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整个学堂的因为蒋明曦的话,变得骤然安静起来。

      就连一向在外人面前端庄持重的柳玉忱不由站起来,惊慌又无措说道:“太女不需要为我做这些,我…我…”

      蒋明曦双眼清明坦荡的郑重说道:“需要的,公子乃是风光霁月之人,亦是我蒋明曦钟情之人,我对公子再郑重珍视都不为过。更何况不论是什么理由,当初都不该一声都没有交代,月余才归。”

      蒋明曦声音带着歉意和不易察觉的撒娇:“看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柳公子就原谅我吧?”

      早就在不知不觉间,柳玉忱脸上如艳霞一般的红晕早已褪去,可是在听到太女的话语时,眼尾却露出红痕,使得他原本温润的脸庞艳丽得让人不敢直视,也脆弱得一塌糊涂。

      “玉忱,从未怪过太女…”

      明明是柔弱的男子,声音都还带着清悦软糯,但是这一句话里面却听出铿锵和坚定。

      柳玉忱原本看到太女带着膳食看望自己,就想世间女子如此做已经是极为贴心了,而太女能够纡尊降贵做到这一步,算是做到了极致,给足了自己面子。

      但是他从未想过太女会为自己亲自下厨,那是普通女子都不屑的事情,何况是太女呢?

      而且太女居然那样直白又温柔的当着众人的面想自己表明心意,向自己道歉……

      上次也是如此,每每在他最尴尬不平的时候太女总是会出现,给他带来温暖和照顾,纵然他再如何铁石心肠,亦会被感动。

      何况他绝非真正的冷心冷情之人。

      一想到这种种,柳玉忱这几年被冰封的心,悄无声息的被化掉,不知不觉间变成春水。

      柳玉忱从小到大虽然锦衣玉食,接受最好的教导,但是他知道那是因为他是柳家的公子,所以不论言行举止更是严苛的要求自己,做事规行矩步,务必让自己成为大家闺秀,不负爹娘期望,不负家族声誉。

      可是今日他却第一次知道,原本被人宠溺珍重,居然是此等感觉。

      虽然迷茫无措,可是心中却有无法遮盖的欢喜,整颗心也在不知不觉中里软得一塌糊涂。

      蒋明曦看着小白兔的眼睛又红红的,这惹人怜爱的样子,让她的声音又不由的放轻了几分,带着她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宠溺说道:

      “只要公子不恼我便好,以后我在皇城的日子会时常来看公子,公子可不要嫌弃我叨扰?”

      柳玉忱还带着红痕的眼睛有些嗔怪的看了太女一眼,声音还带了点沙哑,极为小声的说道:

      “太女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都已经当众如此说了,若是我现在拒绝你,岂不显得过于小气?”

      蒋明曦单手托腮,眼里的笑就没有断过,也跟着极为小声的说道:“谁敢说我们家玉忱小气了?我们家的玉忱最是大气不过,自然是不会跟我一般计较。”

      柳玉忱有些急道:“谁…谁是你家玉忱!太女明明刚刚当着众人叫我柳公子,如今别人听不到,便如此…如此巧舌如簧。”

      蒋明曦连忙哄道:“我对别人断不会如此,因为是玉忱才会如此特别。”

      哪知说完这句话,柳玉忱却有些怔住了,脸上浮现出些许悲伤的神色。

      记忆中张正鸣也和他说过类似的话,言犹在耳,可是女郎早已不在。

      柳玉忱看着眼前的太女,她是年轻一辈最为明亮的太阳,照耀着大地,守护着凤曦国的子民。

      可是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就算是最明亮的太阳,也有照射不到的地方。

      再说这世间星河落日,潮起潮落,今日誓言犹如明日黄花,何时凋零谁人知?

      柳玉忱眼底有淡淡的孤寂,轻声问道:“若是玉忱就是小气之人,就是那么不识趣的拒绝了太女呢?”

      蒋明曦不知道柳玉忱为什么之前还好好的,结果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他现在整个人都像是被蒙在一层灰色的纱雾,整个人看起来淡淡的,极为不真切,仿佛一个抓不住,下一刻就会消失无踪。

      蒋明曦心里一闷,立马说道:“若是被拒绝,我便远远的看着,左右还有下次,玉忱总不会每次都拒绝我吧。”

      柳玉忱咬了咬自己的唇,终究还是把未尽之语说出了口:“太女,我不是在玩闹,我是认真的。”

      蒋明曦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我也是认真的,明曦心悦公子,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可感情贵在两情相悦,若是公子真的对明曦无意,明曦就算再喜欢也不会去强求。

      我知道公子对以往之事有所顾忌,可是人生在世不能因噎废食。本宫不是张正鸣,而是蒋明曦。我想当公子的良人,想再以后漫长的人生中与君携手。

      我更希望百年之后公子,公子回忆与我种种,不悔与我相遇。

      明曦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公子心中有我,不知道公子能否告诉我,明曦有没有感觉错?”

      柳玉忱尝到唇上因为太过用力咬下,而散发出的血腥味。可是整个人却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计较这些,他满心满意都是无边的愧疚,最后低下头说道:

      “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他知道他应该马上给太女一个答复的,可是一想到若是选择错误,整个人再次跌落入无底寒渊,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原本他不是那么胆小的,就算是当初被张正鸣推落也没有这么害怕,可是一想到若是太女的话…就本能的不愿意去想最坏的结果。

      可是若是拒绝,一想到温柔幽默的太女因此神伤,心中不由难过抗拒,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向处事果决的自己会因为一个回答而进退两难。

      就在柳玉忱有些自我厌弃的时候,耳边传来太女爽朗的笑声和轻快的话语。

      “好怕玉忱想都没有想就拒绝我了,若是如此真是半点机会都没有了。”

      柳玉忱想要开口解释什么,却被太女的指尖轻轻的封住将要开口说出的话语。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居然从太女身上看出了隐忍和心痛。

      太女动作轻柔的不可思议,擦去了他唇齿间的血迹,声音更是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

      “不论是什么时候都别伤到了自己,你不过才见了我两次,一时间无法抉择很正常,若是一时间分辨不出来,那便再多看看,多想想,左右我们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很长。”

      柳玉忱双眼湿漉漉的,急切的说道:“可是这对您来说太不公平了。”

      蒋明曦有些畅快的笑道:“我家玉忱真好,现在已经开始考虑对我公不公了?”说完以后极为认真的补充道:“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公平,而是玉忱你呀~”

      柳玉忱无措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太女那双仿佛有魔力的眼眸,可是他明明已经避开了,但是仍旧感觉自己的脸颊热得慌,只是心里到底是对不能给于及时答复充满了愧疚。

      “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清楚。”

      蒋明曦笑道:“无妨,和玉忱相处的时候我很开心,光是这份开心我便已经赚到了。玉忱还那么小,又是终生大事,难免会多考虑一些。只要玉忱没有拒绝我,就代表我们还有机会。

      若是…若是那天玉忱想通了,实在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你可以随时喊停,我便会停下来了。”

      蒋明曦深知,对于这个世界而言,男女之事就算真的出了一些问题对于女子而言不过是多了一桩风流韵事,可是对于男子却是一辈子的事情。

      一辈子的事情,若是两次见面就让别人定下来,实在是太过苛责。更何况柳玉忱原本就被张正鸣伤害过,对这种事情有所顾虑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蒋明曦愿意等,等这个看上去端庄如玉,但实际上藏着四季风光的男子看清楚自己的心意。

      可是柳玉忱不一样,他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大家闺秀,他本就因为当初退婚的事情心死如灰。

      唯一的愿望也就是希望自己的弟弟不会因为自己受到牵连,能够看着自己的弟弟顺利大婚便已经满足了。

      至于自己,到时候找一个庙宇,青灯古佛的过上一生便好。

      只是他从未想到会遇到太女这个变数,原本已经跌落深渊的人生会骤然改变,所有的困境被迎刃而解。

      他原本枯竭已死的心,再次有了红尘中人会有的喜怒哀乐。

      重回人间他自然是满心欢喜,但是也确实是怕了再次跌落,所以对于太女的问题犹豫不决。

      就连他都唾弃自己的行为时,柳玉忱从未想到太女会对自己纵容到这种地步,一时间百感陈杂。

      他的声音带着难以自持的哽咽:“我…绝对不会让太女久等的。”

      “傻瓜,等你我愿意。别把自己逼得太紧,若是想不出来就别想,有些事情水到渠成,不用太过可以强求。”

      “嗯~”

      柳玉忱原本紧绷的心神慢慢放松下来,整个人在对着太女的时候多了几分自然和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亲昵。

      蒋明曦把身上的披风结下,盖在柳玉忱的身上:“现在已经入秋了,天气开始冷了,注意保暖,别着凉了。”

      柳玉忱感受到披风带来的温暖,有些担忧的说道:“披风给了我,那太女呢?”

      “我自幼习武,这点天气与我无碍,男子身体本就要娇弱一些,你要照顾好自己。”

      柳玉忱乖巧的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什么连忙补充道:“以后太女不要为我下厨了,太浪费太女的时间了。”

      蒋明曦沉吟了片刻后答道:“好。”

      她亲手做东西一方面试因为歉意补偿,另外一方面是让众人知道自己对柳玉忱的重视,倒也不是真的喜爱下厨。

      如今目的已经达到,到是不用刻意再做,毕竟有些事情盛极必衰,自己太过重视,对于玉忱而言也未必不是好事。

      更何况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厨艺还是御厨的好。

      两人又闲谈了两句,蒋明曦柔声说道:“晚些时候你还要上课,我就不打扰你了。三天后我再来看你?”

      “太女不用来得太过频繁,这样子实在是太当误太女的时间了。”

      柳玉忱脱口而出,可是一说完就暗自后悔,他的话语听起来似乎并不想太女来,太女会不会因此误会?

      柳玉忱有心想要解释两句,可是如果说了,会不会又表现得自己太过‘善解人意’,反而显得虚伪。

      口才一向不差的他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蒋明曦看到小白兔皱巴巴的脸不由笑道:“不会当误的,只是若是有事要忙我坐坐就走,若是有时间就多陪陪玉忱可好?”

      柳玉忱看到太女的笑颜心情也不由跟着轻松起来,不自觉的答道:

      “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