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攻略

作者:水之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5章下毒

      小赵渐渐地从恐惧的情绪中缓了过来,她仍心有余悸,忽然才发现自己还紧紧地搂着宋祁玉,吓得她立即松开了手。

      宋祁玉默默地退了一步,目光投向别处。

      他仍面无表情,不带一丝怜悯,冷冷地说道:“因这种小事吓破胆,别练了。”

      说完,他先迈开步子匆匆地离去,小赵擦了擦眼泪,身心俱疲地回到别院。

      别院里,她坐在椅子上发呆,想着刚刚骑马的经过。

      小酒跑得非常快,她在马背上东倒西歪,一紧张,连手都不听使唤。

      她实在害怕骑马,也不知道宋祁玉要她学多久,往后的日子太难了。

      “小姐小姐,我给您变个戏法。”

      似锦凑了过来,她见她回来以后,情绪很低落,想哄她开心。

      似锦的双手在小赵面前胡乱挥舞,随后迅速地从身后掏出一颗橘子。

      “看,橘子,早上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很新鲜,您要不要尝尝?”

      小赵忍俊不禁,这算是哪门子的戏法,她直接从背后拿出来得了。

      “我剥给您吃。”

      似锦把剥好的橘子给小赵,小赵吃了一瓣,酸得她皱紧了眉头。似锦吓坏了,立马自己吃了一口,于是她拥有了和小赵同款表情。

      小赵看着似锦的鬼脸,忍不住笑了起来,似锦见她笑,她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小姐,你终于笑了。”

      似锦想让她开心,实在用心良苦。

      “从前在府上,您不快乐,嫁到晋王府,每日担惊受怕,我知道您很难过,这样的苦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不过小姐放心,似锦一定会永远陪着您。”

      她想起赵子衿在赵府上的处境,堂堂的嫡小姐被当作灾星,处处遭到冷落。她的父亲赵问頫之前常年征战在外,也对她不闻不问。

      唯一对她好的大哥赵子义,这些年奉旨驻守边陲,很少回来,她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生长在赵府这样的簪缨世家里,表面上风光无限,实则有诸多的无奈。母亲难产而死,她连寻常人家承欢膝下的快乐都感受不到。

      唯一相依为命的,就只有似锦。

      似锦只小她两岁,她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

      小赵知道似锦懂事,欣慰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

      她们在屋里聊天,一个小孩在屋外候着,小赵认得是那天射箭的小孩。

      “拜见王妃,小人林沛,王妃还记得小人吗?”

      她当然记得,小小年纪,箭术精湛,实在让人佩服。

      “小人听闻王妃刚从赵府归来,想必舟车劳顿。小人熬制的燕窝莲子羹,养身养胃,特给王妃送来。”

      她去安西的事是秘密,大家都以为她回赵府探亲了。

      小赵没想到小小的林沛这么贴心,心里突然十分感动。

      她感觉林沛好像她弟弟,一样帅气可爱,聪明懂事,惹人疼爱。

      不过她现在没有半点胃口,于是将那燕窝莲子羹搁在桌上。

      林沛见她没吃,问道:“王妃,您不喜欢吗?”

      “那倒不是,只是……”

      小赵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林沛似乎很在意她会不会吃下这碗燕窝莲子羹,难不成要回去给谁复命?

      是宋祁玉派他来的吗?

      在晋王府,她对自己的饮食十分小心,只是这燕窝莲子羹是一位小孩子送来的,所以刚才她没有多想。

      眼下,她已经察觉出端倪,倘若是宋祁玉派他送来的,这里头是毒药,她不吃也得吃。

      可是宋祁玉下毒用得着这么兜圈子吗?

      如果不是宋祁玉,会是谁呢?

      小赵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人,心里顿时一惊,这很可能是宋戴竹送来的。

      宋戴竹处处针对她,上次因为伪造书信构陷于她,被宋祁玉处罚,他这下肯定更加怀恨在心。

      林沛是她漫画里从未出现的角色,她虽然不知道宋戴竹和林沛是什么关系,但他很可能利用林沛来对付自己。

      小赵的嘴角浮起了笑意,心底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她的目光落在碗里,燕窝莲子羹熬得很浓稠,带着丝丝透明,宛如一块白色的琥珀,看上去赏心悦目。

      如果不是林沛刚刚那一丝奇怪的举动,她之后肯定毫不犹豫地吃下它。

      小赵缓慢地搅动着燕窝莲子羹,正想着怎么应付林沛,外头忽然传来侍卫的声音。

      宋祁玉快步走了进来,神色严肃,眼底透着一股戾气。高斩跟在他身后进来,目光落在了林沛身上。

      宋祁玉见小赵手里端着碗,立即劈手夺过,直接摔在了林沛身上。

      “林沛,你好大的胆子!”

      碗砸中林沛的肩膀,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燕窝莲子羹溅在林沛脸上,顿时洒落一地,瓷碗也瞬间碎了一地。

      林沛毫不辩解,立刻跪了下去。

      见宋祁玉发火,小赵却不由地担心起林沛。

      宋祁玉大发雷霆,使了几分劲力将碗朝林沛掷去,那瓷碗重重地砸在他瘦小的肩膀上,肯定要疼好几天。

      “小人知错。”

      林沛低着头,眼眶已经红了。

      宋祁玉怒气未消,小赵担心他用对付大人的手段对付林沛,赶忙上来替林沛开脱。

      “王爷,林沛只是小孩子,他不懂事,求王爷网开一面。”

      小孩子容易受人蛊 惑指使,有时候或许几颗糖就能收买,她不想和林沛计较。

      “你知道这碗里有什么?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单纯天真,你知道这人的心思有多可怕!”

      小赵听着宋祁玉的一番话,眼神黯淡了几分。

      宋祁玉说的没错,有时候小孩子的心思也似海底针,有些人小小年纪,内心比大人还要阴暗。

      她当然知道,可是再可怕,也比不上眼前的他。

      令小赵不明白的是,宋祁玉也对自己投毒,他此时为什么还要出手相救?他心里又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高斩见状,将林沛从地上拎了起来,将他带出去。林沛毫不挣扎,可目光却一直落在小赵身上。

      小赵眼睁睁地看着林沛被带走,目光触及他复杂的神色,她一时之间也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

      高斩今日在校场碰见宋戴竹和林沛,宋戴竹因为上次的事,一直心有怨气,不肯与高斩说半句话。

      这么多年,高斩已经摸透了宋戴竹的怪脾气,他从不介怀。没过几天,宋戴竹一无聊,便又会寻他说话。

      宋戴竹生气,全因上次他伪造书信构陷赵子衿,宋祁玉要治他的罪,高斩在一旁提了建议,他对这件事仍耿耿于怀。

      宋戴竹是宋祁玉的亲信,跟在他身边很多年,宋祁玉心里清楚,宋戴竹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保护他。

      只是宋戴竹手段低劣,宋祁玉一定要惩处他。

      本打算罚去他三个月的月钱,一向沉默寡言的高斩却突然开了口。

      “王爷,不如,罚宋先生扫茅厕。”

      高斩觉得宋戴竹平日里的诡计太多,总是兴风作浪,早就等着这一时机,杀杀宋戴竹身上的傲气。

      宋戴竹一听,整个人气极。士可杀不可辱,他一个堂堂的读书人,晋王府的座上宾,怎么可能去扫茅厕!他宁愿被罚一年的月钱,也不愿去扫几天的茅厕。

      就这样,宋戴竹被宋祁玉罚扫晋王府上上下下茅厕七天,他气得咬牙切齿,差点气绝身亡。

      他名声扫地,气节已毁,全拜高斩所赐,恨透了高斩。

      于是乎,最近没和高斩说过一句话。

      高斩在校场碰见他们,奇怪的是林沛竟然待在宋戴竹身旁,他发现林沛鬼鬼祟祟,就派人偷偷地跟着他。

      下人来报,林沛偷偷在他熬制的燕窝莲子羹里下了毒药。

      高斩一头雾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偷偷地换了林沛的燕窝莲子羹。

      林沛送到小赵面前的那碗,是没有毒的。

      高斩检查了毒药后,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地禀告宋祁玉。

      宋祁玉发现,这毒药和他给赵子衿下的慢性du药相冲,喝下去马上中毒身亡。

      不用高斩说,宋祁玉也清楚是谁所为。

      他对赵子衿下毒,想借此以后控制赵子衿,进而控制赵问頫,这是听了宋戴竹的建议。

      只有宋戴竹清楚他下了什么毒,宋戴竹擅长用药,他最清楚赵子衿身上的毒和什么药物混在一起会致命。

      他不能放任宋戴竹胡作非为,也不任由林沛与宋戴竹沆瀣一气,于是大张声势地出现在了别院里。

      他此番前来,旁人或许以为他为了赵子衿而来,但实则与赵子衿毫无干系。

      没想到赵子衿竟然为林沛说情,宋祁玉顿时心生一计,这件事便开始与赵子衿有了牵扯。

      宋祁玉还站在屋里,小赵见他神色复杂,不知道他心里在盘算什么。

      说不定他和宋戴竹串通一气,他们提前商量好,给她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把戏,好让赵子衿对他死心塌地。

      那她要不要顺水推舟做做样子?让宋祁玉大展他对赵子衿的关怀?

      于是小赵也心生一计,说演就演。

      “啊——”

      她假装头晕,有气无力地扶着桌子。

      “王爷。”她脸上顿时出现楚楚可怜的表情,悲戚地说,“我已经喝下了,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一旁的似锦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她寸步不离赵子衿,压根没见她喝一口。

      小赵冲她眨了眨眼神,似锦手足无措地扶住了她。

      宋祁玉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嘲讽,果然,他认识的赵子衿很会耍小聪明,只不过她这点雕虫小技他早就看出来了。

      且不说他知道没毒,就算他不知道,赵子衿要是真的服下毒药,似锦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冷静。

      赵子衿想试探他罢了,只是他才懒得与她虚情假意。

      于是,宋祁玉眼眸微垂,弯了弯唇,带着几分戏谑看她做戏。

      宋祁玉无动于衷,小赵索性放弃了,她就知道,宋祁玉才没有那么好心,他肯定不是因为担心她才来的。

      她只是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不能死得太早而已,不然他干嘛煞费苦心地教她那么多东西。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心底肯定早就打好了算盘。

      “不晕了?”

      “气好了。”

      宋祁玉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明的笑意,一步一步朝她逼近,眼神清冷幽邃,深不可测。

      “你是我宋祁玉的人,要死也得死在我手上。”

      说完,他脸上的笑意更深,可是笑容却像一把冰冷而又锋利的刀一样,往人的心间上剜。

      他在她面前幽幽地冒出这句话,眼神里不掺杂半分情绪,小赵忽然想起大婚当夜他朝她伸出的手,冰如寒潭,瞬间令她浑身毛骨悚然。

      宋祁玉果然疯批,他总是叫人不寒而栗,永远难以摸透他的心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