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攻略

作者:水之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8章尴尬

      夜深人静,更深露重,眼下她也想不出对策,困意渐生,不由地打起了哈欠。

      书房里安静极了,她坐在椅子上越来越困,便摸到书架后面,往卧榻一倒,便睡着了。

      夜里有点冷,伸手摸被子,忽然碰到一个冷冰冰的东西,一下子惊醒。

      那是宋祁玉的手,他正坐在卧榻前,突然看见他这张白皙阴森的脸,小赵一下子清醒了。

      “你怎么在这儿?”

      半夜床头突然出现一个人,那简直是惊悚的鬼片。

      他高挺的鼻梁阻隔了烛光,他俊美光洁的脸一半在阴影里,一半在烛光里。

      “这是我的书房。”

      也是,她竟无法反驳。

      小赵冷漠望着他,双方目光针锋相对,神色淡漠。

      不过这大半夜的,宋祁玉为什么回来了?

      正当她想不通的时候,只听见“嚓”的一声,又是书本被翻页的声音。

      宋祁玉突然说道:“本王来看你。”

      宋祁玉的脸依然冷若冰霜,说的话也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温度。

      小赵心中一怔,原来宋祁玉突然出现,是变成漫画里的分镜模式了。

      宋祁玉最后这句话,似乎带着点情意,只是小赵心中觉得有些讽刺。

      漫画里,宋祁玉对赵子衿处处设陷,有时虚情假意,不过也只是他的一种手段罢了。

      他无所不用其极,对待赵子衿喜怒无常,也只有单纯得像小白兔的赵子衿才会天真地以为,宋祁玉是有那么一丝丝喜欢她。

      真实的宋祁玉,是那样铁石心肠,丝毫不会怜香惜玉。

      小赵冷静地看着宋祁玉,俩人四目相对,眼底的亮光幽暗,掩藏在烛光之下。

      就在此时,她身体忽然不受控地往宋祁玉身上一扑,猝不及防地抱住了宋祁玉。

      小赵瞠目结舌,她没想哭,可是竟然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

      她的泪眼成珠,控制不住地一颗又一颗地落下,晶莹剔透的泪落在宋祁玉的衣服上,浸湿他绣着小团窠的青黛色绸缎,一点一点地如墨般晕染开。

      此时她哭声委屈凄楚,娇憨可怜。

      小赵想起赵子衿在晋王府的日子,嫁过来之后,宋祁玉从未给她任何关怀,晋王府上下又都把她当不祥之人,人人躲着她。

      倘若她是赵子衿,此时突然得到宋祁玉虚假的关怀,这个不谙世事的傻姑娘,她能不感动落泪吗?

      这个分镜只是很符合人设地走剧情而已,因此此时她面上哭得惨兮兮,心里却静如死水。

      可是她第一次与宋祁玉这么近距离接触,鼻息之间萦绕着他身上独有的淡淡香气,与他身上的温热一起渐渐搅乱了她心里那潭死水,她心里开始有点不安。

      宋祁玉胸膛宽厚温暖,宽阔厚实的肩膀靠起来其实不怎么舒服,可是他身上的绸缎极为柔软,又带着丝丝凉意,熨帖着她的肌肤,倒叫人十分欢喜。

      别说天真的赵子衿了,小赵只要稍稍不冷静,都可能陷进宋祁玉的虚假的柔情里。

      宋祁玉一方面试探赵子衿,步步威胁设陷;一方面又采纳宋戴竹先前的提议,虚情假意地对她好。

      所以后来赵子衿义无反顾地让宋祁玉利用,为爱冲昏了头脑。这一切都得怪她自己啊,是她亲自把赵子衿这头小羊送进了虎口。

      此时此刻小赵控制不了自己,被动地靠在宋祁玉身上。

      如此深夜,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就算她多么不喜欢宋祁玉,也不由地紧张了起来。

      她现在搂着宋祁玉,也不知道这个分镜要持续多久,场面一度尴尬。

      小赵心里不断自我安慰: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过话说回来,尴尬的肯定只有她自己,毕竟宋祁玉是纸片人,他像个提线木偶一样在走剧情而已,他对赵子衿没有任何感情。

      撇开宋祁玉阴险毒辣不讲,她实在把他画得太帅了。宋祁玉剑眉星目,有棱有角,连眉骨里都藏着几分英气。如此绝世颜值,又玉树临风,身手不凡,完全是理想男友的化身。

      她想她一直单身的原因,就是因为现实找不到这么绝色的男人。

      好了,现在她竟然与纸片人谈起了恋爱,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可歌可泣。

      幸好她的三观没跟着五官走,要不是知道宋祁玉的为人,她恐怕也会像赵子衿一样,分分钟沦陷。

      可是局面不受控,不久的将来,吻戏将安排上。

      幸好现在还不是圆房的时候,不然她可怎么办啊。

      小赵细思极恐,一想到这里,离开的心更加迫切了。

      过了一会儿,小赵突然把宋祁玉推开,一切恢复正常了。

      她刚才在宋祁玉怀里的时候一直在挣扎,无奈身体不受控,所以没什么反应。

      分镜模式一结束,她的手使上了劲,竟然能把宋祁玉推开。宋祁玉不过是把手轻轻地放在她背上,也没真的抱她,所以她才轻而易举地挣脱开了。

      宋祁玉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神色如常。

      “胆大包天,这是本王的卧榻。”

      哦,这才是正常的宋祁玉。

      小赵待要起身,宋祁玉起得比她还快。

      “罢了。”

      他的眼神闪烁,似有怒意,仓促地撇了句话,匆匆地走了出去。

      小赵望着瞬间消失在视线里的宋祁玉,心里充满疑惑。

      宋祁玉为什么走得这么着急?

      照理说,他在最后被她推开的那个瞬间才有了意识,总不会因为刚才那一抱慌了神吧?

      他为什么突然仓惶逃离?她怎么觉得宋祁玉的反应有点奇怪?

      小赵正百思不得其解,一低头,目光突然落在那个又高又硬的枕头上,心里一滞。

      宋祁玉寝殿的枕头底下藏着匕首,该不会这里也有吧?

      她伸手往下一摸,摸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果不其然,难怪他刚才的反应有点奇怪,兴许是不想让她发现匕首。

      宋祁玉日理万机,很多时间都在书房里度过,他在这里过夜的次数要比寝殿多得多,这里有把匕首也不奇怪。

      他武功高强,平时不会安睡,旁人压根近不了身,稍有风吹草动他便惊醒了。

      想行刺他,比登天还难,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十分谨慎,不然又怎么会在枕头底下藏匕首呢?

      小赵也清楚他为什么要处处防备,晋阳城之变以后,他再也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

      即便现在在外人眼中,他不过是个废人,可许氏一族也不可能放过他。斩草要除根,只要他不死,他永远是许氏一族心中最大的祸患。

      以许氏一族为首的,便是当今的皇太后。晋阳城之变宋祁玉功不可没,他救了当今皇帝的性命,欲诛有功之人,谈何容易,他们尚且找不到借口来对付他。

      何况他现在“残废”,深居简出,他们才对他稍稍松懈了下来。

      晋阳城之变,成了他心底无法拂去的伤。外人眼里,他护主有功,保全天下,成了百姓心中敬仰的晋王。

      可是在他心底,他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晋阳城之变,是宋祁玉噩梦的开始。

      倘若他那时没有救下许氏母子,他母后不会惨死。跟随他的所有部下,不会牺牲,也不会在战死后尸骨未寒之时被诛灭全家,留下千古骂名。

      在这个争权夺利的朝廷里,党同伐异,许氏一族容不下任何人。

      朝廷里早就血雨腥风,夺权路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这些年来他们铲除异己,巩固政权,如今又声色犬马,荒淫无度,朝堂上下一片乌烟瘴气,连阎阁老那样忠心耿耿的四朝元老都被贬潮州。

      他们所做一切,历历在目,让人无比心寒。

      宋祁玉韬光养晦,隐忍多时。有朝一日,他要灭了许氏全族,哪怕是要他自己陪葬,他也在所不惜。

      血海深仇,刻骨难忘。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