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美强惨王爷(穿书)

作者:水之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2章陷害

      明天就要出发去安西了,小赵一切东西收拾妥当。

      看着似锦忙前忙后,她忽然有点舍不得她,这段时间,她与似锦相依为命,她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忠诚护主,一心一意待赵子衿好。

      幸好,她的漫画不是全员恶人,不然她真的很难在这里生存下去。

      这两天学习射箭和使用短兵,她浑身上下酸疼,似锦端了水来给她泡脚,并给她到处按摩。

      小赵正憧憬着去安西的情形,忽然有许多侍卫冲了进来。

      “给我搜。”

      宋戴竹带着一帮侍卫冲进她的房间,不由分说地开始翻箱倒柜。

      “宋戴竹,你反了。”

      “王妃,得罪了。”

      他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从来不把她放在眼里,这些小赵从未在意。

      只是她不清楚,宋戴竹今天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突然带了一帮人进来。

      那群人四处搜查,小赵不知道他们在搜什么,柜子一个个翻开,床也被翻了个底朝天。

      她忽然想起自己的日记本,有点担心他们找出那个本子。

      她平时写完,都藏在了花盆底下,就是她养的那棵仙人掌里,盆底凹陷,刚好足够藏一本书。她之前特意让似锦换了这种花盆,目的就是为了藏书。

      他们在案台上乱翻,到处搜,无孔不入,小赵很担心搜到花盆。

      她看见一个侍卫走向花盆那里,心不由地提了起来。

      “找到了,宋先生。”

      随着这道声音的传出,大家停止了搜查,只见那个侍卫拿着一张纸,递到了宋戴竹面前。

      宋戴竹打开一看,便立即下了命令:“拿下。”

      “宋戴竹!你干什么!”

      小赵和似锦被纷纷捉住,她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妃,我可找到了你当细作的证据了。”

      “什么证据?你别胡说,我才没有,那是什么?”

      宋戴竹脸上春风得意,白白净净的脸庞竟然现出一副小人嘴脸。

      “把王妃带走!”

      小赵看那张纸好像从案下摸出来,她压根就不知道那里有东西,看样子有人事先粘在那里了。

      谁呢?谁想陷害她?

      她盯着宋戴竹,看他志得意满的模样,她心中便有了答案。

      是宋戴竹想要对付她,她知道了!他想阻止她去安西。

      平日里他就有意针对她,处处为难她,如今故意找个由头陷害她。

      “我要见王爷!”

      小赵被拉出了别院,最后被丢进了一间昏暗的房间里。

      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里头都是刑具,看着叫人害怕。

      看样子这里就是晋王府的牢房,墙壁四处破败不堪,环境幽闭晦暗,到处阴森森,叫人无端地生出寒意。

      “绑起来。”

      宋戴竹从外头走了进来,手里攥着条方巾。

      她知道他想怎么对付自己了,他想用滴水刑。

      这是一种极为残忍的手段,将人固定在一个位置,水不间断地往人的脑门上滴落。

      看似没什么,可是水滴石穿,日积月累,会将人折磨出精神病乃至死亡。

      宋戴竹手里的方巾,目的就是为了蒙住双眼。

      这种刑罚,让你动不了也什么都看不了,注意力只能一直集中于滴落在脑门的水滴上。

      蒙了双眼让你分不清白天黑夜,注意力在水滴上更是让人无法入睡,最后将人折磨得神经衰弱,慢慢走向死亡。

      她一想起滴水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宋戴竹,我要见王爷!你放开我,我不是你说的什么细作,你陷害我!”

      小赵被人绑在了椅子上,浑身动弹不得。

      “王妃,您是不是细作,当然得由王爷来论断,至于王爷什么时候处置您呢?那就等我们从安西回来再论罪吧。”

      果不其然,宋戴竹反对她去安西,做出这种小人行径。

      漫画里,赵子衿也受到宋戴竹的陷害,但那是后面的事,并没有发生在安西这件事上。

      对于安西,她只画了宋祁玉取胜的画面,而这中间发生的事情,她都无法预料。

      宋戴竹朝她走了过来,他刚要给她蒙眼,被小赵狠狠地咬了一口,疼得将手缩回去。

      “你!”

      宋戴竹气极,他抬起手来想扇她一巴掌,但又收住了,他现在还不好对她动手。

      他看着自己手上的一排牙印,手背渗了血,眼神狠了几分。

      门外有了动静,有人推门进来,守在门口的侍卫,已经报出了来人的身份。

      宋祁玉来了!小赵忽然感觉自己的救兵到了,眼睛都亮了。

      这间房子晦暗无比,宋祁玉走了进来,一言不发地远远站着,他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中,小赵看不清他的神色。

      “王爷!王爷!我不是细作,宋戴竹搜到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自证清白。”

      宋祁玉此时出现,宋戴竹始料未及,脸上微微惊诧。

      他朝宋祁玉走了过去,将他刚才搜到的那张纸递给了宋祁玉。

      宋祁玉看完,不置可否,就只是安安静静地站着,目光一直落在赵子衿身上,那种冷冷的幽幽的压迫感,让人不寒而栗。

      牢房里悄无声息,一阵又一阵的寒意将人重重包围。

      此时,宋戴竹见宋祁玉一言不发,替宋祁玉发了话。

      “把嘴堵上。”

      小赵心想完了,接受这样的刑罚还不如一刀杀了她。被堵上嘴后有口难言,那就走上绝路了。

      “住手!”

      小赵眼睁睁看着侍卫朝她走来,千钧一发时刻,宋祁玉开口了。

      宋祁玉看了这份书信,它以赵子衿的名义写给驻守在边陲的赵子义,书信里写了宋祁玉要对付安西节度使刘思煜的种种细节。

      乍一看,她赵子衿确确实实是赵府派来的细作。

      可宋祁玉看了这封信,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书信上的“间”和“问”都写对了,那日檐下,赵子衿这俩字分不清。

      他曾怀疑赵子衿是不是故意念错,命人给赵子衿送了几本书,书上的文字他已经做过手脚。那日他冒雨前来,目的不是想给她下毒,而是要验一验这件事。

      趁她在屋里换衣服时,宋祁玉翻了翻她案上的几本书,赵子衿虽然看了,但却不知道书上的文字错了。

      后来去了校场,宋祁玉暗中观察,她竟然连白虎旗上的“虎”字都看不懂。

      白虎旗上的“虎”字用小篆写成,只要从小读书习字的人都能认得。

      这样一来,宋祁玉差不多知道赵子衿的底细了。她聪明有谋略,但书读得不多,认得的字也少。

      而宋戴竹拿过来的这封信里,上百字毫无差错,显然不是赵子衿所为。

      宋祁玉的目光沉沉地盯着宋戴竹,心底已有分晓。

      “松绑!”

      宋戴竹原以为一切顺利进行,谁知宋祁玉看了书信之后不为所动,竟然还要放了赵子衿,错愕,愤怒,不解,齐齐涌上心头。

      “王爷,王妃不能放。此乃王妃与赵家密谋的罪证,王爷您可看仔细了。”

      “本王不想说第二遍!”

      宋戴竹惶恐了几分,跪了下来:“王爷,我愿意用性命担保,王妃绝不简单。”

      “你的性命值……”

      就在此时,宋祁玉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直僵僵地站立着,一动不动,宋戴竹跪在地上,也一动不动。

      小赵感觉气氛不对劲,张了嘴却不能说话,浑身也只剩下眼珠子可以转动!

      天啊!她又再一次遇到画面定格了吗?

      顿时,她竟然又看见“未完待续”这几个字浮现出来,如同上一次一样,下一秒,她便没了意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