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大佬前夫怀孕了

作者:佐川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野花*

      短短几分钟,鹿见粉丝们的心情像经历了一场过山车。

      这种塌房了,又没有完全塌房的微妙感难以言喻。

      [也就是说咱们哥哥现在是单身?]
      [呜呜我又可以了!!]

      一些cp粉,还没来得及壮大发展就被掐死在摇篮里。

      [淦,我刚想磕他俩的cp]
      [双神颜霸总×影帝……啊啊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可惜be了]

      [等等,只要我好奇他们为什么离婚吗?]

      ……

      隐婚即便离了,曝光后对圈内顶流男星而言都是毁灭性打击。
      脱粉还算小事,重要的是从此以后名声就臭了。

      但鹿见不一样。

      热搜出来,他微博粉丝总共也就掉了几百万。
      跟他原本就上亿的粉丝量相比只是毛毛雨。

      主要原因是这几年鹿见已经成功靠演技转型成实力派,在娱乐圈地位超然,事业粉比颜粉还多。

      大部分人其实只关注鹿见的作品,对他的私生活比较宽容。

      [吵什么吵,鹿见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就烦你们这些女友粉,要脱赶紧脱。搞得好像人家不娶别人就会娶你一样]

      [鹿见又不靠脸吃饭,结婚怎么了?我今天话撂这了,他就算生小孩我都支持!]

      [同性很难有几率孕子吧……]

      [歪楼了歪楼了]

      [鹿见一年前离婚,结果整整一年时间都没拍戏。是受了什么打击吗?]

      [我倒宁愿他复婚,多拍点作品]
      [+1111]
      ……

      绯闻愈演愈烈,网民的八卦狂欢到凌晨还在继续。

      某up主连夜发长帖分析:[同性婚姻规定男女只要年满18岁就可以领证。算算时间,鹿见20岁就结婚了。那时候他出道才没多久。这么大的事都能一直瞒下来……只能说他丈夫后台很硬。]

      [星耀娱乐总裁,姓谢,他该不会和京城谢家有什么关系吧??]

      全网众说纷纭。
      过于出色的外貌、显赫家世……都给这位谢总笼罩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一夕间,这位本该被万人唾骂的顶流丈夫也成了风云人物。

      别墅内。

      谢遇眉头紧锁。

      他并不认为自己和鹿见曾经的婚姻曝光是好事。

      隐瞒了这么久的秘密在今天忽然全网皆知,像是蓄谋已久。

      谢遇敏感地察觉到其中的猫腻——有人想对付他。

      而跟他有利益冲突的仇人,目前只有谢家兄弟。
      老大谢向明为人正直,从来不用这些阴沟诡计。

      那么很大可能性是谢三……谢承安!

      谢遇拨通对方电话,冷冷道:“热搜是你放出来的?”

      “哎呀,这么快就被发现了。”电话那头青年的声音一如既往欠扁。

      谢遇:“你想干什么?用舆论影响我?可笑。”

      “别误会,我在帮你。以后你就知道了。”对方低低笑道。

      对谢承安的话,谢遇半句也不信。
      这家伙这么好心才有鬼了。

      他立刻联系方卓,商量解决方案。

      最终一致决定这事儿瞒不了了,直接公开。

      凌晨一点。
      鹿见工作室准时上线发布声明,承认婚姻事实。

      网上又一阵掀然大波。

      谢遇几乎一夜没合眼,天快亮了才浅眠片刻。

      结果一大清早。
      王秘书又打电话过来,激动道:“谢总,我们都小看鹿见的人气了。星耀娱乐的股票一夜之间涨了十个百分点!”

      谢遇有些意外。

      所以,这算沾了陆瀛州的光?

      谢遇拉开抽屉,摸了摸盒子里的婚戒。

      曾经纤弱的金丝雀,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可以反哺他了。

      星耀娱乐起死回生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圈。

      之前的李总、陈总、徐总、马总等人纷纷打电话来祝贺道歉。

      “那啥,谢总您有需要尽管开口哈……”

      谢遇挂了,讽刺一笑。
      雪中送炭是要了这些人的命,锦上添花他们最行。

      傅修之也发来信息:[恭喜。]

      谢遇扫了眼,没回。

      他放下ipad起身换衣服。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进来。”

      陆瀛州探出头,俊脸沐浴在晨光下闪闪发亮:
      “老公,要我帮你系领带吗?”

      谢遇喉结微动,看着他反问:“你会?”

      印象中,陆瀛州手很笨。领带难度系数太高,他只会系红领巾。
      如果遇上要穿正装的活动全得靠造型师。

      “不会。”陆瀛州掏出一根拉链领带,在谢遇面前晃了晃说:“不过感谢懒人发明,咱们可以用这个。”

      谢遇:“……”
      他就知道自己不该有任何期待。

      也不知道陆瀛州是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来的。
      谢遇以前从来不会使用这种廉价的领带制品,太掉逼格。

      但眼下,他直挺挺地站着,任由陆瀛州攥着这根领带在自己脖颈间摆弄。

      “好了。”陆瀛州拍拍他胸前并不存在的灰尘,“我们下去吃早饭吧。”

      “嗯。”谢遇站在原地不动。

      陆瀛州上前牵住他的手,谢遇这才迈开腿。

      -

      早餐很丰盛。

      谢遇吃完就开车去上班了,傍晚才回来。

      接下来几天都是如此。

      陆瀛州不能随便出去,还没有网络。
      不过因为他在柠山岛时就没上过网,倒也无所谓。

      陆瀛州独自待在家里有些无聊,便去找管家了解更多鹿见的往事,以精进替身业务。

      管家侃侃而谈,心想幸好我连夜追完剧,对男主人设胸有成竹。

      再结合事实瞎编乱造一通:
      “他们是从小的青梅竹马,20岁结婚,鹿先生非常爱谢总,每次从外地旅行回来都会给谢总带一捧鲜花和当地特产。比如杭城的龙井,南京的烤鸭,北方的咸鱼……谢总都很喜欢吃。两人经历了三年幸福婚姻。只可惜一年前鹿见不幸罹患绝症离世……”

      陆瀛州用笔认真记录着,一边觉得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他何德何能,能成为鹿见的替身。

      这天他在衣柜里挑挑练练,特意选了件浅蓝色衬衣。

      别墅后院背靠一个占地十亩的人工湖。
      这个人工湖也是谢遇的。

      陆瀛州下午让管家撑船去湖中心钓鱼,晒晒太阳,看会书。

      “您运气真不错,钓上来一条这么大的草鱼。”管家夸赞道。

      陆瀛州解了钩子,把鱼放进水桶里,又在湖边拔了一大束野花,用精美缎带扎成一捧。

      管家:“……?”
      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

      傍晚六点钟。

      谢遇下班回来,刚把车停好走下来,就看见身着蓝衣的翩翩美男,左手提着一尾活蹦乱跳的鱼右手一束野花,站在门口深情注视他的一幕。

      谢遇吓了一跳,上前道:“你为什么要把厨房的鱼拿出来?”

      他差点以为陆瀛州脑子又坏了。

      陆瀛州把手里的东西递出去,温柔道:“老公,这是我今天去湖边旅游给你带的花和特产。”

      鱼身上的水哗哗溅了谢遇满脸。

      但眼下他顾不得这个,上前急问:“你今天出门了?去哪里了?”

      他明明已经让管家严格限制陆瀛州的出行。

      陆瀛州对雇主激烈的反应有点诧异,指了指不远处说:“那儿。”

      顺着方向看到自家人工湖的谢遇:“……”

      陆瀛州挺了挺胸膛,特意展露出蓝色衬衫和挂在脖子上的相机:
      “我现在像你的前夫吗?”

      这个打扮确实很像《命中注定的年下养成手册》的摄影师男主。

      但对陆瀛州的戏精程度,谢遇多少有点无语。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入戏太深?

      “嗯嗯,挺像的。”谢遇边敷衍边接过了那束花。

      虽然是野的,但好歹也是陆瀛州第一次送他花。

      至于那个什么特产……

      谢遇抹了把脸,恶狠狠瞪了那条鱼一眼。

      当晚这尾草鱼就被宁厨煲成汤端上了餐桌。

      -

      吃完饭两人照例去附近逛了一圈。

      夏日天热,走了没一会谢遇感觉身上黏糊糊的。他担心陆瀛州会闻到他身上有味,一回家就去楼上浴室洗澡。

      滴,答。
      水落在地板上。

      谢遇擦着头发推门出来,看到坐在自己床上衣衫不整的男人时愣了愣。

      “你干、干什么?”他说话不自觉都有点结巴。

      陆瀛州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说:“等着给你吹头。”

      谢遇:“???”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谢遇有点受宠若惊,裹紧身上的浴袍走过去拿戴森吹风机:“不用,我自己来。”

      陆瀛州却像个幽灵似的出现在他背后:“我来吧。”

      谢遇冷不丁打了个激灵。

      又是打领带、送花、吹头的……陆瀛州这两天到底怎么了?

      电光火石间,谢遇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开口问:“你是不是有求于我?”

      陆瀛州笑了笑,说:“没有啦。”

      谢遇:“哦。”

      陆瀛州边给他吹头发边说:“也就是想问问老公什么时候给我请个医生呢。”

      谢遇:“……”
      还说没有。

      就算陆瀛州失忆了,谢遇发现他这个口是心非的毛病还如出一辙。

      “明天上午我让医生过来。”

      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
      谢遇心想自己正好可以监督陆瀛州的一举一动。

      吹干头发后,陆瀛州走过去拔掉插头,转身却被电线绊倒,脚底一滑把谢遇压在了床上。

      这一连串动作像吃了德芙,无比丝滑。

      陆瀛州:啊,这。
      雇主该不会以为他在故意勾引吧?

      “对不起!”他连忙道歉,就想起身自证清白。

      但谢遇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到手的鸭子还想飞?

      谢遇箍住陆瀛州的腰,把头埋在他怀里哑声说:“别动,让我抱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