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车上有小孩的时候,请不要乱碰我的变速杆。”
  因为某个令人尴尬的失误,她不得不开始学习巨型外星汽车人的基本解剖学。
  1、cp擎天柱,小女票文,一章完结。
  2、文中内容无任何原作依据,都是我瞎编的。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擎天柱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要乱碰变速杆

立意:机械构造学

  总点击数: 497   总书评数:14 当前被收藏数:32 文章积分:62,741,36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架空历史-西方衍生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同人衍生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32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变形金刚)过载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本章完

      
      1、
      
      待办事项:
      1、采购本周的食物与水。(完成)
      2、去接拉斐尔放学。(完成)
      3、进行每周例行的医疗检查。
      
      她小心翼翼地把购物袋挂在驾驶座的后面。拉斐尔坐在副驾驶座上昏昏欲睡,安全带牢牢系在他身上。
      
      车门自动锁定。
      
      “所以……”她谨慎地开口,“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们?”
      
      车内发出深沉的男中音。
      “我正好在附近。”
      
      “哦……对不起。”她感到尴尬。
      擎天柱是汽车人领袖,让他来接送孩子放学实在是有点“耽误正事”的感觉。而且他的车型太大了,并不适合日常出行……
      
      “我会尽快学会开车的。”她红着脸强调,“然后我会自己买车,这样就不必麻烦你们了。”
      “你没必要买车。”擎天柱平淡地说。
      “对不起。”她又一次道歉。她自己也不明白原因。
      
      车里陷入尴尬的沉默。
      
      几个月前,两个巨型外星机器人交战,砸塌了她的房子。失去住所并且目击了某种“最高机密”的她被某个政府特工带到了汽车人基地,在“危机解除”前,她得一直住在这里。
      
      她目前的工作是协助外星来客了解地球环境,并且偶尔带带人类孩子。
      
      这些巨大的外星机械很友好。
      她跟他们相处不错。
      
      除了擎天柱。  
      这个被称作“领袖”的家伙。
      
      据她所知,擎天柱不仅仅是领袖,还是某种政教合一的领袖(Prime),类似总理和教皇的融合体——即是军队领导,也是精神象征。他正在领导一场打了不知道几百万年的战争。
      
      她对擎天柱有点不明原因的畏惧。
      
      此刻,身处他的驾驶座上,畏惧感至少被放大了一百倍。她的心率超过120,呼吸也比平时急促,肾上腺素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思考。
      
      “你还好吗?”擎天柱问,“你的体温很高,散热系统似乎没有正常运行。”
      “是……是的,我有点热。能开点窗吗?”
      
      车窗打开一点。
      新鲜空气吹进来。
      
      这种身处别人体内的缺乏隐私感再次被放大。
      
      她试图分散一下注意力,于是把手放上方向盘,假装是自己在开车。
      
      过了不到一分钟。
      
      “抱歉。”擎天柱突然说。
      她大吃一惊,想不出为什么他要“抱歉”。
      
      “……能把手拿开吗?”他的语气平静,礼貌,略带强硬,让人产生强烈的不安,“车上有小孩的时候,请不要乱碰我的变速杆。”
      “呃……哦!”她笨拙地把手从变速杆上拿开,“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你不懂是正常的。”
      
      她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2、
      
      晚些时候,她去医务室进行例行医学检查。
      
      她看着汽车人的军医,忍不住提出了一个问题:“在人类社会中,我们会给孩子发放一种早教手册,告诉他们哪些身体部位不能被陌生人触碰。你们有这样的……呃,部位吗?”
      
      这都得归咎于擎天柱那句“不要碰我的变速杆”。她忧心忡忡整整一下午,生怕自己在不经意间对汽车人领袖进行了某种“骚.扰。”
      
      军医花了一点时间来理解她的话。
      “你是想问,我们有没有隐私部位?”
      
      “对!”她惊喜地说,很高兴军医明白她的话,“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军医若有所思,眼部的光学元件闪烁一下:“你终于准备对擎天柱下手了,是吗?”
      
      她刚刚注射的所有葡萄糖都好像灌进了脑子里,思绪一片甜蜜混乱。
      她胡乱挥着手:“什什什什么?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我对他绝对不是……”
      
      军医嘲笑道:“每次他一出现,你就格外紧张。说到他的时候,你总是结结巴巴。还有现在,你的脸红得像他的外漆。你根本都没有尝试掩饰。”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她不是害怕擎天柱,而是暗恋他。
      这带来的恍悟远小于惊恐和尴尬。
      
      她怎么能暗恋他!?
      
      正常人都知道,一个外星机器人是不会喜欢有机生命的,一个在地球生物形成之前就在领导战争的汽车人领袖不会喜欢一个刚出生二十多年的人类女性,一个三十英尺高的有情金属生命体不可能跟她发生任何事情!
      
      她到底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妄想!
      
      “你为什么不去问他呢?”军医略带调笑的话让她整个人都红了,“相信他会乐于解答你的……基本解剖学问题。”
      
      3、
      
      坏主意。
      这绝对是个坏主意。
      
      “我们不是有性繁殖,所以也没有像人类这样的‘禁止触碰‘的部位。”
      擎天柱告诉她,语气很客观。
      
      如他所说,他的种族并非有性繁殖,因此整件事对他来说也不是“羞耻”或者说“难以启齿”。
      
      她后悔自己听信救护车的话,真的跑来问擎天柱这个蠢问题。
      这让她的小小暗恋显得更加可悲。
      
      “但是……”她咬着脸颊内侧的肉,非常用力,“为什么你们有女性?”
      
      “这个……”擎天柱顿了顿。
      他不常迟疑,应该说,从不迟疑。他是个果决坚定的领导者。一定是她让他为难了。
      
      “算了!忘记我说的蠢话!”她终于绷不住了。
      “你不……”擎天柱试图说。
      “对不起打扰你休息!”她的声音比自己想象中尖细,也更绝望。
      “不,你没有……”
      “我知道自己总是在胡言乱语!”她用力抓着头发,“只要告诉我哪里不能碰就好了,以防下次我再乱抓你的变速杆之类的!”
      
      擎天柱沉默了一会儿。
      “还有火花塞。”
      
      她点点头。
      
      “……和这里的装置。”他半跪下来,屈膝向她展示精密的接缝和可滑动的挡板。
      “好的。呃,你变形之后,它在哪里?”  
      “在你平时的座位底下。”
      “……”
      
      4、
      
      她去二手车行买了一辆老式甲壳虫,有点像大黄蜂的样子,只不过是蓝色的。这能让她更好地进行采购,也能便利地接送孩子们。
      
      当她把车停进基地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擎天柱。
      
      “这是什么?”他问。
      他的视线很强烈,光学元件的蓝色几乎要灼烧她的眼睛。
      
      “一辆车。”她回答。
      “我知道。”擎天柱试图不那么严肃,但他的语气还是吓到她了,“你为什么要买一辆车?”
      “这……”她不解,“因为我最近拿了驾照?”
      
      擎天柱沉默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和往常一样,她完全不理解他的想法。
      
      人类不像他们,有三十多英尺高,可以变成飞机或者汽车出行。人总是需要代步工具的,所以她买了一辆车。这又做错了什么?
      
      她感到抑郁,于是跟阿尔茜说起了这事。她认为,阿尔茜作为基地中少有的女性汽车人,一定能理解某些让她困惑的事情。
      
      “或许他不想你每天坐在别的驾驶位上,把玩别人的变速杆。”阿尔茜发出悦耳的笑声。
      
      “这又是什么意思……等等,你不会是说……”她震惊得合不拢嘴。
      
      “这不是很明显吗?”阿尔茜再次笑起来,“所有人都能看出来,每次你离开基地,他就到处问你去哪儿了。每次你一回来,他都找机会跟你相遇。你买了车,他当然会嫉妒。”
      
      擎天柱嫉妒她的二手车。
      这是本世纪最荒谬的结论。
      
      5、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都怪阿尔茜蛊惑人心的言论。
      她以为她和擎天柱的感觉是相互的,于是头脑一热就去表白了。而擎天柱听完只是很平静地说,“我一直都知道,你表现得很明显”。
      
      他一直都知道。
      
      多可怜,多不成功的暗恋。
      
      她只想开着自己的新车逃离基地。
      “我的房子已经重建好了……”她结结巴巴地告诉擎天柱,“我最近要搬回去住。”
      
      “我可以帮你搬东西。”擎天柱说。
      
      刚才那段表白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努力保持镇定:“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已经联系了搬家公司……”
      “不,请让我帮忙。”擎天柱说。
      
      他身上散发着压倒性的领袖特质,坚定的语气让人很难拒绝。
      
      “好吧。”她咬住颤抖的下唇。
      
      “……你怎么了?”擎天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声线突然紧张起来,“你受伤了吗?你在发生渗漏!”
      
      “我在哭!”她大声道,“因为我喜欢的人对我的告白无动于衷甚至提出要帮我搬家让我早点滚蛋!”
      
      擎天柱在震惊中沉默。
      
      半响,他轻轻把手指放在她脸上:“这绝对不是我想表达的意思。”
      
      6、
      
      正式确认关系后,她开始学习进阶课程。
      
      挡板滑开,装置慢慢延伸出来。与他的外漆配色完全一致,深沉的金属上布满红色和蓝色的螺纹。
      
      “尖峰。”他说。
      她点点头。
      
      “滴漏口。”他继续说明,看见她举手提问,就停下说,“请讲。”
      “渗漏物质对人是有害的吗?”
      “这个……”他思考了一下,“直接接触应该没问题,但是不可食用。”
      
      她点头表示理解。
      
      “这是开始加压的状态。”他展示了更全面的运行效果,上面的脉轮和他的眼睛颜色一样亮,钴蓝色,非常美丽。
      
      “半加压状态。”
      
      她无法移开视线。
      
      “……完全加压状态。”
      
      擎天柱的散热装置声音很大,几乎无法良好运行。她的眼神不得不回到他脸上:“你很痛苦吗?”
      
      “不,远非痛苦。”对方从排气口发出低沉的咆哮,“请等一下。”
      
      可能过去了一瞬间,也可能过去了一千年。他终于从激烈的散热中降温,发声装置也恢复正常。
      
      “刚才是……过载。超负荷状态。”他静静地告诉她,“如果能量充足,我可以从这个状态中快速恢复过来。然后我们就能尝试一下。”
      
      她脑子里好像突然被塞进一个弹簧,思路猛然断裂:“呃……尝试一下?”
      
      “没错。”
      她确信自己听见了擎天柱的笑声。
      “试试你最快多久能让我过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旧稿,估计写不完了,但是自己又很喜欢,所以改短篇发出来。后面大纲是一发入魂生了个小火花,然后一起研究育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