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攻略

作者:水之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8章天真

      小赵这几天在王府里头到处瞎逛,打探王府地形,顺便记一记路。晋王府太大,好几天了,她有时候还常常迷路。

      王府的建筑格外气派,层台累榭,假山莲池,落日余晖,美不胜收。

      要不是性命攸关,在这样的大宅院里住着,有人伺候着,待着也挺好的,这完全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富婆咸鱼人生。

      可是这是漫画世界,赵子衿又弱小无助,会被宋祁玉折磨得够呛。

      她刚想到宋祁玉,宋祁玉就派人来找她了。

      宋祁玉的院落守卫更森严,她进不了。只有由他底下的人带着,才得以通行。

      宋祁玉住的地方果然和别院很不一样,丹楹刻桷,宏伟壮观,让人觉得庄严肃穆。她的小破院和它一比,简直相形见绌。

      她一进来,见桌上摆好了饭,已经有预感要发生什么事了。

      照目前来看,她画出来的所有分镜都会一一出现。

      上次赵府落水一事也有分镜,小赵原本以为她被定格是因为她想强行改掉漫画的故事线才被定住,可是后来尝试之后,发现并不是这样。

      因为宋祁玉暗中派人给她投毒,是慢性du药,想以此来牵制赵子衿。这件事漫画的故事里有出现,然而小赵最近并没有吃宋祁玉送来的饭菜。

      她知道情节怎么发展,所以她避开了。

      她成功地更改了些许漫画的剧情,然而没有被定格,所以定格一事她还找不到关键线索。

      宋祁玉做事一向小心谨慎,按照今天的情形看,估计是来到他亲自投毒的那个分镜了。

      除了归宁那一天,宋祁玉就再也没有和她一起吃过饭。

      小赵进屋之后,宋祁玉和高斩才刚从外面进来。

      他们俩一黑一白,迎风走了进来,衣袍随风翻扬,身姿矫健,步履匆匆,却悄无声息,大抵高手都是如此。

      宋祁玉在她面前站定,依旧一副冷淡的模样,只是瞥了她一眼,那种居高临下的漠视,他已经习以为常。

      她看见他这个样子特别不爽,随意地喊了一声“王爷”。

      高斩见状咳了一声,用眼神暗示她,还要行礼。

      似锦行了礼,偷偷地拉了拉她的衣角,小赵视若无睹。

      “王爷要和我一起用晚膳吗?”

      小赵坐了下来,高斩目瞪口呆,又不由地咳了一声。

      宋祁玉一言不发地看着她,目光审视着她,寒气逼人。

      屋内顿时鸦雀无声,似锦偷偷地捏了把冷汗。

      小赵仍置若罔闻,只是问道:“阿七,你病了?病了就找大夫抓几副药吧。”

      宋祁玉将视线转向了高斩,他大概心里疑惑,为什么赵子衿直呼高斩的小名。

      高斩一脸无辜:“王妃,王府有王府的规矩……”

      “罢了。”

      宋祁玉打断高斩,他懒得和她计较这些。

      小赵闻言站了起来,走到宋祁玉的面前。

      她也装模作样地冷着脸,刚准备和宋祁玉说话,发现自己完全被他盖住了气势。

      他八尺有余,赵子衿足足矮了他一个个头。

      宋祁玉不管从外形还是气质,都太有气场了。

      他习惯双手背在后边,高高在上地俯视别人。

      她对宋祁玉太了解了,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清冷的眼神已经足具威慑力。那种眼神杀,叫人心头一凛。

      她站在他面前,不过是正常的距离,小赵不由地自己偷偷退了一小步。

      她伸手拿起桌上的筷子想递给他,还未靠近宋祁玉,他刹那间已经攥紧了她的手腕,筷子便从小赵的手中掉了下去。

      高斩的注意力也全在赵子衿的身上,因为他实在摸不透赵子衿的心思,不知道她往下会搞什么名堂。

      “疼,松开,我手无缚鸡之力,难道还能袭击你吗?”

      他的戒备心实在太强太强,她为了以示友好,不过是想递双筷子给他,然后邀请他一起坐下来吃饭,他难不成以为她想刺杀他吗?

      宋祁玉只是稍稍使了力气,小赵疼得要死,感觉手上的筋脉差点被他捏断了。

      见她一脸无辜,宋祁玉这才松了手。

      小赵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在家里,免去那些繁文缛节可以吗?”

      宋祁玉勉强低低地“嗯”了一声,他不把她放在眼里,也就随她去了。

      高斩已经命人布了菜,屏退了左右,连似锦也叫出去了。

      高斩待要关门,忽然被小赵喊住了。

      “阿七,你出去了,谁伺候你家王爷啊?”

      小赵清楚宋祁玉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方法了。这场好戏,怎么能让她一个人看呢,所以她要留下高斩。

      高斩的脚步一顿,看见宋祁玉点头,便回到房间里。

      眼前这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小赵一口也不能动,因为里面下了毒。

      宋祁玉对赵子衿下毒,想让她成为一个病痨子,更好地控制赵子衿。

      不是什么剧毒,只是慢性du药,所以平时似锦端上来的那些饭菜,她便偷偷倒掉了。

      似锦并不知道这件事,而宋祁玉不过是拿别人对付他的那一套来对付她而已。

      他已经命人连续下了好几天的毒,只是一直未见赵子衿有任何反应,他又谨慎多疑,所以这才亲自出马了。

      小赵盯着宋祁玉,他若无其事地进食,心想他是不是事先吃了解药。

      她画了赵子衿被投毒后的分镜,可是具体怎么喝下毒药的,她并没有画出来。

      思来想去,该不会毒药抹在了这筷子上了吧。

      “王爷,你也爱吃这红烧肉吗?”

      小赵笑盈盈地夹起一块肉,正准备往宋祁玉的碗里放,他挡住了。

      “不是在赵府,不必如此,吃饭吧。”

      他的目光直视着她,知道她一口未动。

      小赵看他眼底有刀,也不和他兜圈子了,问道:“王爷,今天我要是不吃,你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宋祁玉脸上波澜不惊:“什么意思?”

      “我人在晋王府,插翅难飞,还有给我下毒的必要?”

      小赵话一出口,只见宋祁玉嘴里的食物猛然咽了下去,似乎差点被呛到了。

      宋祁玉一向十分小心缜密,他一时没有回答,只是在想哪里露馅了。

      “那好。”小赵往碗里夹了一堆肉和菜,放在高斩面前,“我没胃口,你替我吃了。”

      高斩看着宋祁玉,宋祁玉没有发话,没想到高斩竟然端起碗筷:“谢王妃赏赐。”

      他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小赵见状一急,伸手打翻了高斩的碗。

      高斩明知她碗里有毒,竟然还是吃了,她知道他忠心耿耿,没成想连命都不要了。

      虽说是虚拟世界,可是在这里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一切都过于真实,她只是做出了一个正常人的反应而已。

      小赵真是无语了,都怪她给高斩搞的忠心耿耿的人设。

      不过下一秒她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她的脚本里没有考虑过高斩的死活,他大概率死不了。

      宋祁玉终是放下了筷子起身:“阿七,你出去。”

      高斩应声出去,房间内就只剩下她和宋祁玉。

      房间内静谧如谷,宋祁玉沉着脸,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叫人有些不自在。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竟然还没有被定住。

      在漫画里被下毒后的这个分镜,赵子衿会觉得头晕目眩,有点恍惚。

      她如今意识清醒,没被投毒,故事发生了变化,但是她为什么没有被定格?

      宋祁玉仍是一句话也没有,目光如注,幽深的眸子,紧盯着她,不知道在算计什么。

      小赵被他盯得发麻,堆起笑脸来,异常谄媚:

      “王爷,我和您商量一事,您既然看不上我,要不我就老老实实地在别院里待着,这样吧,咱们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您看怎么样?”

      宋祁玉还是没有说话,于是小赵向他走了过去。

      “这王妃的头衔我也不在乎,要不,过个几日,您休了我,娶您合乎心意的女子,您看如何啊?我保证,我就在别院待着,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好不好?”

      小赵这么说,不过是为了求得一席安稳之地,不过按照故事的发展,宋祁玉应该很难答应。

      她的话音刚落,谁知又一下子被掐住了脖子。

      宋祁玉出手之快,令人猝不及防,分秒之间她就被压制住了。

      自从有了上次的经验,小赵也就不反抗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反抗半点用处都没有。

      不过这次不一样,宋祁玉手上的劲不及上次一半,她还稍有喘息的机会。

      “你到底是什么人!”

      归宁那日她说的话,关于他在安西的事,高斩一五一十地全都向他说了。

      宋祁玉做事周密,即便赵府派了细作跟在身边,也不可以知道得那么清楚,他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破绽。

      他看赵子衿的言谈举止,也不像一个十四五岁的丫头。

      在此之前,他连把她放在眼里都没有。现在,她让他起了戒心。

      虽然杀她如同踩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但是留着她还有用。

      小赵用赵子衿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宋祁玉:“我现在是晋王妃,当然是晋王的人。”

      宋祁玉见她面不改色地说着荒唐的话,嘴角不由地弯了起来。

      “那好,你把那汤喝了。”

      他松开了手,目光仍然落在赵子衿身上。

      她忽然明白了,她之前完全想错了,原来毒下在汤里。

      她突然幡然醒悟,不是分镜发生了变化没有被定格,而是故事还没发展到分镜下毒这里。

      “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

      看宋祁玉的脸色,她是逃不了这一劫了。

      他那双眼睛,仿佛能噬人,叫人心惊胆战,不敢直视。

      她要是不喝的话,他肯定会强行灌下去的。

      这汤是慢性du药,不会马上死人,与其被挟制最后狼狈地喝下去,不如痛痛快快地自己喝。

      “我自己喝。”

      喝一次死不了,小赵拿起那碗汤,把心一横,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顿时,她觉得头晕目眩,只好一手撑在桌上,这种感觉,就像她低血糖时候的状态。

      这才是那个分镜的内容,不到最后,还是不能大意。

      她还是太天真,低估了宋祁玉,以为自己能和他好好商量。

      他是什么人?他身上带着血海深仇,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在这种身上背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的人面前,她该怎么做才有一线生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