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立海意难平,主上永远的神。

于19年的青春,希望有一天我能用笔写下他们的巅峰。

我永远爱幸村精市!!
内容标签: 网王 天之骄子 竞技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立海大众人 ┃ 配角:网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若时光尚未倒流。

立意:即使命运弄人,也要依旧强大。

  总点击数: 8602   总书评数:35 当前被收藏数:273 文章积分:63,531,83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无CP-近代现代-其他衍生
  • 作品视角: 男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2021随笔·你看不见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00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荣誉: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若立海大能重来

作者:子木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年的梦


      幸村精市漫无目的地走在巴黎的街道上。

      刚被大雨冲刷过的古老城市透着一股向上的勃勃生机,路边的玉兰优雅地开着,伴随着湿润的泥土气息,把法国特有的浪漫旖旎都渲染得有些清新。

      四周似乎起了点雾气,白中带灰,让人像是深入云境。并不影响视觉,但总给人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幸村精市手中抱着块画板,身后的背包里零零散散放着画笔和颜料。

      他走走停停,仿佛在采景,又好像在寻找着什么。鸢蓝色的头发被雾气打湿,柔柔地贴着脸庞。

      像个迷路的小奶狗。布朗想着,也许这么形容一个成年人有点不太好但他却觉得贴切。作为一个资深的街头艺术家,他的工作就是寻找美,当然也就包括了美人。

      要不去搭个讪吧?

      他刚打算过街,给今天开始一个完美的邂逅。只见那轻薄的画板径直从少年手中滑落,像一只飞鸟扑到了他的脚边。

      “嘿,朋友,这真是个不太美妙的意外。”优雅的法语从面前这个男人口中吐出,带着一丝法国人特有的浪漫。随后递过来的是一本已经染上污水的画板,“很抱歉,它有点脏了。”

      幸村精市感受着有些发麻的指尖,心中没有任何想法,他只是默不作声地接过画板,用身上携带的面巾纸将污渍细细擦干。

      “谢谢。”他低声道,尽管眼前这人笑得格外和煦,表情也十分真诚,但他的眼神却并未停留在眼前这人上,反而有些迷茫地飘到别处去——明明是浅笑着,却好像在哭。

      “在找什么吗?”布朗不介意美人的冷淡,嬉笑地凑上去,“我对这块绝对熟——可以帮你的。”

      “我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要找什么,只是今早开始就莫名的觉得有些心慌,让他忍不住走出了家门。

      如果真的要形容这种心悸,那就像关东大赛前的手术,他没有等到真田来的那种,仿佛结局都被谱写好的心悸。

      但是——真田是谁来着?

      他的眼神飘忽了一瞬。

      是朋友啊,那个从小一起——干什么的?

      心灵仿佛空了一块有什么东西正在流逝。

      不——不可以!

      “sanada!”

      他突然推开身边的人,向前冲过去,仿佛能抓到什么一样。

      布朗被突然的力道推了一个踉跄,还来不及反应什么,话语就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嘿,嘿!太危险了,不可以跑那么快——”

      留给他的是一个逐渐变小的背影,雪白的衬衣格外晃眼。

      “叮铃铃——”

      幸村下意识放慢了速度,把口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是柳——

      他摁下了电话。

      “精市,你现在在哪?”柳柔和的嗓音隔着电话听起来有些不真切,仿佛蒙了一层纱。

      “下星期真田生日了,你要不要来一起聚聚。”柳顿了顿,“大家都会来。”

      真田的生日,大家都会来。

      大家——

      头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搅动,往事如同剪影一样在头脑中循环:昔日同伴的笑容、高举的奖杯、父母和妹妹的支持,还有那难以抑制的悲伤……

      幸村浑浑噩噩地回答道,“好——。”

      “那么就回日本一趟吧。”柳的声音舒展了不少,似乎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很——”

      “砰——”似乎有什么声音响起,充斥着零零碎碎的尖叫和混乱。

      “想你”两个字仿佛被堵在了喉咙里。

      “精市?”

      “幸村精市?”

      电话对面突然消失的声音给了柳一个很不详的预感。

      他缓缓睁开眼放下手机,深呼吸。

      “0%吧……”

      幸村感觉他现在就像一阵风,飘飘忽忽地找不到停留的方向,只能被动地向前跑着。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知道那有辆车,但又总觉得自己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笑的是,他确实一点也不疼。

      就是有点累。

      那种深入骨髓的倦意,让他下一秒就想直接倒头睡去。

      可是他不敢。

      他有直觉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重要到超越一切。

      幸村精市是一个画家吗?他为什么会在法国的街道上徘徊?为什么手里会拿着画板?

      他是喜欢着画画,但又不只是画画。

      他明明……爱的是网球啊!

      他的球拍呢他的网球包呢?

      他的……队友呢?

      幸村突然想大笑。

      原来这些年他已经失去了那么多啊!

      他怎么甘心放下球拍,离开职网?

      好在结束了。

      想起了一切。

      幸村静静地回顾着这二十多年的时光。从拿起球拍那刻到彻底离开网球,也不过就短短的那么些日子。

      骄傲的神之子早已被病痛和命运否定了。

      “这才是快乐网球啊!”

      越前龙马的话依稀在耳边回荡,伴随着他失败时的不可置信和梦的破灭。

      他的网球不快乐么?

      “网球就是我的生命。”

      这样才对。幸村想着。

      他曾经试图与命运挣扎,但疾病的一次次复发仿佛在嘲笑他是个笑话。他的所有努力,所有拼搏,到最后也只不过变成了别人口中的一句“可惜了”。

      甘心吗?

      “我不甘心。”幸村听见自己淡淡的声音,一阵莫名的怒火卷席了他的内心,最后又归于沉寂。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啊……

      关东大赛的十六连胜,全国三连霸,全部都葬送在他的手里了。

      即使部员们笑着跟他说没关系,即使大家心中都有遗憾……

      果然还是无法忍受的吧!

      立海大应该是毫无死角的。

      必须是毫无死角的啊……

      如果,能再来一次就好了……

      失去了网球的他,不过是活着的行尸走肉罢了。

      仿佛是风的呢喃,幸村终究是闭眼睛,沉沉地睡去。

      ——

      布朗只来得及抓住那块又飞了的自由的画板。

      风将画纸卷起,毫不留情地糊在了他的脸上。

      那有着鸢蓝色头发的忧郁青年,带着义无反顾的勇气在他面前绽开了花。

      鲜红从靛蓝中诞生,并覆盖了他的双眼。仿佛连世界都染上了血色……

      我似乎只是想搭个讪。

      布朗徒劳地伸了伸手,仿佛能抓住那自由的风。

      以后还是少出来采景吧,他胡思乱想着,是时候该换个地方了。

      ——

      柳莲二有些茫然地挂掉电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作为立海大曾经的军师,他的冷静自持仿佛是刻在骨子里。而此时,却全部失了效。

      电话突然响起,他仿佛中了弹一般猛地后退一步。然后又有些发颤地拿起电话。

      不是他所期望的——

      “丸井。”

      “柳!你跟幸村部长说了没呀——”丸井活泼的嗓音带着难掩的兴奋“我和桑原已经到日本了,咱们提前给他准备一个惊喜啊!”

      惊喜吗……

      “不用了。”柳听见自己的声音理智地说,“他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喂喂,你说清楚啊!”

      丸井郁闷地举着手机,不满地像自己的搭档抱怨道,“柳他挂我电话!还说部长……他不会来了。”

      为什么会这么心慌呢?

      “怎么可能呢。赤也他要训练也不来,部长他……”

      丸井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一种想法涌上心头,让他有些窒息。

      桑原拍了拍丸井的肩,“我们先去找他们汇合再问部长的情况吧。”

      一个星期后——

      立海大正选这些年来第一次齐聚在一起,却少了那个披着外套波澜不惊的身影。

      幸村的母亲和妹妹哭到几乎晕厥,他的父亲这些年第一次半天不到就抽了一包烟。原本笔直的背一时间佝偻了不少,仿佛被生活压垮。烟雾缭绕下,原本温馨平静的家庭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除了去封闭训练联系不上的切原赤也联系不上,曾经网球部所有的正选都来了。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减掉了小辫子变得成熟起来的仁王雅治有些压抑地问,“我上个月跟幸村还见过面。”

      丸井文太和胡狼桑原的关系一如既往的好,此时他正扒着桑原的手臂泣不成声。

      “果然是骗人的吧。部长他……怎么会,啊啊啊啊啊——!”

      桑原手足无措地拍着丸井的背,安慰着明明已经长大了却依旧很幼稚的搭档。早已成年的他们在这个时候仿佛回到了曾经大家在一起生活的日子。

      柳莲二的嘴张了几次都没说出话来,平日里紧闭的眼睛此时仿佛不会眨眼一般盯着放在台上的照片。

      要说幸村出事谁受的伤害最大,他怕是第一个——毕竟,是他打的电话不是吗?

      整整一个星期,他每晚都能想到那通短短不过一分钟的通话,无数次从梦中惊醒,又无数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找那个时间。

      明明他知道那时候幸村他在外面,在外面行走本来就不适合接电话的……

      他再精妙的数据也算不出意外啊!更何况……

      话已经不用说出口了,大家已经猜到了原因。尽管明知这不是他的错,丸井却仍旧克制不住把带着怨恨的目光投向他,尽管他把整个头都快埋进桑原的手臂里了。

      真田想拉拉帽檐,却发现他早已经过了带着帽子的时期。明明已经早就改掉的习惯,今天却仍忍不住做了出来。

      “真是太松懈了……”他闭着眼睛,仿佛把眼泪都咽回肚子里去。不就是我的一次生日么?今天可不就是我的生日么?

      柳生推了推眼镜,如今已经成为医生的他反而是场上最冷静的了。看着强忍着悲伤的众人,他深深吐出一口气,“该走了。”

      “去哪?”

      “海边。”

      这个时候留在幸村家里确实有点不合适,因此一行人拜别后就徒步往神奈川外走去。

      路上的行人经过时总会看向这一群穿着各异却一样帅气的青年们带着同样的悲戚,仿佛失了魂一样地往前走着。

      真是太奇怪了……

      --

      神奈川的海已经没有了他们国中时的清澈,海边的立海大依旧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即使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回过母校了,但母校却已经没有丝毫隔阂地接受了他们的到来。

      一行人并排坐了下来。

      良久,柳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是我的错么……”

      无人应答。

      仁王虽然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只有大致的了解,就已经足够让他失去冷静了。

      “仁王君。”仿佛洞悉了他的想法,柳生比吕士一手摁住了他的肩膀,骨骼分明的手仿佛用了十层的力,硬是把他深深摁在了原地。

      “柳生君。”仁王缓缓闭上眼,长舒一口气。要问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他,柳生比吕士非他莫属。毕竟当他把他从高尔夫球社拉进网球社做队友后,他就知道这个人与他的契合度不是一般的高了。

      只是在幸村的事情上,哪怕是十多年的搭档,他也无法让步。

      “让开。”他冷冷地说。

      柳生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仁王一把挥开了柳生的手,上去就冲柳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

      “咳咳。”柳歪了歪头,也不想反抗,有点失魂地看着面前情绪有些激动的仁王。

      “够了。”一路上沉默不语的真田道。

      “现在没有什么铁拳制裁,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幸村的事……不能怪柳。”

      “哈,毕竟起因也有副部长的责任不是?”仁王嗤笑道,“你的生日宴会?”

      真田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后又无助地松开。

      “可以了。”丸井是声音还有些沙哑,“没有办法了,再怎么样也没有办法了。他又不会回来!!”

      “如果时光能倒流该多好。”

      丸井抬头开着蔚蓝的天,仿佛能看到那人鸢蓝的发色。

      “倒流么?”仁王无所谓地往海水里走,“要是真的可以那就好了。”

      谁不是这么想的呢?

      在场的众人仿佛都着了魔一样地顺着丸井的想法走,连柳生都有一瞬间地恍神。

      如果真的时光能倒流呢?

      那么——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了呢?

      带着海味的风轻柔地蹭过已经不再年轻的少年脸庞,仿佛诉说着某些祝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