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秀(女尊)

作者:风熙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来人穿着一身宝蓝色长袍,暗金色头冠,明明只是半大的少女,但是全身散发的气势就让人不敢小觑。

      此人正是带着三分痞气七分贵气的五皇女蒋明峰。

      蒋明峰天生就爱交友,长期混迹市井,是上到贵女,下到贩夫走卒都有她的朋友,可谓是五湖四海广交天下好友。

      常小甜的姐姐常怀秀就被蒋明峰引为知己,当初常家捐献粮草物资,还是五皇女蒋明峰穿针引线的。

      蒋明峰一直把常小甜当做自己的弟弟,当初常小甜能在凌云阁也是她在父君那里说了项的。

      如今蒋明峰刚刚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就来看看常小甜书院生活是否习惯,哪里知道刚刚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蒋明峰熟悉的摸了摸常小甜的头笑道:“我们家小甜在这里习不习惯呀?”

      常小甜看到蒋明峰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明峰姐姐你来看我了?其实我在这里还蛮习惯的,若是没有人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就更好了。”

      蒋明峰环视了一下请安的众人,活脱脱的一副小霸王模样昭告道:“都起来吧。小甜是我姐妹的弟弟,也就是我弟弟。我们家小甜这么可爱,定然是不会有人不喜欢的,大家也这么觉得吧?”

      周围的人万万没有想到最为不起眼的常小甜居然还和五皇女有这份关系,不看僧面看佛面如今这尊大佛都立在眼前,那里还会有人想去得罪五皇女。

      当下众人连忙赔笑的说道:“自然是喜欢的。”

      “小甜那么可爱,大家都很喜欢他。”

      “小甜天资聪慧,我是连夫子都夸耀思维灵活……”

      常小甜虽然被常氏夫妻保护得很好,但是到底是常年经商家庭出来的孩子,虚与委蛇这套也不是没有看过。

      可饶是如此,看到这群人变脸变得如此之快,心里啧啧称奇。

      蒋明峰这人遇强则强,如今看到这帮人如此识趣,更何况是一些男子,当下兴趣缺缺的说道:“都散了吧。”

      “诺!”

      蒋明峰看到人都散了,才从侍从手里拿出食盒高兴的说道:“我就知道小甜喜欢吃东西,我去河口那边看到好吃的就想到你了,这些可是河口那边特产,皇城可是没有的,你尝尝~”

      常小甜一看到食物,黑溜溜的葡萄眼睛瞬间就提亮了起来:“谢谢明峰姐姐。”

      常小甜显然和蒋明峰极为熟识,手里拿了一块糕点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点评。

      另外一只小手还拉着柳玉忱没让他走:“玉忱哥哥你也吃~这个味道好,你应该会喜欢的~”

      蒋明峰听到玉忱两个字试探的问道:“你是柳玉忱?”

      柳玉忱行了一个礼以后,柔和的笑道:“正是草民,见过五皇女。”

      蒋明峰某种角度也算是个钢铁之女了,而且是个为开窍的钢铁之女,刚刚关注点都在常小甜的身上,如今看到柳玉忱也不由叹道:“难怪我皇姐喜欢你,时常都念叨着你。”

      五皇女和太女乃是一父同胞,所以众人都知道她在称呼其他姐妹的时候会说是几皇姐,只有称呼太女的时候会直呼皇姐二字。

      柳玉忱不由一怔,心中五味陈杂。

      太女对她人说过喜欢自己?并没有…忘记自己吗?

      蒋明峰原本不会再大庭广众之下谈论皇姐感情,可是看到刚刚看到柳公子的处境,又觉得有些事情该说上一说。

      蒋家就没有笨人,看到柳玉忱的反应蒋明峰多多少少有些明悟。

      她解释道:“皇姐原本早就想来看公子来,可是她月余前就被安排修建堤坝的事情,一直没有在皇城。不过估摸着过两天就会回来了。”

      柳玉忱长长的睫羽微微颤动,本来还算平静的心湖像是被丢进了一颗小石子,只是这次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

      以往就算是被掀起涟漪,片刻以后也是风过无痕,可是这一次涟漪却逐渐扩大,让他一时间分不清楚到底是风动了,还是心动了。

      柳玉忱的声音轻不可闻的问道:“太女,她还好吗?”

      等柳玉忱反应过来以后,关心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了。

      柳玉忱有些恼自己不够矜持,可是又觉得太女如此帮助自己,他关心太女也算是…应该的。

      两种不同思想相互交织下,原本白皙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淡雅的玉兰花也变得生动娇俏起来。

      蒋明峰看到柳玉忱这副模样,下意识的转移眼神,略有些悲伤的说道:“皇姐她…其实不太好……”

      柳玉忱吃惊的抬起头来,一双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担忧,就连声音都不由的高了半个度:“太女她怎么了?!”

      蒋明峰双眼转了转,若是熟悉她的人定然知道她在动什么脑筋,可是柳玉忱明显不在此列。

      “皇姐她常年都在皇城,这会出城水土不服,身体一直不太利爽,但还要强撑着身体监工,人清瘦了不少,就怕她什么时候垮了。”

      柳玉忱抿了抿唇,试探道:“请御医看了吗?”

      蒋明峰看到柳玉忱的样子,看来这位柳公子比想象中还要关心皇姐,她有意再说研究几分,可是想着这里人多眼杂,若是传出去会影响皇姐名声,只好把这个想法压下去。

      蒋明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角,就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是声音听起来却有几分哀伤:

      “自然是请了的,御医叫皇姐好好静养,可是这堤坝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那能说静养就静养的,皇姐也只能强撑着身体监工。”

      柳玉忱身体略微向前倾斜了一些,有些焦急的问道:“不是说太女不日就要回皇城,想来到时候就有时间休息了吧?”

      蒋明峰犹犹豫豫的说道:“应…应该吧,左右还是要看堤坝的进度,看一看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柳玉忱的脑海里回想着那个带着三分慵懒模样,万事在她那里都智珠在握都太女,明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可是如今却身体欠佳,整个人不由心慌了起来。

      恍惚间他根本就没有注意五皇女是什么时候离去的,也没有留意那些学子因为听到他与太女的关系而流露出来的反应。

      他甚至都忘记了克制,满脑子都是太女欠安的消息。

      一向平心静气的柳玉忱,这一夜辗转难眠。

      ——————————————————————————————

      蒋明曦处理好堤坝材料采买的事情以后,就准备动身回皇城。

      地方官员热情的说道:“太女督查辛苦了,不如多留两天,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

      蒋明曦回礼道:“各位好意明曦心领了,只是堤坝工程紧急,我还要回去向母皇复命,剩下的事情就有劳各位了。”

      “太女严重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众位官员听到太女赶着回去想曦皇复命,当下也不敢劝了,只是准备了一些当地特产聊表心意,又表明自己的清廉。

      蒋明曦看到都是一些算不得值钱的玩意和一些特色食物,为了让官员们安心,也就不和她们客气了,把所有东西全部打包带走。

      而自己带着少量精锐快马加鞭的赶往皇城,原本两天的路程花了一日便已经抵达了。

      五皇女蒋明峰刚刚从书房回来,途径东宫便看到了皇姐的身影,有些诧异的问道:“皇姐,你提前回来了?”

      蒋明曦神采奕奕的说道:“嗯,事情一切顺利就提前动身了,刚刚去向母皇和父君请完安,怎么,你这表情是不想我回来?”

      蒋明峰嘿嘿笑了两声:“这那能,这不是才在柳公子的面前提了皇姐两三天以后回来,没想到转头就看到皇姐了。”

      蒋明曦有些诧异的问道:“柳公子?你说的是柳玉忱?你怎么会见到他?”

      “我去男德学院看小甜,就看到了柳公子。”

      蒋明曦神色微动,轻声问道:“他还好吗?”

      蒋明峰总觉得皇姐和那柳公子在问对方的时候,神情有种莫名的想象,当下觉得好玩,打趣道:“不好。”

      蒋明曦的眉头微微皱起:“怎么回事?他是尚书之子,再加上…我在父君哪里提过,按理说不会有人为难他?还是他身体有什么不适?”

      蒋明峰难得看到自己的皇姐这副模样,当下有些得意的摇起折扇显摆起来:“皇姐只知道男德学院和前朝息息相关,可是却不知道和后院男子那一套更相关。

      这男德学院说白了,都是为了皇室和官宦选拔夫君的地方,你说后宫之中若是那个男子被母皇不闻不问,就算是娘家地位再高,再这后宫之中日子会好过吗?”

      “明峰,不得妄议后宫。”

      蒋明曦何等聪明,听到老五这么说,当下便对柳玉忱的处境有所了解。

      她之前月余都没有去见柳玉忱一方面是因为人不在皇城,难免照顾不到,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她之前一直没有把心思放在男女之事上面,对于男德学院的弯弯道道不了解。

      蒋明曦叹息了一声:“我知道怎么做了。”

      蒋明峰看到自己皇姐这副样子,料想就是个不解温柔的,当下好心提点道:“姐,那男德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若是思慕里面的男子,就会邀约聚会赏花之流,表示对男子的重视。

      你应该会亲自见柳公子的嘛?到时候记得保持微笑,你一不笑,怪吓人的,到时候别吓到了柳公子。和柳公子在一起,就别老是说朝堂上面的事情,不然太过无趣,你要……”

      蒋明曦有些扶额的看着不过十六岁的妹妹,一副情场老手一般‘尊尊教诲’,莫名的手就有些痒。

      但是想着自己在这个世界并未有和男子相处经验,又默默的把已经硬了的拳头放了了下来。

      ‘还是听听吧,或许会有用。’

      蒋明峰难得看到一向伟岸的皇姐,今日如此认真的听自己的话,心里难免生出了一种自豪感,当下毫不保留的把和男子相处之道的见解倾囊相授:

      “总之要让周围的人都重视一个男子,要让一个男子倾心于你,那就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对这个男子的偏爱……” 

      蒋明曦似有明悟的问道:“若是我为他亲手做吃的,算是…算是偏爱吗?”

      话音一落,只听吧嗒一声。

      蒋明峰的扇子就落在了地上。

      她整个人犹如石化了一样愣在原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