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暗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略

立意:略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43,11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97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关于暗恋的事

作者:炸鸡啤酒麻辣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我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我喜欢像他一样的男生。
      我有没有遇见过那样的人?
      我遇见过,顾成阳。
      
      燕婉,典型的三好学生,乖乖女。家长跟前的小绵羊,老师面前的优秀典范,同学心里的“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就是个学霸,关键人家还是全面发展,钢琴、芭蕾、各种乖宝宝必备样样精通。非要挑出一点毛病的话,那就是她实在太“惜字如金”了。为此,她爸妈没少跑办公室同老师商量,帮忙照顾。
      
      一天早自习,班主任带着一男生进了教室。“同学们,停一下,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新同学,顾成阳。”燕婉放下课本,抬头看过去。那男生高高的个子,平头,肤色有些黑,大大的白T外面套着一件球衣,右肩上挂着书包,怀里还抱着一个篮球。
      “大家好,我叫顾成阳,文科班转来的,以后的两年跟大家同班,还请各位同学多多照顾啊。”顾成阳咧着嘴,笑着说,浑身洋溢着属于十七岁少年的朝气。
      那是燕婉第一次见他。
      那时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未来这个少年会在她的青春里画上那样浓重的一笔。
      
      高二第二学期的时候,燕婉和顾成阳成了同桌。
      燕婉文静的有些过头,话很少,顾成阳热情开朗,典型的话痨。班主任担心燕婉这个寡言寡语的年级第一一直如此,长久下去会出问题,就把顾成阳调去和她做同桌。一来,为了活跃活跃燕婉,二来,顾成阳这小子着实话多,借此也憋一憋他。一开始,顾成阳同她说话,燕婉嫌他太过聒噪,总是能不理就不理,能少说几个字就少说几个字,顾成阳常常被她气得跳脚。
      同他开始多说话,是从那时起。
      那天,燕婉不知道吃坏了什么东西,胃里一直疼。但学霸要秉持学霸一贯的态度,不到天塌下来,绝不请假绝不旷课,就一直强忍着。
      顾成阳同往常一样,打完球回来,见她一直弯着腰,屈着膝,双手捂着肚子。虽说她话少不怎么理他,但又怕她是生了病,就问她:“你怎么了?没事吧?”
      燕婉胃疼得厉害,眉毛拧作一团,身上发虚,哪有力气回他。
      顾成阳感觉情况不对,就伸手去拉她,看到脸的那一刻,着实被吓了一跳。燕婉的头上满是汗,唇色惨白。“去医务室!”说着就去拽她起来,但燕婉疼得根本站不稳。没有犹豫,顾成立刻蹲下去,背起她一路跑着去了医务室。
      燕婉在医务室醒来时,已经放学好一会儿了,顾成阳坐在靠墙的长椅上,在写东西,边上放着燕婉的书包。
      “老师给你家里打过电话了,阿姨快到了。书包我给你取来了。还有家庭作业,我写了便签给你。”说着,顾成阳抖了抖手里的便签纸。“最重要的是,按时吃药,注意饮食,校医说是急性肠胃炎。”
      燕婉只静静地听着他絮絮叨叨地又说了许多注意事项。
      第二天,顾成阳到教室,刚把书包放下,就听见燕婉一字一句,认真地对他说:“昨天谢谢你啊,顾成阳。”
      顾成阳随口应她:“谢什么,举手之劳。”下一秒,反应过来,拉开椅子坐下,按住燕婉正翻着的书,“哇,燕大学霸,你竟然主动开口跟我说话了。”
      燕婉向他这边侧了侧身,无奈地笑了笑,“很奇怪吗?”
      他捣蒜一样地忙点头,“燕大学霸,你是不知道自己多高冷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竟然主动开口说话,还说了这么多字。”他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双手抱拳举过头顶,拜了几下,又坐下来,“你要保持住,就这样,多说说话,多好。”燕婉有点好笑地看着他,笑了一声,扭过脸去看自己的书。
      那之后,燕婉明显地开朗了些,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同他开上一两句玩笑话。而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到最后,互抢零食、猜拳帮倒热水、玩纸上五子棋,燕婉都跟他学了个遍。
      这样不同以往的充满欢快的气氛让燕婉第一次觉得,校园不只是死学习的地方,它还可以是如此多彩有意思的。而这一切的改变,似乎都是因为那个少年。
      
      三个年级的体育课除了高一,基本上形同虚设,但是又碍于学校有规定,各科老师不得占用体育课的时间。所以大多是到操场上集合点个名,然后同学们自由选择,回班或是在操场自由活动。
      燕婉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回班看书。解散后,燕婉快步向班里走去。忽然听到有人喊她。
      “燕婉你去哪?”回头看,发现顾成阳手里抱着篮球,隔着跑道在对她说话。
      “回班,学习。”
      “燕大学霸,别学了,你成绩已经够好了,来玩会,我带你打篮球,再学就学傻了。”说着朝她这里跑过来。
      燕婉被拽着到了篮球场,在一个球框下站定。那里还有个女生。高高的个子,短头发,雪白的皮肤,五官虽不那么精致,但让人看得舒服。她和顾成阳一样,穿着白T,球衣,手上戴着护腕。
      “卿哥,这是我同桌,燕婉,大学霸。”顾成阳冲那女生说,最后三个字还故意提了音量。
      那女生玩笑地拍了一下顾成阳,转脸笑着对燕婉说,“燕婉,你名字真好听。我叫滕禹卿,是顾哥的前同桌。”
      燕婉也礼貌地对她笑了笑,“谢谢,认识你很高兴。”
      滕禹卿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咧嘴一笑,迅速跟顾成阳对视了一下,又对燕婉说:“嗯,我也很高兴,以后一起玩吧。”说完,她就运着球向后退了退,反身向前,一个漂亮的三步上篮。顾成阳紧跟其后,双手持球、抬手、向前向上一抛,球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入筐。两人转身,击掌。一套动作做下来,无比流畅又无比默契。
      “燕婉,你也来试试。”滕禹卿对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燕婉说道。
      “不了,我不会打,你们玩吧。”
      “没关系,来试试,我教你。”滕禹卿说着把手里的球塞给她。
      “燕婉,来,你像我这样,两腿岔立,微微下蹲。用手指像我这个姿势持着球,然后,像这样,跳起,同时用手腕的力量将球带出去。你试试。”
      燕婉虽不太习惯,但还是乖乖地像模像样地跟着她的动作走。可惜,球没有进。
      “没关系,第一次投不进很正常,多练几次就好了。”
      燕婉点点头,照着动作又去投,反复多次,终是投进去一个。
      “卿哥,厉害!”旁边的顾成阳对着滕禹卿竖了大拇指,又对燕婉说,“燕婉也不错,学得挺快。”
      
      月考过后,年级会整理优秀作文,贴在楼道的展览区。
      燕婉拿着杯子去打水,路过时,不经意瞥见了一篇文章。那字端秀清丽,很是好看。燕婉凑上去想要看清楚也想知道这字的主人是谁,她认真地从上看到下,并没有找到名字。正要离开,忽然肩上一重。
      转脸去看,顾成阳一身汗,胳膊搭在她肩上,手里抱着球,正一脸认真地看着墙上的作文。
      顾成阳站直,拍了一下燕婉,示意她注意,右手指着墙上的一篇作文,兴奋地说:“快看,这是咱卿哥的作文,你看这文章写得多好,你再看这字写的多漂亮,不愧是卿哥。”
      燕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是她刚看到的那篇。
      “嗯,我也觉得很漂亮。”
      
      圣诞节快到了,虽说只是个舶来节,但大家似乎都很重视,异常兴奋,提前几天就准备好了圣诞果预备着送人。
      滕禹卿也在前一天放学后,拉着燕婉去水果店里挑水果。
      “婉婉,你喜欢什么水果?”
      “我都行,就是不吃芒果,我过敏。”
      “这样啊。那,橙子怎么样。”
      “嗯,还不错。”
      “那就这样,我挑两个,你一个另一个给顾哥,我记得他挺喜欢橙子。”说着就拿了几个长得十分光滑圆溜的橙子去结账了。燕婉站在货架前,定定地看着货架上的橙子,犹豫了一下也挑了几个。
      圣诞节当天,燕婉早早地就来了学校。她小心翼翼地把前一天晚上精心装好的水果拿出来,做贼似地塞到顾成阳的抽屉里,然后拿起语文书背古诗,余光却一直瞟向教室外面,直至看到他出现在门口。
      “早啊,燕大学霸。诺,给你的,平安果。”说着将几颗包好的苹果放在燕婉的桌子上。
      “啊,谢谢你。”
      “客气什么。”顾成阳顺手就要把书包放进桌洞,感觉到似乎有东西,就伸手去够。
      “橙子,谁给的?难不成是哪个小姑娘?”顾成阳用胳膊蹭蹭了燕婉的肩,“燕大学霸,你知道是谁吗?哪个姑娘塞我这的。”
      燕婉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我送的。”
      “唉,我还以为哪个小姑娘暗恋我呢。谢啦!”
      燕婉白了他一眼,“不客气!”转身时,无意间看到顾成阳的书包里放着一个粉色的盒子,上面还扎着丝带。
      中午,三人从食堂吃完饭,到了燕婉班门口,顾成阳突然说:“燕婉,你先回吧,我还有点事。”燕婉点点头,跟滕禹卿摆摆手,先回去了。
      傍晚,约了打球,顾成阳先去球场占位置,燕婉去滕禹卿班上找她同去,门口等她的时候。燕婉见滕禹卿桌上放着什么盒子,粉粉的,扎着丝带,好像在哪见过。
      “婉婉,走吧。”见燕婉好像在发愣,滕禹卿将手放在燕婉的眼前摆了摆,“怎么了,婉婉,发什么呆啊,走啦!去打球。”
      燕婉回神,“哦,好,走吧。”
      
      临近期末,有一天正上着课,班主任把顾成阳叫了去,那之后,接连几天,顾成阳都没有来上课。燕婉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是隐隐的感觉有什么不对。
      课间,燕婉把收好的英语作业送去给老师。进去时听到老师们在说着什么事,当顾成阳三个字出现在她耳边时,她的心微微收紧。她竖起耳朵,故意放慢手里整理作业的动作,磨蹭在英语老师的办公桌前。她依稀地听见,泥石流,车祸,父母双双遇难。燕婉瞳孔猛地放大,手上没注意险些碰翻了桌上的茶杯,她慌忙扶好,转身出了办公室。
      可刚刚在办公室里的听到的东西太过可怕,而那一切又掺在顾成阳这三个字里。一整天,她都没有听进去课,晚上的时候,找班长要了通讯簿,又假装头疼请了晚自习的假。
      她按着从通讯薄上抄下的地址,找到了顾成阳的家。
      两层独栋小别墅,漂亮的花园里,秋千,摇椅无不显示着这里的温馨。
      别墅没开灯,她不知道顾成阳到底在不在,但还是敲了门,敲了许久。
      里面终于有人开了门。是他。
      只是,此时的他,红肿的眼睛,憔悴的神情,煞白的嘴唇,沾满污渍的背心垮垮地挂在身上,脚下也没有穿鞋。
      顾成阳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又即刻恢复落寞,“你怎么来了?”
      “我见你几天没来上课,怕你有什么事,就来看看你。”燕婉小声地回答。
      “哦,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他边说着边走向沙发那边,坐在了地上。
      燕婉环顾四周,屋里各处都已经附上了一层薄薄的灰。
      “你吃饭了吗?”燕婉问。
      “不饿。”
      “不吃饭怎么可以,家里有什么,我帮你做。”
      顾成阳没有答话。
      燕婉摸着找到了厨房,最终只在顶上的柜子里找到了挂面。
      燕婉将面条煮好,端到他面前,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吃点吧,饭还是要吃的。”
      顾成阳没有动,也不说话,燕婉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他对面,当碗里的热气快要冒完时,顾成阳终于拿起了筷子。
      第一口面进到嘴里时,顾成阳忍不住开始抽泣,燕婉挪到他身边,坐在沙发上,轻轻拍他的背。始终没有人说话。
      整理好厨房后,燕婉向他告辞,顾成阳送她出门。走到门口,顾成阳突然问,“你怎么什么都不说?你是知道的对吗?”
      燕婉轻轻地说:“那些话应该很多人都对你说过了,我再说也无益。我只跟你说一句,生活还在继续。”说完对他拜拜手,离开了。
      接下里的两天,顾成阳还是没有来上课。
      燕婉心里担忧,但也知道多说无益,她相信他会回来的。
      第二周,他来上课了。浑身上下,收拾的干干净净,除了眼神中仍旧带着疲惫,其他的看起来已经同过去没什么两样了。
      
      课间,燕婉去办公室交作业,班主任让她帮忙喊一下顾成阳。燕婉到班里时,发现他不在,见他篮球也不在桌下,大致知道他是去球场了。于是,去找他。还没到球场门口,隔着栅栏,她就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旁边还有一人,是滕禹卿。
      大概是刚打完,滕禹卿顺手拿起放在场边座椅上的毛巾递给他,他接过胡乱地擦了擦汗。两人并排坐下,嘴里好像在说什么。
      她只看见,滕禹卿自顾地说着话,旁边的顾成阳,拿着水杯边喝边歪着头看她,脸上是她燕婉许久未见到的笑容,一如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的笑容。
      燕婉没有上前,扭头离开,回了班。
      
      高三很快到来,整个高三年级的上空似乎被层层的乌云笼着,一片压抑。所有人都紧绷着一根弦,拼命地学习。
      他们三人,有时会聚在一起,打打球,缓解一下压力。
      那日,三个人打完球,大汗淋漓,并排躺在操场中央的草坪上休息。
      滕禹卿先说了话,“好喜欢这样的感觉啊,精疲力尽之后,能这样躺着,太幸福啦!”
      燕婉和顾成阳异口同声,应道:“嗯。”
      “婉婉,顾哥,我要去英国了。”
      话一出口,燕婉一惊,忙转脸去看滕禹卿,这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那边顾成阳已经弹跳着坐了起来,同样一脸震惊。
      “你们别这样看我,我准备了很久的,因为不知道结果会不会顺利,所以就想着等确定了再告诉你们。”见他俩还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她,不知是喜还是怒,她降低了音调,小心翼翼地又接着说,“好吧,我知道是我的错,应该提前跟你们说的。我认错,要打要罚随你们处置。”说着闭上眼睛,扭曲着别过脸,伸直了胳膊,等他俩动手。
      “谁要打你,是好事啊。”顾成阳抢先说,“但是,你瞒我们,这是不可原谅的,请吃饭。”
      “嗯嗯,是好事。”燕婉缓过神来,也接了一嘴。
      “好好好,我请,你们想吃什么都行。”
      三个人又再次躺下,头枕着手臂。
      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脸上,天空中偶尔有几只飞鸟追逐着飞过去,消失在云里。
      
      高考成绩下来的那一天,燕婉给顾成阳发了短信,“考得怎么样。”
      其实在那之前,她就已经替他查了分数,考号是她趁着顾成阳课间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抄下的。至于身份证号,她早就烂熟于心。
      “嗯,还好,比我预想的好些。你怎么样?”
      “我也还好,正常发挥。”
      “嗯,好。”燕婉看着他发来的这两个字,这样简洁,又这样疏离,放下手机,苦苦地笑了声。
      当晚,是班级聚餐。同学们穿着定制的班服,最后一次,全体同学完完整整地聚在一起。
      吃到最后,男生们沉默不语,女生们大多红了眼睛,连平日里严肃的班主任都有些难掩失落。最后,还是由班长带头,所有人站了起来,共同举杯,喝了一下。
      高中生涯至此画上句号。
      饭后,男生分配着送女生回家。
      路上,顾成阳和燕婉都没有说话。走到燕婉家门口的湖边,两人坐下。
      不知过了多久,顾成阳开口,说:“我打算报上海的大学,然后努力学习,以后有机会,争取出国。”
      “嗯,挺好。”
      又是无言。
      最后,顾成阳说:“燕婉,谢谢你,所有的一切,都谢谢你。我们就此别过,有缘再见。”
      顾成阳走后,燕婉又坐了很久。
      谢谢?所有的一切?
      
      后来,燕婉无数次想起顾成阳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想那其中的含义。他到底谢什么?
      是相伴两年,共用一张课桌的同学情谊。
      还是那晚她去他家给他做的那一碗面。
      又或是……
      
      又或是,我那未说出口也永远不会说的少女的心思。
      燕婉自始都知道,那个男生,眼睛看的从不是她。
      她再迟钝,但当你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一个人时,又怎么会发现不了他的目光在追随着谁。
      
      他见她时眼中闪烁的光芒,
      喊她卿哥时言语中藏不住的喜悦,
      看她上篮后发自内心的赞赏和为她高兴,
      他能一眼看出那是她的作文,即使那上面根本没有名字,
      他给所有人准备礼物,给她的是独一无二,
      那个黄昏,知道她要走时,他玩笑下掩饰的悲伤。
      那个午后,他歪着头听她说话时,脸上洋溢着的笑。
      那个告别的夜晚,他随意而又无比郑重地,说出口的争取出国。
      
      这一切,燕婉都知道。
      
      燕婉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冒了个红点点,她点开。
      是顾成阳。
      只有一张照片,剑桥大学的offer。
      他终于去了英国。
      
      燕婉调出一曲轻音,戴上耳机,合眼睡去。
      床铺下,书桌上的文件夹里,放着燕婉下午刚签的劳动合同。
      工作地址在上海。
      
      原本,我以为八千里距离会变成8分钟的路程,可现在又成了多少呢?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又或许何来的晚到一步。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注定追不上的游戏。
      我喜欢你,你喜欢她,而她,,,,
      她喜欢谁?她有喜欢的人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