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甲后我进宫养老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玫瑰荔枝

      还未到夏季,天气已经有些热了。

      院子里放了石桌椅,我坐在石凳上写了一会计划,心里有些燥,随手取了折扇展开。

      折扇正面无字,只有反面题字四句。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我随手摇了两下,感觉温度渐渐降下去了。

      心静自然凉这个法子真好,冰块都省了。

      我收拢折扇,接着写。

      没写几句,忽然心有所感,抬起头来。

      皇帝站在不远处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收起本子,想起今时不同往日,有些生疏地行礼:“微臣见过陛下……”

      礼数没有做全,他把我拖起来,摁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昨日是我不好。”他低声说,“我不是故意伤你的。”

      “你说是挚友,那就是挚友吧。”他长长叹气,蹲在我面前,低头认错,“别生我气,好不好?”

      我又开始惯性抬杠:“那我要是生气呢?”

      “那我就自罚三杯,作为赔礼。”他从身后变戏法一样拿出两瓶酒,期待地仰脸看我,“爱卿大人大量,饶我这一回?”

      ……罢了。

      我们和好了。

      他给我倒酒:“尝尝看,去年酿的果酒。”

      虽然我偶尔也喝烈酒,但是更喜欢果酒,这人倒是会投我所好。

      酒液倾斜入杯,是玫瑰花瓣的颜色。

      我尝了一口,眼前一亮。

      是玫瑰荔枝的味道!

      酒过三巡,我们俩都喝了不少。

      一瓶酒已经见了底。

      我好像有点醉了。

      “这就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吗?”我躺在他腿上,又开始暴露本性,“嘻嘻嘻嘻。”

      他坐在地上,很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一缕长发垂下来,落在我脸上。

      冰冰凉凉,滑滑的。

      我伸手扯着玩。

      “……周盈,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不说话。

      “我这个人呢,表面笑嘻嘻的,实则铁石心肠,谁喜欢谁倒霉……”

      “明知道是个火坑,你为啥还往里跳呢?”

      他:“早就在里面,爬不出来了。”

      我笑得东倒西歪,眼泪都出来了。

      “好吧好吧,拿你没办法。”

      他倚着院中桃树而坐,正是早春,粉白的桃花堆在枝头,巨大的花冠遮天蔽日,落英缤纷。

      我闭上眼睛。

      “醉了?”他低声问。

      我半晌不答。

      皇帝半扶半抱地把我拖到床上。

      我:“嘤嘤嘤呜呜呜哼哼唧唧。”

      “好了好了啊,别闹。”他给我脱了鞋袜,探手把旁边的被子扯过来,想给我盖上。

      我一把勾住他脖颈,仰头吧唧亲了他一下。

      他愣了一下,果断摁住我回亲。

      我们俩滚到了床上。

      玫瑰荔枝的香甜气息弥漫在帷帐中。

      他托着我后脑,细致入微地亲吻,低声唤我名字,问我可不可以。

      辗转纠缠中,衣衫一件件剥落。

      我有点情乱意迷,心想要不然睡一下就睡一下大不了吃药的时候,他突然停了手。

      他问:“……这是什么?”

      我迷迷糊糊地意识到他手摁的位置。

      ……不好,搞忘了。

      我没来得及阻拦,他把剩余的布料掀开。

      纵横交错的疤痕暴露出来。

      皇帝表情一下变得很难看,又震惊又难看。

      我知道肯定很丑,但是他这个表情严重地损害了我的自尊心。

      我有点生气:“你走,不想看到你。”

      他慌乱地给我盖好被子。

      “……对不起。”

      他背影狼狈,几乎是落荒而逃。

      草,真的走了。

      气得我从床上蹦起来,一个人把剩下一瓶果酒吨吨吨全喝了。

      狗男人,再看你一眼我是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