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宽敞的客厅里,静静地飘浮着似有若无的香气,这是刚刚握在他手中玫瑰花香的味道。
寂寞的女人,寂寞的心。
但这并不代表她需要婚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宽敞的客厅里,静静地飘浮着似有


  总点击数: 4922   总书评数:44 当前被收藏数:14 文章积分:3,027,28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迷失都市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34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单身女子·寂寞公寓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那个晚上,陈第三次向我求婚。
      我习惯性地打开丝绒盒子,取了里面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配在手上欣赏,之后再细心地收回去,放好。
      在我把戒指与玫瑰还给他的同时,我为他打开了大门。
      “时候不早了,”我对他微笑地说:“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他不语,对于我的坚持和执着,他深知个中三味。我不需要说出来,意思已经完全可以准确无误地传送过去。
      他收起一切,走到门边的时候顺便低下头来吻我的脸,他说:“我不会放弃,总有一天你会答应我,总有一天。”
      “是的,”我说:“总有一天属于我的青春会离我而去,到了我迫不及待地要挽回些什么的时候,我第一个会抓着你,所以你千万不要离开。”
      他没好气地瞪我一眼:“女人的时间和美丽都经不起磨难,你放弃我是你重大的损失。”
      的确是。
      我平静地关上大门,屋子里又回复他来前的一片沉寂。
      宽敞的客厅里,静静地飘浮着似有若无的香气,这是刚刚握在他手中玫瑰花香的味道。
      寂寞的女人,寂寞的心。
      但这并不代表她需要婚姻。
      我扭开音乐,热烈的音色瞬间在房间里面爆炸开来,没有人会来投诉,因为我一个人,住在这幢位居远郊的单身公寓之内。
      
      我去探访小媚的时候,她正忙着给孩子冲奶粉。
      小媚和我同是毕业于圣亚德女子大学,那年我们相约,毕业后要大干一番作为,让所有看不起我们的男生刮目相看,俯首称臣。
      现代的女性应该经济独立,感情独立,生活独立,我们苦读十几年的书,为的就是站在社会上证明自己,你瞧隔壁班那个小玲,念了个硕士又如何,还未来得及发挥所长,已经要转入一个男人家中的厨房里,把所有的本事放在砧板上,开什么玩笑。
      当年的小媚总是说得如此激昂。
      我对她十分崇拜,于是与她结为联盟,誓死捍卫女子自由主义。
      她说五年内不会考虑结婚,一切先有事业再言儿女私情。
      我以她的目标为目标,共同奋斗。
      但三年之后,我收到小媚的喜贴,她幸福地对我说,她要结婚了。
      对象是公司里一直很照顾她的那个部门主管。
      她说,原来一个女人最大的成就不是在办公室里与人拼生拼死,血肉模糊,她需要一个温暖的家庭,里面有爱着她的丈夫,可爱的宝宝,还有甜蜜的正常生活。
      小媚一反当年的英姿,甘愿放下屠刀,做一个平凡男人背后的平凡女人。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有什么能耐,他或许私底下是个出色的脑科医生。小媚已经被彻底洗脑。
      我一直坚守小媚当年极力奉行的单身女子自由人理论,可惜现在只剩得我一个,在独力支撑,孤军作战。
      小媚说,莉莉你也快快向我看齐,不是有个常接你上下班的男士吗?我看他也不错,可以考虑付托终身。
      她是在说陈。
      我和陈发展恋爱,已经两年多,但完全没有考虑过婚姻。
      他不是没有向我求过婚,但我总不甘心就这样进入另一个人的生活,从此依附着另一个人而存在。
      这将会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我现在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气,过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我无法想象自己哪天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拿着铲子炒菜的模样。
      就象现在的小媚。
      她说你瞧我多幸福。
      但我并不以为然。
      是以我继续坚守孤独的单身生活。并以此为乐。
      陈对我说,你不嫁我要嫁谁呢?
      我也不知道,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或许我会嫁给他,但不是现在。
      现在的我还没有开始真正享受清楚生活的滋味,怎能够急急一脚伸进另一个坟墓里去。
      对,婚姻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坟墓,困着我的青春和梦想,什么都以丈夫为重,什么都要丈夫同意,以别人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以别人的烦恼为自己的烦恼。不不不,我不要这样,我还太年轻,我不要过早地毁在一个家庭的束缚里。
      我对陈说,你给我时间。
      他虽然有耐心,但每次都得到相同的答案他也渐渐显得有意见。他说,莉莉你的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你是否已经有了其他喜欢的人?
      不是的不是的。我说,但我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
      解释我为何抗拒婚姻。
      陈说,好,我不逼你,你自己考虑清楚。我听出一半威胁的意味。
      但为什么不呢,我不认为女人最大的成就是成为某个男人家里的贤妻良母。我们应该有更多的追求。
      
      我回到公司,大家都正在热烈地议论着今年的出色员工业绩排行榜。
      毫无新意地,又是方芝兰女士稳居榜首。
      方芝兰是我们公司里面的无敌猛将,女中豪杰,巾帼英雄。无论多么难应付的客户,到了她手中,都会变得服服帖帖,十分诡异。
      她年过三十,姿色平庸,未婚。除了事业,无甚过人之处。
      如此了得的一个女人,却情场颠簸,并不如意。
      但你瞧她活得多么潇洒,光鲜亮丽的化装,一丝不苟的发型,纤尘不染的套裙,光可鉴人的漆黑女装皮鞋,无可挑剔。
      她是我们女性的典范,世纪活标本。她永远不在人前示弱,坚强而闪亮的时代女子,充满代表性。
      同事在我耳边悄声地说:“听说今次的上层职位空缺,将由我们之间择优顶上。”
      那即是方芝兰女士快要升职了。真是可喜可贺。
      但她本人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端倪,连情绪也掩藏得这么细致得体,教人惊叹。
      “这次最有机会的就数她了吧。”朋友向她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又说:“真可惜,莉莉你只差她那么一点点,本来也是很有机会的呢。”
      我不语。
      资力不够也是我的一大缺憾,她为公司好歹也断送了一段如行云流水似的年华。而我才不过加入短短几年,自不是她对手。
      我不抱怨。总有一天,我会赶上她的。
      现在只是时机未到。
      我有意要在事业里干一番作为,就象当初我与小媚定下盟约时的那样。
      小媚受不住引诱,中途离场,但我不。
      我决定要用我所学所得,证明自己。
      我生日的那天,陈又拿着大束的玫瑰前来敲门。当然,还有戒指。
      “莉莉,嫁给我吧。”他说。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向我求婚了。
      我照样把戒指配在手上欣赏,之后完整交还。
      只要确定在这个世上还是有人爱着我,还是有人愿意等待我,我就已经满足。
      陈每隔一段时间规律性的求婚,令我觉得安心。但我并不要这样轻易地放弃。
      第二天回到公司,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似有事发生。
      已经有爱看热闹的同事前来暗送消息:“听说上层已经决定了这次职位的人选,但并不是升方芝兰。”
      “还有人会比方芝兰更有资格吗?不升她升谁?”我问。
      同事颇具深意地看我一眼:“莉莉你升官了就装得一副清高了,现在谁都知道你升职的事,还想瞒?”
      我吓了好大一跳,一时间接不住这块从天而降的陷饼。
      上司找我详谈。他问我有没有信心接管这个位子。千载难逢的机会,即使前面是堵高墙,也先跳过去再说。我自然不负众望。
      他们选择我的理由是公司需要生命力,而我有创意。
      无论如何,我终于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无法掩饰我的兴奋心情。
      我打电话给陈,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他在电话里面沉默,我觉得很失望。我以为他会替我高兴。
      陈对我说,“莉莉,嫁给我吧,我会给你最好的照顾,我会让你过得舒适畅快,为什么你不愿意安定下来呢?”
      我说:“陈,我的事业终于开始迈向一个新的世界,我不能让婚姻破坏这一切。”
      陈并不作声。这一次,他真的很失意。
      我安慰他说,“不要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是么?”
      我们都那样年轻。我说。
      何必急急往婚姻的牢笼里钻。
      在此之前,先干完自己想干的事情,这生才算无憾。
      
      我终于上任新的职位。工作更加得心应手。
      以前所有的同事都前来祝贺,我微笑地一一回应。
      经过方芝兰的座位时,我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
      她微低着头在做文件,沉静的背影显得单薄而寂寞。
      同事都暗暗地对我说,这次的事对她打击很大,本来已经不大合群的方小姐此刻更是不喜言语,独来独往。
      我不觉得愧疚,这些又不是我控制之内,我对自己有信心。
      工作进入轨道之后,问题就出现了。
      我虽然是上升了一级,但到底以前也是与手下的同事一起共同进退,即使现在我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但在大家的心里,却似乎没有这个转变的知觉。
      我在处事之中缺乏威信,难以妥善地支使以前的同事完成计划。或许是我本身也纵容着这种关系,以致大家都对我的命令和要求重视不够。
      上司施压,任务却迟滞不前,我有点烦燥。拿着祖儿的计划书前去质问她,她愕然地抬起头来,从来都没见过我骂人的祖儿眼里一片迷茫。
      最后她低着头说,我知道了,我会全部重做。坐在旁边的所有人都开始感觉到情况的转变。
      我已经不是那个可以随意与之开玩笑的莉莉了。
      慢慢地,我与他们划分出一条隐形的界线。
      他们不动声息,但都各自遵守岗位,不敢逾越。
      关系确立,但变得疏离。我难免有点失落。
      工作十分繁忙,我全情投入,完美演绎,终于有点成绩的时候,我松出一口气。
      最近陈的电话开始减少,因为每次打来我都没空接听,渐渐地,他也就不再烦扰。
      没有关系,我知道他爱我就成。小别胜新婚,我们需要适当的距离,这样才更能彰显出对方在我们在心中的地位,是那么的重要。
      我一直都如此相信。
      是夜,在公司里加班直至九点,离去时天已经漆黑一片。
      我在公司楼上的走廊暗处撞上一个人,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定眼一看,竟是方芝兰。
      她大概喝了点酒,双颊酡红,眼神清亮,倒是站得很稳。
      她匆忙看我一眼,又匆忙离去。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在这样的夜晚看见这样一个失魂落魄的女人,有点触目惊心。
      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方芝兰投资失败,欠下银行一笔数目。
      怪不得。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感情依附,那么就只有钱,最能给她安全感。
      方芝兰胆大心细,原想放手一博,赚它一次大的,好为后半生作个打算。
      谁知触礁沉船,她一夜之间丧失所有,更加彷徨。
      方芝兰的事早就在公司里传到上下皆知,但没有人敢刺激她,只暗下里同情。
      有时看见她沉默地坐在位子上,做着繁琐的文件,总感到她有点苍凉,神散而形不散。
      我问陈,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他还会不会要我。
      陈在电话里头,他忙着要赶开一个会议,只是随便地敷衍我说,你肯嫁我就要。
      看见别人出了事故,那种恐惧投射到自己的心里去,本还指望他会温言细语来安慰几句,谁知他却忙着挂我电话。
      我有点不高兴,最近他总是对我表现得冷淡,不复以前如火般的热情。
      还未得到手就已经变得这样,到手之后恐怕也不会懂得珍惜。
      为了表示我的不满,我决定一个星期不理他。
      
      方芝兰已经三天并没有来上班。
      她在家中服食了七十多粒安眠药,被人发现时,已经抢救无效。
      全公司里都笼罩着一片愁云惨雾,有人死去总不吉利。
      有女职员替她不值。如此这般,又过了一生。还没看清世态,又急匆匆地离去。
      一个女人的失意,方芝兰算是尝尽了,他们都说她看不开。
      没想到这么健康完整的一个人,昨天还明明坐在那里那么努力地工作,今天却说走了就走了。
      我按捺不住,此刻只想找个人陪我说说话。
      听听他的声音也是好的。我们好不容易才进展到今天,何必呕气。
      我决定只要他肯说两句平复我的话,我就原谅他。
      按下一串电话号码,我期待着陈温暖而充满力量的声音对我说,不要怕,一切有我。
      手机接通了,一把清脆的女声悦耳地喂了一声。我呆了一下,忙说:“对不起,打错了。”
      看了看自己刚才拨过去的号码,分明是陈的没错,但为什么接的人不是陈?
      或许他只是刚好走开了,或许他只是刚好把自己的手机借与人用?
      我去找小媚。小媚正在给她的宝宝洗澡。
      小宝滚圆的身体,白胖胖的,看了直教人想亲一口。
      多么可爱的小孩子,小媚看着我突然柔软下来的表情,呵呵地笑。她说:“那么喜欢就自己生一个呀。”
      “生?找谁同我生?”我赌气地问。
      “那个对你忠心不二,每个星期向你求一次婚的英俊男士,不就是最佳的人选吗?”小媚挑着眉毛笑我。
      “他?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我说。
      陈以前无论怎样忙,都一定会打电话来说一堆废话,不愿意收线。
      为什么他变了?他好象已经失去一种耐性,是不是因为我升了职,他介意?
      小媚对我说:“莉莉,你也该是时候为自己想想了。一个女子到底青春有限,他那么有诚意娶你,为什么不答应呢。你别以为他会一直等,你的坚持最后只会令你失去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直到你再也无法挽回的时候,一切就太迟了。”
      我不作声。陈那么爱我,他会等我的。
      不过小媚说得也有道理,我总不能永远这样吊儿郎当,得过且过。女人最后的归宿还是婚姻,不要结婚的女人都太出位,我不想做女超人。
      或许我也可以,组织一个象小媚这样的小家庭,有可爱的小宝宝,还有爱我的丈夫。然后我可以安坐家中,不劳而获。
      我想了一整晚,脑里面有很多温馨浪漫的想象,全部都是关于我和陈的将来。
      我想通了,我决定下一次陈向我求婚的时候,我会愉快地答应他。
      他一定会十分惊喜,等了快要三年,终于守得云开。
      我想象着陈得知这个喜讯时的表情,心里甜蜜地笑着,终于沉沉地睡去。
      快到陈的生日了,要是往年,他早就明示暗示地来提醒我了,今年却一反常态,迟迟没有动静。不过他最近实在太忙,或许早就忘记了这事,这样正好,我要在他生日的那天给他一个难忘的纪念。
      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已经着手准备一切。漂亮的礼物,约会的餐厅,还有为他精心装扮的我自己。
      终于到了重要时刻,那一日如常到来。
      我在早上打电话给陈,他似乎有点疲倦,并没有说得太多,我故意不提起他生日的事,他果然是忘记了。
      不要紧,只要到了晚上,他就会得到这个美丽的意外。
      他一定会高兴的,高兴到说不出话来。
      夜已经悄悄地来临,我换上精致的礼裙,戴上闪亮的钻饰,光滑的手指上只欠一枚戒指。
      这是留给陈为我加冕而预留的一个位置。
      我满心欢喜,敲响陈的家门。
      陈的窗外透出亮白的光线,里面的笑语突然停住,然后,门开了。
      在看见我的时候,陈的表情僵住了,他惊讶得几乎忘记呼吸。
      我对他微笑,把带来的礼物送到他的手上,提醒他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但陈似乎还没反应得过来。
      正要开口对他说我将留下陪伴他度过这个特别的晚上,我突然看见了摆放在屋内那张圆桌上的生日蛋糕。
      我也呆住了。事情有点不寻常。我透过陈的肩膀看向屋内,我终于看见了那个身穿白色纱裙的美丽少女。
      她手中握着刚切入蛋糕一半的水果刀,此时也正以一种惊异的目光看着门外的我。
      有什么闪亮的光点在她的手指上一划而过,我看到了她手上戴着我所熟悉的那枚戒指。
      我抬起头来看着陈,希望他给我一个解释。陈避开我的目光,他说,这样也好,我本来也打算过几天后就跟你说清楚的。
      我真是无法相信。
      他以前对我狂追不止,努力不懈地求婚一次又一次,最后他竟然要娶别人?!
      我觉得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耻辱,当下我只冷冷地说,“是吗,那么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我才不要勉强。勉强没有幸福。
      回到家中,我坐在床上发呆,陈曾经那么爱我,但为了完成他的婚姻,他竟胡乱拉扯一个女人来跟他结婚,新娘即使是张三李四也没有问题?
      真是荒谬。我气得不得了。
      不过这也不能影响我的生活。以前没有陈,日子也照样是这么过,谁没有了谁又不成。
      反正这也是我一直坚持的方式,如今更加过得清闲自在。
      我要忘记这些,努力工作,化悲愤为力量,说不定会在工作上有更好的成绩。
      
      经过一晚的内心交战,我迅速复原,第二天打起精神,回到公司。
      公司里面的气氛很是怪异,频频有人用不名所以的眼光偷偷看我,我被他们看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上司冷着一张脸,一见我回去就召我进去问话。
      他把一大叠文件丢在我的面前,叫我自己看。
      我瞄了一眼他圈起来的地方,当下心里就是一冷。
      他问:“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的失误令公司损失了多少钱?”
      我不敢作声,但也心知这次是完了。
      事情峰回路转,我为自己设想好的一番美好前景,毁于一旦。
      我别无选择,只得引咎辞职。一夜之间,我失去了全部。
      回到家中,倍感寂寞。现在已经不会有人前来敲门,手执玫瑰和戒指,求我嫁给他。
      以前的我曾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拒绝一切承诺。
      小媚也曾对我说,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无限期地为一个人等待。
      我不相信,我以为陈是爱我的,我以为他会等我。
      但我太自信。
      而事实是,最后每个抓紧机会的人都找到了幸福,我却仍然孤零零地,一个人守着这座寂寞的公寓。
      我感到深深的无力。
      现在的我已经一无所有。
      除了自由。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