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攻略

作者:水之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5章安西

      徐氏下葬以后,小赵没再见过宋祁玉。

      天气越来越冷,可是要晋阳城下雪,估计要一个多月以后。

      这些日子漫画一直在推进,很快,地处关外的安西快要下雪了,漫画里在那个大雪夜前夕,刘思煜叛变了。

      小赵之前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这次机会。

      她想跟宋祁玉一起去安西,去到那个大雪夜,说不定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按照漫画的发展,安西节度使叛变,宋祁玉前去讨伐,大获全胜。

      宋祁玉对刘思煜早有防范,刘思煜身处关外,手握兵权,早有拥兵自立为王的野心。

      既然对方不肯为他所用,宋祁玉便盘算将安西打下来,并了对方所有的兵力。

      如今刘思煜尚且按兵不动,他也没有由头动手,只要安西节度使一旦出手,宋祁玉偷偷埋伏在玉河的驻军便能打得他措手不及。

      而具体怎么做,他底下的幕僚宋戴竹运筹帷幄,在漫画里,他可是绝顶聪明,神机妙算。

      此时宋祁玉的书房里,除了高斩和宋戴竹以外,还有他的几位心腹,正在谋定对付刘思煜的计策。

      小赵掐准了时间前往,却被拦在永清殿外,等了许久,直到有人出来后,才被放行。

      小赵刚刚在殿外偷偷瞅了宋祁玉的部下几眼,他们个个身手矫健,看样子是一顶一的高手。

      此时殿内只剩宋祁玉、高斩和宋戴竹,他们站在书房的台阶上,不知道说些什么,见赵子衿进来,便停了下来。

      高斩和宋戴竹向赵子衿行了礼,小赵这才想着给宋祁玉行礼。

      “王爷,安西一事,我还是很不放心。”

      她知道眼前的这俩人都是宋祁玉的心腹,她也不和他兜圈子,开门见山地说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宋祁玉倒是没什么反应,就是宋戴竹非常吃惊,睁圆了眼睛看了看高斩,高斩暗暗地摇头。

      宋戴竹略微一沉思,这是军机大事,极为机密,绝不可能对旁人提起,以宋祁玉的个性,他也不会信任赵子衿。

      她到底怎么知道的?

      “你来找我,想说什么?”

      “我想王爷您需未雨绸缪,万一刘思煜反叛,北方胡人趁机南下,那时天下就大乱了。”

      小赵知道宋祁玉早就计划好了,她此次前来只想一步步实现自己去安西的目的。

      宋戴竹虽然面上冷静地盯着赵子衿,但心底觉得不可思议,她一个人闺阁中的女子,怎会知道这些。

      听小赵这么说,宋祁玉似乎有了兴致:“这天下大乱,似乎轮不到你来操心。”

      “我想的是晋王府的安危,天下大乱,身为晋王,王爷定不能全身而退,到时候我可怎么办?”

      小赵的言语之中故意带着几分委屈,宋祁玉听她这么说,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的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那你要本王做什么?”

      “王爷能否让我看一眼安西的地图。”

      “王妃,地图就不必了吧。”

      宋戴竹阻拦,宋祁玉犹豫了一下,将目光转向了高斩,高斩便走进了书房。

      不多时,他便将安西的地形图摆在了小赵的面前。

      其实小赵对安西地理位置很熟悉,因为那些都是她编出来的。可是她总不能在宋祁玉面前表现太过了,所以才多此一举。

      安西前有汶水阻隔,背靠大山,前可御敌后可伏军,易守难攻,是非常优越的地理位置。不过倘若下了大雪,一切有利的条件将变成最不利的因素。

      “刘思煜统领的是北方的军队,不习水性,如果没有下雪,到时候在汶水作战,可以用计让敌军铁索连船,采取火攻的方法,杀他个片甲不留。”

      宋戴竹傻了眼,他甚至怀疑赵子衿刚刚躲在书房外面偷听他们讲话,赵子衿的计策与他所说的相差无几。

      宋祁玉还没发话,宋戴竹有些着急地问:“用什么计让对方铁索连船?”

      小赵心里暗笑,她当然知道他为什么着急,倘若自己这次没有成功离开,他这个谋士怕是要废了。

      “这个再议。”

      小赵这个战略学的是赤壁之战,不过她明知会下雪,那是她漫画里的设定,肯定用不着。

      “王爷,安西往年何时下雪?”

      一旁的宋戴竹心里很是诧异,心想赵子衿该不会和他一样还有第二手。

      宋戴竹立马说道:“这个月。”

      “王爷,如果下大雪,那定是天时地利了。到时候汶水结冰,咱们的队伍可以长驱直入,雪夜里便可以打它个措手不及。对方一旦往后撤军,困在雪山里,便毫无胜算了。”

      小赵的手在地图上比来划去,她感觉自己也有军事家的模样了。

      她这么一说,别说宋戴竹瞠目结舌,就连平时一张木板脸的高斩,也用一副极为吃惊的模样看着她。

      小赵话音一落,书房前寂然无声。阶上的三个人,虽神情各异,但目光都沉沉地落在她身上。

      一阵冷风从院前扫过,气氛似乎有点沉重,小赵猜不透宋祁玉的心思,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出纰漏,心里隐隐不安。

      宋戴竹还有第二手,他想的不是雪夜进攻,而是从山后攻打刘思煜的军队,让其腹背受敌。

      雪夜进攻安西的计策,宋戴竹还未考虑到,因为是到了作战那天,安西突然下起了大雪,他临时想到的计谋。

      赵子衿今日这一席话让他大开眼界,没想到这养在深闺的女子,胸中竟然有这番天地。

      宋戴竹看她的眼神都变了,这眼底除了感叹还夹杂着其他情绪。

      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说不定赵子衿以后将会取代他在宋祁玉心中的地位,他对她充满了警惕。

      从前,他知道赵子衿不过是宋祁玉为救阎阁老的一颗棋子,如今,赵子衿这一席话令人震撼,他深知这是能够与晋王比肩的人。

      宋祁玉审视着她,目光深沉,深邃的眸子如同寒潭一般冷寂,叫人捉摸不透。

      见宋祁玉猜疑,小赵赶忙解释道:“我自小熟读兵书,略知一二而已,让王爷见笑了。”

      “熟读兵书?”

      宋祁玉并不信她,因为刚才她看地图的时候,已经露出马脚了。

      她连最基本的字都读错了。

      地形图上安西旁边有座小城邑,叫丁间,赵子衿刚刚看地形图的时候,目光扫过那里的时候,嘴里低声咕哝了一句,把它叫成了丁问,高斩和宋戴竹都没有注意。

      如果是熟读兵书的人,不至于如此。

      赵子衿说的话真假参半,宋祁玉倒不急于戳穿她,问道:“说这么多,你想做什么?”

      “王爷能否带我一同前往?”

      小赵话一出口,几个人都惊呆了。

      她刚才安排得井井有条,难道不清楚安西是危险之地吗?

      宋祁玉眉头微蹙,眼底看不清什么情绪。

      战争一触即发,她一个弱女子,躲都来不及,还去前线做什么。

      “为何?”

      “想与王爷同生共死。”

      小赵说这句话的时候,面上大义凛然,实则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她从来没有这么矫情过,面对宋祁玉,越来越没脸没皮了。

      宋祁玉的神色倒没什么变化,只是背在身后的手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而宋戴竹听到这句话,故意做作地干咳了起来,顿时被高斩一掌拍下了台阶。

      宋戴竹一边疼得揉自己的肩膀一边抱怨:“老七,你打我干嘛!”

      高斩一脸冷漠,移开视线,他平时没少欺负宋戴竹,习惯就好。

      阶上,宋祁玉没理会俩人胡闹,只是说:“今日本王已经领教了王妃的高见。你想去安西,不必兜这么大的圈子。还有,他刘思煜与本王没有任何干系,即便天下大乱,也不劳王妃费心。”

      说完,他大步走下台阶,高斩和宋戴竹赶紧跟了上去。

      小赵无语,低声吐槽宋祁玉,事到如今,他还死鸭子嘴硬。

      宋祁玉果然不是一般人,他一直严防死守,密不透风,如今依然守口如瓶。

      “那你同不同意啊?”

      听到赵子衿在后面大声呼喊,宋祁玉回头答道:“不同意。”

      宋祁玉回答得十分干脆果断,他眼皮一沉,又说道:“还有,本王死不了,用不着王妃同我共生死。”

      他丢下这句话扭头就走,脸上带着几分傲气。

      啊啊啊!

      小赵快气炸了,为了去安西,她做了这么多的铺垫,今天还费了这么多的口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使了无数的招数,结果就换来宋祁玉“不同意”三个字。

      宋祁玉不答应,她肯定去不了安西,她要真的自己偷偷溜出去,指不定他要怎么对付似锦。

      想到这里,心里一万只草泥马路过。

      高斩和宋戴竹紧跟在宋祁玉之后出来,仨人出了永清殿,在回廊之下,宋祁玉突然站定。

      宋戴竹没有半点功夫,平时要跟上宋祁玉和高斩的速度累得半死,常常只顾埋头暴走。

      宋祁玉已经停了下来,眼见宋戴竹就要撞上去,高斩用剑柄挡住了他。

      他以为高斩又要欺负他,差点暴跳如雷,结果发现宋祁玉一言不发地站在回廊下,目光沉沉地看着外面的景致。

      “戴竹,你说赵子衿她想干什么?”

      宋祁玉眉头紧蹙,走了一路,他还是想不通赵子衿的用意,还有她料事如神的能力。

      “想去安西,不知道为什么想去安西。”

      高斩先接了话,宋戴竹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废话。”

      宋戴竹继续说道:“肯定不是冲着刘思煜,不然她也不会有今日这些计策。”

      “或许王妃真的想与王爷同生共死。”

      听高斩这么说,宋戴竹嘲讽了一句:“天真!”

      “不得不说这赵家三小姐真不简单,看样子得侯爷真传啊。要说安庆候也真是厉害,从前就听闻他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其子赵子义也用兵如神,现如今养在深闺的这个女儿,也是不容小觑。”

      宋戴竹上前一步继续道:“王爷,要是赵家能为我们所用,真是如虎添翼。”

      宋祁玉何尝不这么想,可赵子衿身上疑点重重,是敌是友尚不可知,他不能铤而走险。

      “王爷,戴竹有一计,倒可以一试究竟。”

      宋戴竹附在宋祁玉的耳畔说了一阵,宋祁玉略微沉思,不置可否,便转身离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醒:【繁体字:间(間)问(問)】
    嘿嘿嘿O(∩_∩)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