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少年顾跟少年戚在炮灰了红泪晚晴之下的盛唐相遇~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惜朝,戚少商 ┃ 配角:息红泪,傅晚晴 ┃ 其它:戚顾,唐朝,长安

一句话简介:少年跟少年卖艺相见了~


  总点击数: 2316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7 文章积分:189,28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81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戚顾人面桃花

作者:越小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1
      
      贞观十年,大唐一派繁荣,帝都长安城内终日车水马龙好不热闹,穿过厚重的泛着清光的城门便可成为这里的一员。
      
      两天前,时年十七岁的戚少商来到了这里,为了解决一个惹了卷哥不高兴的家伙。
      
      一天半前他遇见了一户贫穷的人家,心生怜悯,将随身所带的盘缠尽数赠与,好男儿大丈夫行侠仗义天经地义,他对着夕阳的余辉笑的很灿烂。
      
      一天前,他发现自己的目标并不好找,饥肠辘辘前路渺茫,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所以,他为自己挑了个行当——当街卖艺。
      
      天朗气清的晌午,日头刚刚升上来没有多久,英俊潇洒的少年站在东市街口,笑起来还带着两个酒窝,只听得他抱拳道“小弟戚少商,乃凉州人士,今日初到长安。。。”
      
      戚少商的功夫不错且相貌堂堂,他的表演引得内行外行都看得齐声叫好,表演途中还不忘冲那些施粉黛着罗裙乌发如墨的姑娘眨眨眼,引得一众粉嘟嘟的小脸便唰的红了个透。
      
      第一天的收获颇丰,顺便也打听出有用的消息,戚少商估摸着在卖一天艺,盘缠也就够用了,人也差不多找到了。
      
      二月初十的这天,一大早他就拉了场子。不曾想,本来聚拢的人这才小半个晌午就去了大半。戚少商还剑入鞘,附近药铺偷懒的小伙计招呼着朋友,“诶!听说那边有个少年要给活人射飞刀呢!”
      
      原来如此,敢情是被抢了生意。
      
      另一摊离长安城最大的教坊不远,两成小楼里乐器声噼噼啪啪清脆悦耳,然而今天到底有点不同,因为楼下来了个眉清目秀的公子,紫衣,挺拔,白白的面皮,飞扬的眉眼,看样貌倒是我大唐子民,可是这卷发?小姑娘们趁嬷嬷们不在,纷纷探出头来,你笑我我笑你,在偷看一眼,嘻嘻哈哈好不欢快。
      
      顾惜朝的场子摆了小半个上午,话说了好几筐,周围聚上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肯当靶子,在这么下去这艺还怎么卖?他觉得有点窘迫和不知所措,已经两天没吃任何东西了,在这么下去,就算魏大人赏识了《七略》,恐怕自己也早饿死了。想着想着就有些无奈,看来,得换个别的把式了。
      
      于是,紫衣少年不得不再次抱拳“在下练有飞刀绝技,哪位愿意试试,在下绝不失手!”
      
      围观的人群又一次交头接耳,嗡嗡声不断,可惜,你推我我推你,看样子到底没人要站出来。
      
      这漂亮孩子有点傻,戚少商想,且不说他选这个花样来耍本就不太妥当,大咧咧往那一戳,射飞刀自己又没带着帮手来,人们是图新鲜,但谁愿意那命去冒险?再说他那套词儿,雄纠纠气昂昂,自信是很好,可是拉场子卖艺,不说的声泪俱下点,银子能来的又快又多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的从人群里踱着步出来,眼见着紫衣少年呆呆的问“这位英雄。。。。你要来?”
      
      “没错!”戚少商做了个自认为十分大侠的手势“这位公子承让了!”话音刚落,他瞅着面前的少年白净的脸上满是喜色,头发弯弯,双眼弯弯,笑的好看,恩,真挺好看的!
      “哈~多谢你了!”顾惜朝从怀里抽出一条黑绸子“麻烦。。。”
      “不用了~我又不是他们,咱江湖人还怕这个!你放心,我不动就是!”白衣少年及其豪爽的摆摆手,熟门熟道的站到靶子前,双臂展开,挂上大大的酒窝,倒真是一派英雄气概,顾惜朝想,这几天的苦闷便不知怎么的因为这个大大咧咧的男人而消下去些许,没来由的也涌起份壮怀。
      
      接下来几记飞刀,他堪堪一个转身就啪啪射出,整个过程又快又准又好看, “好!”“好身手啊!”一时间赞叹声一浪又一浪,顾惜朝振奋的冲靶子点头,开心的眼睛亮亮。
      
      “各位父老乡亲,听我说一句!”戚少商从靶子边上走出来,神色凝重“我看这位公子虽身手不凡但斯斯文文,想来是个读书人,听口音也不像长安人士,如今当街卖艺定是出门在外遇上及其困难的事,我戚少商也是外地人,大家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他绘声绘色说的十分兴起。
      
      顾惜朝站在靶子边上正准备拔飞刀,没料到戚少商会来这一出,一时间没有反应,待到此人举着托盘绕场一圈,最后端着满满当当笑嘻嘻的凑过来,“嘿~小兄弟~你看!”。
      
      顾惜朝盯着那盘子愈加阴郁,他想到了很久以前他娘病重,隔壁的大娘跟对街的寡妇聊天“啧啧~那姓顾的小□□看上去是熬不到年关了。”“她倒算了,只是那孩子,上次见到还挺有灵气的。现在瘦的。。都不像样,摊到这么个娘,可怜见得”他经过,她们识趣的不再说,只拿那种怜悯的眼神瞅自己,之后与之前,这样的眼神已经收获的够多,够多了!
      
      戚少商本就是带着点炫耀的心思,根本没注意到人的脸色,直到金黄的托盘被掀翻,铜板碎银撒了一地,他还晃神,这是怎么了?
      
      “我有说让你这样了吗?你凭什么?”顾惜朝冷冷撂下一句,转身收拾东西要走。
      
      2
      
      傅晚晴目睹了一切,这场卖艺莫名其妙的结束在一个追着另一个走掉的时刻,匪夷所思,她茫然的站在已经散了人群,空荡荡的街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着关于那个姓铁的混蛋的点点滴滴,就在刚刚她伤心欲绝晃晃悠悠成为了围观群众,在顾惜朝最后一次喊话时,她决定试试,大不了一个死,死了也好,可惜,被人抢先一步,怎么什么事想要遂意就这么难?
      
      身后五步远站的是她的表哥,她知道,所以,在满心痛惜的表哥打算上前安慰的时候,她头也不回的说“别跟我说话,别可怜我。”原来,卖艺的紫衣少年说的话,讲出口来竟是有着这样决绝的意味。
      
      日头爬上了最高点,初春的阳光暖暖的,戚少商很喜欢,通常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刻晒晒,消消尘。不过,此刻他没心情,顾惜朝挺直脊背,一个劲的往前走,不论他怎么喊怎么说都不回头,这是怎么了?哪点不对了?可怜他?我没可怜他啊!我只是想帮他而已啊!
      
      “小兄弟!你。。我。。。你倒是说句话啊!”他终于忍不住,窜到前方一把拦住人。
      “。。。。”顾惜朝皱着眉甩开抓着自己手臂的手,闪出一个身位,掷出一柄飞刀。
      飞刀劲道不大,速度也不快,显然出手的人并不用心,然而,被袭击的目标用了心,以致最后,息红泪看到的状况就是,这人被那柄飞刀划伤了左臂,立刻疼得满地打滚。青天白日当街闹事?她把不以为然的眼神投给了死抿着嘴的卷发少年。
      
      “你们这是干什么?”作为一个立志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侠,她觉得她是有义务插手的“我说这位公子,光天化日的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飞刀不能乱丢,要真伤得重了怎么办?!准头不行丢到路人怎么说?!”说着就要去看戚少商,谁知,本来抱着左臂十分痛苦的男人,蹭的跳起来,连摆着手,有点尴尬
      “我我。。我没什么。。。我就是跟他闹着玩。”
      “闹着玩?”息姑娘高高跳起峨眉,回头去看另一个
      
      顾惜朝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阴郁,慢悠悠走过去捡起他的飞刀,“你怎么不避开?”
      “你生气不理我,回头就一飞刀,我要再躲过去不知道你是不是要更气了。。”
      “。。。”
      “二位你们认识?”息红泪觉得自己这么一问委实多余,昭然若揭。。。这不但认识关系还不错,不但不错。。。。恩。。。还不错的很古怪。。。“没事扔飞刀玩啊!真够无聊!”她也不待他们回答,甩出一记厌恶眼风,抬脚走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啧啧
      
      3
      
      “喂!你真的没事?”顾惜朝好半响才开口,面上故作冷淡,
      “没事!就划破了衣服而已。”戚少商动动膀子“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
      “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别人。。。。这样。。。”
      “。。。。恩!”戚少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还没问你叫什么?嘿嘿~在下戚少商!”
      “在下顾惜朝!”
      “顾兄,你看现在都是晌午了,刚刚我惹了你,这顿午饭我请如何?”
      顾惜朝看着面前满是真挚的一张圆脸想,也罢,你不请我也没钱付账。
      
      东市的酒肆小馆不少,戚少商领着顾惜朝东转转西转转,最后捡了家无比豪华的。
      
      “想来戚兄身家不错?”
      “呵~其实我也头一次来,这盘缠还是昨天卖艺得来的。”
      “诶?你也卖艺?”
      “可不是,我两天前才到的长安。”
      “我倒是比你早,七天前来的。”顾惜朝端起茶碗灌了一口,又道“怪不得我见你那套说辞说的这么顺流、”
      “哈哈~顾兄弟你可能不知道,我今天本来也是要拉场子耍把式的,结果人都被你抢走了。”戚少商哀伤的摊手。
      “噗~还真是有够凑巧的。”他顿了顿忽而眼睛一亮“诶?我见你也是身手不凡,不如这样既然你也需要赚钱,不如下午这场我们一起。钱的话。。。就。。。五五开。”
      “好主意,不过,钱我们三七开,我三你七。”他笑着“我昨天得了不少,差不多够了。”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小二尖锐的嗓子就撤起来“二两小牛肉,四碗汤饼!来嘞~~~~~~”
      
      酒足饭饱,二人合计了片刻,便拉了场子。双剑合璧自然不同凡响,精彩纷呈,耍把式的跟看把式的都很尽兴,自然铜板碎银也纷至沓来。
      
      待到月升中天,戚少商拉着顾惜朝就奔了酒肆,拍着胸脯道“咱们一定要庆祝!”
      
      正所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注】
      
      这座桃花酒肆不大,老板是个金发碧眼的胡姬,据说来长安还不到一年,酒肆里的一半胡人一半汉人,老板游刃有余这边胡语调笑,那边汉话招呼。
      
      戚顾二人打门口经过,大厅里一众胡姬踩着点子转圈,臂上的金环发出好听的声响,伽倻琴的美妙音乐伴着酒香弥漫整个酒肆。
      
      戚少商只闻了片刻,下一秒就迫不及待的走进去,“早就想喝一喝正宗的兰陵美酒!”如他所料,拍开酒坛的封泥,香气四溢。
      
      “顾兄酒量怎么样?”
      “能喝一点点~”
      “那,今天我们酒不醉不归!”戚少商举起酒碗,“认识顾兄是我来长安最快意的事!先干为敬!”
      
      当晚,戚少商了解到一些事,顾惜朝来自广陵,到长安是为了一展胸中抱负登坛拜将,断断续续的大概猜到他自幼丧母,辗转各地学得一身本领。
      
      不过,更多的就没有了,毕竟,小顾这人很诚实,他说能喝一点点,就真的是一点点,才半坛子下去,人已迷迷糊糊的趴在桌上睡的稀里哗啦。
      
      彼时,酒肆还很热闹,天还不算太晚。
      
      戚少商瞅着他的侧脸,带点婴儿肥,皮肤跟女孩子一样细细的,不知道是不是也滑滑的,卷卷的头发毛绒绒的盖到脸颊,长长的睫毛微微有点颤动,真是好看,比自己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好看!
      
      他傻乐的又看了一会,才起身招呼老板“还有没有房间?”
      “就剩天字第三间了。”
      “劳烦了!”
      老板点点头,吆喝着小二带路,戚少商把顾惜朝扶起来扛到肩上,他的脸擦过自己的脸,恩~果然滑滑的。
      
      从酒肆的后门一走出来,他就明白为什么这地方名叫桃花,原来,后面的客房和前面的酒肆之间有一个颇大的院子,里面栽了许多桃花树,这个时令,花开得正好。地上铺洒着点点花瓣,风一吹,又从树上簌簌的飘落,满目的粉色嫣然美得有点不真实。
      
      他扛着人在桃花林里穿行,心情大好,等小顾醒了就告诉他,下次我们把桌子搬出来,在这喝~这一刻,他突然希望,要教训的人不要这么早出现,晚一点,再晚一点。
      
      4
      
      顾惜朝醒来的时候已然日上三竿,戚少商抱着被子在旁边睡得很香,他揉揉难受的脑袋四处张望,这才想起昨晚自己喝醉的事,今天已经二月十一了。。。坏了!应去魏大人府中等消息了!果然喝酒误事!他一骨碌爬起来,收拾收拾匆匆茫茫出了门。
      
      这个门一出便是五日。
      
      第一天, 戚少商找到那人割了舌头。剩下四天,却一直漫无目的的游荡在长安城,从东市窜到西市,今天听曲明天看戏后天喝酒,为什么人就这么不见了?应该不是因为又惹他生气了吧!怎么哪都寻不到?
      
      待到第六天,长安城下了场春雨,飘飘洒洒,纷纷扬扬,,大大小小的楼台掩在烟雨中,若隐若现,惆惆怅怅。
      
      戚少商撑着伞一步步走在湿漉漉的砖石路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小顾啊小顾就算走你说一声会死啊!
      
      或许,难道,可能,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了?这家伙长的一副聪明相,喝酒时跟自己说兵法也说得头头是道,可是心里就像小孩,有时傻的出奇,偏他又带着读书人的傲气,但凡遇到个城府深点的。。。保不准就出事了。他越想越可能性就越大,不知不觉间绕着偌大的帝都又走了好几圈。
      
      回到桃花酒肆时相当灰头土脸,老板美丽的大眼睛瞅了好几次,见他喝了碗酒精神气缓过来才上前“小戚啊!刚刚有人找你!”
      “谁?我在这没熟人。”
      “不清楚,他说他姓顾。好像就、。。”老板话还没说完,被瞬间弹起来的戚少商吓了一跳,
      “他。。。他在哪?走了???什么时候???”
      “你这是。。。呵~还没走,刚刚看月色好,带着酒菜在后院呢。”
      
      戚少商三步两步恨不得自己能飞,这小子!你要是好好的,可要跟爷大醉一场赔罪!担心死我了。掀开帘子,他一只脚刚迈进后院就不由得停住。
      
      桃花树下,那个少年着一袭青衫挺拔的站着,月华遍洒,他微仰着头,捏着一盏玉杯,对着一株斜斜的桃枝,不知道在想什么。
      
      宛若谪仙
      
      十七岁的戚少商读的诗词还不多,他搜肝挖肺就想到了这么一句,反反复复回荡在心里。
      
      彼时,顾惜朝注意到有人来,转过头,见到是他,便笑起来“戚兄!”
      
      5
      
      “小顾,你去哪了?”戚少商拉着他坐到树下石凳上。
      “我去见魏大人,就是魏征。”顾惜朝看上去心情很好,丝毫没注意自己的手被人紧紧的握着。
      
      “哦?原来你就是想通过他。。。”
      “恩!我本就只打算魏大人能见我一见。没曾想,大人他不单认真看了我的《七略》,还提了不少意见。说我是可造之材。”
      他看着他眉飞色舞,说魏大人要收他做学生,说自己的计划,说这说那,然后,又黯然道“不过他并不认同我的《七略》。。。”
      
      “我听你说过些,觉得挺好,虽然我比不得魏大人,不过,我自小在凉州长大,听过不少边塞抗战的事情,有些战役若是用上你说的没准就能胜!你信我,你的七略很好!”
      
      顾惜朝转眼,戚少商的大眼睛在月光下亮亮的。他瞅着瞅着温暖就一点点弥漫上了心头,遂,笑着点头“我也一直觉得自己没错!不过,现在还没写完。等我写完了,第一个给你看!”
      “好!咱们一言为定!”
      “恩!”顾惜朝起身摘下一株桃枝,“桃花为盟!”
      “桃花为盟!”戚少商上前握住他拿着桃枝的手,觉得像是定了一生一世的誓言一般。
      
      “你以后就要留在魏府了?”
      “恩,暂且先这样好了。毕竟已经前进了一大步!”
      “。。。。我也要走了,再不回去估计卷哥要打断我的腿!”
      “哈!那我们今晚酒不醉不归!”
      “这是当然!”
      
      那晚,当真喝了整整一夜,断断续续,饮的是西域的葡萄酒,端的是珍贵的夜光杯,伤的是青涩的少年情怀。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萍水相逢亦是缘分,我还以为你一定不在了。”
      “那你怎么还等?”
      “恩。。。”顾惜朝晕晕乎乎趴在桌上,眼看着就要睡过去“我。。。也不知道。。。总觉得,你不会走。”
      
      二月十七,戚少商牵着一匹骏马,走出长安城,他最后回头望了一眼,高高的城墙,厚重的城门,川流不息的人群。
      
      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他暗暗立下决心。等我成了大侠!威风神气的来找你要《七略》
      
      我知道不会很久的
      
      因为
      
      桃花为盟。
      
      【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爱唐朝~
    【注】诗是李白的,但是其实这个时间是不会有李白的诗的。。。。但是。。咳咳请忽视吧~~
    至于关于长安的风俗民情,远目我只是刚刚研究所以不妥之处就多多包含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