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妈妈

      漆黑的小巷中,传来一阵急促、艰难的喘息声。

      夏油杰头发散乱地靠在墙壁上,血色将他身上的衣服彻底浸染,甚至在身下蜿蜒出一片血迹。

      他深深地喘息着,大量的失血让他的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模糊得让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前,回到了当年星浆体事件的时候,在那时,他被那个名为【伏黑甚尔】的男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还活着吗?”

      因为失血而有些麻木的脸颊被人毫不留情地扇了两巴掌。

      夏油杰的意识一瞬间回笼,他略带愠色地抬起头,而等到他看清眼前之人的面容之时,不由得瞳孔地震,脸上显而易见地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伏——黑?!”呛到喉咙里的血沫让夏油杰剧烈地咳了起来。

      伏黑甚尔怎么也没有想到,已经放弃掺和百鬼夜行一事,随随便便逛了一下准备回家的他,居然在半路上遇到了被漏下的大鱼。

      “啧,果然这才比较算得上‘捡漏’嘛。”

      伏黑甚尔收回扇了夏油杰两嘴巴的手,嫌弃地在衣服上蹭了蹭手上的血迹,这才打量了一番面前奄奄一息的夏油杰。

      “真是狼狈啊。”伏黑甚尔点评了一番夏油杰目前的状况,语带嘲笑:“明明没有跟五条悟正面对上吧。”

      夏油杰剧烈震动的胸膛终于缓了下来,血迹模糊了他眼前的视线,他吃力地伸手抹了一把脸,这才发现,眼前的少年根本不是自己想到的那个人。

      至少,年龄不对。

      但是,不论是神态还是气势,都跟他印象中的那个术士杀手一模一样,简直就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是……谁?”

      夏油杰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论怎么说,在身负重伤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个会让他联想到非常不美好的记忆的人,终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你觉得呢?”伏黑甚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狼狈到了极点的夏油杰,直白了当地说道:“你快死了。”

      他对眼前的家伙可没有什么多余的同情心,自然也就没有费尽心思救他的意思,完全一副作壁上观的姿态。

      “我觉得……吗。”夏油杰苦笑了一声,目光有些涣散,“算了,不重要了。只不过,你让我想到了非常不愉快的记忆……”

      比如说,那一年过于漫长的苦夏和在苦夏中发生的种种早该被遗忘的过去。

      伏黑甚尔看着他,不太想承认自己属于不愉快的记忆之一。

      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空无一人的小巷之中,突然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混沌不清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刚刚学着说话的婴儿,连音节都吐不清晰。

      伏黑甚尔眉头一挑,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却在夏油杰的脸上看到了相当怪异的表情。

      只见一只肥厚的、看起来像是虫子一般形态的咒灵从夏油杰的身后吃力地钻了出来,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伏黑甚尔,甚至艰难地蠕动着躯体,朝着他的方向爬着。

      “丑宝……”

      逐渐模糊的意识,让身为咒灵操使的夏油杰对咒灵的操控的确也为之减弱,但是并没有到彻底失控的地步。

      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只等级并不是很高的咒灵,竟然像是发了疯一般,正在主动地试图摆脱他的控制。

      这是一只非常特别的咒灵。

      先不说能够寄存物品的咒灵数量之稀少,它的特别之处而在于——在当年星浆体事件之时,他根本无法凭借“咒灵操术”的力量来收服这只咒灵,直到伏黑甚尔死后,丑宝沦为无主之物,才为他所有。

      而现在,这只咒灵同样做出了完全超出他意料之外的举动。

      夏油杰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难道说……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伏黑甚尔心情很好地弯了弯嘴角,眼底浮现出显而易见的笑意。他微微俯下/身,朝着形态丑萌丑萌的咒灵伸出了手。

      “回来吧,小东西。”

      “啊——啊——”咒灵闻言,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你是……伏黑甚尔。”夏油杰深深地喘息了一声,有些涣散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少年身上。

      他的声音虽然微弱,而语气却是斩钉截铁的。

      虽然他并不清楚眼前的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除了这个,根本无法解释丑宝此时此刻的反应。

      只有身为丑宝原来主人的伏黑甚尔,才会让它做出这样的举动。

      伏黑甚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伸手将丑宝捞了过来,轻车熟路地将咒灵放到了自己的肩头,伸手拍了拍咒灵胖乎乎的脑袋。

      照理说,应该不太可能在咒灵的脸上看到什么情绪,而伏黑甚尔却明显地感觉到丑宝欣喜不已地在自己的脸侧蹭了蹭,流露出了非常亲昵的姿态。

      他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到了孔时雨之前说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个丑宝才是你的儿子呢。

      也挺不错的不是吗,至少他不用纠结应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一只咒灵。

      就在伏黑甚尔这么想着的时候,丑宝突然在他耳边发出了咿呀的喊声。

      伏黑甚尔歪了歪头,侧耳仔细听了听。

      就算是声音很是模糊,但是那个音节实在是过于简单而且大众,让伏黑甚尔非常轻易地就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咒灵用着含糊的声音喊道“妈妈……”

      伏黑甚尔:“???”

      现在鲨了这个叛逆的儿子还来得及吗?

      “你到底是……”夏油杰吃力地支撑起身体,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而肩头盘踞着咒灵的少年只是不冷不淡地看了他一眼,完全没有为他解惑的意思,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夏油杰像是被他这样的目光给刺痛了一般,颓然地顺着墙面倒了下去。

      似曾相识的一幕。

      明明是个连咒力都没有的家伙,却对咒术师带着轻蔑的态度。

      【明明受了父母的恩惠有了咒力,却连我这种无咒力的野猴子都打不过。】

      这就是……「天与暴君」,伏黑甚尔。

      夏油杰的意识越发涣散了,直到一丝熟悉的声线略微唤回了他的意识。

      “好久不见了……杰。”

      五条悟神色复杂地看着浑身浴血的夏油杰。

      “你来得……好晚。”夏油杰低低地笑了笑,“错过了一场精彩的好戏。”

      他可是非常好奇,五条悟在看到伏黑甚尔的时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只可惜,他应该是看不到了。

      五条悟歪了歪头。

      他自然是注意到了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的痕迹,只不过并没有过于放在心上,听到夏油杰这么说,他这才拉下了缠在眼上的绷带。

      「六眼」将一切都尽收眼底。

      除了夏油杰的咒力之外,此处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咒力残秽。

      就好像从未有人出现过在这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秒:丑宝,papa黑的好大儿!
    下一秒:叛逆吾儿伤透我心,鲨了吧
    另外,野猫捕捉失败*3
    又来晚一步呢,五条猫猫。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NNAqwq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绯 62瓶;禁止通行 50瓶;虞兮虞兮奈若何 27瓶;焦糖玛奇朵 10瓶;小兔叽 5瓶;半盏温存、チョウさん、鸣彤在梦中 1瓶
    跟小可爱们贴贴,爱你们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