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树里

作者:清途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楔子一

      《春树里》
      清途R/文
      【微博:是清途也是桑榆】

      -

      值夜班的护士们决定喝奶茶时,陈嘉措和院里盛名在外的老医生在手术台上,护士长做主给他点了杯最普通的招牌奶茶。

      拿到了奶茶外卖,护士长给大家发完后,将袋子里剩下两杯递给小护士:“蓉蓉快给陈医生和江医生送去。”

      蓉蓉听话地拿起奶茶朝着值班医生办公室走去。

      陈嘉措才下手术台,他将一个抢救完的病人所有要注意的事项和安排告知护士和病人家属后,才回值班室。

      奶茶送来的时候,陈嘉措正在热饭,饭是他手术前点好的,可从手术台上下来饭菜早就冷了。

      办公室除了他只有江承航,他在首府大学念书时的室友兼目前洵川市立医院急诊科同事。

      江承航正在写着一个截肢病人的病历,瞄见门外正在检查自己仪容仪表的小护士,他笑了笑,故意喊了她一声:“蓉蓉有事来找你们陈医生啊?”

      被点名的两个人反应各不同,门外的姑娘红了脸,屋内的陈嘉措面无表情,问:“病人出现问题了吗?”

      蓉蓉赶忙摇头,将手里两杯奶茶递了过去:“护士长让我给你们送奶茶。”

      陈嘉措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奶茶,目光飞快地移开,那些被他刻意忽视的回忆还是悄悄影响着他的情绪,开口,连声音都冷了几分:“不用。”

      留下小护士尴尬地拿着两杯奶茶,江承航故意清了清嗓子提醒着陈嘉措,后者这才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喝奶茶,不过谢谢。”

      江承航顺势而下:“来来来,给我,我喜欢喝。”

      小护士哦了一声,还有些不情愿:“江医生你喝得下吗?”

      江承航:“喝不下我等会儿下班给我老婆带回去。”

      小护士走了,江承航将吸管插入杯中,坐着带有轮子的椅子挪到陈嘉措旁边:“有烦心事吗?是因为阿姨催你去相亲?突然语气变得那么差,小护士都吓到了。”

      陈嘉措在医院的同事里很受欢迎,能力强,外形好,脾气态度人品更是没话说。这么个对人友好的,突然开口语气变冲了,是叫人疑惑。

      烦心事也有,但不足以影响陈嘉措。

      最近被他老妈催着相亲结婚,医生这份工作让他在红娘那里很吃香。上次回绝后他妈因此还生了很久的气,江承航就是个乌鸦嘴刚说相亲,陈嘉措的手机就响了。

      是他老妈。

      消防过道里很安静,陈嘉措听电话那头他老妈说着成家立业的好处,陈嘉措按了按太阳穴,头疼:“妈,我最近真的没有精力,急诊科很忙。”

      “所以当时上大学我和你爸都支持你选择中医,你不听,现在知道遭罪了吧。”

      这种时候的□□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陈嘉措不唱反调,就一个劲地嗯,敷衍着。

      但这也不妨碍电话那头的人因为抱不到孙子而继续念叨:“早叫你念中医了,能和你爸爸一起在家这边开诊所。拉高地方医疗水平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回来吧。”

      “好了好了,妈我知道了,等这边开出我了,我就卷铺盖走人。”陈嘉措安抚了两句,但怕他妈还要喋喋不休许久,随口扯了两句就说科室要忙,把电话挂了。

      等陈嘉措回来,江承航八卦里带着幸灾乐祸:“阿姨这次是因为什么?你没对象还是工作太不安全?”

      陈嘉措拉了拉嘴角:“很难过,两个都说了。”

      说罢,江承航笑得特别没良心:“阿姨还真是一直都没有变啊。不过你是应该找对象了,都要三十而立了。”

      “二十出头。”陈嘉措纠结江承航的措辞,距离三十而立还差两年了。

      “二十八岁了还二十出头?你这头出得有点多啊,都要到头了。”江承航是坐着带滚轮的椅子,连人带椅子一起挪过去的,懒懒地靠在椅子里,侧头看向陈嘉措:“我老婆幼儿园里有好多待嫁的女同事,你别嫌弃幼师工资低,那一个个都是家里不缺钱的,家境好。我要不介绍……”

      陈嘉措用两只手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打断江承航的喋喋不休:“你今天不是白天出门诊了吗?都讲了一天的话了,你嘴巴不觉得累?”

      “累,我今天出门诊,遇见一个小孩子。我一身白衣悬壶救世,不为功名利禄。救那小儿于水火之中,结果小儿居然要让奥特曼来打死我。跟你一样,好心当作驴肝肺,我这是关心你的情感生活。”江承航两条腿蹬地,坐着椅子又滚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我这是怕你深陷在周摇也的……”

      讲到一半,江承航闭嘴了。

      那个名字一出,陈嘉措还是一愣。知道江承航不是故意的,他替江承航解了尴尬,低垂眼眸:“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我都释怀了。”

      “你一撒谎就喜欢错开目光,往下看。”江承航戳穿他的口是心非。

      他们两个是大学同学,陈嘉措和他那个意难平之间的故事,他知道但也了解得不全面。从只言片语里去构架整个故事框架,他就一个反应‘这姑娘心真狠啊’。

      偏偏‘受害人’还为她开脱,陈嘉措会说:“你不能因为一个人不喜欢你,就觉得她是错的。”

      周摇也没有什么错,只是不喜欢他而已。

      陈嘉措听江承航说自己撒谎的小动作,故意又将江承航话里的动作演示了一遍,伸手给他做样子把脉,僵硬的错开视线,眼眸低垂,语气诚恳但带着笑:“你能长命百岁。”

      江承航知道他是故意,开口:“滚蛋。”

      两个人拌了一会嘴,江承航是中班,指针一滑过十二点他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办公室里刚回来了个住院部医生,此刻正趴在桌上睡觉,江承航走到陈嘉措桌旁,敲了敲桌子,开口声音很轻:“我下班了。”

      陈嘉措正在写评优资料,江承航看着申请表格上的大字标题——‘优秀医师申请表’,目光一瞬间黯淡了几分,他们是同期又是同学,没有攀比不可能,可学医本就不是江承航的志向,不求扬名立万也不求妙手回春之美名,但求得自身问心无愧。家乡小镇那个赤脚医生一退休,他去接衣钵,从此平平淡淡一生是他最大的梦想。

      陈嘉措低头继续填写着资料:“嗯,路上小心。”

      过了午夜,办公室很安静,这样平淡的夜晚不多,这一夜好像万家寂静,无事发生。评优的表格他已经写完了,起身活动筋骨的时候陈嘉措看见了江承航没有拿走的那杯奶茶。

      陈嘉措看了眼奶茶杯上的品牌LOGO,突然想到了以前在滨城的时候,他每次和周摇也去吃喝的小食店,没有牌子,味道也不怎么好。

      但他每次邀请,周摇也每次都会去,后来陈嘉措去首府念了大学,他才知道那应该是周摇也吃过最不好吃的小食。

      他那时候以为周摇也是喜欢他的,毕竟那样的周摇也居然会愿意陪他去吃那些小食店。

      直到复读一年后他考上了首府大学,那个暑假为要去当兵的好友送行的时候,听见好友说:“你复读一年为了考首府大学是因为周摇也吧。但你知不知道她压根看不起我们,毕业那天我听见她拒绝别人的表白,拒绝得有多狠,你知道吗?她说我们滨城人让她恶心,说我们身上永远有一股作呕的鱼腥味……”

      在这一刻,回忆趁着他毫无防备地瞬间冲开封锁记忆的牢门。

      学校的教室,教室的课桌,黄昏时分人影寥寥的操场,每天上下学时走过的那条路,藏在小巷子里的老字号小食店,以及那个站在海滩上的落寞身影……

      神游不过片刻,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已经连轴转了两天趴在桌上小憩的同事被吵醒,发现不是拨给自己的,换了个姿势继续补觉。

      护士站打来的电话:“陈医生你现在有空吗?现在有一个刀伤病人送过来了。”

      陈嘉措应下来,路上遇见了科室主任,主任问了他去做什么,了解后,道:“行,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同行的一路上,主任又问起了他评优准备得如何了,陈嘉措如实回答:“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嗯。”主任很是满意,但越是满意越是觉得有些可惜:“你比小江有上进心多了,可惜我女儿偏喜欢那小子。”

      陈嘉措笑:“工作能力不能作为是否适合结婚的标准。”

      值班的护士看见了一起过来的科室主任,立马起身问好。主任一一点头示意,蓉蓉离得近,听见主任又将话题转到了评优方面,初生牛犊不怕虎,插了一句嘴:“陈医生要评优了啊?”

      主任笑了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就你耳朵灵,等陈医生评上了,叫他请客吃饭。”

      小护士一喜:“真的嘛?”

      这种情况下陈嘉措只能点头,不着声色将话题重新移走:“电话里有没有说病人是什么症状吗?”

      护士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话音刚落,红蓝的警灯在门口闪烁着,一辆私家车停在门口,交警和开车过来的男人从副驾驶座位上合力抱着一个女人下来,那人身上裹着米色的大衣,看不清样子。

      护士推着手术推车等在一旁,量血压等等的手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交警让开后,陈嘉措看着那张模糊的脸慢慢变得清晰,那张脸很漂亮,没有一丝瑕疵,也没有一丝血色。

      如果她现在化了妆五官会更加精致,如果她现在醒着,她会睁着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看着他,或许也会无视他。

      搭手的护士报着她血压等各方的数值,陈嘉措没接话,也完全没听见。

      她身上的衬衫已经被血染红,血珠顺势低落,他没有任何反应,科室主任看着陈嘉措的表现蹙了起眉,准备接手,问起送病人来的两个人:“你知道患者的血型嘛?”

      两个人都摇头。

      主任推着平车去清创室,对护士吩咐:“采血测血型,让血库送血。”

      视线里被锁定的人移动的瞬间,陈嘉措回过神,配合主任一起推着轮床:“不用,她是A型血。”

      周摇也是A型血。

      生日是五月十七号。

      她不爱吃西兰花和花菜,却能吃香菜和胡萝卜,最喜欢的水果是菠萝和草,她有一条叫饭兜的捷克狼犬。

      所有周摇也的一切,陈嘉措以为自己全忘了,但他还记得。

      记得一清二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期和之前那版本改动不太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