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霜华

作者:司泽院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3 G.I.之D×蜘蛛出动×枯枯戮山

      “……也该醒了吧?确实只下了两天的量啊……”重霜迷迷糊糊,耳边突然钻进几句嘟哝。这个声音……不是自己幻听吧?重霜费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一眼就看见自己的脸在面前放大了好几倍。不对不对,自己明明才七岁,怎么可能长成青年模样?重霜想起之前自己正在科迪西亚庄园外堵住漏网之鱼,未曾想,在快到库洛洛的约定时间时,却突然一阵眩晕,倒下前只看见一角红纱飘过。随随便便就放倒自己,果然只有老妈才能做到。
      
      重月早在看见儿子醒过来时就端过一边早已准备好的清水:“霜儿醒啦,我就说我的药不可能出问题的。”重霜喝了一些,这才张口质问:“老妈你到底在干嘛?”怎么跑去当杀手了?重月笑眯眯地看着他:“金回老家娶老婆,我就趁机从荒岛上开溜了~朋友又正好怀孕,所以我就帮她出一次任务啰~”
      
      重霜干瞪眼,这讲得也实在有够简略。“你这几年都在荒岛上?”“是啊是啊,”重月一副苦瓜脸状,“四面都只能看见瓦斯特达大洋的水,霜儿你都不知道有多痛苦~什么都没有,金还死命压榨免费劳动力给他孩子做游戏!”
      
      重霜心里暗道那不是你自己答应人家去的么,嘴上善良地没有打击真的哀怨的重月:“你不是说金去娶老婆了吗?难道孩子早就有了?”没看出金有那种潜质啊。“当然没有,所以说才可恶嘛,连个影子都没有的事情他做得那么带劲~”重月愈发觉得自己受骗了,完全不符合她的初衷,谁知道一向跑遗迹的金突然改行做游戏开发商了?
      
      “那游戏是什么?听起来很大型的样子啊……”眼看老妈就要开始大倒苦水,重霜急忙把话题扯开。“Greed Island,要是没记错的话金把我排在了最后一个。”为什么要特地强调这个?重霜有点冷汗,这明显是迁怒啊。金到底使唤人做了啥,能把老妈气成这样。看来他似乎得再换个话题:“谁是你朋友啊?”
      
      “这你应该知道啊,猎人卡能查到的。”重月很快把痛苦回忆甩到脑后,又恢复了平常的微笑表情。红魃——公主——基裘?“不会是揍敌客家的少奶奶吧?”重霜不抱希望地问。他老妈是什么人啊,朋友怎么都那么奇怪?先是野人后是杀手……重月眼放光芒:“霜儿真是越来越聪明了!”随后又做托腮状:“好不容易可以卖个人情再挣点外快,居然慢了一步。”
      
      重霜一颗心悬了一下。他怎么忘记了红魃是为什么去流星街的呢?不过听老妈这意思,团里的人应该都没事。他暗自松了口气,听重月继续说:“不过很可能是很麻烦的委托呢,九个孩子都很强,尤其是那个黑头发黑眼睛的。”重月的目光转向自家儿子,“没想到你还混得不错嘛~”
      
      被知道了……重霜莫名地从这话里听出了责备:“我是……”“我问你,前段日子是不是受伤了?”重月挥挥手,打断他的话。老妈怎么会知道?重霜眼里全是惊愕,她那时应该还在荒岛上,不是吗?“所以接下来你就陪老妈一阵子吧~”
      
      重霜这才注意到,窗外的星星看起来异常的近,原先一直以为的房间居然是一艘空中飞艇的休息室。重霜清楚记得修行的首要要求就是保证自身安全,他沉默了。这应该不算违反团规吧,自己是不得已的啊!重月看着儿子变幻的脸色,心中叹了一口气:霜儿现在还小,要做选择的话,再过几年吧。她又想起远远瞥见的深黑不见底的眼神,时间才是一切。
      
      与此同时,流星街边缘的某座房子里。“大家都把手机号码报给我。”没有了平时常见的吵闹声,空气异常沉闷。飞坦瞄瞄手里两部全新的移动电话,眉头皱得比什么时候都紧,要是早点想到要用这个就好了,现在也多一个机会确定重霜的生死。一阵窸窸窣窣之后,沉静的声音接着响起来:“现在开始是自由行动时间,都记得保持联系。”
      
      库洛洛站在窗前。中心区正传来接连的爆炸声,火光冲天,这两天来都是这样。由于前任长老科迪西亚的暴毙,几乎所有的议员们都卷入了争夺权力的漩涡。他感觉到身后的气息迟疑间三三俩俩地离开,心情愈发沉重。计划成功了,旅团生存下来了,唯一的意外就是凭空消失生死未卜的重霜。虽然很明白红魃的作风,但是自己还是不能放弃重霜还活着的想法。流星街已经变天,旅团是其中的重要助力。既然已经暴露,还是先离开吧。他回头扫视了一下已经熟悉的房子,沙发的角落里躺着一只手机和海豚抱枕。
      
      最后离开的三个人的身影在黑暗里愈行愈远,身后的火光映红了天空。远处传来接连的巨大声响,有着玻璃外墙的议会标志建筑被震碎了半边,空中纷飞的碎片在烈火的映照下光芒无比璀璨。西边天空一轮血红残月更加黯淡,额间新刺上的正十字架花纹微微泛着暗青幽光。
      
      天光渐晓,一身警卫打扮的皆卜戎打着呵欠从部屋里走出来。前一天晚上一向不喜欢挪窝的三毛不知为什么总在转悠,拖得铁链吱嘎作响,弄得晚上狼嚎一片。是不是要告诉管家给它换新种类的食物了呢?他望向幽绿无边的枯枯戮山深处,决定等下就给管家部屋打电话汇报。
      
      皆卜戎走进警卫室,随手把钥匙串挂到墙上。就在他的手伸向桌上话筒时,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天而降,他听到里面的三毛躁动得更厉害了。谁?他疑惑地看向窗户外面,这个时间没有旅游巴士到达啊。一艘豪华飞艇前的螺旋桨正徐徐停止转动,在看见上面走下来的人时,皆卜戎顿时睁大了眼睛。红魃小姐!!她不是可以直接把飞艇停到城堡内,怎么会在外大门出现呢?得赶快告诉梧桐总管才行!
      
      站在揍敌客家大门前的正是重霜和重月。重月依旧一身红衣,不过没有戴面纱。她抬头看看高耸的大门,无趣地耸肩:“无论看多少遍,都让人怀疑揍敌客家的品味啊。”重霜打量着门上边缘有些模糊不清的石刻和苍绿的苔藓,很有些年头的样子,有七重大门吗……目光落下来,眼尖地发现中间小门的门环磨得最亮。
      
      “这意思是要自己推门进去?”重霜抬头问自家老妈。“没错。”“你不是说基裘是你闺中密友吗?”“是啊。”重月挑起一边眉毛,“就当是我想看吧。”明显的话中有话,这门有什么机关吗?重霜注意到门上标着依次增大顺序的字母,也就不再追问。他走近几步,忽而回头:“用什么方法都行?”重月点头,“嗯。”自家儿子的方法不会比她第一次来的时候还狠吧?
      
      只见重霜闭上眼睛,气沉丹田,手掌翻转之间,两道念刃直接飞出。有些厚度的念刃很快就抵在了最上的门环外侧,缓缓推进的时候火花石屑飞溅。大门缓缓洞开,在场的三个人全愣住了。皆卜戎干脆地掉了手里的话筒,他什么都没看见,他绝对没有看见一个酷似红魃小姐的孩子完全推开了黄泉之门。重霜看了看自己的手,这门到底多重啊,用上全力还这么慢。重月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满意地点头:“真是不错,霜儿你是在飞云瀑布练的这个么?”
      
      “是的。”重霜回答,他不太想说是因为门环上灰尘的原因才使自己动用念力的。重月看他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的样子,刚想出声调侃,渐开的大门缝里突然卷出一阵风。“小月,你终于肯来看我了~”话里的亲近之情明显得在场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羽毛装饰的帽子,紧身蓬蓬裙上全是华丽的蕾丝边,虽然人正抱着老妈只看见背,这也足够重霜判断出来人是谁了。传言有误啊有误,瞧这样子,这俩人哪儿只是认识而已啊?“我知道很久没来看你是我不对——你还是赶快放开吧,小心席巴看见了。”重月的声音怎么听都充满了无奈。
      
      “他和公公一起出任务去了~”虽然这么说,基裘还是放开了她的手:“再说你现在这样有什么关系?”什么跟什么啊,重霜完全一头雾水。闺蜜抱一下有什么问题吗?还有,什么叫“你现在这个样子”?
      
      基裘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她一转身就注意到了旁边的重霜,非常惊讶:“这这这……”“嗯,我儿子。”重月补上了一句,结果公主样的某人瞬间暴走:“又来一个?有没有天理啊,还让不让女孩子活了?”
      
      重霜冷汗,虽然他没有听懂基裘的话,但是看起来最好保持沉默。传言果然完全不可信,基裘正常时候的大眼樱唇确实满漂亮的,但是一旦开口说话,什么公主幻想一定破灭。重霜觉得人言可畏三人成虎讲得实在太正确了。
      
      就这样在门口折腾了好一阵,基裘在知道门是重霜打开的之后眼睛都快泛红光了,最后还是重月答应了陪她直到生产之后,基裘才停止了她的抱怨。重霜擦汗,老妈都拿她没辙,他深深见识到了基裘深藏不露的实力。
      
      一干人等进门,还没松口气,重霜马上注意到了路旁林中的一个庞然大物,它“汪呜”了一声就朝三人奔来。“你才来了一次,也亏得三毛还记得。”重月笑笑,谁让她那时是用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嚣张方法进来的呢?之后还无聊逗着它玩了好几次……重霜则是不露声色地往后躲,开玩笑,虽然基裘这意思是说三毛在表示欢迎,但是他真的不想和某种可疑的粘性液体有任何接触!
      
      揍敌客家很大,大门离管家部屋都有奔跑三分钟的路程。在门前等着的一个貌似总管的人对着基裘鞠了个躬:“夫人,飞艇准备好了。”再转向重月:“重月小姐,欢迎来到揍敌客家。”重月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梧桐,我还是比较想念你在流星街时的样子。”叫梧桐的男子微微一笑,只是低头:“这位少爷也请这边走。”
      
      性急的基裘不耐烦了,一手拉起重月一手拉起重霜:“要不是我刚刚就在这里,哪有那么快~走吧,去看看我可爱的儿子们~”“就是之前那个没表情的家伙吗?”“你还说我,你儿子有表情?”他一向精灵古怪的老妈正在和人吵架,内容还是完全属于家庭主妇碎嘴型的……重霜觉得他这一天的冷汗比他之前几年的加起来都多。
      
      完全就是碉堡啊!这是重霜从飞艇上下来的第一感受,灰色的巨大石头,盖住整个建筑的圆顶,只要在那些凿出来的小窗户里安几门炮,那就的确是个军事设施无疑了。门廊从外面望进去黑洞洞,只有火把的亮光。重霜总结了一下,揍敌客不仅经营杀手行当、是大财主,还兼任巴托奇亚共和国最大的旅游形象大使,揍敌客家每个人都可以创造不菲的GDP。差不多可以占山为王了,真不得了啊……
      
      有人正在门前站着:“妈妈。”重霜看向说话的人呢,一头流畅的黑发,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唇,脸蛋总体来说很像基裘,除去毫无表情这点之外。身体线条优美,一看就是经常训练的类型。性格冷静,年纪大概比自己大几岁,这都可以从他那死水般没有波动的眼神看出来。“噢?这就是伊尔迷?”重月单纯地感叹了下,不愧是杀手家养出的孩子。
      
      基裘的声音不无得意:“是啊。”眼睛一转,突然发现了问题:“糜稽呢?我不是叫他也来的吗?”“他说他在给高祖父做新的飞行器,没空。”“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基裘大怒,拎起裙边就奔进门廊。重月叹了一声,慢吞吞地跟上:“霜儿,看来我们要自己找个房间了。”重霜依言照办,走过伊尔迷身边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凉凉的视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小纠错~
    此章有不少隐藏情节,算是大量剧透了~亲们能不能全找出来呢~
    也因为此原因,今天的恶搞剧场取消~



    不入轮回
    末法时代,绝地逢生



    [HP]Senior,Junior
    汤哈(伏哈),如果汤姆·里德尔出生于1978年12月31日



    [HP]时计/Countdown
    伏哈,原著背景+灵魂伴侣设定。



    请成为我的公主
    都市爱情童话



    万人之上
    一人之下



    [HP]相似绝不同/Alike
    伏哈,一个自原著五年级起的新故事



    黑色皇后假说
    敌人变情人(哨兵向导)



    教主有难
    剑神VS剑魔



    演艺尖峰
    影帝VS影帝



    临凤阙
    贬官女的宠后路



    无限英雄
    综超级英雄



    赤墓
    霸道鬼圣爱上我



    葛朗台伯爵阁下
    穿越之帝国首富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学霸什么的最讨厌了!



    论伦敦塔的倒掉
    严谨贵族军官VS花花公子大商人



    七夜谈
    河♂蟹♂地拯救世界



    [网王]天才=女王?
    轻松热血基情HE,永远的网王



    论宠姬与贤后的距离
    有多远?



    笑傲-凤箫意难平
    林平之重生,手刃仇敌,独步天下



    K-王剑合璧
    周防尊/宗像礼司,总在不断偶遇或制造偶遇中的双王



    神史成灰
    混沌神X智慧神,有关历史与神话、选择与命运的妄想



    假戏真做
    新人救世主VS影帝伏地魔,交叉平行世界



    网王-微笑之诗
    双美人的强强争霸史(闺蜜进化成基友的发展史)



    网王同人-燕归
    2012不二生日贺文。重生天才的世界称霸之路。



    战与和
    重生救世主VS重生黑魔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