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包养

      “啧。”

      伏黑甚尔把手里的胜马投注券扔到了角落里,烦躁地头发。

      后排的观众发出欢喜的惊叫声,看来是中了不少钱。

      在赌/博一事上想来赌运极差,伏黑甚尔大多输多胜少,基本连老本都赚不回来,今天更是连输好几场。

      他从座位上起身,走到旁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瓶,这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而就在他准备回赛场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股让人不爽的气息,他顺着感觉抬头看了过去,不由得狠狠地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怎么会来这里?

      “甚尔!”原本还在东张西望的金发青年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顿时眼前一亮,他兴高采烈地朝着伏黑甚尔挥了挥手,快步冲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真是晦气。

      伏黑甚尔拔腿就走。

      “甚尔——”禅院直哉连忙加快了步伐追了上来,伸手将人拦下了。

      “干嘛?”周围的人很多,伏黑甚尔不想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皱着眉头不耐烦地看着他。

      “我可是特意来这里找甚尔的。”禅院直哉脸上的青紫已经彻底消了,面容白净,衣着华贵,一眼就能看出家室极好、气质尊贵。

      “来找打?”伏黑甚尔咧了咧唇角,冲他晃了晃拳头。

      禅院直哉猛地一噎,不着痕迹地往后缩了一步,“这个还是算了吧,甚尔。”

      天知道,脸肿成猪头那几日,他连照镜子都不敢,生怕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心肌梗塞。

      看他这副怂样,伏黑甚尔哼笑了一声,问道:“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他可不觉得自己还跟禅院家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是要那些被我顺走了的东西的话,”伏黑甚尔毫无负罪感地耸了耸肩,“去黑市找一下也许还没有被转手卖出去。”

      “那些身外之物,如果甚尔想要的话,要多少有多少。”禅院直哉一脸不以为意地说道,“身为嫡子,以后禅院家都是我的,这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伏黑甚尔懒懒地掀了掀眼皮子,兴致缺缺地说道:“哦。”

      “你这是什么反应!”禅院直哉抿了抿嘴唇,好不容易才压下了自己的怒意。若是放在旁人说了这话,他绝对不会轻饶。

      “那你好棒棒哦,嫡子大人。”伏黑甚尔不带感情色彩地棒读道,怎么听都怎么阴阳怪气。“我可对禅院家的事情没什么兴趣。”

      他随手把喝完的水瓶扔到了垃圾桶里,斜睨了一眼压抑着怒意的禅院直哉,“也不想跟禅院家的人打交道,所以,你最好快点从我的眼前消失。”

      “那你想和五条家的人打交道吗——”禅院直哉气急之下脱口而出。

      伏黑甚尔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怎么突然就扯到五条家的人了。他认识的五条家的人,可就五条悟一个,而且除了百鬼夜行那次偶遇,他重生以来还没正是见过那位最强咒术师呢。

      “前几天,五条悟旁敲侧击地跟我询问‘禅院冬至’的事情,”禅院直哉双手环胸,一脸不爽地说道,“我当然什么也没有告诉他。甚尔是我的人,那个杀死甚尔的凶手,凭什么惦记甚尔?”

      伏黑甚尔挑了挑眉。

      且不说五条悟为什么会跟禅院直哉打听这种事……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了?”伏黑甚尔神色古怪地看着他,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搭的线。

      他在禅院直哉身上扫视了一番,唇角一勾,朝着禅院直哉笑了笑:“还是说大少爷想包养我?”

      他本就容貌非常出色,平日里一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散漫模样都足够吸引人,而这样笑起来的时候,便颇有些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独特魅力,不论男女,都会被他吸引。

      难怪甚尔之前做小白脸的时候那么受欢迎……

      禅院直哉脸上浮现出几分几不可见的微红,他一手握拳放在嘴边轻轻地咳了一声,目光闪烁,视线却不停地在伏黑甚尔的身上游移,姿态矜持地说道:“也不是不行。”

      “——我现在绝对可以满足甚尔。”而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只会被甚尔嘲笑毛都没长齐。

      伏黑甚尔难以抑制地露出了想要呕吐的表情。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禅院直哉会对自己产生这种情感,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会觉得恶心。

      “可惜,我可没有这样的性/趣。”伏黑甚尔冷下了脸色,眼底的厌恶毫不掩饰,“光是禅院两个字就已经让我恶心地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被你包养?”

      他看着眼前的禅院直哉,不知怎么却想到了某个白发蓝眼的咒术师。

      “——还不如跟五条悟呢。”

      身为五条家家主,又是最强咒术师的五条悟,怎么也比禅院直哉有钱吧?

      而且长得还不赖。

      伏黑甚尔舔了舔嘴角。

      如果五条悟做小白脸的话,恐怕就没他的生意了。

      禅院直哉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东西,闻言,顿时露出了天崩地裂般的表情,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说出来的话都磕磕绊绊的:“你、你说什么?!”

      “比起我,甚尔居然更喜欢五条悟那个家伙吗?!”禅院直哉不敢置信地质问道:“他可是害得甚尔死无全尸——”

      “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伏黑甚尔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听他说话,一脸不耐烦地推开禅院直哉,朝着赛场的方向走去,“赶紧滚蛋。”

      禅院直哉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了伏黑甚尔的身后。

      “还干嘛?”这人怎么赶都赶不走的,烦死了。

      “我、我也赌马。”禅院直哉毫不畏惧地回视,“甚尔总不能让这里不做我的生意吧。”

      “啧。”伏黑甚尔懒得理他。

      马匹已经进入了亮相圈内绕场,进行简单的热身活动,伏黑甚尔打量了一下,最后选了一匹毛色黑亮、气势昂扬的纯种马。

      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知识的禅院直哉一头雾水地看了一会,见他转身要走,连忙随便选了一个号,跟着伏黑甚尔落座。

      “甚尔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禅院直哉看着身边少年的侧脸,说道,“甚尔现在的身体是未成年人,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吧。”

      “闭嘴。”伏黑甚尔一脸不耐烦地说道,目光紧紧地放在赛场上。

      他今天输了一天了,运气已经足够不好了,居然还被这个傻/逼抓到了踪迹,真是时运不佳。

      “若是甚尔愿意来我身边的话……”禅院直哉憋了一会儿,见赛马就要结束了,终于还是忍不住张嘴说道。

      他话还未说完,赛马结束了,伏黑甚尔手里的胜马投注券又成了一张废纸。

      获胜的是11号。

      禅院直哉话音顿了顿,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券,眼底闪过一丝惊喜:“甚尔,我买中了欸——”

      伏黑甚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甚、甚尔?”禅院直哉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伏黑甚尔朝着禅院直哉勾了勾手,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你不是想知道我有什么打算吗?你跟我出来。”

      我保证不打死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彩云猪猪,危。
    五条老师,还不快点准备好小钱钱?(不是)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耀司 10瓶;チョウさん 1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