音刚落,只见林景峰穿着一身嫩黄色的长袍,配上他艳丽骄纵的模样,倒是也称得上一声人比花娇。

      只是如今这朵娇花电闪雷鸣的走了进来。

      同为尚书之子,自从上次林景峰帮助柳玉忱说话,虽然之后偶尔还会有些争锋相对。

      当然,是林景峰单方面觉得的,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确实产生了些奇妙的平衡和熟络。

      “景峰来了?”

      柳玉忱看了看林景峰的身后,发现除了他以外并无他人,眼神中不由划过失落,只是被他掩饰得很好罢了。

      林景峰这朵娇花可没有注意到这些,看到房间里面没有其他人,一点都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面,自顾自的倒水喝了起来。

      一边喝一边还颇为恨铁不成钢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下棋?”

      柳玉忱身体略微向前倾斜,沉声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林景峰声音高了一个度:“你还问我出了什么事?有没有事你自己不知道吗?

      那个刘维一天像个狗皮膏药的跟着你,摆明了就是想借你塔桥,好见太女,你也由着他?”

      柳玉忱声音放轻松起来:“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原来是说这个事情。大家都是同窗,若是他真的有心,也不是我真的管得了的事情。”

      只是向前倾斜的身体并没有变动,若是仔细看就会方向一向举止有礼,神态舒展的柳公子,此时身体却微微紧绷起来。

      林景峰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柳玉忱,你是读书读傻了吗?

      男德男训那套和男子之间的争斗根本就不相冲突,你才认识太女多久?脚跟都还没有站稳就有人要觊觎太女,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柳玉忱看到林景峰眼里的关切心里温暖,唇角不由微微勾起:“谢谢你,上次仗义执言,这次又为我不平。”

      林景峰脸色微红:“你别乱说,我才…才没有帮你,不过是因为我们两个齐名,若是你就这么被别人利用了去,会影响我的名声罢了~!”

      柳玉忱笑了笑没有反驳,而是拿着黑子稳稳的下在了棋盘上,片刻后才传出不辨喜怒的声音

      “先不说我现在并没有立场做什么,光看太女不过来了男德学院一次,就有了刘维…甚至其他男子,以后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若是因此防备,防得了初一也防不了十五。”

      林景峰哼了一声:“你倒是想得开~。”

      柳玉忱又下了一子在棋局上,原本看上去极为松散的黑子瞬间连城包围,瞬间就把白子困住,白子的处境看上去极为凶险。

      林景峰其实一直都有关注棋局,看到此处啧啧了两声:“高,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你这棋艺确实高,可是再高的棋艺若只是用在这棋盘上是不是太过浪费了些?”

      柳玉忱的笑容中带着三分认真:“就算是再高明的棋手也避免不了伤亡,玉忱想要的不过是……”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林景峰打趣道:“你这一天可是热闹的很。”

      柳玉忱神情微动,轻声说道:“请进。”

      话音一落,进来的正是太女。

      只见太女穿着一件蔚蓝色劲装,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又爽朗。

      她一进来,整间屋子似乎都被照亮了。

      “不好意思,今日有些事情,所以来晚了。”

      柳玉忱起身低头行礼,一举一动端庄有度,原本上挑的杏眼微微弯起,显示出主人的愉悦。

      “见过太女”

      蒋明曦笑道:“起来起来,我想着若是从外面带食物过来,多少是要花费些时间,食物的口感也差一些,所以就直接把御厨给带过来了。”

      柳玉忱万万没有想到太女会连宫中的御厨都带来了,他心中彷徨又动容:“太女实在不必如此,玉忱对吃的一向没有什么特别要求的~”

      蒋明曦如沐春风的神色上带着期盼:“我知,可是我有~

      而且我有私心,我想让玉忱尝尝我…喜欢吃的食物,不知道玉忱可有兴趣?”

      柳玉忱一时间分不清楚太女是想让自己享用御厨烹饪的美味还是真的想要给自己分享她喜爱的食物才这么说的。

      若是前一种原因那是体贴,后一种原因却叫他心头一烫。

      分甘同味吗?

      品尝对方品尝过的食物,做对方做过的事情,知道对方的喜好。

      这次柳玉忱的大脑还没有分析出怎么样的回答才更显得体,身体却要诚实得多,清软的声音已经脱口而出:

      “好~”

      柳玉忱察觉到自己居然连一些修饰都没有就回答了,白皙的脸颊因为自己的不矜持而染上了胭脂红晕,整个人羞得不行。

      可是心里却出现一丝庆幸,他隐约的知道,若是让大脑来选择就会顾忌良多,搞不好今日就会留下遗憾。

      若是真因此留下遗憾,他必然是会后悔的。

      柳玉忱的手微微用力抓住自己的衣袖,极为有礼貌的补充道:“玉忱谢过太女,那就有劳了。”

      说完以后略微低埋的头向上偷偷的抬起了一些,看到太女灼灼目光又迅速的埋了下来,只是原本嫣红的脸颊更红了,就连冰透白玉般的耳尖都红得要滴出血来。

      蒋明曦看到他这副娇俏的模样心里火热,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以表心意,到底是怕唐突佳人,而改为:“不麻烦的,我这就吩咐下去。”

      贴身侍从常青那里不明白自己主子的心意,当即就向外面的厨子吩咐起相关事宜。

      柳玉忱起身坐落到茶几上面,一套泡茶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

      他泡好后拿起一杯雨前龙井恭敬的递到太女身前,柔声道:“太女,先喝杯茶吧。”

      蒋明曦看到这杯茶,眼里的笑意不由加深了很多。

      雨前龙井,她最喜欢喝的茶。

      她喝了一口茶神,神色自然说道:“很好喝,我很喜欢。”

      明明一句我喜欢,是听起来就像是再正常不过的点评茶饮。

      可是配上蒋明曦三分慵懒的语气,略微上提的语调,就像一个勾子一样撩人心弦,就是能让在座的人清清楚楚的知道她说的不是茶,而是人。

      这样惑人的语气,让柳玉忱整个人都不争气的烧了起来,就连周围的氛围都变得胶着起来。

      “若是太女喜欢,下次玉忱再…为太女泡茶。”

      蒋明曦听到此话,心中一喜:“好,到时候我们还可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玉忱,你这里好热闹。”男子看到蒋明曦发出一声惊诧然后连忙行礼道:“刘维拜见太女~!”

      柳玉忱在看到刘维的时候,原本含情的双眼恢复了几分清明,却多了一分可惜。

      可惜刚刚那未尽之语……

      蒋明曦听到刘维的名字以后若有所悟的看了对方一眼,礼貌的声音中带着疏离:

      “不必多礼,起来吧。”

      刘维听话的起身,他看到眼前龙章凤姿的太女,一举一动之间尽显皇家威仪,最重要的是对男子居然那样温柔呵护的模样。

      光是幻想着若是有一天太女温言软语的对象变成自己,便已脸颊微红,心生摇曳。

      这样的太女又有谁不喜欢呢?

      还好他估摸着太女早晚要来看柳玉忱,时刻叫人盯着这边,一有动静就过来通报,不然就和太女错过了。

      刘维看着太女的神色略微冷淡,便知道太女没有对自己一眼钟情。

      想来也是,太女见多识广,又那里可能那么容易看一眼便喜欢。

      想到此处,刘维不由的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柳玉忱,心里不由自忏形愧,终究是比不过……

      可是自己也有这柳玉忱没有的东西,最少自己就比柳玉忱要温柔小意和主动得多。

      都说女追男隔座山,男追女隔层纱。

      这世间又有几个女子能够拒绝这样的男子呢?

      想到此处,刘维一咬牙,厚颜问道:“太女,您这是御厨都叫来了?不知道刘维能不能也有这个口福也尝一尝御厨的手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这章粗长。
    嘿嘿,不知道我表达清楚没有,柳玉忱的容貌是拉满的,以后不敢说。
    但是最少这本书他的容貌是公认的,无人能出其右。
    蒋明曦:能让姐一见钟情的能差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