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甲后我进宫养老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人生计划

      我又睡着了。

      昏睡中眼前的光明明灭灭,似乎有很多人在我周围来来去去。

      我想和皇帝说,我这是绝症,肯定没得治的,但我醒不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恢复了一点力气。

      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透出蒙蒙的光,他坐在床边看着我,眼里血丝分明。

      “……周盈。”

      他端了茶杯,把我扶起来一点,小心地给我喂水。

      “什么时辰了?”

      “申时末。”他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感觉好多了。”我告诉他。

      他面上血色一下褪尽。

      “你不要自责。”我和他说,“我的身体我知道的,本就时日无多,至多半年时间罢了。现在只是稍微提前一点……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我其实很开心。”我对他笑,“真的。”

      没想到临死前还能予敌重创,我觉得这不光是死得有价值,简直是意外之喜。

      总算是了却后顾之忧。

      “帮我拿一下我的小本子。”我指挥他。

      他一直知道我把本子放在哪里。

      这傻瓜,我不给他看,他就真的从来不看,哪怕我当着他的面写也老老实实一眼不看。

      这人这么傻,真的能坐得稳皇位吗?

      皇帝很快把本子拿来,递到我手上。

      我把那个写着计划的小本子塞进他手里。

      “……这是什么?”

      “这是我写给你的。”我说,“你打开看看。”

      他翻开本子。

      《一生中要做的十件事》

      第一条,灭了北朝。

      他扑哧一下笑了。

      我扒在他肩头说:“革命尚未完全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我们一起看这个本子。

      第二条,驱逐西厥;第三条,建设经济;第四条,发展教育……

      这是我在这一年中写完的,十条计划下面是用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写满的具体执行方案,写了一整本。

      “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我用袖子给他擦了一下眼泪,“我走了,这一切就交给你啦。”

      他死死抱住我,把头埋在我颈窝。

      哎。

      “周盈,你陪我看一次日落吧。”

      其实我觉得日出更浪漫,但考虑到我不一定能看到明早的日出,日落也勉强凑合吧。

      他找了个肩舆,想尽办法,把我抬上了房顶。

      我们在庑殿顶上看日落。

      夕阳西沉,金色的火球没入地平线,天空也成了渐变色,从金色到橘色,再到粉色,最后是越来越沉的深蓝。

      我感觉精神好一点了。

      “你看,好漂亮。”

      “……嗯。”

      “你还记不记得。”我对他说,“十年前我们一起喝白开水的时候,就说好了,等打下都城,我们去皇宫的屋顶上看日出。”

      其实这种行为幼稚且荒唐,所以我从前一直没有实际考虑过。

      “……可这是日落。”

      “都差不多嘛。”

      “宁枫。”他终于开口问我,“你早就知道……”

      我:“本来想悄悄去世惊艳所有人,没想到你非要给我提供临终关怀,所以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他俯身,把脸埋在我手背上。

      “……我发过誓的……”他说,“……那时候所有人都走了,山穷水尽,只有你肯留下……我那时候就对天起誓,绝不做鸟尽弓藏之事,你在我身边一日,我定然待你如故……”

      “我已经想好了,你想要兵权,我就给你兵权;你想要财富,我就给你财富;你就是想要美男,我送你十个八个面首也未尝不可……你哪怕造反呢!江山让你来坐又如何?”

      “……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给你呢……”

      手背上有湿润的触感。

      于是我捏了一下他的脸,笑了一下。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很虚弱,笑得可能也很难看。

      因为他哭得更凶了。

      “别哭了。”我安慰他,“其实我真不缺什么。”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我很严肃地说。

      “……什么?”

      “古来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我一本正经道,“所以我死得早说明我是名将,这是老天对我的认可。”

      我等着他配合我,但他这次没有捧场。

      他哭得浑身发抖。

      ……

      我的预感没有错。

      半夜的时候,我开始吐血了。

      可能是前半辈子做事太损,老天并不想让我走得太/安详,五脏六腑都一抽一抽的疼。

      我有点想自己抹脖子解脱,考虑到可能会造成恶劣的影响和不必要的猜疑,这种念头也就只能是想想。

      皇帝眼睛充血,又要叫太医进来,我让太医出去。

      他不干。

      反正都要死了,我难得在众人面前示弱:“周盈,你抱抱我吧。”

      我知道他不忍心拒绝我的。

      他把我抱进怀里,贴在胸口,挥手让太医出去。

      “等我死了,葬礼不用大办,一切从简吧。”我给他交代后事,“不要任何陪葬品,国库还没那么富裕呢,把钱用在正道上吧……”

      “我这个人呢,一生不羁爱自由,死了肯定也不会一直在一个地儿待着的,肯定会随风飘来飘去。你在宫墙边种棵枫树,你想我了,就到树下来坐坐,如果风吹枫叶沙沙响,那就是我来和你说话了……”

      .

      裕和二年,周盈失去了他唯一的挚友、知己、爱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把猫装起来之前就会拿冻干骗它,从它藏身的床底下一步一个冻干撒到笼子里,它会美滋滋地吃掉前面大部分冻干,走到笼子前面的时候才会比较谨慎,这个时候就眼疾手快,抓住,往里面一塞,门关上。
      看,像不像你们吃糖的过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