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恐惧

      突然的攻击让禅院祐太完全猝不及防,直接这一拳打得飞了出去,直到撞到了身后的墙壁才停了下来,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措手不及的禅院祐太仿佛被这一拳打懵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伏黑甚尔,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就连鼻血流下来了都没顾得上擦。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居然被打了?!

      他居然被一个……低人一等的、无术式的废物打飞了?

      他竟然露出了这种狼狈可笑的姿态,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那个还用着嘲讽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亲生弟弟!

      禅院祐太怒不可遏地抬起头瞪视着他,怒斥道:“禅院冬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自然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伏黑甚尔面不改色地说道,看向禅院祐太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着一只蝼蚁,“如果你还记得自己刚刚说的什么鬼话的话。”

      让自己的亲弟弟去本家“侍奉”少主,还用着那样一副理直气壮的语气……啧,禅院家已经无可救药到这种地步了吗?

      听到他这么说,禅院祐太顿时怒气冲天,他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恨声道:“给我注意你说话的态度,禅院冬至!”

      刚刚那一击虽然出乎意料,但是对于咒术师来说,并算不上什么重伤,他随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强忍着怒意继续说道:“乖乖答应这件事,我还可以原谅你刚刚的举动,若是再敢对我无礼……”

      在他看来,把自己的亲弟弟送给少主做侍从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毕竟,禅院冬至只是一个无术式的废物罢了,要是这件事能够让少主对自己另眼相看的话,也算是这个废物能做出来一点贡献……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不知什么原因,少主对那个男人有着莫名其妙的喜欢。

      如果能够达成这一点,他也可以大发慈悲地原谅这个废物刚刚的冒犯。

      听到他这么说,伏黑甚尔皱了皱眉头,非常不耐烦地说道:“啧,如果你不想再挨揍的话,我劝你最好闭紧你的嘴巴,赶紧从这里滚出去——听你说话,我简直想吐。”

      简直比下水道里的泔水还要恶臭。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禅院祐太的忍耐终于彻底告罄,他高高地扬起手,一巴掌朝着伏黑甚尔扇了过去,决定给他点颜色瞧瞧。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再次超出了他的意料。

      对面的少年轻而易举地用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而就在他短暂的怔楞之时……

      伏黑甚尔面无表情地略一用力——

      骨头被折断的清脆声响在这寂静的庭院里听起来非常清晰。

      “卖屁。股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做比较爽,‘兄长大人’。”伏黑甚尔扯了扯嘴角,阴阳怪气地说道。

      他看着对方眼底浮现的震惊与恐惧,心情很好地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禅院家盛产垃圾,但是长得也都是一副人模狗样的,不是吗?”

      “甚、甚尔……”

      禅院祐太看着眼前和那个人极为相似的容貌,少年桀骜不驯的姿态和印象中那个人的身影逐渐重合。

      一种难以遏制的恐惧从他的四肢百骸绵延到全身,脸色更是瞬间苍白地一丝血色都没有。

      这种感觉……是禅院甚尔!

      就算是过了十几年,禅院祐太也记得那个人所留下的恐惧——整个家族的准一级咒术师都在他的面前不堪一击,明明是个零咒力的废物,却有着天与咒缚的强大□□……

      是那个魔鬼——!是那个魔鬼回来了!

      伏黑甚尔根本不知道禅院祐太喊得到底是“冬至”还是“甚尔”,也懒得理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他松开抓着禅院祐太手臂的手,嫌弃地在衣服上蹭了蹭手,仿佛自己刚刚碰到了什么垃圾。

      “还不滚?”伏黑甚尔斜睨了一眼被吓得神情恍惚、两股战战的禅院祐太,觉得禅院家这一代迟早要完。

      他还什么都没做就把人吓成这样,这就是禅院家现在的咒术师?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禅院祐太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恐怖的画面,嘴里念叨着模糊不清的话语,连滚带爬地逃出了伏黑甚尔的视线。

      伏黑甚尔:“???”

      不知道这蠢货在发什么疯,伏黑甚尔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于是禅院家出现了相当神奇的一幕。

      分家还算有些实力的祐太少爷,脸上带着狼狈的伤,胳膊无力地挂在一边,一看就是被人硬生生捏断了,而他竟然根本没有顾得上处理这些伤势,只是神情恍惚地走在庭院里,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看起来不太正常的样子。

      “那个魔鬼回来了,是那个魔鬼回来了——”

      “是禅院甚尔那个疯子回来了!”

      走得近的,听到他说了什么,不由得齐齐地变了脸色,脑海中一瞬间便回想起来了当年禅院家的噩梦。

      “喂,祐太,你在说什么胡话呢?那个男人,早就已经死了!”旁人脸色发青地说道。他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正是当年亲眼见证那场噩梦的当事人之一。

      比起只是作为围观者的禅院祐太,他可是亲身体会到过禅院甚尔的恐惧。

      强悍到令人发指的天与咒缚像是玩弄玩具一样,把他们这些一级咒术师玩弄于股掌之中……

      只要想到那段记忆,就足以让他晚上做噩梦了。

      “拓斗哥,绝对没错!绝对是他回来了!”禅院祐太表情扭曲地大吼道,“除了他,谁还能……谁还能那么——”

      就像是当年打倒他的父亲一样,就像是碾死路边上的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轻而易举地就扭断了他的手臂。

      这可不是禅院冬至那个废物能做出来的事情!

      “你小声点!”禅院拓斗连忙拉住他,抬手做出嘘声的动作,“你不知道今天什么人来了吗?!”

      “什么人?”禅院祐太稍微清醒了一些。

      “那个「六眼」,五条家的家主——五条悟!”提到这个名字,禅院拓斗表情凝重了几分,“你要闹到主殿去,让所有人都看见你这疯疯癫癫的模样吗?”

      禅院祐太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五条悟这几个字到底代表着的,到底是什么意义。

      ***

      禅院主殿。

      “哎呀呀,我可不喜欢这种苦兮兮的茶水欸~”

      穿着咒术高专特有黑色制服的白发青年姿态随意地坐在椅子上,一脸嫌弃地看着仆人端过来的茶水,抗议道。

      他有着一副相当出色的容貌,就算是眼睛用绷带缠住了,也难以掩饰他容貌的俊美。

      “倒是禅院家待客不周了,毕竟,五条家主实在是来得突然。”

      坐在主位上的正是禅院第二十六代家主,禅院直毘人为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无礼的话语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可不是以‘五条家’家主的身份前来拜访的哦~”五条悟将茶杯往一边推了推,一根手指在身前做否定状,接着,用着一种非常欢快的语气说道:“而是——咒术高专的老师的身份!”

      他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有些不受欢迎,姿态自在地就好像是待在自己家的地盘。

      “五条‘老师’总不会是为了咒术师资格评定来的吧?”

      坐在禅院直毘人身边的,是染着一头金色短发的嫡子禅院直哉,他特意在“老师”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继而语带轻蔑地说道:“无咒力的废物永远都是废物,何况还是个女人——能让她评定成四等咒术师,已经是禅院家的恩赐了。”

      五条悟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甚尔:禅院吃枣药丸
    老师五:你说得对
    时间线现在是2017年11月,百鬼夜行之前。
    伏黑惠15岁,甚尔现在的身体16岁,和真希同辈,所以本文又名——重生之我和儿子做兄(叔)弟(侄)(bushi)
    PS:暂定每晚九点更新,全文应该不长20万左右(不排除写嗨了/写够了的可能),总之是复健爱电写来玩儿的
    感谢基友Meduardo扔了1个火箭炮,asdf扔了2个地雷,一灯烛光扔了1个浅水炸弹,飘到云上的叶子扔了2个火箭炮
    感谢读者“梦呓”,灌溉营养液20,读者“”,灌溉营养液16
    么么哒,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