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她很渴望,有一天她的生活可以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许是被传说中的魔物带走,到一个充满险阻的地方等待着英俊的陌生骑士来拯救。又或许是爆发一场规模宏大的战争,然后在乱世中漂泊的她,终于遇到了一生为之等待的,高坐在白马之上的勇士……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她很渴望,有一天她的生活可以出


  总点击数: 8514   总书评数:46 当前被收藏数:7 文章积分:3,189,22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迷失都市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996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阿曼的时空寻爱之旅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在遥远的神秘国度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
      她的名字叫阿曼。
      啊,这是一个多么老土的启场白,不过每个神话都这般开头。
      公主有着漂亮的脸蛋,窈窕的身材,还有古怪的脾气。
      她并不常笑,不知怀着什么心事的样子,每日都一副忧郁的表情和不得志的神色。
      为了博取公主一展欢颜,国王用尽了方法,招请各地的能人回宫献艺。
      可是公主只管躺在棉软华丽的高榻上,日复一日地以冰冷的视线看着台下的表演,依然没有笑容。
      于是国王只好搬出了最后的方法。这是一个自久远的年代流传下来的古老秘方,他从千人之中甄选出最好的故事能手,在每天的夜里为公主说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永远也不会完,可是在一千零一个夜之后,故事家的故事仍然未进入高潮,公主为了不再在夜里听到他的声音最终把他给干掉了。
      公主很忧郁,她不快乐地住在巍峨的城堡中过着无聊的日子。
      她很渴望,有一天她的生活可以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许是被传说中的魔物带走,到一个充满险阻的地方等待着英俊的陌生骑士来拯救。又或许是爆发一场规模宏大的战争,然后在乱世中漂泊的她,终于遇到了一生为之等待的,高坐在白马之上的勇士……
      她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她渴望恋爱。
      阿曼是个公主,她什么都不缺,无论是先天或是后天的条件,她都充足,她有举世无双的美貌,用之不尽的财富,显赫的地位,当然,只要她愿意,她也不缺男人。
      不过,那可以称之为男人吗?阿曼的表情立即轻蔑起来,她不乏皇宫贵族们的求婚,但是细想一下吧,那些排队轮候的男人们,个个都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样子,不是呆头呆脑一脸一蠢相,就是口若悬河一脸谄媚讨好,看了教她想吐。
      不不不,她要的不是这种一个模子可印出无数个翻版的货色,她要的是真正顶天立地,有担当有气魄有地位有见识、集各方优良品质于一身的真真正正的男人。
      但这样的男人哪里找去?
      公主每天闷在榻上,吃着侍从手中的葡萄,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休闲生活,间中胡思乱想,构思不同的艳遇可能,她甚至去找巫师倾诉。
      巫师穿着乌黑乌黑的袍子,坐在乌黑乌黑的垫子上面,他的脸也被包裹在乌黑乌黑的面罩里。
      没有人看过这位巫师的样子,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他通读神秘语言的书籍,游历各国,见闻广博,他对烦恼的公主说:“公主你理想中的男人是怎样的呢?”
      阿曼公主想了想:“其实我的要求不算高,他只要高大英俊,幽默开朗,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我高兴时他会得活跃气氛,随境增兴;我忧郁时他会得静伴身旁,软语抚慰;无论我说什么他都认可,并视作唯一标准;无论我做什么他都同意,并致力配合以达最佳效果;每晚睡前要给我说一个新鲜的笑话,每早起来要以甜蜜之吻把我唤醒,他最好时而浪漫,时而热情,还要知情识趣识时进退,他得专情,他得品味高雅,他得无不良嗜好……”
      巫师微笑:“公主,这个世界是不会有这种男人的。”
      公主不信:“我要求这么低也找不到合适人选,不过是因为我长年困在这个城堡中无法认识他们而已,你去过那么多的地方,难道就没见过一个这样的男人?”
      “我的确没有见过。”巫师说。
      “那么是你的见识不够了。”阿曼公主有点不屑,挑了挑嘴角说。
      “我真希望可以像你一样!”公主对自己的遭遇忿忿不平:“如果我可以多一些机会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如果我可以看到更多一些的男人,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到命中注定的王子!”
      巫师浅笑不语。阿曼公主盯着他:“你是本国法力最高的异能者,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外面的世界是很危险的,公主大人。”巫师说:“为什么你会觉得不满意呢,在这里没有人敢违逆你,无论你选什么男人,他都必定忠心地臣服于你。”
      “但是这里的男人太无趣了,我怎么能这样平凡地嫁给一个苍白乏味的对象然后像前朝所有的公主一样守在这个了无生气的城中慢慢老去,我不甘心,我要亲眼看看外面的男人都长什么样子,我要去你以前去过的地方,你随手一个法术就可以完成我的愿望了,别告诉我你做不到,如果你拒绝的话你就等着今天黄昏的晚钟敲响时,被赐死在众望台的火刑里吧。”
      巫师轻咳了一声,他的笑意更深了:“公主你的愿望的确不难实现,如果你只是想去我去过的地方。我已经为你作了最好的选择,在接下来的旅程中,希望你能用自己的眼睛,好好地认识一下所谓的男人们。”
      阿曼作了一个好长的梦。
      梦醒的时候她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身边的闹钟响个不停。
      她有气无力地按掉那只跌过无数次的破闹钟,翻身起床。
      今天是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八号。她对着墙上那张奇诺里维斯的超大海报刷牙洗脸,完了便张开嘴呵一口气,顺便让她的偶象看看她一排整齐洁白的漂亮牙齿。
      早餐是稀过蒸馏水的白粥和厚过黄页的马拉糕,五十年不变,这肯定又是从店里卖剩的糕点中带回的,因为她家开的是旧式糕饼店,餐餐不是吃糕便是吃饼,阿曼觉得她的人生真是没有一点前途和寄望。
      阿曼板着脸,用叉子狠狠插在糕点上,像处死一碟叫她恶心的蠕虫。
      “还玩,再不吃上学就要迟到了。”阿曼的妈妈在一旁说。
      “我减肥呀。”阿曼不满地说:“明知我最憎吃马拉糕。”
      “发育不良还学人拣饮择食,胸无二两肉,波平如镜的A级女人。”弟弟坐在对面嘻嘻地取笑,阿曼气得瞪他一眼:
      “你敢再说一次!”
      门铃响起,阿曼瞧了瞧墙上的时钟,真是准时啊,她当然知道,此时门外站着的也是一个五十年不变的男生。
      阿曼的妈妈去开门,回过头来抱怨阿曼:“都叫你早些起床的,你看阿维都已经来接你了。”
      “没关系,我可以再等一等。”阿维好脾气地说,他和阿曼不同,十分喜欢笑,站着时笑,坐着时笑,走路时也在笑,阿曼最讨厌他了。
      “四眼哥哥,你又来接我姐姐啊,真是难为你啦。”阿曼的弟弟也喜欢笑,不过那是种细碎的,阴险的,嘶嘶蟀蟀,居心不良的笑法。他排在阿曼最讨厌人物名单第二名。
      阿曼的爸爸由头到尾也没作声,他坐在餐桌边上专心地看报纸,还细心地把期期都买的奖券拿出来逐一对照号码,这就是他每一天都会重复做,最最重要的任务了,如果中了奖就发达啦,以后再也不用吃白粥和马拉糕了。
      不是阿曼看不起爸爸,人到中年,一事无成,最多靠一间看起来随时将要倒闭的糕饼店维系生计,这还要是妈妈嫁过去时的嫁妆,这个看来沉默寡言的男人日日无所事事,就只晓得将感情寄放在奖券上以博一生之横财,不过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穷人是一辈子也不会发达的!
      阿曼扔下无辜的叉子,不知被谁得罪了似的抓起书包上学去。
      这一屋子的男人都叫她看不顺眼。
      此时阿维还在后面急步地追赶上来,他一边跑一边叫:“阿曼,你怎么不等我呢……”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阿曼绝望地想着,她记得自己明明是个公主啊,在某个梦里面。
      那的确只是一个梦,而且是个晚晚都会做的梦。
      梦里面的她是那么的尊贵,那么的傲慢和美丽,现实里的她却生活在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四面楚歌。
      她不过是希望见到一个像样一点的男人,如此而已。为什么那么难?她不明白,无论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她都找不到。
      阿曼只是一个普通学生,念的是女校,而且校规极严,除非她去参加援助交际,否则认识男人的机会真是微乎其微。所以她会抓紧机会参加所有校外活动,不论大小,有杀错无放过,她觉得缘分是要自己造出来的,总不能日日望天打卦,等运到。
      就像所有读书读到神经质的女生一样,她时常在课堂里听着老师讲课,却神游到另一个世界,做着爱情白日梦。
      终于有个机会,学校举办一年一度的联谊会,那是与外校合办的庆典活动,真是千载难逢,许多女生都是靠这些联谊会结识异性,阿曼暗下决心,成不成事就是靠这一次了!
      阿曼不惜下重本,用了所有的零用钱,买下那条挂在商店橱窗里她深心仰慕了好久的裙子,还顺手买了一大堆化妆品。
      联谊的那天是星期六,她起了个大早,在镜子前面又描又画,务求以最佳状态出击,电死目标人物,末了她还对着心爱的海报祈祷,海报里面的美男子,正是出演《黑客帝国》的男主角,如果遇到的男生也像他一般英俊就好了……
      弟弟经过她的房间,看到姐姐左顾右盼,表情古古怪怪,连忙跑到大厅里去跟妈妈报告:“姐姐今天好奇怪!居然对着奇诺里维斯的海报□□,还穿裙子!还化妆!”
      阿曼的脸立即拉了下来,这就是她的弟弟,一个乳臭未干的色情狂,如果全世界的男人小时候都这样,她宁愿去当尼姑。
      期待已久的联谊舞会开始了,不过这种小儿科的舞会当然和阿曼理想中的差了许多:灯太亮了,四周的墙上围满了彩色的丝带,来往穿插的人里有一半都是本校女生,个个都是竞争对手,青春洋溢,流光飞舞。
      阿曼在梦里曾经是个公主。其实现实中的她也毫不逊色,她起码是受欢迎的,不停有外校的男生来邀她跳舞,她一一拒绝,宁缺勿滥,她要等到命中注定的那一个,才肯把自己的身份放低。
      不过到底是自己要求太高呢,还是这个世界的好男生都死光了?她一直等,等到舞会都快结束了,还是等不到重要的男主角出场。
      阿曼很失望,呆着一张脸,委屈地坐在角落里。
      就在那个困窘的时刻,曙光突然出现了。她的视野里显现出一个身材高大,面容清秀的男孩子,正在向她一步一步走过来。
      神终于听到我的心声了!阿曼的心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所有黑幕被一扫而空,整个世界戏剧化地静了下来,耳边突然响起了浪漫的钢琴伴奏,天上跌落无数花瓣,有胖胖的小天使在一旁吹喇叭……
      “可不可以请你跳只舞?”男孩子礼貌地以询问的眼神等待她的回答,阿曼一脸的寒霜全部变成荡漾的水流,还带着春色,明明心里已经失礼地跳起来大叫了几千遍“我很愿意!”脸上还是保持着羞涩的神色,那么的矜持。
      竟然可以在舞会的尾声认识到目标人物,阿曼笑得蜜一般的甜:你念哪所学校呀?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女朋友?觉得我怎么样?你来邀我跳舞是对我有意思吧?
      以上问题阿曼都想问但都没有问,她是女孩子啊,这应该由他来问。
      不过男孩子也很“矜持”,他好像只是为了跳舞而跳舞,直到整只舞都快要跳完了,他也对她的一切资料毫不关心的样子。
      就在阿曼满腹疑惑的时间里,他又出乎意外地突然对她说:“你真的很特别,我一直都有留意你,你有没有……”
      “阿曼!呀……阿曼!”正在阿曼全神贯注留意着男孩好不容易表露的一丝关注之际,却又被破空传来的索命梵音打散了所有的热情,她的兴致被破坏殆尽,阿维气喘吁吁地跑到她身边来,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才看清了原来她身边有人。
      男孩了解地对她笑笑,识趣地离去,阿曼气得快要晕过去。
      “你来干什么!”阿曼变得有点竭斯底里。
      “接你呀。”
      “谁要你来接!”
      阿曼恨死了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所有人都当他是她男朋友,就连他自己也是,但阿曼最痛恨的就是四眼田鸡。
      阿曼回头打量这个老是跟在她身后的男生,刻薄地想着,他凭什么得到她的青睐?又不够高大,又不够英俊,人又不够聪明,一副黑框眼镜戴足八年,衣着永远老土,话题永恒地过时,连他脸上那个万年不变的笑容,都那么的讨厌。
      除了对她千依百顺,言听计从之外,他到底有什么价值?
      阿曼拂袖而去,在经过学校外面的花园时,她突然听到了刚才那个男孩子的声音,他说:“真可惜,明明快得手了,中途杀出一个程咬金。”
      另一个男生说:“输了就是输了,还多说什么,快给钱吧。”
      阿曼煞住脚步,不可置信地听着这场意外的交易,原来!原来所谓浪漫的安排,都是骗局。
      从天堂掉进地狱,阿曼受到双重打击,那一晚便发起了高烧,陷入极不清醒的状态。
      她梦见自己向巫师抱怨:“你让我见的都是些什么男人!那种生物行为蹊跷,匪夷所思,简直不是人。”
      巫师对她微笑:“公主别太急,你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呢。”
      第二天,阿曼依然在破闹钟的声嘶力竭中醒来。
      不过情况有点奇怪,房间的布置不同了,她搔了搔头,突然想起了,原来,这一次她不是学生,是个职业女性,住在一所位处繁华地段的单身公寓里面。
      她是个广告插图师,工作时间日夜颠倒,精神长期处于云蒸霞蔚之中,这天因为要见个重要的客户,才被逼早起。
      快将三十岁的女人,稍具姿色,满腹才学,却没有男朋友。这是她最大的隐忧,不是没有人来追,但通常似她这般条件的人物,年纪比她小的她自然不愿迁就,才学比她低的她也不想敷衍,更勿论那些形容猥琐只贪图她美貌或身体或金钱的低等生物了。
      这个世界的好男人都哪里去了呢?阿曼盯着镜子里面死灰的脸,如果不化妆,她就有足够资格开拍贞子第三次续集。原来自己已经走到这一步,青春买少见少,看来情况是不能再拖了,她一定要在今年之内,找到合适的男人,不太离谱的条件,互相适合的话就结婚吧。
      其实阿曼觉得自己也不算挑剔呀,她要的只是一双有力的臂膀,在她失意的时候扶她一把,在寒流来袭的夜里温暖她寂寞的心,这么简单,却叫她找了这么多年。
      现代的男人都负不起责任,他们擅长推卸,满脑子大男人主义,行动时却又那般无力。
      很是让她瞧不起。
      和阿曼隶属同一部门的上司对她颇有好感,可惜是个结了婚的,她最恨男人用情不专,说一套做一套,口蜜腹剑。
      不过他是她的上司,所以她总不免受到骚扰,那种男人不会对她认真,却也不会轻易对她放手,阿曼觉得没有一个词比“衣冠禽兽”更适合形容他了。
      是以她更渴望找到一个可以让她全力依赖,安心付托的对象。她希望得到庇护。
      不过缘份在哪里呢?阿曼拿着黑色的公事包,笔挺的套装,也笔挺地站在地铁站前,她是典型的事业女性——经济独立,衣食无忧,感情空白。
      地铁来了,轰轰的轨道磨擦声渐近,阿曼的头好晕,突然双腿一软,险些跌落,这时身后不知哪里伸来一双有力的手,硬把她拉了回来。
      她惊心动魄地看着地铁在她面前横扫过去,原来她超越了黄线,站到危险的地方去了。
      幸好有人救了她。
      她惶恐地抬起头来,楚楚可怜,居高临下的救命恩人虽然背着光线,却可以看得出是个身材壮健的男人。
      他对她皱眉:“小姐,要自杀不要选这种地方。下次没那么走运了!”
      虽然他的话听起来一点也不温柔,行为也不够体贴,但阿曼的心卟卟卟地跳得像抽了筋似的,她委身在一个特别的角度,是以觉得这个男人的形象格外的傲岸。
      就是这个样子吧?她想着,真正的男人,应该就像他这样。在女人遇到危难的时候,毫不犹疑,伸出援手。
      莫非这就是她的理想?她还记得自己的使命,无论是在梦中担当的那个神秘公主,还是现实里漂泊了快三十年的自己,她们共同的愿望也只是找到一个理想的男人。
      阿曼好想认识他: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有没有联系电话?是否在附近上班?我可不可以请你吃饭答谢你?她有好多问题要问,连忙从袋子里面摸出随身携带的记事簿,可是当她做完准备的时候,男人已经转身走了。
      她失望地看着他的背影,他多么的潇洒,正气凛然,不求回报,阿曼左手拿着笔右手拿着记事簿,她甚至忘记她其实可以去追……
      就像以前年轻的时候一样,阿曼喜欢在每件事前都做好充足的准备,这不是不好,而是她常常发现自己在做完准备之后事情本身已经完了。
      她错失了许多机会。
      接下来那天的一切发展得都不太顺利,为了这小小的意外,她在面见重要客户的时候迟到了,客户当然不像地铁男一样有风度,为表他的不满,他取消了与她的合作机会。其实这只是原因的一部份,最大的原因阿曼心里有数。
      这个日本男人,早在之前一晚致电她家,连夜叫她出外“商谈公事”,阿曼推说头痛没有赴约,结果第二天连工作机会也失掉。
      游戏规则便是如此,身为女人若要在社会上立一席地,就要变得比别人更强,否则永远只能作观赏用,实现价值最大的地方是在床上。
      阿曼很不甘心。凭什么她要为了这些质素恶劣的男人变得低三下四?她也有尊严,她看不起他们。
      她时时想起在地铁中相遇的那个男人。不知道在同一个时间里,在同一个天空下,他在做着什么?
      为此她每天跑去搭地铁,期望再有一次意外的相遇。
      但她每天总是失望而回。
      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偶遇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她的缘分又溜走了。阿曼走在大街上,头脑发热,天已经开始黑下来,又是她开始工作的时间,只好回家。
      她横经一条暗巷,突然听到有人在吵架,阿曼不自觉地停了停,她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还有女人的哀求:
      “求求你别再去了吧,家里的钱都快被你输光了,你还想怎样呢,孩子下学期的学费也要交呀,你想他没书读,以后像你一样吗……”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已经传来爽脆泼辣的一记掌掴声,阿曼的心震跳了一下,她知道现在很多家庭都有暴力,只是以前没叫她亲眼看到罢了。
      “有钱就拿来,跟我废话什么!这不是欠揍吗?”男人蛮不讲理,也不管女人悲痛的哀号和一旁孩子力竭的哭喊,阿曼从女人逐渐变得微弱的悲鸣声中知道那个男人并没有停止对她的殴打和暴力,她迅速从手袋时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一个黑影从那条冷巷里窜出来,肇事的男人大概搜到了钱,便从屋子里逃跑了。
      他和阿曼错身而过。
      虽然入夜的灯光明显地昏暗,但阿曼认出了他。
      阿曼的手指僵住,电话还没按通,她的心先死了。
      原来,原来又是假像。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好男人吗?为什么她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这种人?
      明明还没开始,阿曼却像被相恋已久的情人抛弃一样伤心欲绝。
      地铁里相遇的浪漫场景变成灌了水的砂城,一点一点化为乌有。
      那天晚上阿曼没有工作的心情,她早早就上了床,坠入梦乡。
      她找到了巫师,向他投诉:“我已经受够了这些鄙俗的禽兽!我不要与他们为伍!”
      巫师点了点头,说:“那再换好了。”
      阿曼经历了两个身份,浮沉半载,有点心力交瘁。
      这一次她学精乖了,她主动向巫师要求:“我要出生在一个正常的家庭,还有,我不要做女强人。”
      她的愿望实现了,这有什么难?出生在正常家庭,不是女强人,这种女人通街都是。
      阿曼这次是一个普通人家的独生女,生得温文柔顺,一副娃娃脸,小鸟依人般的可喜亲切,最最重要的是!她已经有一个无论各方条件看起来都相当不错的男朋友。
      这真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就像一睁开眼,就看到有人把完美的礼物送至面前。阿曼兴奋得难以形容,她的男朋友实在无可挑剔:成熟稳重,事业有成,对她爱护有加,他比阿曼大八年,他大概是喜欢阿曼够纯真。
      阿曼是个规矩的孩子,从小就没有犯过什么大错误,就像所有同龄的女孩子一样,她喜欢吃零食,喜欢逛街,喜欢买些无关紧要的小玩意,喜欢追潮流,喜欢新鲜和刺激的冒险,喜欢向身边所有的人撤娇。
      男朋友对她很纵容,什么都不限制,阿曼觉得自由又舒服,这对甜蜜的小情侣已经拍拖六年,时间足够长了,感情也稳定,他们打算年尾就结婚。
      一切都定了计划,本来应该万无一失才是,可是怎么说呢,阿曼依然觉得是欠缺了什么。
      例如,她问他:“这里的戒指好漂亮啊,我们要哪一款?”
      他就回答:“你自己挑吧,喜欢就好。”
      她又问:“今天午夜场有《饮恨江湖》和《突然撞鬼》看,我们看武打片还是鬼片?”
      他又答:“无所谓,两个都差不多。”
      她继续问:“我的婚纱样版已经做出来了,你要不要陪我去看看?”
      他说:“不用了,反正你穿什么都好看。”
      “我们的婚礼订哪家酒楼?”
      “你拿主意就得了。”
      “我们好不好去庙里祈个福?”
      “随便……”
      他什么都没有意见,阿曼有什么要求他也配合,但是阿曼觉得有点没趣。
      不过男人的心思应该放在事业上,阿曼安慰自己,他平时日里万机,动辙就是数千万的生意,哪有闲心来管这些琐碎的杂事。所以她更应该是他身后那个听话懂事的女人,她自问没有能力为他分忧,只好努力不再给他添麻烦了。
      是以她也没有怪他“万事都随便”的态度,她觉得男人就应该有这种气魄,大事上决断英明,小事则不拘形式,豪情壮志,公私分明,叫她心折。
      所以阿曼不介意自己去看婚纱,自己去订酒楼,自己去庙里求神拜佛,希望二人婚后幸福美满,安居乐业。
      阿曼的朋友都羡慕她,当然也有一半是妒忌,她们说:“这么理想的男人,肯定有很多恋爱经验,不过他最终还是选你。”
      阿曼微笑,是呀,他选择了我。不过他倒从未向我提起过以前有女朋友。那会是些什么样的女孩子呢?是不是与我完全不同类型的那种?会不会比我聪明?不过他似乎不太喜欢过分聪明的女人。
      他当初会和阿曼在一起就是看中她天真烂漫,纯情可爱,心思不会太复杂。日日跟一个精明强干的女人相处,一定很累。
      不过朋友的话还在她的心里,阿曼老想着他前度女友的事,突然又介意起来。
      有一次,阿曼在街车上看见他,因为她刚巧要去影楼改婚纱,于是便打算叫男朋友陪同。刚下了车子追上去,却意外地看着他走进一家宾馆里。
      阿曼先是呆了一下,莫非他来这里跟人谈生意?但看起来又不像,这个宾馆的招牌好暧昧,灯光好奇怪,不知为何,“幽会”两个字超大特写般出现在她的眼前,阿曼急急地尾随在后,欲探一番究竟。
      电梯的信号灯停在二十八楼,阿曼便立即从另一台电梯追踪而上,她的心突然变得好紧张,万一他真的是和旧情人相会,她要怎么办?
      好不好当什么也看不见呢?他们快要结婚了,说不定情况并没有她想像的那么迂回曲折,可能他只是与人约在这里商讨正事,她这样贸然闯进去未免失礼,但她真是无法说服自己,有什么正事要约在这种地方谈?
      宾馆二十八楼的走廊静悄悄的,阿曼逐个房间细细地听去,然后她听到了他的声音。
      她在门外站了一会儿,里面的确是有人,而且不止一个,阿曼不知哪来一股的勇气,突然推门而入——
      房间里面有两个人,不过,阿曼呆住,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男朋友怀里抱着另一个人,但那竟然是个男人?!
      阿曼和里面的两人面面相觑,大家都被吓着了,很出奇地,阿曼没有尖叫。
      阿曼是个胆小的女生,看见蟑螂会叫,看见老鼠会叫,看恐怖片会叫,被人作弄也会叫,总之尖叫可以排除她一切满溢的情绪,但这一次,她居然很安静。
      “她是谁?”男朋友的情人问。
      “我未婚妻。”他答。
      “什么?你要结婚?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来不及说。”
      “你骗我!”啪的一声,阿曼平时极其仰慕的对象便被人赏了一记,这个她连说话都不禁会把声音放得轻柔的对象,这个她打算付托终生的对象,这个她倾注了所有寄望,以为可以令她幸福的对象,今天居然在这里被人掴了一个耳光!
      阿曼觉得很生气,有没有搞错!她都还没有表态,她才是他未婚妻!这一记该由她来掴呀,为什么她样样都输给这个男人?
      “喂,女人!我们今天在这里说个清楚。”那个情人掴完了那一记似乎意犹未尽,竟改变目标向阿曼逼来。
      阿曼倒退一步,不是吧!通常遇到这种情况,不是正选比较占优势才对吗?她是东宫啊,他算哪根葱!不过他好可怕,看他的样子快要杀人了。
      那个脾气火爆的情人一把抓住阿曼的手,阿曼终于尖叫起来,在慌乱之间,她看见她的未婚夫失措地站在后面,他想制止,却不知道该帮谁。
      阿曼觉得好伤心。她终于心灰意冷了。
      并不单单为着这场变故,而是一直以来,无论她穿插在哪个时空中,她遇到的男人都叫她失望。
      那个可怕的情人实在太激烈了,原来在爱情面前人都会变得疯狂和不可理喻,不论是同性或是异性,为了处死情场上的敌人,让对方永不超生,他甚至不惜以身犯险,抢过一旁的水果刀抢逼上来——
      阿曼睁大双眼,退无可退,尖叫不断,但一切都已无法阻止了!那柄锋利的刀子直直地插进她的心脏里面,阿曼甚至还看见自己的血喷射到情敌的脸上。
      她哇哇大叫,精力不减,也不觉得痛。
      直到她再次挣扎而起,她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熟悉的床上。
      那里并不是医院。
      而是皇宫。
      她的旅程结束了。
      我们的女主角,阿曼公主,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荒诞离奇的寻爱之旅后,最终又回到了起点。
      巫师坐在她的床边,他的手中握有水晶球。
      当然,这一切他都看到了,阿曼的经历,由他一一安排。
      阿曼摸了摸胸口,幸好无穿无烂,应该还嫁得出去。
      而且她又回复了公主的身份,在试过了在凡尘中打滚的日子后,她才知道公主的身份是多么的可贵,在这里没有人敢欺负她,她才是主宰。
      “公主你是否找到了理想的男人了?”巫师问。
      “我现在才知道男人都不可靠。”公主说:“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理想的男人!”
      巫师笑而不语。
      自此之后,阿曼再也不会缠着巫师要他让她见识所谓完美的男人,因为她知道,根本没有一个男人是完美的。他们要不就是会糊弄女人感情的大骗子,要不就是以欺压女人为乐的禽兽,到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人模人样的,却又未必喜欢女人。
      真是叫她难以理解。
      公主继续过她逍遥自在的女皇生活,她终于知道快乐可以由自己创造,就算不靠男人,她也可以活得一样好。
      况且,她的身边也有好多男人呀,瞧,这个喂她吃葡萄的就长得完全符合她的美学要求,又那么的体贴,又那么的卑微,在她的控制之下,他没有地位,只有听从的份,她笑得极轻佻,一遍一遍地打量他,咦,为什么他的样子有点眼熟?像极了那个老是跟在她身后的老土四眼田鸡,但看真一点,又有点像地铁男,最后居然像她那个同性恋未婚夫。不不不,阿曼摇头,她不再需要他们,她默念咒语,玛里玛里哄!再次瞪开眼睛,这次他像奇诺里维斯!
      阿曼满意了。
      而最终的结局,是公主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城堡里,就像前朝许许多多个公主一样,她们在经历了巫师安排的时空之旅后,再也没有人抱怨她们得到的生活,并且活得更开心。
      公主们都不约而同,永远地堕落了。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