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甲后我进宫养老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喝茶听书

      不用上班之后,生活一下变得很悠闲。

      皇帝没事就来陪我吃饭,顺便关照一下饮食起居。后宫嫔妃个个拿我当祖宗供着,每天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别说跟我斗了,我说往东,这个宫里就没人敢往西。

      我这个贵妃活活当出了太后的感觉。

      爽倒确实是挺爽的。

      我趴在桌前,一边在小本子上写我的计划,一边琢磨着中午要吃什么。

      “皇上驾到——”

      我:“?”

      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这还没到饭点呢。

      我把本子一合,抬起头,皇帝从外面进来,穿着一身浅青色的常服。

      “爱卿今日可有空?”

      我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去哪?”

      皇帝:“下馆子。”

      行吧,在哪吃不是吃。

      我穿了一身白色的常服,拿了把折扇出门。

      乘车一炷香时间,抵达京城商业圈。

      皇帝先我一步下车,对我伸手:“来。”

      我们俩一下车,立刻遭遇明里暗里的瞩目。

      皇帝从车里拿出一顶黑色的帷帽,扣我头上。

      然后沾沾自喜:“还好朕早有准备。”

      我:“……”

      我本来就矮,带着黑色的帷帽,站在他旁边,看起来像一顶黑伞白把的蘑菇。

      周围的回头率瞬间从百分之百变成百分之两百。

      我愤怒地摘下帷帽扣到他头上。

      世界清净了。

      为了安抚我受伤的心灵,他给我买了串糖画。

      我们俩站在摊子前面看老伯画糖。

      “老人家近来生计如何?”皇帝看了一会,开口问。

      “还行。”老伯说,“难得过过太平日子。”

      我们俩同时微笑。

      “……就是不知道能太平几年。”

      我:“……”

      皇帝:“……”

      我:“……至少两年吧,长了说不好。”

      老伯:“……什么,就只能太平两年吗?”

      皇帝:“为什么是两年?”

      我:“我猜的,随口一说罢了。”

      ……

      皇帝在前面带路,我跟在他后面东张西望。

      往来行人络绎不绝,街上车水马龙,一片热闹景象,似乎已经恢复了战前的繁荣。

      自京城开始,全国经济正在逐渐复苏。

      如果能多安稳几年就更好了,只可惜北朝西厥两大强敌在侧虎视眈眈,怕是不会坐视大裕稳定发展。

      哎。

      不知道他想带我去哪。

      他停下的时候,我刚刚啃完那个蝴蝶造型的糖画。

      面前是一家茶馆。

      我们俩带着侍卫上了二楼的包间。

      包间靠里的一面没有墙,用一张竹帘隔开,透光又好看。

      茶博士上前询问我们要喝什么:“本店有铁观音、碧螺春、君山银针、蒙顶黄芽、毛峰茶,二位贵客要喝点什么?”

      皇帝:“有普洱吗?来壶普洱。”

      茶博士:“……哎,好嘞。”

      我们点的茶很快就送上来了。

      他执壶给我斟茶,红褐透亮的茶汤注入杯中,淡淡的糯香升腾而起。

      茶楼底下不知何时来了个说书人,醒木一拍就开始讲:“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1]

      “今日说的是浮台港之战,宁将军火计破敌营。话说那浮台港,是三面环水,易守难攻……”

      我听得嘴角疯狂上扬,展开折扇挡住脸。

      皇帝微笑:“还有九十九回,你以后可以经常过来听。”

      我从扇子后面探头:“你怎么知道还有九十九回?”

      皇帝:“呃……朕也经常过来听说书。”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杯中普洱。

      很香。

      快到下学时间,茶馆人渐渐多起来,不多时就坐满了。一楼坐了一桌书生,一边喝茶一边高谈阔论。

      大概是听见了那说书人的故事,说着说着话题就转移到了我身上。

      “……那宁枫混迹军营,自是配不起后位,只是为何要封她贵妃?听说她貌若无盐,难道皇上还真能看上她不成?”

      “……开国功臣,威赫朝野,若你是当今,你敢放她回乡吗?不如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放心……”

      “……为了放心,留在朝中便是,召入宫中,更像是动手前兆……等着吧,下一步就是清算余党了,等剪除了她所有的羽翼,要杀要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罢了……”

      我听得清晰,皇帝自然也听见了。

      他表情都变了,挥手就要命人下去拿人。

      我收起折扇,按住了他。

      “小事而已。”我叹了口气,对他笑了笑,“实情如何,你我清楚就行,不必大动干戈。”

      “我相信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传统曲艺定场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