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甲后我进宫养老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求和补偿

      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饭之后,门口有响动。

      我问侍女:“怎么回事?”

      侍女过去交涉,半晌后回来报我:“回禀娘娘,陛下遣人来给您送礼。”

      “哦?”

      侍女使了个眼色,内侍就把东西抬进来给我过目。

      一管白玉紫毫笔,一方金星罗纹的歙砚,一套雕着各地风物的彩墨,十几本古籍孤本。

      还有一架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西洋地球仪。

      呵呵,怕不是翻了半晚上库房。

      我:“丢出去,我才不要他送的礼物。”

      侍女:“是!”

      我:“等等,你回来。”

      侍女:“娘娘还有吩咐?”

      我:“丢轻一点,别摔坏了。”

      有钱也不带这么糟蹋的。

      侍女:“……是!”

      她们把东西原封不动地抬了出去。

      呵。

      送点礼就想把这事平了,没门儿。

      我生气地翻出我的小本子,继续写计划。

      ……

      今天皇帝居然没来找我吃午饭。

      我生气地一个人吃完午饭,生气地去睡午觉。

      不来拉倒。

      午觉睡到一半,被人打断了。

      有侍女试探着敲门禀告:“娘娘?您醒了吗?”

      “……出了点事。”

      我迷迷糊糊地在被子里问:“怎么了?”

      狗皇帝又作什么妖?

      “陛下和丞相在御书房争执。”

      我:“……”

      吵架怎么了,他们俩不是天天吵?

      这又关我什么事?

      我用被子蒙住头。

      “陛下要封给您五万户食邑。”

      我他喵垂死病中惊坐起。

      好家伙,刘邦当年也就让张良自择三万户。

      五万户,那得是司马懿篡魏的数了。

      我立刻起来穿衣服:“等着,我马上过去。”

      我五分钟穿好衣服,五分钟从中宫一路跑到御书房。

      在门外调整了一下表情,推门而入。

      皇帝看到我,眼睛瞬间亮了:“爱卿!”

      丞相跪在一边,似乎之前正在死谏,看到我面色更难看了:“……”

      我知道他在想啥,不就是想我把人都安到这了么。

      桌上摊了一张诏书。

      我踱过去,低头看那张诏书。

      皇帝小心翼翼地蹭过来:“爱卿,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苏州园林吗?把苏州给你作食邑好不好?”

      我说:“呵。”

      我:“一个苏州就想打发我吗?”

      “你的不就是我的。”我说,“你跟我分那么清楚干嘛?”

      丞相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我知道,纵观上下五千年,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对皇帝说话的权臣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这家伙是个傻子。

      果然,他还很高兴:“爱卿说的对,朕与卿共天下,非在一州一城。”

      我抢过笔,蘸了墨,在那张诏书上瞎涂一气,把笔一丢。

      “行了,就这样吧。”

      丞相一见如此,松了一口气,顿时很识时务地准备开溜:“老臣告退,不打扰陛下和娘娘交流感情了。”

      丞相一走,我立刻冷下脸。

      我转身就走。

      “爱卿,爱卿你等等……宁枫!”

      他从后箍住我。

      我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推开他:“周盈,你脑子被僵尸吃掉了吗!”

      “这个口子开了,后代帝王论功行赏的上限在哪里?你这个祖宗做得好榜样啊!”

      我噼里啪啦把他数落一顿。

      他红着眼眶看我。

      “是,是我糊涂……我只是想……我只是想补偿你。”

      “我缺的是这种补偿?”我气坏了。

      “你原谅我好不好?”他低声下气,“昨天的事……对不起,我当时脑子糊涂了……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我:“你不是觉得难看吗?”

      “我没有!”皇帝四十五度仰头疯狂眨眼,“我发誓,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我:“那你为什么跑?”

      “我只是……只是太难受了。”

      我:“为什么?伤又不在你身上。”

      然后我知道他为什么眨眼了。

      他哭了。

      我第一次看见他当着我面前哭。

      他说:“宁枫,你为什么从来不说呢?”

      我:“说了有啥用,你是能替我挨刀还是能替我疼。”

      我:“算了,都过去了,现在又不疼了,你别哭了。”

      我:“最多也就是穿不了漂亮裙子而已。”

      我:“其实还是可以穿的,可是大家都穿得漂漂亮亮,我一个人捂得严严实实,很奇怪。”

      ……

      皇帝整了一个十分清奇的操作。

      他让宫女全都换上窄袖高领宫装,声称这种样式比较好看。

      这股奇怪的风气迅速在皇宫里流行起来,甚至蔓延到了京城,整个京城的贵女都穿上了这种样式的服装。

      他拿着新做好的裙子来找我。

      “现在不会显得奇怪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