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鲲游弋

作者:灼星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星空广阔,盛夏的晚风吹拂过临江的古楼,街上正是热闹,边上的小面馆比晚日更加热闹,古楼灯火明亮金碧辉煌,引得行人纷纷驻足。
       古楼上清秀的小厮往下面瞧了一眼,看底下的人已经闹哄哄的来了一片,就和里面打了个招呼,敲响了一个铜制的小钟,清脆的铃音顿时把楼下的目光全都吸引了来。
      “快看,长情的掌柜要出来啦!”
      人群躁动起来,知道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张望过去,外地来的便拉着旁边一起起哄的人问道:“兄台,不知这个什么什么的掌柜是个什么人物啊?”被他拉来的那个老男人正张望着那个古楼台,正高兴着就听了这一耳朵的“什么什么”。气愤道:“什么个什么什么,老子好好的兴致就被你搅和啦,长情不是来描述掌柜的,是这一片古楼的名称!是咱们这临江一岸最大的销金窟,掌柜当然绝色!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啊,怎么能不想见到?”
      那外来的看着这老油条越说越有劲的时候,楼上出现了一道绝美的身姿,人群顿时安静下来,都或深情或渴望的看着她,被数道炽热的眼光追随的便是那人们所说的长情城的掌柜挽心!
      她手中拿着一朵妖艳盛开的荷花,仔细看那花瓣边还存着几滴水,像是刚从水中摘来的,花是火红的,衬着挽心的红衣越发妩媚,衣角飘飞,带起薄纱轻舞,她靠上楼墙边,向下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绝美的面容带上了一丝欣喜,今天挺热闹啊,挽心提起笑容把红荷送到眼前细细观赏,轻轻拨弄了一下粉红的花瓣,一串水珠随着动作落到了挽心细而修长的指尖上,又顺着她的指尖落下楼去。
      那几滴要了人命的水正滴在一个看的吃迷的脸上,当场就晕了过去。挽心也有些意外,怎么就把人家吓昏了,于是向着楼下莞尔的给了一个笑容,又引起了一波喧嚣。挽心看那几个追求者已经被她迷的差不多了,才玩够,开始讲话:“今天奴家有幸在此与各位相见,本楼今晚将由我与家姐一起斗舞,斗琴,烦请各位多多支持奴家。”
      台下顿时议论分分:“这挽掌柜姿色真好,我在皇城的乐坊都没见过这么绝的,真是一笑解千愁啊!”“那可不,要是皇城里的那些个官爷来啦,可不得把她讨回去。还有,她说今天晚上要和她姐姐斗舞唱曲呢,那可就更好看了,她姐姐陈如玉可又是一番风情!”
      挽心又说道:“地点定在城中莲湖戏台,还请诸君多来捧场,别让奴家为难!即刻便开始,请快去选席吧。”又有人感叹:“这双花同台,真是难得,可惜啦我不定能有那么多的银两一观那,还有那家里的母老虎,哎!”又有人问:“方才听你这么一说,这票价很贵吧!我的挽姑娘哟。”那人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便道:“高是高了点,但看贤弟的样子绝对负担的起。这里的定价啊,就是让你即付得起,又亏得大,还看的很舒服,没办法的,哈哈。”
      那人听了他的话好奇道:“这长情城就挽掌柜一个管事的吗?那她这也太有才了吧!”
      “当然不是啦,二位花魁一同管事,还有,据说这真正的城主是那月下惊鸿的贺清簪啊。”外来的见终于有个他听过能说的上话的,不禁朝笑道:“看来你是真不知这贺清簪是何许人也,就你们这地方,他怎么看得上来,不就是有条江吗,他可是旧王几番邀请都不进宫的,能看得上在这?不说当时,就是现在他出来舞一曲剑,那也能惊动四方的,说不定现在的那个狗皇帝都还想赏脸要他呢。”
      过路的一个富家小姐听了,撩开轿子上的绒布探出张小脸来对他说道:“你别说让他舞剑,他只要出来喝口茶我都愿意散尽家财!”楼下刚才那人听了这话后笑道:“呵,你丧尽天良他都不会看你一眼。”那小姐刚要和他发作,楼上的挽心听后觉得有趣的很,大眼睛一转便道:“另外,我与姐姐比完后,还将有故人舞一曲月下惊鸿。”
      !
      这月下惊鸿一舞,只有当年的贺清簪跳过,而后更是无人能模仿,虽然挽心没有明说,但思来想去,是找不出第二个人了,要么就是什么无名的后起之秀,要么就只能是他自己了。此言一出,围在楼下的人就更多了,先前多是男子,但现在却是女的来的越来越多。
      “挽掌柜,这舞者到底是不是贺清簪啊?”
      “我今天一定要观这一场双花配一簪!”
      “掌柜可不要框我们呀!”
      “娘子,这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你比我还高兴?”
      “小伙子别犯贱,你娘子难得和你一条心!”
      “挽掌柜,挽掌柜!”
      挽心并没有给予任何答复,只是亲了一下手中那朵艳丽的红荷,朱唇轻抿,抬手扔了下去,又是一阵喧闹,她只是看一眼,轻笑一声:“还请诸君多多捧场!”转身离去。
      …
      临江的夏天总是有些闷热,让人渴望甘露的来临,日暮西山,乌云压下了晚霞,整个江面都显的很阴沉,江边行人都赶着回家避雨。
      江边有个大湖,湖中的莲花开得正盛,岸边是吊脚的古楼,湖中有一个大戏台,沉于水中,深度刚到脚踝,红锦鲤在上面欢快的游动着,台上精致的牡丹花纹和鱼儿们辉映着,远远望去,好似鱼在花间游。四周招待宾客的席位也渐渐满了位置。
      莲湖很大,这边的热闹完全不能引向那边的清净,藕花深处,一叶小舟慢慢的飘浮着,贺清簪正睡的迷糊,完全没注意到天将降雨,他本想在湖中小酌两杯,但奈何好酒难得,一不小心就已经喝空了两塘子,倒在船中看着天气正好,就想着睡去也无妨。哪知这天说变就变。
      他身量很高,差不多占了小舟的一半,因为是靠着船头睡的,所以洁白的衣袖和几丝头发都散落到了水里,引得鱼儿盘旋。洁白细腻的手中还握着半壶酒,探出船外,瓶身歪倒,残酒入湖,引得池中鱼儿随着他飘荡。
      “下小雨点了!我们真的不叫醒贺哥哥吗?”
      “不叫,不叫,他都不给我们买糖葫芦吃,哼。”
      “那就快走吧,阿娘要急啦!”
      说话的是在湖中采莲子的几个小孩,这时正向岸边游去,居然真的没有一个人来吧贺清簪叫醒,就这样吧他丢下了!乌云更加浓重,贺清簪却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眼尾居然还睡起了一丝醉酒后的薄红。
      终于,天空下起小雨。贺清簪只感觉脸上凉凉的,淋到了什么,忽然一把伞挡住了天光,随后是一声轻笑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麻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