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短信

      “是不是应该让惠跟我改姓五条才对?”

      眼前的青年脸上带着笑容,似乎只是漫不经心地提出来了这么一句话,而伏黑甚尔却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在玩笑之后的试探。

      果然没那么好忽悠吗,五条悟。

      伏黑甚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撑在桌子上,缓缓地站了起来。

      五条悟疑惑地看了过来。

      不是吧?这都能忍。还以为甚尔会直接拔刀过来捅他呢。

      “……时间不早了,走了。”伏黑甚尔面无表情地说道,假装自己根本没有听到五条悟刚刚说的那句话。

      “欸欸欸?!”五条悟连忙追了上去,“甚尔怎么走这么快嘛,等等我呀。”

      “五条家的家主大人,你很闲吗?”伏黑甚尔暗暗磨了磨牙,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正常:“是不是在我这种小人物的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了?”

      “怎么会?跟甚尔在一起的时间,每一分钟都很重要,又怎么可以说是浪费呢。”五条悟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

      伏黑甚尔猛地一噎。

      他斜睨了五条悟一眼,实在是非常好奇这个人的脸皮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

      五条悟姿态坦然,完全不觉得自己刚刚说出来的话有什么问题。

      伏黑甚尔轻啧了一声,懒得去探究这个,“我要回家睡觉了。”

      “确实已经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五条悟点了点头,赞同道:“毕竟甚尔现在还是未成年人,是要好好长身体的时候呢。”

      话说着,他的目光从伏黑甚尔与原来相比相差甚远的身体上扫过。

      虽然比起惠那样的同龄人来说已经很优秀了,但是……完全没有原来那么有味道嘛。

      回想起伏黑甚尔之前的模样,五条悟颇为惋惜地想道。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伏黑甚尔的额头瞬间冒出来一个井字。

      怎么办,手痒了,想揍人。

      伏黑甚尔放在身侧的手在微微颤抖。

      五条悟这个家伙,是专业雷区蹦迪的吗?

      经由几个月的训练,原本属于“禅院冬至”的这具身体,已经逐渐朝着天与暴君原来的模样开始靠拢,但是出于年龄等各方面原因,想要恢复至自己原来的模样,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到的事情。

      丑宝也就算了,这个五条悟一脸惋惜是怎么回事啊!

      “等等,甚尔,我们来交换联系方式吧!”见伏黑甚尔转身要走,五条悟连忙伸手将人拦下。

      伏黑甚尔不为所动地看着他。

      这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甚尔告诉我的话,我就撤掉留在甚尔身上的咒力印记哦?”五条悟态度大方地说道,“毕竟甚尔是零咒力嘛,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忘了这一点的伏黑甚尔啧了一声,飞快地说出了一串数字。

      五条悟从口袋里掏出来手机,当着伏黑甚尔的面就拨了过去,直到对面手机的铃声响起,才满意地收了起来。

      “如果甚尔改变主意,打算入学高专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五条悟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年脸上不耐烦的表情,继续喋喋不休地说道,“当然,甚尔如果觉得寂寞的话,也可以——”

      伏黑甚尔:“……”

      伏黑甚尔当着五条悟的面,面无表情地把人给拉黑了。

      五条悟:“???”

      好不容易才摆脱掉了五条悟那个烦人鬼,伏黑甚尔一回到住处,就钻到浴室里去洗澡,出来之后,随手拿起扔在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

      [五条悟:晚安~么么哒o(* ̄3 ̄)o ]

      伏黑甚尔嘴角一抽。

      什么啊,这是什么女高中生的发言吗。

      伏黑甚尔没有回复,关灯睡觉。

      ***

      孔时雨将手中的电脑转向伏黑甚尔,“这是这次任务对象的资料。”

      伏黑甚尔熟练地夹起一块烤肉塞进嘴里,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吃饭的时候就不要看这些了吧,你不饿吗,孔。”

      孔时雨看了一眼对面放得满满的食物,无奈地将电脑收了起来,“好吧。”

      “吃肉怎么可以没有酒呢,快拿酒来。”伏黑甚尔理直气壮地指使人。

      “你现在可是未成年人。”孔时雨头疼不已地看向眼前毫无自觉的少年人,强调道:“这可是犯法的。”

      “嘁。”伏黑甚尔不爽地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埋头吃肉。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他一脸满足地打了个饱嗝,懒懒地靠在身后的靠背上,兴趣缺缺地问道:“什么任务啊。”

      昨天处理特级咒物的委托金非常丰厚,他到现在还没有花完,对于接任务的兴趣也不是很大。

      这副模样,简直就跟以前一模一样。

      哪怕是过了十多年,孔时雨也记得以前的伏黑甚尔到底是什么模样。

      就算是没有咒力,但是身为天与咒缚的暴君却实力极为强悍,是他作为中间人手下最强的一张牌。

      但是这个人实在是太难以掌控了。

      因为,伏黑甚尔没有任何在意的东西。

      以他的实力,赚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他总是大手大脚地花出去,反而搞得自己很是拮据,实在没有钱的时候,去路边随便一站都能钓个富婆上来搭讪,而他也毫无压力地就接受了富婆的包养,腻了就拍拍屁/股走人,是个完全没有上进心的家伙。

      就算是亲生的儿子,也没有被他放在心上,甚至连名字有时都记不住。

      孔时雨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会有女人会看上这种渣男,可是偏偏想要包养伏黑甚尔的富婆还不是少数。

      “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伏黑甚尔掀了掀眼皮。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属于‘禅院冬至’的影子了。”

      想到在禅院家见到的那个咒灵,伏黑甚尔耸了耸肩,“不过是一个已经死掉的胆小鬼罢了。”

      见他不想提这件事,孔时雨将话题转到正事上来。

      委托人的名字是藤野优纪,女性,创立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公司。

      这年头,只要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再加上藤野优纪不仅相貌出众,更是手段高明,很有一番头脑,不过是短短半年,就闯出来了名头,推出了好几种颇受年轻人喜爱的产品。

      然而从上个周开始,她开始一直遇到奇怪的事情。

      比如说在房间里听到奇怪的声音,却根本找不到发声的地方,比如说经常感受到有人在盯着她,哪怕只是空无一人的室内,再比如说走在路上突然头上掉下来一个花盆,若不是她转头跟人说话,恐怕就直接被砸穿了脑袋……

      若是一次两次倒也就罢了,只是事情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生活,这才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找到了孔时雨,希望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听起来挺麻烦的样子啊,”伏黑甚尔皱了皱眉,“不像是一种诅咒。”

      一般来说,诅咒具有单一性,很少会有多种诅咒同时出现的可能性。

      他漠不关心地在口袋里掏了掏,把手机拿了出来,“那个女人,得罪了人吧。”

      手机里有一条未读信息,伏黑甚尔随手点开了。

      [五条悟:昨天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伏黑甚尔差点失手把手机给捏爆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又晚了,呜呜,我想调整一下更新时间,不如改成零点怎么样——所以明天开始努力日三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九州史 260瓶;萝荼蜘蛛 50瓶;21065117 22瓶;42094490 20瓶;49206165 15瓶;藏舟、中二病的穿透 10瓶;安洛、春风十里不如你 3瓶;小兔叽、可爱的南子酱 2瓶;
    我也想当个富婆,呜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