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谁都想不到,自己梦中的那场邂逅会在何时出现。

(先把脑洞写成短篇,以后或许会展开了写)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甜文 姐弟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场春日里的美好邂逅

立意:你那场梦中的邂逅,或许只是来的晚了点。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00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绊惹春风莫放归

作者:唐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结合了作者自身某些经历的小短篇。本来是用来投老福特的某个活动的,但是写完以后突然觉得或许展开了写篇小甜文也不错。如果有喜欢的,请告诉我,如果喜欢的人多,我就开坑。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候就是如此奇妙,谁都说不准自己会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遇到什么人。
      
      第一次遇见弟弟是在一个满城都飞舞着杨花和柳絮的日子里。漫天轻飘飘、朦胧胧的白绒绒,回风舞雪般拂过你的脸颊,牵住你的鬓发,有些调皮的,还会趁机蹭上你的鼻头,瞬间引得喷嚏不止。
      
      当时我正被这些恼人的小东西闹得眼圈泛红、涕泪横流,一个浅蓝色的口罩就突然被人递到眼前。我努力眨掉眼里的泪水,顺着那只拿口罩的手看了过去。没想到居然是个过分年轻的弟弟。虽然没穿校服,但我推测他最多不过刚成年,很大几率还是个高中生。
      
      见我看他,少年没说话,只是将手又向我这边伸了伸。我会意地接过他手中的口罩道了声谢,少年这才微微放松了表情,浅浅地冲我笑了下,走回站牌下继续等公车。
      
      用纸巾擦干净鼻涕和眼泪,打开包装拿出口罩戴好,我这才回过头来打量起少年。
      
      少年个子很高,留着一头短短的头发,干净饱满的额头上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刘海遮挡,整个人显得清爽利落。我本想再次向他道谢,可注意到他耳中塞着得白色耳机,就没有过去打扰。
      
      是个心善的好孩子,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第二次和弟弟见面颇有几分青春言情剧的味道,如果我年轻7岁,说不定还会幻想这是天降的缘分呢。
      
      春日里的小雨总是说来就来,有时风带着雨云吹过,甚至不需一声响雷,就能看见春雨飘飘洒洒落下,淅淅沥沥地下上好久。虽说我很喜欢三四月里的烟雨蒙蒙,可下班时被春雨困住,可就让人高兴不起来了。
      
      “…姐姐?”一把陌生的声音有些迟疑地在身后响起。
      
      回过头,看见了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是前两天在公交车站给我口罩的少年。少年撑着伞,穿着一身附近高中的校服。哈!看我上次猜的多准,他果然还是个高中生。
      
      “是你!”我冲着少年笑了起来,“上次多谢啦,我对柳絮过敏,那天全靠你给的口罩续命~”
      
      少年闻言也跟着笑了,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笑过之后,他抿了抿唇,有些局促地问道:“姐姐,你是不是没带伞?我送你去车站吧?”
      
      我开玩笑逗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没带伞,说不定我只是没拿出来呢~”
      
      大概是听出了我在逗他,少年看起来反倒放松了一些。他认真地解释道:“姐姐你背的是双肩包,如果包里装了伞,不可能站了半天连包都不脱的。”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刚刚就看见你了。”
      
      我有些惊讶于少年的观察力,看来这是个细致又聪明的男孩儿。
      
      “走吧,姐姐。我送你去车站。”说着,少年走近两步,直接将伞分了我一半。
      
      路上我跟少年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他显得有些紧张。大多时候都是我在说,他只偶尔会回问我几个问题,侧耳倾听的样子显得特别乖巧。不过,他似乎不大喜欢我拿他当孩子,一度还很认真地表示了抗议,那副可爱的模样险些让我忍不住笑出来。
      
      “姐姐,我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了,周岁生日,所以现在虚岁算已经十九了!”大概是看出了我在憋笑,他不满的再次强调:“马上就二十岁了!”
      
      “好,二十岁。噗——”
      
      “姐姐!”
      
      直到我上车前,都还能看见少年颊边的薄红,不知究竟是气的,还是恼的?
      
      如果说前两次的相遇还算是偶然间的巧合,那么第三次相遇我就不得不承认这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了。
      
      公司附近有家蛋糕店,店里最有名的就是奶油泡芙,每天限量制作,卖完就只能等到第二天再来。在附近工作了一年,我还是第一次赶在泡芙售罄前进店。
      
      心情颇好地买下最后一份,我拎起纸袋准备回家。
      
      “麻烦一份泡芙,谢谢!”
      
      “不好意思,泡芙刚卖光,今天已经没有了,您可以明天再来。”
      
      听着店员的道歉声,我握了握手中纸袋的把手,漫不经心地瞥了眼这个只差一点就能买到泡芙的倒霉蛋。
      
      嗯?!/“姐姐!?”
      
      看着门口这个被我当成倒霉蛋的熟悉少年,连我都不得不感慨:真的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一对上视线,少年眼睛倏地亮了起来,看起来像极了以前家里养过的那只拉布拉多。他几步跨到我面前,微微低头跟我打招呼:“好巧啊,姐姐你也来买泡芙吗?”说着还瞄了眼我手中装泡芙的袋子。
      
      看见他脸上惊喜的小表情,我会心一笑,将袋子递了过去。
      
      “确实巧,喏,刚好是最后一份,给你啦!”
      
      “不是,我、我不是为了最后一份泡芙。” 少年有些慌乱地摆着手,头也不自觉地跟着摇,像是生怕我会误会。“我就是,就是觉得能再遇上姐姐你就挺…挺巧的。”说着,少年微红了脸颊。
      
      我忍不住轻轻捏了下他的脸,手感不错,果然还是年轻。看着少年脸上浮现出的错愕,我微微笑了笑,“知道你不是图我的泡芙~ 不过,拿着吧,姐姐想送你。就当谢谢你上次的雨伞,还有上上次的口罩。”
      
      少年接过袋子,红着脸点点头,想了想又把自己手上的另一个袋子塞到我手里。我低头一看,发现是附近另一家点心屋的袋子。
      
      “交换。这家的肉松小贝超好吃,我用这个换姐姐的泡芙。”少年此时已经收拾好了情绪,虽然脸上还是有点红,但笑得开朗大方,一颗可爱的小虎牙在唇边若隐若现。
      
      按了下被笑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我忍不住半开玩笑地感叹:“现在的弟弟可真不得了,姐姐27岁的少女心都要被你给重新笑活了!”
      
      “真的吗?”少年有些激动地问道,两只眼睛亮的惊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被他盯得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咳,嗯。不早了,赶紧回家吧,不然一会儿赶不上公车了。”我含糊地应了一声,率先推开门出去。少年倒是高高兴兴地紧跟着我出来一同往车站走。这次路上换成了他在说,而我则大部分时间都只是点头回应。
      
      当再一次在加班结束后回家的路上遇到弟弟,我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了。他骑着单车,一看见我就停了下来。
      
      “姐姐你又加班了?”
      
      “嗯。你是…晚自习刚下课?”
      
      “对!姐姐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吧?这个点已经没车了。”或许是遇见的次数多了,少年现在面对我的时候已经不太会紧张了。
      
      “你送我?这么晚你还是快回家吧,别在外面逗留,多不安全。”
      
      “就是因为不安全才要送你呀!这么晚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走多不安全。”他用我的话又把我堵回来了。“这个时间,就是打车也不好打。姐姐你每天都坐56路公车,应该跟我家是一个方向的,反正我刚好要回家,顺路送你一段嘛!”
      
      看着少年满脸的真诚,我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了。扫了辆单车,我和少年一起骑着往家的方向走。
      
      白天拥挤热闹的马路此刻倒是空旷安静的很,我们并排骑着车,边走边聊。少年告诉我他虽然现在还在正常上课,但实际上他早就被保送了。只是自己还没想好到底是去被保送的学校,还是按照他之前的打算高考后去国外读大学。
      
      “姐姐你怎么看?你觉得我是应该留下,还是出去?”少年突然语气认真地问我。
      
      我愣了一下,暗道果然还是个孩子,这种大事怎么能随便向我这个不过几面之缘的人寻求建议?
      
      “这要看你自己怎么想,你更喜欢国内的教育方式,还是国外的教育方式?专业也得考虑进去,可以的话,再结合一下对未来发展的打算,综合起来考虑的话,应该就能选出对自己最好的选项了。”我自认这个说法很完美,虽然没有给出具体答案,但却是真正站在为他着想的角度给出的建议。
      
      可少年并不满意我的回答,他换了种更加直接的问法:“我想知道的是姐姐你的想法,你觉得我出国比较好吗?或者说… 姐姐你希望我出国吗?”
      
      这个问法让我多多少少察觉到了点什么,我将犹疑的目光投向身旁的少年,他看着前方,嘴唇紧紧地抿着,看起来有几分紧张。
      
      沉默了片刻,我开口认真回复道:“这种人生大事你应该深思熟虑后自己下决定,而不是征求我的意见。”
      
      刚说完,我感觉他唇抿得更紧了,眼圈也似乎有些红。一瞬间我有些心软,但还是补了句:“弟弟你还很年轻,别做会让自己未来会后悔的决定。”我将“小”字在舌尖滚了一圈,最后换成了“很年轻”。终究不想让他觉得我是在用对待小孩子的态度敷衍他。
      
      之后少年一路上都很沉默,安静的把我送到楼下,看着我上楼后又默默地离开。站在楼梯上他看不到的阴影里,我望着少年落寞的背影有些不是滋味。
      
      不是真的完全没有一丝悸动,只是我不能因为自己瞬间的心动,就随意去诱导一个年轻男孩的人生决策。更何况对我的感情很可能只是错觉,等长大后他就会明白,这场邂逅,不过是终究会消散在春日里的幻景而已。
      
      凭莺为向杨花道,绊惹春风莫放归。北方的春天总是那么短,转眼间就又是一年满城杨花飘。待这漫天的杨花柳絮落尽时,夏天就要来了。偶尔想起和少年的相遇,像是一场只存在于春风里,季节限定的幻觉。
      
      “啊啾——”没想到戴着口罩还会打喷嚏。擦干净鼻涕和眼泪,我将用过的纸巾和口罩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忽然,一个熟悉的淡蓝色口罩被递到了我眼前。顺着修长的手指看上去,朦胧间我又看见了少年那张清俊的脸。或许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少年了,他比一年前成熟了一些,完全像个青年的样子。
      
      我接过口罩戴好,又擦了把眼泪,才笑着问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才一年就回来了?放假?”
      
      “不是,我一年半修完了所有的课,已经毕业了。”说完他抿了下唇,有些忐忑地问我:“姐姐你没有男朋友吧?”顿了下又固执地说道:“有也没关系,反正我会动手抢的。”
      
      一年多不见,他不仅样貌褪去了几分青涩,连性格都似乎变得更强势了。若非注意到他不自觉抿起来的唇角,我怕是完全看不出来他在紧张。
      
      “姐姐,你说过不要做会让自己未来后悔的决定。”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
      
      我被盯得有些招架不住,强撑着镇定回了句:“嗯,我是说过。”
      
      “那姐姐你也不会做会让自己未来后悔的事情吧?”说着,他抓住了我的手。刚开始还只是试探性地轻轻虚握着,发现我没有立刻拒绝后就马上收紧握实。后来感觉到我有抽回的意图,他干脆直接十指交扣,将我的手牢牢扣在掌心。
      
      “姐姐,你未来会后悔和我在一起吗?还是会后悔没有答应和我在一起呢?”他目光带着几分侵略性,紧紧盯住我不放。
      
      我感觉自己的耳朵开始变红,热度一路向上蔓延,最终撑不住移开了视线。“你性格变化挺大的……咳,这次回来还走吗?不打算再读个研什么的吗?读研的话打算……”在少年的目光下,我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他以一种不容许我逃避的态度再次问道:“姐姐,你未来会后悔和我在一起吗?还是会后悔没有和我在一起呢?”
      
      春风卷着漫天杨花拂过我的鬓发,也带着我的回答飞到了少年的耳边,“大概…我是会后悔没有答应吧。”
      
      少年笑了,笑得温柔明媚,笑得仿佛拥有了满城春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