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作者:墨画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注视

      “捡漏?”

      孔时雨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伏黑甚尔口中说的是咒灵,他无语地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吐槽道:“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个丑宝才是你的儿子呢。”

      如此心心念念的,提到过好几次了。

      相反,作为亲生儿子的惠也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问过一次,连去见过都没有见过。

      伏黑甚尔:“……”

      听筒里好半晌没有传来少年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安静地只能听见呼吸声。

      孔时雨看了一眼手机,确定两人的确还是正在通话中,一个念头在心里浮现出来,挑眉问道:“喂,你这家伙,不会是不敢去见那个孩子吧。”

      “我有什么不敢的。”伏黑甚尔含糊不清地说道,“这不是最近一直在做任务吗,哪有时间。”

      孔时雨没有拆穿他拙劣的谎话,“知道了,大忙人。我把【百鬼夜行】相关的讯息都发给你,你注意留意一下。”

      “知道了。”伏黑甚尔应了一声,挂断了手机。想到刚刚孔时雨说的话,他把手机扔到床上,心情烦躁地钻进了浴室。

      从头而下的水流模糊了镜子里少年的面容。

      伏黑甚尔单手撩起额前的头发,静静地注视镜子里的“自己”。

      「禅院冬至」的容貌,和他有近乎八、九分的相似,只是嘴角少了那道被咒灵伤到而留下的疤痕。

      就算是伏黑甚尔自己,有时候在镜子里看到这张脸的时候,都不由得会有些恍神。

      ——那个孩子的话,会和他长得相像吗?

      如果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的话,会被他认出一丝一毫熟悉的痕迹吗?

      “烦死了。”伏黑甚尔撇了撇嘴角,决定出去散散心。

      他本就没有什么目的性,漫无边际地在路上乱晃,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竟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走到哪里……”打量了一下周围,伏黑甚尔的自言自语不由得卡在了嗓子里,他停下了脚步,神色莫名地站在树下,抬头看着这片已经算得上有些老旧了的建筑物。

      这是他曾经的「家」。

      其实,大多数情况下,伏黑甚尔顶多也就把这里当做是一个落脚处,只是放在正常意义下的称呼,的确是用「家」比较合适。

      “小惠,从医院回来了啊。”旁边阳台上正在收衣服的老奶奶注意到了站在角落里的身影,她眯了眯眼睛,但是黄昏时分有些黯淡的光线让她也只能勉强地看到少年的轮廓。

      她嘴里念叨着什么含混不清的话语,见少年一直站在原地没动,不由得扬高了声线,问道:“津美纪的情况还好吗?”

      津美纪?

      伏黑甚尔记得,这是自己再婚的女性带来的女儿的名字。

      她生病住院了?

      这样的念头不过是在脑中一闪而过,突然察觉到身后有其他的气息在接近,伏黑甚尔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那边,最终还是悄无声息地隐去了身形。

      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少年手里提着超市塑料袋,显然刚刚从超市回来。

      他有着一头相当叛逆不驯的、看起来像是海胆一样刺着的黑色头发,清秀俊美的面容和伏黑甚尔刚刚在镜子中所见到的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大概是少年有着一双如同深海一般的蓝色眼睛。

      少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神色冷淡。

      “怎么不理我呢,小惠。”老奶奶半天没有得到答复,以为是他没有听到,扬声喊道。

      伏黑惠不明所以地看向她:“?”

      “这孩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耳背了。”老奶奶笑骂了一句,“我是说,津美纪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伏黑惠回答道,“还有,田中奶奶,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叫我‘小惠’,好吗?”

      躲在暗处的伏黑甚尔神色一紧。

      只听田中奶奶继续说道:“这样啊……小惠今天晚上来我家吃饭吧?”

      伏黑甚尔:“……”

      伏黑惠:“……不了,我自己买了菜。谢谢。”

      少年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楼梯口。

      没一会儿,楼上的灯被打开了,房间里拉着窗帘,伏黑甚尔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沉默地在原处站了一会,沉默地离开了。

      ***

      东京某监测咒灵活动的【窗口】。

      “检测到一级咒灵的咒力波动!位置在东京新宿!”

      “检测到多个一级咒灵,位置在东京米花町!”

      “检测到……”

      站在仪器前的工作人员满头冷汗地汇报道,然而仪器之上层出不穷的红点警示让她一个头两个大。

      “五条悟呢?!五条悟到哪里去了!”旁边另一个工作人员抓狂地大喊道,“这种时候,身为最强咒术师的五条悟到底在干什么啊!”

      “东京咒术高专的相关人员出动了没有?快点把IP地址都发给他们!”

      “这么多咒灵被投放在东京,那个男人,是要毁掉日本吗!”负责人毛骨悚然地看着仪器上密密麻麻的红色标记,“该死的诅咒师!”

      这是来自于特级诅咒师·夏油杰及其追随者的全面进攻!

      根据估计,至少有2000只以上的咒灵被投放到了东京,其中以新宿为最。

      “还真是大场面啊。”伏黑甚尔坐在高楼顶层的天台上,打量着楼下跟倾倒出来的垃圾有得一拼的咒灵堆,惊叹地咋舌道。“那个眯眯眼这么多年来,吃得咒灵可真是不少。”

      身怀各种术式的咒术师正在齐心协力地处理咒灵,尽可能地保证普通人的人身安全,避免咒灵伤害到人类。

      但是,不太对劲。

      伏黑甚尔摸了摸下巴,脸上闪过思虑的神色。

      明明身为游戏的主导者,夏油杰怎么不在这里?

      看来,论坛里只是放了一部分消息,他与实际的布局之间的信息差距太大,不论是对东京咒术界、还是对盘星教,知道的信息都太少了。

      想要在这么多咒灵里“捡到”合适的,那可是难于登天啊。

      早知道就答应盘星教的邀请了。

      伏黑甚尔啧了一声,他从天台上撑起身体,动作敏捷地在楼与楼之间翻越着。

      如果有人此时抬头看一眼的话,恐怕会被这一幕吓得瞠目结舌,然而对于伏黑甚尔来说,这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小事。

      既然夏油杰不在此处的话,他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咒术师和诅咒师之间的事情,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他对“除恶扬善”这种事情可没有什么兴趣,当然,如果给的钱够多,也不是不行。

      一阵强大的咒力波动惊起空气剧烈的震颤。

      伏黑甚尔稳住身形,漫不经心地朝着咒力爆发的方向看了一眼。

      穿着一身黑色高专/制服的白发青年刚刚用完术式,松开了结咒的双手,而在他的面前,则是出现了一个足足有好几米深的深坑。

      只需一眼,伏黑甚尔就认出来了这个青年。

      ——五条悟。

      十年的时光似乎并没有在这个人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除了身高看起来要更高挑了些,容貌依旧带着少年的痕迹。

      他的眼睛上缠着层层白色的绷带,将那双美丽得让人惊心动魄的苍天之瞳遮掩在其后。

      然而,就算是阻挡了视线,六眼也可以【看清】这世间所有的一切。

      伏黑甚尔深谙「六眼」的强大之处,只是他目前还没有打算跟五条悟正面接触,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便飞快地离开了。

      “嗯?”刚刚把狗卷棘和熊猫传送走,五条悟突然有一种在被人注视着的感觉,便下意识地朝着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

      而他只看到了一截黑色的衣角在半空中翻飞着落下。

      就好像那日在失神中回想起来的、翩然落下的樱花花瓣。

      “甚尔……”五条悟不由得脱口而出,而话一出口,他自己也不由得愣住了。

      怎么可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野猫捕捉失败*2
    可恶,好想快进到贴贴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笙歌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5902478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公主殿下 50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