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攻略

作者:水之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3章报应

      这难道是报应吗?因为这一切都是她搞的人设,让出版商满意的人设。

      负责出版的编辑说,大团圆幸福美满的结局大家都看腻了,要别出心裁才有市场,因此她搞了好几个版本的结局才最终定下来,所以之前的那些煞费苦心的设计,现在看来都是在搞她自己?

      不行不行,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想办法回去。

      “似锦,我在这儿昏迷了多久?”

      现在已是三更,她昏迷了两个时辰。

      “我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似锦便把白天路途中发生的事全说了,她原本一直伴在赵子衿的左右,只是后来人仰马翻,她被冲散了。

      再见到赵子衿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不醒。

      就这样,婚事的一切礼俗皆免去,连拜天地都没有,昏迷之中赵子衿被送到了别院来。

      大夫诊断过,只因惊吓过度才致昏迷,又受了点风寒,需要静养。

      她仔仔细细地回忆,她画的漫画里,其他的事一模一样,可并没有赵子衿遇到暴风雪这一回事,这中间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她的头有点疼,可能今天这么折腾,这副身体有点吃不消。

      小赵躺在床上,摆了个大字,眼神空洞地望着房顶,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她还未从梦中醒来而已。

      似锦帮她掖上被子,可是她毫无睡意。

      “似锦,今天的事,不能张扬,倘若回赵府,也不能对家里人提及,知道吗?”

      似锦点头,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晋王的府邸守卫森严,刚刚发生这样的事,却无人闯进来查看情况,想必早已接到了命令。

      似锦不知道以后在这王府里,她们该怎么才好。

      赵子衿好歹是晋王明媒正娶的王妃,为什么住在这偏僻的别院里?他杀赵子衿的原因真的是她猜测的那样吗?

      似锦心里有太多的疑惑,而似锦不清楚的一切,小赵却全都了然于心。

      “小姐,您福大命大,一定有佛祖菩萨保佑。”

      似锦忽然想起一事,差点叫了出来:“小姐,晋王不是有腿疾,刚才为什么来去如风,与旁人无异?”

      传闻当年晋阳城之战,宋祁玉大杀四方,无人可挡,却也落下了终身难治的腿疾。

      小赵清楚,这是她画的人设,不过是宋祁玉的障眼法而已。

      晋阳城之战,宋祁玉腿上中箭,养了几个月便康复了。

      只不过他将计就计,假装残疾而已。

      今日宋祁玉之所以这么直接地走进来,一来,他完全没把赵子衿放在眼底,更别提提防她了;二来,他没打算让她们活着,她们的命都握在他手上,不过他一句话的事,早晚活不了太久,知不知道也就无所谓了。

      “这件事有隐情,暂且不能说,你也权当不知道,关于晋王,知道得越少越好,清楚吗?”

      似锦的双眼充满了疑惑,依然点了点头。

      “小姐,王爷为什么要杀你?”

      这是似锦真正担心的事,似锦这么一说,小赵才意识到,她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只是想着怎么回去,而且也得想着如何应付宋祁玉才是。

      不然她这小命,万一情节不按漫画走,哪天出了差错,她不就分分钟完蛋了吗?

      就算不死,像今天一样被宋祁玉折磨,那也很难受!

      “肯定有误会,改天我和王爷细细说明,你别担心。”

      她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抚似锦而已。

      她清楚,这压根不是什么误会。

      赵子衿的父亲赵问頫在朝中地位显赫,宋祁玉答应娶赵子衿,无非是冲着她父亲的权势而去。

      赵子衿,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宋祁玉如今娶赵子衿,只是权宜之计,因恩师阎阁老被构陷,为了搭救阎阁老,底下幕僚宋戴竹出了这个下策。

      情势越来越紧急,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

      宋祁玉为救阎阁老不择手段,只是赵问頫并不买他的账,一个月以来,皇帝连下三道诏书,阎阁老被连贬五级。

      朝中朋党勾结,为排除异己,阎润堂也被卷入了这才纷争之中。

      阎润堂是宋祁玉的恩师,他不能见死不救。

      只是宋祁玉韬光养晦多年,为掩人耳目,他一直深居简出,朝中向着晋王的人,屈指可数。

      在这种节骨眼上,他不能亲自为阎润堂出面。

      此时多有掣肘,朝中但凡有一丝风吹草动,都会影响他的大计。

      宋祁玉不能打草惊蛇,只能按兵不动,最后只好采纳宋戴竹的计策,与赵家结亲,请赵侍郎出面为阎阁老说情。

      不仅如此,待时机成熟,一旦举事,需要铲除的人太多,这样也少了一颗绊脚石。

      可是为什么说它是下策,因为赵问頫在朝中太有地位,树大招风,晋王成亲一事,备受瞩目。

      多年消失在别人视线里的晋王,突然有了这么大的举动,难免引起一些人的警惕。

      不过这期间赵问頫不为所动,他为官几十载,悉知其中利害关系,迟迟未有动静。

      直到前几日,赵问頫才稍有松动,应承了这件事。

      谁知道今早又一道诏书下来,阎阁老被贬潮州,明日即刻动身赴任。

      宋祁玉此前收到相关信报,早已震怒不已,原本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谁知赵问頫虚与委蛇,才让阎阁老落到如此地步。

      不然最后关头,宋祁玉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一定挺身而出。倘若赵问頫没答应,他还有下一步棋走。

      可是如今错过时机,为时已晚。

      这几天王府上下张罗着婚事,他压根就没在王府,成亲的日子他也没过问,所有道贺的书信堆满了案头,他连扔的工夫都没有。

      处在安西的宋祁玉,眼看京城的加急信件一封接着一封,不得已赶回京城。

      安西距离京城快千里,平日里至少要走五六天。原本宋祁玉已经下好了一盘大棋,等着赵问頫出面。先前又有阎润堂的书信,几多宽慰,阎润堂说没事,他便信以为真。

      他最近一门心思在这安西节度使上,顾此失彼,还是大意了。

      宋祁玉赶路的这几天,得知阎润堂再次被贬,盛怒不已。一路快马加鞭,三天三夜,一连跑死了四匹马,终于回到了京城。

      他的脚刚迈进王府,听闻底下的人提及赵子衿,便二话不说往别院来了。

      他娶赵子衿,无非是为了利用赵问頫,既然赵侍郎不肯为他所用,留着赵子衿也没用。

      不过当下他并没有打算马上杀了赵子衿,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叫她回去同她父亲哭诉而已,好让赵问頫识趣一点。

      高斩得知阎润堂连夜离京的消息,立马赶来告知宋祁玉。

      宋祁玉这才离开了别院,否则他没这么轻易地放过赵子衿。

      这之间种种前因后果,小赵一清二楚,漫画里会随着连载一一解开谜题,而她现在是开了个上帝视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