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鲲游弋

作者:灼星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贺清簪这时只是想:居然还有人专门跑来这给他撑伞,真是难为他了。难道他一世风流浪荡的,以前撩的那些个贵族小姐的,居然也有几个真心的会等他这么多年,还找到这里来吗?
      怎么想怎么不可能,先不说他在哪,有几个人知道,他刚刚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那声轻笑明显是男声啊,虽说后来作孽吧,但他以前可真的没有惹上过什么男人呀。
      正在他细数自己的风流烂账的时候,那个撑伞的,居然像是俯下身子,在细细的端详他。
      贺清簪:! 这是什么情况?不对啊。当即就更不敢睁眼啦,我确实没有什么老情人该在这时候出现的,那这人莫不是路过看我好看?哎呀呀,太不要脸啦,太不要脸啦!
      这男的,看他还不够,他只感觉脖颈被衣料轻轻的扫过,冰凉的触感从耳尖传来。
      !!!
      贺清簪:我去,他摸我!其实他只是蹭到了贺清簪的耳垂,不对,那人真正在玩的是他耳坠。叮,耳坠上的银铃被碰响了,吊在铃上的红线轻轻舞动。
      贺清簪当即睁开了眼,正欲看清来人的模样,但奈何那人跑的太极端,居然已经跳下了船,他只来的急看清了来人的一角黑衣,那人就不见了踪影。贺清簪只能感叹,就算他看见啦,也不会吃了他呀,怎么就把人家逼得跳湖了呢?他有这么可怕吗?
      他坐起来,看向刚刚那人跳下去的地方,湖水已经归于平静,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雨下的更大了,贺清簪这才发现船尾居然放着一把黑伞,那伞的伞面上有细细的鳞片,还反着细碎的光,像是什么野兽的鳞甲制成的。他不禁疑惑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看这伞头尖利无比,那人要是刚才对他有什么敌意,这一捅过来,他今天一定就交代在这了。
      他撑起那伞,分量到是不重,只是这伞柄摸起来像是什么骨制的烧瓷烧出来的,伞面很厚,顿时遮了天光。“哦哟,这兄弟的伞倒是真不错啊。”说罢便撑伞准备回去。
      他一路划船行到岸边,只是怎么越走越比往日日热闹,于是就靠岸准备听听发生了什么。刚好有个姑娘正在岸边冒着雨和摘莲子的小孩讨价还价:“哎小公子,你在给我少几两呗。”
      那小孩道:“姐姐啊,你看这大下雨的,做生意也不容易啊!”那姑娘看他的落汤鸡样,便心软道:“那好吧,我问你个问题啊,你如实说来,我就原价买了这些莲子。”小孩听了心喜道:“姐姐说来听听,看我能答上不。”
      那姑娘便问:“你娘亲是不是这长情乐坊里的歌姬?”那小孩奇怪道:“对啊,你不是认识我的嘛,这有什么好问的?”那姑娘道:“我就是确定一下,那你们城里有没有一个姓贺的,舞剑舞的很好的大哥哥啊?”
      贺清簪:打听我吗?不不不,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姓贺的会舞剑,别这么不要脸。那小孩说道:“姐姐是看上我们的人了吗,打听这个做什么?”那姑娘听了,顿是脸就红了,害羞道:“小孩子家的哪那么多的话,你告诉我就行啦,快!”
      那卖莲子的小孩就笑嘻嘻的说:“这望月楼的贺公子是个弹琴的,不会舞剑,春花楼的,舞剑舞的好的又不姓贺,别的嘛,好像还有个游手好闲的,说过他会舞,但从来没舞过,不知姑娘说的是谁啊?”
      贺清簪:好啊,这小仔子说我游手好闲,还把我扔雨里,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那姑娘听了便急道:“就没有了吗?那,内个,游手好闲的叫什么?”
      “叫贺锋啊”
      “那字呢?”
      “他没有字”
      “他没有字?”
      “真的!”
      见姑娘沮丧,小孩便又道:“怎么样?姐姐,一个都不是吗?”姑娘还是不甘心,道:“可是你们挽掌柜说了呀,贺清簪晚上要来舞剑的!”
      贺清簪:我还是先走为妙,真不知道挽心又要玩什么幺蛾子。
      那小孩虽生的晚,没赶上月下惊鸿风火的那两年,但身在乐坊,有名的前辈也是有所耳闻的,又想到挽心的脾气,就笑着安慰那姑娘说:“姐姐你别听挽掌柜的,她就是在揽客做生意,况且她应该也没明说到底是谁跳对吧,姐姐。”
      那姑娘听罢遗憾道:“真的没有吗,我可只有小时候有幸看过他一舞,长得可真是俊呐!”小孩:“那姐姐这莲子?”“包起来,包起来。”
      长得可真俊的贺清簪正鬼鬼祟祟的划着船,从暗河气冲冲的进到风月楼,准备和挽心要个说法。
      进楼后,他收了伞握在手里,挽心正坐在院子里悠闲的喝着茶,看了他凭空得来的伞便打趣道:“哟,这哪来的呀?怎么,出去一场,打劫了兵器店的老板,把家传珍宝都弄到手了”
      贺清簪心里正乱,没心情和她开玩笑,就冷冷的回了两个字:“不是。”他急匆匆的走到桌边坐下,对挽心说道:“你是不是有病啊陈挽心,我是能出去抛头露脸的人吗?”
      挽心翻了个白眼道:“你又不是个大姑娘,有什么不能去的,而且,我说是你跳了吗?”贺清簪惊奇道:“我不去难道是你去吗,你会跳吗?”挽心更得意了:“我会跳的,虽说没有你跳的好看吧,但也是别有一番风情的。”
      贺清簪:“好,很好,没我的事最好,你和你姐姐自己玩去吧,反正我今晚也没时间。”说罢便要走。
      挽心好奇道:“你今晚又要作什么妖啊”贺清簪笑笑道:“等被我打劫了的那位!”铃声轻起,他就这样抱着伞上楼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