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第 15 章都是孙子
  小七惊慌失措跑进四哥院子撞开房门,将正在看书的小四也吓了一跳,慌慌将手里的漫画书藏在桌子底下。爷爷不允许他们看这些,要是被发现可就惨了!
  等抬头看到闯进来的是小七后,小四舒口气的同时面色更加羞恼,张口就要训人,却被小七打断了所有的话:“四哥救命啊!四哥四哥,你要救救我啊,黑魔王来了!我看到黑魔王又给门房递挑战书了!”
  小七“噌”一下站起来,忘记了拿着漫画书的手还藏在桌子下面,胳膊肘一下就撞在了桌子上,“啊”地叫出声,又跌回椅子上。
  “四哥,你没事吧?黑魔王……黑魔王……”不明真相的小七精神快要崩溃了。
  原来七哥他们是这么害怕黑魔王啊,仅仅只是听到黑魔王又来下战书,就怕得站都站不起来了!天啊天啊,他往日是有多愚蠢,才会自以为是地总是找黑魔王麻烦!啊啊……现在怎么办啊?
  “四哥四哥,不好了,黑魔王来了!”小五小六一起闯进来,“咦,小七,你也在这儿?”
  胳膊上的疼痛还没缓过去的小四抬头看向他们,表情有些吓人。
  “呀,四哥,你怎么了?”小五问。
  小四还没来得及说话,小七“哇”地一声就大哭出声:“哇哇……四哥,四哥是被黑魔王吓得,他听到黑魔……”
  “小七,住嘴!”被小七哭声惊了一下的小四回过神来连忙制止,但小七整个人都已经完全被恐惧支配,哪里还听得进四哥的话,继续哇哇哭喊。
  “呜呜哇……五哥六哥,怎么办啊,黑魔王来下战书了,四哥都吓得站不起来了……呜呜呜……一定是因为我昨晚用弹弓打了他……哇呜呜……我现在可……”
  “啪”一声,小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下,他胳膊的疼刚缓过去,手又开始又麻又疼起来了。
  “别哭了!”小四左手捂右手,气呼呼地喝止。
  小七紧抿着嘴巴抽泣,一脸幽怨地看四哥,再看五哥和六哥。
  小四长舒一口长气,说道:“小七,你先别急,铭寒如果真要来挑战你,直接让门房喊你就可以了,怎么会递挑战书?而且,我昨晚说过了,你太小了,有什么事他都不会直接找你的。还有,我不是被他吓得,是刚才不小心胳膊撞到了桌子上!”
  小七关注前面的话,心里放心了许多还是有些不安,吸着鼻子求安慰:“真的?”
  小五小六关注后面的话,看向小四的眼神里满是怀疑。四哥也真是的,怕黑魔王就怕呗,还胳膊撞到桌子上,谁信啊!
  小四看看小五小六,又看看眼泪汪汪的小七,突然觉得脑袋好疼,好想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但最终还是只能冲小七点点头,说:“比真金还真,不然你这会还能安稳地站在我面前?”
  小七一想也对啊,要是铭寒真的是来挑战自己的,怕是现在仆人正满院子找自己送挑战书呢,可这会……哈哈哈,没人找他啊!这么想着,小七还挂着眼泪鼻涕的脸上立即又露出了笑容。
  七弟真傻。小五小六一起想。
  “你们俩也在门口看到铭寒了?”搞定了小七,小四问小五和小六。
  “是,啊不是,四哥,我们没去门口,我们碰到他去祖父院子里了!”小六说。
  小七闻言更放心了,啊啊啊太好了,黑魔王不是来找自己的!
  小五点头附和:“对对对,他还冲我和小六挥手打招呼呢。”
  “什么啊,黑魔王是在向我们示威,哪里是打招呼!”小六纠正。
  铭寒是来找祖父的?那七弟以为的挑战书就应该是拜帖,拜帖……铭寒自己正式来拜访祖父,祖父还答应见他,罗浮公爵府出事了?想到昨晚铭寒生辰罗浮公爵很晚都没有回来,小四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罗浮公爵本人出事了吧?
  小四想着起身就往外走,至于这三个傻弟弟,他不要了,谁爱要谁拿走!自打大哥二哥三哥去了皇家学院学习神术,不太跟他们一起玩后,这三个弟弟的所有傻气就全都往他一个人这儿冒了。哎!
  “哎四哥,你去哪儿呀?”小五小六小七一起喊,追了出去。
  四人急慌慌冲进祖父院子,在一众仆人的目瞪口呆中,轻手轻脚地来到塔纳吉老公爵会客的大厅外,脑袋扒在窗口上往里偷看。有仆人想要提醒四人,但见大厅外的侍卫都没说话,说明老公爵已经知道他们在偷听,并且默许他们这么做,也就作罢了。
  “四哥,你能听……”
  小七的话被三个哥哥一起用嘘声打断,他自己也吓得连忙用手捂住嘴。啊呀呀,自己又犯蠢了,他们在偷听啊,说话会被祖父听到的!意识到这点的小七连呼吸都放轻了,学着三个哥哥的样子,侧着脑袋把耳朵贴到窗户上偷听。
  大厅里塔纳吉老公爵的耳朵动了动,看看面前坐得笔直如松的铭寒,心想若不是怕丢人,真恨不得把外面那几个偷听还被他发现的孙子现在就拎出来收拾一顿。
  “上次见你好像还是好几年前吧,说吧,今天找我有什么事?”老公爵不易察觉地叹息一声,边喝茶边问铭寒。
  铭寒微微抬头仰视老公爵:“我父亲昨晚出事了,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您今天能见我,想必已经知道了吧?”
  老公爵忍不住又打量铭寒一眼:“是罗庄让你来的,他为什么不自己来求见我?”
  铭寒摇头:“庄爷爷在忙,不知道我来找您。”
  老公爵心中再叹一声,老家伙人都死了,还生个这么聪明能干的孙子来自己面前显摆,当真欺人太甚!
  茶都不香了,老公爵干脆不喝了,放下茶杯说:“你父亲的事我的确知道,而且不仅我知道,金羽街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罗庄没告诉你王已经派出羽卫去救你父亲了?”
  铭寒一愣,随即又苦笑,庄爷爷还是把自己当孩子看啊。
  但看铭寒的反应,老公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说吧,你找我想问什么?”
  铭寒压下心中失落,看着老公爵,停顿一瞬,才一字一顿郑重道:“我想以罗浮公爵府继承人的身份,先问您一句话。”
  老公爵盯着铭寒,没接话。
  铭寒继续道:“庄爷爷说父亲出事应该与罗浮公爵府的爵位有关。明年爵位评选在即,有可能又有能力抓我父亲的人中,塔纳吉公爵府无疑是最有实力的一个。庄爷爷说他会派人查,让我等消息,但是,我等不了。所以,我想问问您,昨晚我父亲的事,是否与塔纳吉公爵府有关?”
  老公爵“哈”一声,还来不及说话,大厅外就传来“咚咚”几声响,以及好几声发出一半又被生生咽回去的惨叫。
  “把那几个臭小子统统给我关禁闭!”老公爵气呼呼道。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都是孙子,人家孙子敢当着自己的面问自己有没有抓他老爹,而自己的孙子呢,只是听到人家孙子问问而已,就吓得连偷听的自觉都没有了!
  铭寒静静地看着老公爵。
  她一开始就听到了小七的声音,但没想到他们能闹出这么大动静。不过她现在全部心神都在自己的问题上,所以眼看老公爵处理自家孙子的事而不回答自己,脸上不免有些着急。
  老公爵暗暗骂完自家孙子,再看到铭寒的脸色时,心里终于有了丝平衡。还好还好,着急都写脸上了,还没妖孽到自家孙子赶不上的地步。
  想到这儿,老公爵笑了笑:“你可知道,就算是王,也不会如此直接地问我刚才的问题?而且,你就不怕我把你赶出去,或者故意骗你?”
  铭寒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道:“五岁那年我来挑战您孙子,您让他们不准以多欺少,这么多年来,不管打不打得过我,也不管是明里暗里,他们都不曾以多欺少。刚开始我不明白,明明是我胡搅蛮缠想要找他们打架,您为什么要这么约束他们,而他们又那样严格地遵守您的要求。不过,后来我慢慢明白了。一切,只是因为塔纳吉公爵府的骄傲,因为骄傲,您不允许他们以多欺少,他们也不屑于以多欺少;也是因为骄傲,我相信,您不屑于撒谎,更何况是对我这样一个孩子。”
  老公爵眯着眼笑道:“如果我说有关呢?铭寒,如果我说,你父亲被抓跟我有关,你会怎么做?”
  铭寒深呼吸一下,才道:“如果跟您有关,那您可以直接跟我谈条件,您想要什么才肯放了我父亲?父亲当时着急回家,身边护卫并不多,对方来势汹汹,就算是想要父亲的性命也不在话下,但他们没有,只是抓走了父亲。庄爷爷说他们是冲爵位来的,但若仅仅是冲爵位而来,父亲若是不在了,留下我这个刚成年的小爵爷岂不是更容易达成目的?所以,我觉得他们的目的不单单是爵位,这里面,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或者东西。”
  好聪明的孩子!
  老公爵叹息一声,背靠在椅子上道:“铭寒,你很不错。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父亲的事,塔纳吉公爵府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参与其中。我很好奇,接下来你会怎么做?”
  “出门前我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您的拜帖,一封送往了夏佐侯爵府。”
  “除了我们府上,确实也就他们最有嫌疑了。你要去见夏佐侯爵?”
  铭寒摇头:“我没跟他打过交道,我觉得他也不会像您一样见我。不过,我跟他儿子倒是有些交情。”
  “你是说昨天被你在奴隶院差点射死的那个蠢货?你俩还有交情?”
  “嗯,他经常想法设法地找我比试,算是一种特别的交情吧。听说他被您派医师用神术治好了,当时就能活蹦乱跳地下地了。我约了他今天傍晚在四望山比试。哎,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找那个蠢货能有什么用?可我人太小了,他们家我就只认识他,所以想抱着万一的想法去试试。对了,塔纳爷爷,您可以告诉我,除了爵位,我们家有没有什么东西是特别值得别人惦记的?”
  铭寒这声“塔纳爷爷”叫的老公爵眉毛都抖了抖,这个精明的小家伙,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这么喊自己吧?
  有求于人的姿态摆得很不错嘛。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